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8.03 , 00:01
25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9:蛋友们的那些事儿,耐力比赛

■耐力比赛 我慢比べ

我去了公共浴池。
每回出来之前,我都必须要蒸个三温暖出出汗才过瘾。

我进去了一分钟的样子吧,又进来了个男人。
这是赌上尊严的比赛!我绝对不能比他早出去!
这样才真的过瘾!

过了10分钟。
那个男人是个起码100公斤的胖子。

过了15分钟。
你汗都流成瀑布了,就别逞强了啊,死胖子!

过了18分钟。
那胖子终于动了。
丫脚步都发飘了,一副随时要倒下去的样子,晃晃悠悠出去了。

我赢了!!我在三温暖房正中央摆了个胜利pose!

我醒过来时,在一个不认识的房间里。
有个蛮眼熟的大叔在看着我。

对了,他是收银台的大叔啊。
大叔说话了。

“我去检查房间的时候见你倒在地上,
手扶着门把手,怎么叫都没反应,已经神志不清了。”

应该是中暑了。
真是拼过头了。大叔唏嘘不已。

“把你搬出来可累死我了,可怜我这把老骨头。
今后可多注意啊。”

我向大叔道过谢,回家了。
喝了个啤酒就上床睡觉了。


■有个孩子受伤了 道具で怪我人が出た

我朋友小学的时候,
学校里有一个大型的游乐设施(将滑梯和云梯结合起来的一种游乐健身器材)。

课间休息的时候,就会有很多学生去那里玩耍。

有一天,有人在那里玩的时候受伤了。
他从游乐设施上掉了下来,不停的喊着“脚好痛”。

他双手抓着设施的柱子,强行支撑着身体单脚站了起来,
但是怎么也无法走动,最后在其他几个学生的帮助下去了医务室。

可是不巧这个时候医务室的老师不在,
刚刚一起玩的几个小伙伴儿就陪他等了一会儿。

大约过了20分钟,医务室老师终于回来了,送他去了医院。
掉下来的孩子双手双脚都是复杂性骨折,
住院一段时间后,转去残疾人康复中心了……

朋友讲完后意味深长地笑了,
但是我那时候并没觉得有哪离可怕的。

之后回过味来才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まとめ
(解说在最下面,非标准答案,欢迎脑洞)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9:蛋友们的那些事儿,耐力比赛
credit: 煎蛋画师BC


以下来自 凉飕飕:差1cm, 求救

kimivain

讲一个可能大人看来毛骨悚然的童年的故事XD:

我印象中在我刚懂事能说话的时候,有一次第一次看到彩虹,家里是落地窗,我妈一直在说看彩虹,看彩虹,,我那个时候不懂事,很害怕,一个月多没靠近那盏窗户,家里人问我为啥,我说“那个在哪里”,“有东西在那里”

估计大人听了真毛骨悚然吧

大力的

小学的时候放学回家,从家里拿了几块钱和朋友两人买辣条,喝汽水、没有和其它人一起走,回去的时候天都有的暗了。
回家路上下坡,路边有一个破工厂(应该是吧),进出也没人管。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那里是干什么的(已经拆了)我俩去里面尿尿,有个靠着破屋的露天厕所,我先尿完了,然后无意间抬头看到上面的屋顶趴着一个女的,披头散发,衣服都烂了,看不清脸。

当时已经不敢动了,喊了一个朋友说:“你看看那是什么。”
他一抬头,然后我们叫着就都跑了,路上没感觉一点累。

第二天我们想着早点去,看看那个东西还在吗,又喊了一个小伙伴一起,再去看的时候,那里什么都没了。。。
不过我们俩每次见面聊这事儿,都肯定是看到那个东西了

AnderDragon

在压力特别大的日子里,有天没脱外裤就一头栽倒在床上睡着了。

我这人一旦面朝下睡一般做的都是噩梦,那天梦到好饿好饿就打算追兔子逮了吃,
结果追到了一个逐渐下降的洞穴,里面蓝黑蓝黑的,上下还生有钟乳石似的刺。

洞很矮,就跟着兔子爬了进去(啊我为什么要进去啊当时>< )。 一路避开倒刺,终于到了外面光一点儿也透不进来的深度。 结果……那兔子突然转过头来……tm是我自己的笑脸…… 吓的我当时一抬头,感觉洞顶的那些刺一根一根地戳进了脑子里…… 立马醒来赶紧摸黑开完灯,满头大汗低着头半坐在床上喘气, 然后发现我的黑裤子,膝盖的那个突出部位, 漫漫浮现了和那兔子一样的…我的脸

