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04 , 00:01

半夜背后凉飕飕:顶柜里的女孩子,可疑的日记

(话说最近几天都没有在凉飕飕,今天又热了,来点有鬼的。(๑>ڡ<)☆)

■可疑的日记 不審な日記

1904年8月

我在家里发现了一本可疑的日记。

我家是一间二手房,是6年前和我妻子一起选的,一结婚就买下了。
我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在前年的海上旅行中遭遇了事故,去了另一个世界。

事故发生几天后,两个女儿在不同的地方被打捞上来,
她们永远也回不来了。

几天前,为了改建房屋,我请了木匠来,他在我妻子房间的天花板背面找到了一本日记,并交给了我。
那确实是我妻子的笔迹。

日记的内容如下。

7/15:从今天起,就要开始我和你的共同生活了。
(这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9/21:我是为你而生的。

12/9:即使如此,我也不会离开你。

2/23:快了。

2/29:你懂我的意思了吗?

我太过于恐惧,搬去了另一个城市。

まとめ
(解说在最下面,非标准答案,欢迎脑洞)

半夜背后凉飕飕:顶柜里的女孩子,可疑的日记
credit: 煎蛋画师BC

顶柜里的女孩子 天袋の女の子

201 名前:天袋の住人 投稿日:03/02/14 10:41
是我15年前的经历。
稍微有点长,请看下去吧。(其实不算长)

大学毕业后,我在公司附近租了个小公寓。
但是,因为中介公司的问题,我原本预定的房子已经被别人住去了。
然后他们在我公司附近给我另找了一间房,还赔我了押金、赔偿金加上两个月房租,这事儿就这么结了。

公寓是个双层的木制建筑,虽说从外面看起来真是破烂的可以吧,
但是内部有翻新过,也还算过得去。
我的房间在一楼最东面,日照充足通风良好。
从玄关进去右手边是洗脸台,六叠大的厨房,再里面是一间六叠大的和式卧房。

事情是从我住进去后第三天晚上开始的。
那时候明明还只是三月份,却闷热的不行,
半夜我被热醒了,想去上个厕所,拉开卧室门,发现玄关站着个小孩子。
是个留着娃娃头,穿和服的女孩子………但是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放大版的日本人偶……
明明屋里连灯都没开,我却能清楚的看见
她面色苍白,只有嘴唇是血红血红的……
只见她伸长了双手,脸上浮现出微笑,同时,嗖地一下靠近了我
就在要接触到那个孩子的瞬间,我失去了意识。

之后,开始不断出现那些无法解释的事情。
半夜,听到壁橱的推拉门被打开的声音。
早上起来后,看到原本关上的壁橱门被拉开了10公分左右距离。
水龙头还被开到了最大,水哗哗的流。
原本放在卧房里做装饰的玩偶,到了早上却出现在玄关。

这种感觉太糟糕了,我非常害怕,于是去找了中介。
但是他们告诉我说这并不是凶宅,以前没出过这种事情,是我刚搬家太累了吧。
我才刚入职,也没有功夫去找新房子,就只能强忍着继续住下去了。

203 名前:天袋の住人 投稿日:03/02/14 11:22
后来突然从某天开始,这些现象不再出现了。
我非常高兴,想着终于能安心睡觉了。

4月的一天夜里。
我在睡梦中突然喘不过气来,睁眼一看
发现那个女孩子正坐在我身上。

“好难受啊……喘不过气了……快让开……”
她一边哭诉,一边晃动身体
“为什么要欺负我?好难受啊……好难受啊……”
她继续说着,同时收紧了掐着我脖子的手
微笑着……

早上,我起来后发现脖子周围印着小小的手印。

那天我请了假,准备搬家。
虽然还没找到新住处,但是我觉得再这样下去就要被杀死了。
我收拾了行李,堆放在玄关,最后要把一个大纸箱子从顶柜搬下来的时候

我又看到那个女孩子了。就在顶柜里……
在顶柜最深处有一个印记,是那个女孩子的脸,
娃娃头、血红的嘴唇……
然后她的嘴巴动了
“总算能喘过气了。”

我赶紧离开了,之后的事情全交给了搬家公司的人。
我把行李从顶柜拿下来之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再也没发生过了。

本文译自 skowa,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可疑的日记 不審な日記
【解説】

日记最后一篇是2/29,是闰年。
他们是1898年结婚的,上文的时间是1904年。
其中只有1904年是闰年。
妻子和两名女儿遭遇事故去世是在前年(1902年),
却发现了1904年的日记,
也就是说,妻子还在家里。(是死是活就不知道了。)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triger
4.0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