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28 , 09:30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地平说”的支持者

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地平说”的支持者
credit:123RF
几周前丹佛邮报刊登了一篇……我不知该怎么描述,该说是有趣的?出乎意料的?亦或是令人惊愕的一篇报道,该报记者采访了一个由于某些原因而聚集于科罗拉多州中部的地平说支持者团体,团体成员们对于他们信仰的独特学说也是直言不讳。

也许你会认为它是某种时髦的讽刺产物,就像飞天意面神教一样。但是只要去地平说支持者们开设的油管频道Globebusters(地球破坏者)上逛一逛的话,你就会知道,他们是认真的。

国际空间站?惊世骗局!
世界的边缘?冰川屏障!
假如我们随着地球表面旋转的话,那为什么我们感觉不到那所谓的“自转速度”呢?NASA是否如另一个地平说团体(虽然似乎该团体成员只有一人,但我还是称其为团体以示尊重)断言的那样,是共济会的秘密部门吗?还有为什么阴谋论者总是会拼错单词?

邮报提供了以下看法:

“他们希望你认为自己是微不足道的,是地球表面的一粒灰尘,只是宇宙的一个错误,”萨金特说。“但地平说告诉你,你是特别的,我们都是天选之子,造物主是存在的,我们不是意外的产物。”……
他和其他支持者们只能去推测为什么这场全球性的阴谋骗局可以持续五百多年,或者为什么“高层们”——那些据称知道“真相”的政府,大学和大型公司的超级精英负责人们——会坚持实施一项完全没有为他们提供任何财富或战略力量的计划。

但我并无意去讨论地平说理论的是非曲直,毕竟它如同腐烂到极致的地板一样,一戳就破。我的问题是——我们该如何对待这些地平说的支持者?

当然啦,我们米国啊,可是一个自由的国家,你可以选择相信任何一件你想要相信的蠢事。你可以随你喜欢,无视所有科学的证据与观念,只要你不打着信仰的名义开始殴打异见者或者去烧毁建筑物什么的。但是从教育政策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答案。

如果地平说支持者们要求他们就读的公立学校在课堂上介绍这种(并不存在的)争端,老师们是否应该迫于压力屈从,或是他们必须首先找到(或收买)一位富有同情心的立法委员来实现这一诉求?

如果他们打算建立自己的地平说特许公立学校怎么办?公共税收资金是否应该用来资助这种学校?某些倡议者甚至提出家长们在学校内部应有做自己任何想做之事的权利,但资助该校教育的社会各界又是否有权利来确保学校没有教授虚假的知识呢?

这所学校的学生终将长大成人,获得投票的权利与责任,他们本应在自己的岗位兢兢业业,用自己的能力为社会作出贡献,但他们现在却可能会被在他们耳边喋喋不休的长篇谬论洗脑。我们可以摆出这样的态度:对自己孩子采取非职能教育方式的家庭已经自食苦果,但是这种行为的代价是产生了一部分无法在社会中自力更生的人。我们可以说,“试试让帕特成为一个地平火箭科学家——如果帕特无法以此谋生的话,那就是帕特自己的问题了”,直到这里都没有问题,那假如帕特被车撞了需要医疗保障时或者他纠集其他数百名帕特,并选举成立了地平市政府,那就有点棘手了。

我不是说我们需要某个政府部门出台个劳什子制度来决定什么才是官方允许学校教授的真正真理。但亟待解决的问题是,假如上文所提的特殊学校允许这些父母——还是一些笃信着谬论的愚蠢父母,他们越来越不看重“科学”和“证据”——胡作非为的话,结果又将如何呢?

那么我们需要采取什么样的问责制度与检查机制才能避免这些特许公立学校成为别有用心者的工具,避免让教学内容成为他们想教什么就教什么的胡乱拼凑呢?因为这对国家的健康或是那些由于自由市场的改变而牺牲了自己教育的孩子来说,这是很不利的。毕竟,教育的重点就是要提高人们对更高层次技能与知识的理解应用,而不是让他们重蹈先辈们的覆辙,再去学习一些错误的愚昧“知识”。

我内心最愤世嫉俗的,最不慈善的一面的想法与一些特许学校的支持者相同,他们认为这是物竞天择,蠢人选择蠢学校,接受蠢教育,最终变得贫穷,挣扎于温饱线上,这是他们应得的。这没啥大不了的,因为他们与世俗社会其他较为聪明的人之间存在着一道不可逾越的高墙,在墙的这边,人们就是这样做的。

但是,对于那些真正相信特许公立学校的建设和选择是改善这个国家教育重要关键的改革者们来说,我的问题仍然是——我们应该怎样对待地平说特许公立学校呢?

本文译自 HUFFPOST,由译者 Tommygun977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Peter Greene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
3.1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