rex

额 我也讲一个 是一次超级清晰的梦魇事件 也就是鬼压身

大学有一天 我一个人在宿舍 不知不觉睡着了吧
过了不知多久 我醒了但是动不了

感觉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一个模糊的身影从阳台外飞了进来
我眼角瞥到是个模糊的黑色人影 在宿舍地上望着我
对我说 你的时间还没到
然后从阳台走出去消失了

这时候我醒了 挣扎了一身汗没醒过来
ps.大学宿舍都是躺在上层

远飞

高中那会住外婆家,山窝里一个坐北朝南的两层平顶房,挨着房子不远处就是埋葬老祖宗的墓地,属于晚上出来纳个凉都能看到坟墓的距离,
有次周末早上在家发烧发迷糊了,一个劲指着墓地的方向说:“我好累,要回去休息会,我家就在旁边负一楼,走两步就到了。”

这下把我外婆吓得不轻,赶紧叫了一个有名的通灵老太婆在家里胡乱弄了很久,
各种贴灵符,杀鸡撒血,整个下午我都被关在二楼一个贴符的卧室,不让下楼,

睡的迷迷糊糊中突然感觉有人在叫我名字,
我还大声回应“谁在叫我啊?”,然后就发现卧室门开了,
从门的底部大概膝盖的高度位置伸出一个头来,是我外婆,笑着叫我下楼去吃饭,
然后我就自己下楼了,整个过程我都知道我是我,明天还得去上学。

后来听家人说,那天听我在楼上应答,然后自己睡眼朦胧的下楼还自言自语的,把他们都吓着了,然后我外婆说也没上楼叫过我。

现在还搞不懂为什么会有这种幻觉,据说是老祖宗上身。

1cm系列经历

kimivain

1cm系列有个类似的,有一次我马路,那个时候那条马路还属于能躺着睡觉那种车流量非常稀少的马路,辅道上也停满了附近码头的集装箱大卡车。
正当我从一辆卡车旁边准备穿过辅道的时候,突然想要不要先左看一下有没有车,一辆的士以至少60的时速从我前面经过,我甚至能感觉到衣服被后视镜擦到

还以有一次,晚上比较黑,在小区里散步,那时候已经是深秋,地上很多落叶,踩着也没什么意见,突然就在我即将踩到下一片“落叶”的时候,我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把脚强行挪开了,借着路灯一看,这片黑影是一坨

手榴弹

在学校里 被一个EMS车从背后驶来贴着身子蹭了过去···· 我是在看到迎面而来的女生脸上一种扭曲的惊恐表情后才发现有个车正贴着我开过去···· 而最后 我只是被那车带了一下 原地转了90度···

zz

我也来说一个。

有一次我外出办事,去一个从没去过的地方,办完了往回走,前面是个丁字路口,因为很晒,人都是匆匆走过,可是走着走着,我忽然意识到右边是个小学操场,小孩子在赛跑。
“为什么来的时候没在意呢?”这么想着的我下意识地转过头来看他们比赛,看了大概三分钟吧,然后才继续向前走。

刚走了没两步,近在眼前的丁字路口忽然冲过来一辆极速行驶的汽车,把路口一个骑车的人撞飞了,车身直直地插进了人行道。
我估计了一下,如果我没看那些小孩子,三分钟我就可以走到那个路口,正好站在那辆车冲过来的位置上。

Aaron

记得小学时候,那年大年三十夜里,我和我老叔到屯子西头的山神庙去上香,当时那里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天上也没月亮,

