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31 , 23:45

半夜背后凉飕飕:谁都不在了,教堂的钟声

今天讲两个小故事。不吓人,好像有点悲伤。

半夜背后凉飕飕:谁都不在了,教堂的钟声
credit: 煎蛋画师BC

谁都不在了 誰もいなかった

614 名前:山登り屋 投稿日:02/09/04 20:28
是我山里朋友的故事。

他住在位于神奈川县某深山中的一个山间小屋里。
这个山间小屋里除了他还住着两个男性。
这间小屋非常清静,耳边只有些风擦过树木发出的沙沙声,
这对于夏天来说安静的有些异常了。

他们三人点着灯笼,一直聊到了深夜,
他们聊着高山植物的话题,还谈了不少以前登山的所见所闻。
大约到了凌晨1点吧,
突然有一个人问道:“屋外是不是有声音?”
于是另外两人停下了话题,附耳细听。

615 名前:山登り屋 投稿日:02/09/04 20:36
“唔唔、救…救命……”
屋外确实有声音。
为什么这种时候还有人?他们带着疑惑冲了出去。

那是一个刚步入老年的男性,正抓着自己胸口痛苦地原地翻滚。
他赶紧跑上前去询问
“你怎么样?”
另外两人中一人急忙拿出了随身携带的无线电发送SOS信号求救。
但却怎么也连不上。
无可奈何只得放弃,转而回去那简易急救箱。

那个老人依然在痛苦地挣扎着。
然后突然,没有动静了。
他摸向老人的手腕,想测量脉搏
然而,在接触到的瞬间又立刻将手缩回来了。

616 名前:山登り屋 投稿日:02/09/04 20:44
不知为何,那个老人是手是冰冷的,没有一丝温度,
就像是触摸到了其他没有生命的物质一般。

这时,老人的手突然伸了出去,
紧紧抓住了他缩回去的手。

老人痛苦得整张脸都扭曲了,强忍着开口道
“我好痛苦啊,我太痛苦了,于是来到了这里,
却来到了这个没有人的小屋前,谁都不在了……”

老人说着流下了眼泪。

老人继续抓着他的手,过了一会儿,老人露出了茫然的表情,望向了他们三个登山者。
然后,老人就仿佛融化了一般,沉入了地面。

三人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相看无言。
一人开口了 “不早了,睡吧……”

617 名前:山登り屋 投稿日:02/09/04 20:51
于是3人进了屋,睡下了,没有再说过一句话……

第二天早晨,3人在回程前,去了昨晚遇见老人的地方,
祈祷老人能踏上归途,回到属于他的地方……


教堂的钟声 教会の鐘

379 名前:新撰組 投稿日:03/01/31 19:06
大家有听过这个故事吗?
这是我以前从朋友那里听来的……
我很想知道原始版本是怎么样的……

男人去了欧洲某个小村庄做客。
旅馆的主人告诉他,到了晚上绝对不可以拉开窗帘。
男人非常疑惑,询问理由,旅馆主人却含糊其辞,一番敷衍后出门了。

之后,男人从村民的口中收集到了不少信息,他将这些零碎的信息整合起来后得到了这样一个悲惨的故事。
大约十年前,村子里住着一对母女,她们一直被其他村民们排挤。
有一天,女儿被马车撞到并碾压了过去。
但是,马车的人却弃她不顾,逃走了。
她用拼命求救,然而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她。

于是,她拖着被血浸透的身体,向教堂爬去……
因为神父是村子里唯一愿意帮助她的人。
可是那天神父去了隔壁村子,不在教堂里。
她并不知道这一切,只得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敲响了教堂的大钟,希望得到村民的帮助。
然而,无论钟声如何在村子里回响,也依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她……

当神父从邻村回来时
她早已死亡多时了。

380 名前:新撰組 投稿日:03/01/31 19:07
过了一段时间……
每当教堂的钟声响起,女儿的幽灵就会在夜晚出现。
她的幽灵会站在窗口向屋里张望。
然后,无论如何……
凡是见到她幽灵的村民,必定会在第二天死去。

从此,村民们到了夜晚就会紧紧地拉上窗帘,决不去看窗外。
甚至还切断了教堂大钟的绳索,让它永远无法发出声响。

然而!男人留宿的当天夜晚……
明明已经被切断绳索的教堂钟楼里传出了钟声……
隔天,偶然见到女儿幽灵的都死了。

村民们在恐惧中颤抖着迎来了下一个夜晚。
果然,钟声再度响起了。
再下一天……果然,见到女儿幽灵的村民都死了……

男人不相信幽灵的存在,
于是在那天夜里,悄悄登上了没有人敢接近的教堂钟楼。

他在那里看到的是
正要敲钟的,神父的背影。

本文译自 skowa,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