@ 2017.08.04 , 18:30

法国新职业:驱魔人

法国新职业:驱魔人
credit:123RF

巴黎的一所大宅内,驱魔人Philippe Moscato边在房间里来回踱步,边口中念念有词洒下圣水。“恶灵退散!”他高叫着,向这些害人精宣告,从今以后它们的攻击都将是徒劳无功。他告知屋主,室内空气会在施法后得到改善,整个公寓也都将因此受益。光是这场一小时的法事,Moscato就收入155欧元(约182美元)。他声称自己一星期在巴黎驱邪几次,差不多每周会有一场个人驱魔。不单他一个人做这行,在网上你可以找到大把提供私人服务的驱魔师、理疗士、灵媒、卡巴拉术士、萨满以及超能者等等,平均出场费500美元。有些还提供协助企业走出困境或挽回失败关系的服务。更多的人能够帮忙确定闹鬼属性。巴黎附近一位自封的驱魔人声称,含电话咨询在内,每天工作15个小时,一个月就能挣12000欧元(税前)。为什么法国突然间兴起驱魔热了呢?

在驱魔人看来,他们兴盛的缘由是客户们能从施法中获得诸多裨益。Moscato例举了2015年末法国重大恐怖袭击后随之而来的雪崩式需求。他认为巴黎、里昂以及蓝色海岸这三处据说黑手党活跃的地方极易受“黑魔法”影响,不过足够强大的驱魔人能够对此进行反击。专门从事天主教事务写作的Alessandra Nucci参加了国际驱魔人联合会(IAE)在罗马开办的课程。她认为欧洲的私人有偿驱魔服务“只会越来越多”。她说,这些驱魔人填补了牧师不愿从事的空缺。“长久以来教会一直刻意忽略公众对驱魔的强烈需求”,她说。

这些需求切实存在,成因却不一而足。举例来说,巴黎附近一位驱魔人的近半客户都是移民。尤其相较于教会承认的驱魔人员,非裔移民更愿意投靠有偿服务且富有声望的驱魔人。别的客户,譬如Moscato所拜访的巴黎大宅的屋主,则是在听闻朋友作了法事后来签约的,部分原因只是想现场观看作法以博一乐。他们并不做礼拜,也不像是会请牧师护佑的家庭。许多顾客只是因为在线找个驱魔人再预约施法实在太过便捷。受益于当今的互联网和驱魔广告宣传,人们对这方面一直以来的需求得以激发。类似FOX频道的《驱魔师》这样的电视节目,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人们尝试作法驱魔的欲望。

目前这仍是个小众市场,但在像是移民这种传统教会管控不到的群体身上,仍然存有较大的增长空间。类似Moscato所作的家庭祝祷这样的法事,似乎是项无害的娱乐,不过依然存在风险:偶尔有包括儿童在内的受害者在揪出附身恶灵的仪式上被殴打致死,成为暴力施法的牺牲品。更为尽职的有偿驱魔人则声称诊断和驱邪只能在病人咨询了医生或精神病医师后才能进行。一般而言,肯付费驱魔的人们倾向于确信自己得到了某种了结。与此同时,另一些人则选择了顺势疗法或占星术随后期待转运。但是任何假定的益处都源于顾客首先愿意信赖这项服务——这也是众多其他行业的实情

本文译自 economist,由译者 Longinus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