等我老叔上好香后,我们就跪下磕头行礼,就在我已经跪下刚一低头时准备磕第一个头时,
突然就感觉到被一个物体狠狠的刺痛我的左眼大眼角,痛得我哇哇大叫,老叔赶紧打开打火机查看,发现是一根曼陀罗的枯死的主干立在我的面前,

回家后照镜子,眼角破了一大块皮出了血,哪怕再差零点几毫米,就会扎到的左眼球里,想想真是无比后怕,庆幸自己大难不死

willsquare

我小学有段时间,放学回家喜欢闭着眼睛走盲道。有次一路走了200m左右,突然一睁眼,一辆三轮车就在我面前20cm,走一步就撞上了。

泡仔

厦门BRT纵火事件那天,我本来也是要坐那辆车的,只不过那天被插队的人挤上了,我没上,我还在心里骂了半天,要不然,呵呵`~~~

鸡儿要放假

小的时候去三峡玩,刚下船很兴奋就到处乱跑,结果一脚踏空眼看就要跌到长江里面了,这时后面一个叔叔一手抓了我的胳膊,于是我一只脚站在岸上像,另一只脚像圆规一样旋转了180度回来了

言之有理的正文评论

棕毛鹿

跟你们说,晚上实在被渗到了,可以去听下壮阳名曲《包青天》

lsy2009cn

我觉得1cm系列有个很好的解释
没有在这1cm停住的都已经摔死了……自然也没法给我们讲这些故事
(破坏氛围系列)

碧蓝右耳

1cm那个有个科学一点的解释,是气流和背景噪声。开阔空间和限定空间,以及这两种空间的交接处,空气的流态和背景噪声是不一样的。
虽然眼睛没有发现,但耳朵和皮肤感觉到了异常。

举个类似的例子,闭着眼睛往厕所走,留神气味,也能走到坑位上。

路过

第一个完全是一对作死父子嘛。话说海港区为什么会有那样的道路?两侧是高墙,错综复杂,而且还能无缝衔接直通到海里?他这是骑到排水沟里去了吧。家里是不是卖豆腐的啊。

?!

姜无糖

第三个故事没看懂啊,为什么那个女人在喊救命的时候周围没人听到和看到的?

ACDC

@姜无糖: 第三个故事在哪里啊。。。呃,忽然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红苕批

@姜无糖: 第三个故事?女人?突然毛骨悚然的感觉


以下来自 凉飕飕:奇怪的体质,手指

pandaneko

有第一个类似的经历。

到现在我也是一打针就晕倒,最早一次是大概五年级的时候。
当时被抬去旁边急诊室的时候,哪几个护士在搬我,包括自己被抬起来的画面都清清楚楚。

但是一醒来就是在病床上了,马上问了妈妈,从倒下时全程我眼睛都是闭着的,不可能看到,就算看到也不可能是这种视角。
至今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霜降

我回忆过去是一三人称无缝切换的,感觉像剪辑过的录像。

断刀法

小时候淘气,偷吃邻村小庙的贡品,还方便了一把。
晚上头痛了一夜。
闭上眼睛就头痛,睁开就不痛。
村里的神棍说我被列黑名单了,以后逢庙别进。

热评
cheesea
贡品卫生情况堪忧

limco
不会是食物中毒吧

龙猪
我的天,我表弟也是!当时我俩都小,我家那边乡下每年某个时间会摆一个塑料棚,
里边是各种菜,还有拿熟兔子摆成的人型之类的,不知道是祭拜什么的(小不懂事),
每年都换一家,那年换到我姨家,我和表弟都在,

表弟偷吃了一个供桌上的葡萄,晚上就发烧了烧得晕倒,醒了就吐,然后送到镇上打针没好,
他妈让他在棚子那里跪下,磕了头,他妈妈又在棚前边跪了一晚上,表弟才慢慢的好了。

