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29 , 11:00

Quora:别人的故事之最YD的事

James Fuller

我二十多岁左右,有位室友名叫Tony。Tony可能是泽西海岸的一名演员。他晒得很黑,会去健身房锻炼,然后还会赚点小钱。当他不去上学或上班的时候,他会竭尽所能地带姑娘回我们住的地方。他总是想着性,还想和不同的女人尝试性。如果他每晚都能带不同的女孩回来,那么我想他肯定会这样做。

Quora:别人的故事之最YD的事
credit:James Fuller

起先,我对他这种生活方式并无异议。我们都有自己的房间,我也不好评价别人的行为。然而,不久女孩子们开始重叠,他就把我也卷了进去。

最开始我需要应门。他带回来过的某个女孩会不安且泪眼朦胧地出现在我们的门口找Tony。Tony那时候会与别人在床上待着,并让我告诉她“Tony不在这里”。她就会问我是否知道他在做什么,她没有办法联系上他,这时候我看着她的眼睛就会很有罪恶感。我会告诉她我也不知道,其实我们都很清楚他在哪儿。但我还是就这样随它去了。

后来,变成了一大早我就得帮他应付女孩子。当某个女孩在他这里过夜之后,Tony就会匆忙地让这个女孩回家,可能是他要见别的女孩。当她怀疑什么的时候,Tony就会让我替他说话。他会说“告诉她她疯了”或者“告诉她,她是我的唯一。告诉她,我每天有多少次谈起过她。我无法相信她会觉得这里会有别的女孩。她疯了对吧?”

我曾竭尽所能地远离他这些破事,直到Carly怀孕。Carly当时才十八岁,是一名大一新生,不过她住在家里。她是一位很低调很谦逊的女孩,她傻傻地认为Tony会与她成家。

当她告诉他这件事之后,Tony表现出一副很爱她的样子。他曾告诉她,他会在她身边,他们能一起熬过去。然而,他却有一种她会流产的印象。他没有多琢磨细节,还是继续见其他的女孩们。我并没有数过,不过当时他身边至少还有另外两个女孩。

大约在Carly怀孕三周的时候,Tony开始严厉起来,让她去流产。Carly却坚定地要生下孩子,她表示他们家的传统如此。也就是在那时候,Tony彻底变态起来。

他开始尖叫并扔东西。他开始掌掴她的脸并说:“你不要对我这样,如果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那你就自己养!我会离开这个国家!”Carly哭得歇斯底里,并在完全崩溃的情况下离开了我们的公寓。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我心里觉得很恶心。我问过Tony怎么能这样对她。他当时耸耸肩,在电话里说:“我已经有六个流掉的孩子了,第七个又怎样?这不是什么大事。”

那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后来我见过许多人,也遇到过很多事,但这事儿依旧令我恶心。

Keith Albert

拿到英文系学位的要求之一,就是要在大学的莎士比亚课上拿到B。每个人都很害怕这门课,会把它推到大四再学。这门课非常难,只有一位教授教它,并且这位教授是英文系主任之一。

我觉得这门课很有趣,学好它的关键就在于保持阅读并做好准备。我对这门课的领悟并未被班里的美人之一忽略。她长着长长的棕色头发,她的头发从未扎起来过,她的穿着也非常漂亮。简直是陋室明娟。

当她问我能否与我一同学习的时候,我感觉心醉神迷,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当时我还幻想她爱上了我的内心,对我的外表不太在意。

我们约在图书馆见。我在去之前,洗澡刮胡子并且打扮了一番。我知道我的机会渺茫,但我不会主动放弃机会。她来的时候一如既往的美。

我们学的是泰特斯·安特洛尼克斯,话题不可能转换到浪漫上。我后悔没能与她一起学习罗密欧与朱丽叶。即便如此,我还是顺利地把话题转移到了浪漫上。

她开始公然调情。话题转向了爱情、约会和性上。莎士比亚再次变成了遥远的十六世纪诗人。

她坦诚曾为了更高的分数与教授发生关系。虽然我很震惊,但我还是假装能够接受这事儿。我不打算让她过去的糟糕选择毁掉我们的未来。也许是我选择有限,也许是因为她太美,不管怎样我觉得她没有错。

她主张这样做,还说不然她今天就没有办法在这里了。之后话题的转向令我措手不及。她承认这种潜规则不止发生过一次。她进一步解释说如果莎士比亚课的教授不是男同性恋,她还是会这样做。我目瞪口呆。

之后她说了最□□的话:“如果你为我写莎士比亚学期报告,那么你也可以与我共枕。”

惊骇的我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学期报告要写7500词,完成它需要数百个小时。从那学期开始,我就感觉时间不够用。糟糕的是,教授只给了我们两个星期来完成它。

更糟糕的是,我将不得不写两份报告。

本文译自 Quora,由译者 肌肉桃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男龟蜜
3.6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