没心情没朋友

我说一个我爸讲的一个故事,不是恐怖的。

我家小时候承包了蛮多的鱼塘,夏夜里特别是沉闷的夜里,要经常去鱼塘瞅瞅有没有鱼塘缺氧的情况。
有一次,大晚上巡逻归来,因为路很熟悉就没有带灯。

我爸经过一个芦苇荡,远远的看见一个“人“立在前方,很长的腿,竟然站在水上。
我爸是个标准的无神论者,这下就比较迷糊了,因为这大半夜不可能有人还来水塘洗澡解暑,就悄悄逼近,不料那“人”听见动静忽然跳起来,动静很大,吓了一跳。

定睛一看,发现是一只很大的白鹤,看起来大概有一米五左右。

小甜甜

一农村朋友说的, 就是说他小时候在县里读初中, 暑假骑自行车回家,
傍晚时候在快到家的地方看到一只挺大的蜈蚣, 就下车踩死了,

后来回家就睡觉了, 第二天起床正准备下床的时候, 不知怎么突然想起会不会自己鞋子里有蜈蚣,
本着以防万一就拿鞋子朝地上敲了敲, 果然一条蜈蚣爬出来,

听他说的时候没有觉得怎么可怕, 后来脑补了一遍, 恩, 晚上有点凉快, 空调关了

三六四

有过全程第三视角的经历,感觉是特殊情况下的自动脑补;
第二个故事就是个笑话啊;
不懂摄影,是不是曝光坏了?

言之有理正文评论

kkk

第二个大概是晕车

NEO

最后一个……那其实是那女孩想伸出手指所产生的替身使者……

猫手

第二个还真是。。。好笑啊
第三个是dorindoru玲奈吧,混血模特,长得还行

姜无糖

第三个故事,不就多了几根手指嘛,我还见过一群女孩子在上课,从桌子里墙壁上黑板上伸出了好几根马赛克不可描述之物呢~
(你!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以下来自 凉飕飕:Jennifer,参观教学

姜无糖

今天的故事不是很吓人,那我来讲我小时候真实的故事吧:

小时候住在石库门三楼,一层就我家一户人,一楼有人上来都能听到脚步声。
有天下午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听到了楼下一个很诡异的步伐,就是步速非常非常慢,但很沉。
一步,一步,慢慢走到了我家门前就没有声音了,我站在门内,知道有东西在门的对面。

老式的木门有一个小手指粗的洞洞眼,我慢慢要往这个眼里看,外面是什么(小时候好无知,现在肯定不敢看。)
最后从这个洞洞眼里流出了像牙膏一样的东西,还有点在冒泡泡,像在腐蚀一样,让我无法看到外面有什么。。。
然后我就失忆了,我最后记得的画面,是我双眼瞳孔放大,很惊悚地站在看着门外。

就像断片一样,我无法记起后来发生了什么,确切地说这段记忆后面的事以及当天很长一段记忆都没有了,我再次回神的时候,已经是家里有人的时候了。

(最后补充一些内容:在我小时候,可以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不是妖怪鬼魂之类的,看到的都是比如锅碗瓢盆,乐器,玩具等等日常用品。
当我聚精会神看着一个地方的时候,它们会慢慢浮现出来,虽然不吓人,但都是漂浮着的。
小时候经常一个人看着玩,后来长大了就再也看不到了。)

以上两则内容,千真万确,真心不是瞎说。

热评
裴有才
有没有其他感官相关的记忆,比如说腥味啊。。屁股疼啊之类的。。

车手

这几天618没事刷网购,该买的买了昨天快下班有空连着看了几天的凉飕飕。
看得上瘾迟迟没下班。但也不算晚,也就6点半左右。

迫于北京预报这两天要下暴雨,差不多先走吧。
看一下窗外还挺晴的,阳光很足。算了,都已经关电脑了。
起身去倒水上厕所,发现办公室同事都走光了。。。

去水房路上,楼道里安安静静的,还那么暗,一般这个点儿应该还挺多人的啊,都因为要下雨早回家了吗?。。。
刚看完凉飕飕感觉略微有点诡异,心里想着快出来个人吧,然后看见楼道尽头拐角有保洁车,保洁员在擦地。确切地说是听到,保洁员应该是在拐角后面。

水房,机器烧水的声音也盖不住周围的寂静。
厕所,也没人,尿着尿听见最里边蹲坑隔间有点声音,看来没下班的还挺多的?尿完洗手,确认镜子里的是我自己。

回办公室拿包的路上,还是一片寂静。
等电梯,远处来了个人,也是要走的吧,放心了,自己神经过敏,低头看了几眼手机。
电梯到了,一抬头刚才过来的人呢?拐弯进办公室了?可刚才看见的时候也就20步左右的距离,电梯来的也挺快的,咋就没影儿了。。。
靠,一个人坐电梯,电梯里也那么安静。

到1层了,终于能看见人了,起码能看到门口保安吧。
结果确实有人,然而保安不在。
到外面感觉好暖和,跟楼里两个世界似的。


■耐力比赛 我慢比べ
【解説】

这篇前半段是从去三温暖过瘾的“我”的视角写的。
后半段是先出去的胖子的视角写的。

胖子倒在了门口,手扶着门把手,
说明“我”还在里面,并且门还被堵住了。

■有个孩子受伤了 道具で怪我人が出た
【解説】

从前文的描述可以看出,他之前只有一只脚受伤了。

但是之后被送去医院时却是双手双脚复杂性骨折了。

在医务室老师回来前的这20分钟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4): 姜无糖 · 姜无糖 · 姜无糖 · 言不咸
4.5
赞一个 (9)

TOTAL COMMENTS: 25+1

  1. 你好啊
    @6 months ago
    3524483

    喵熊是哪里人啊?竟然会用三温暖这个词

  2. 很皮的小猪
    @6 months ago
    3524487

    第一个看过很多次了…

  3. HELLKEEPER
    @6 months ago
    3524490

    第一条记得说是叙诡。
    前半部分的“我”是先进桑拿室的人,姑且称之为瘦子吧,后半部分的“我”则是后进的那个一百公斤的胖胖哥,因为管理员说费很大劲才把他拖出去。

    潜台词是说,胖胖哥要出桑拿室时昏倒了,而且过了挺久才被人拖出去,此时瘦子被困在桑拿室里已经被蒸跪了。

  4. 姜无糖
    @6 months ago
    3524496

    名字都上了,不打点些银两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5. 喵熊汪太狼
    @6 months ago
    3524499

    @你好啊: 湖州人,我喜欢三温暖这个词,因为我每次看到三温暖这个词脑子都是野原新之助的声音。

  6. 喵熊汪太狼
    @6 months ago
    3524500

    @姜无糖: 最欣赏你这种人了!!!

  7. 姜无糖
    @6 months ago
    3524507

    家住上海宝山逸仙路三门路,这里也是上海出名的比较妖的地方,大家可以自行搜索关键词 “三门路 灵异” 等等。我住的小区是没有几乎是没有路灯的,昨晚回家,余光发现旁边楼一个绿光在闪,想着是人家家里也就抬头看了。

    是一个头,只有一个头,一个发绿光的头,一个睁着眼的发绿光的头。

    当时我我可以感觉到我已经快秃掉的脑袋上仅有的几根毛都竖起来了,脖子发凉,双脚动不了,眼睛都僵住了无法眨。就有种是被鬼压床的感觉。几秒的时间就像过了好几十秒,然后可以动了的时候,发疯似的奔回家。反复稿念自己,也许那里正好对着人家电视,也许是别人阳台上有佛像,我看错了。不敢怀疑是脏东西,怕会寻过来(很幼稚的自欺欺人。)

    今早,趁着大白天小心的去确认一下(很作死),原来家人在窗台上放了一个美杜沙的头,旁边还有各种神神叨叨的东西。想象不到为什么在中国会有人在窗台上放一个美杜沙的头,也许那家人是一个很喜欢西方神话故事的人。

    我先说下,我明天准备把它拍下来放煎蛋上,通常拍这样的照片,刚拍好后在手机上看会发现。。。你懂的。所以我要把我即将要做的事写下来,这样各位蛋友jiuuuuuuuuuuuuu

  8. ishikawa
    @6 months ago
    3524515

    第一个故事手法更新颖,第二个故事加了尾声,俩故事整体的节奏都差不多。

    然而第二个故事的结构完整且合理;第一个故事却并不严谨,前后呼应的是胖这个线索,然而故事前半却没有交代第一主角和胖这个线索的关联(即差异)。我记得徐峥演过一个关于催眠的片子,看似结构严谨剧情曲折,实则很多细节的前后关系都不够严谨,难免让人感觉牵强附会。

    两个短故事也能让人推敲出好编剧和烂编剧的区别。

  9. ishikawa
    @6 months ago
    3524516

    当然肯定有人会说线索是称对方是“胖子”,然而这只能证明第一主角比第二主角瘦,而不能证明他的体重很轻。这就是上面说的不严谨。

  10. 被淹s的鱼
    @6 months ago
    3524534

    玩模拟人生时第一次看见“三温暖”,还不知道是什么鬼
    搜索过才知道是“桑拿”的台译版
    感觉……台译稍微好点吧

  11. 3524537

    封面图好像个骷髅头💀

  12. you_know_who
    @6 months ago
    3524557

    和媳妇去侄子住的小区,回去的时候下错到地下停车场的负二层,没有一张车,一个人,很大,很空,气氛很诡异,吓尿了!

  13. Dajeebar
    @6 months ago
    3524560

    喵熊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14. 3524601

    哇!我和喵熊是老乡诶,内心好激动呢…

  15. 鱼叉君
    @6 months ago
    3524616

    @喵熊汪太狼:
    哇原来汪太狼是湖州人。
    我是下属县里的,非市区。

  16. 言不咸
    @6 months ago
    3524634

    半夜凉飕飕好久不凉飕飕了!!!!
    为了庆祝点打赏
    超开心!

  17. 喵熊汪太狼
    @6 months ago
    3524664

    @Spike: @鱼叉君: 原来煎蛋这么多老乡,以后出门要多穿几条裤子了

  18. 喵熊汪太狼
    @6 months ago
    3524665

    @言不咸: 最爱这种一言不合就打赏的大佬了!!!

  19. 飞行音
    @6 months ago
    3524677

    我家附近健身房带个桑拿房,听说前几天出事了,有个第一次来的小伙子因为觉得太热就往石头上泼了一大桶水,然后重度烫伤,还连累了两个没能及时阻止他的老头。

  20. 上班摸鱼
    @6 months ago
    3524882

    我家是两层楼,我的房间在二楼,二楼再往上是一个隔间。自从我家住进去,就从来没有人打开隔间的门,上去过。里面也没有灯。其实就是一个漆黑的空间,什么都没有。
    初中,晚上,我在自己房间做作业,爸妈在一楼看电视。我听见我的房间上面有人穿拖鞋走动的声音。绕着我房间的天花板边缘,拖拉着鞋,一圈一圈走的感觉。那是很清楚的走路的声音,不是老鼠,而且也不是邻居的走路声。因为我从来没有听到墙壁能透过来邻居的走路声。
    但是当时我不害怕。因为有一道数学题我解不出来,我整个人都气成河豚了(那时候我很容易就钻牛角尖),我只觉得好烦!
    然后下楼叫我爸,跟他说隔间有人!我爸很配合,找了手电和梯子,打开隔间看了一圈,下来,说没东西,老鼠吧。
    奇怪的是,老爸上来的时候,声音也就没了。他下楼之后,走路声又回来了。
    后来我也没那么生气了,数学题也解了出来。到现在想起来也没觉得可怕,只觉得奇怪。
    ps再也不想学做数学题了= =。

  21. ╭(°A°`)╮
    @6 months ago
    3524972

    泡温泉,煮熟了……

  22. 咳咳咳
    @6 months ago
    3525770

    WTF,小编是湖州人!!!我之前还在提问里问有没有湖州蛋友,这下好了终于知道自己不是the chosen one了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