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27 , 23:45
14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8:蛋友们的那些事儿,逃掉

来个蛋友篇~(ノ゚∀゚)ノ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8:蛋友们的那些事儿,逃掉
credit: 煎蛋画师BC

■你以为能逃得掉吗? 逃げられると思ったのか

学习不行,也不会交际。
根本没有人需要这样的我吧。

我在家就是父亲的沙袋。
家暴日渐升级。
非常可悲。

“你以为能逃得掉吗?”

就算逃出家门,也很快就会被找到。
然后等待我的就是成倍的暴力。
都怪我,怪我太没用。

怀孕的母亲和姐姐一起愉快的聊着天做着晚饭。

如此痛苦的生活,就到今天为止了。
我的意识逐渐消散。

这才是大家所期望的吧。
那我就……

啊啊,我就死给你们看吧!
如你们所愿吧!

几个月后

“是个健康的男孩子哦!”

耳边传来一个大叔的声音。
我明明没有感到悲伤,却止不住的大哭。

我慢慢地睁开了双眼,有一对男女正在看着我。
好像哪里见过他们,感觉非常熟悉。

男人温柔的说。

“你以为能逃得掉吗?”

まとめ
(解说在最下面,非标准答案,欢迎脑洞)


以下故事来自 蛋友篇2【下】

2666a

也来讲个为数不多的类似经历

小学有个步步高复读机,被逼着没事就要学英语,我一般先听,后录音跟读,再放出来对比。
有一次录音跟读时,录着录着就困了,于是没关录音就休息了一会,一共录了有半小时。
我的房间下面就是车水马龙的路,熙熙攘攘的声音都是远远的。

休息了一会之后放录音,确在放了十多分钟后,突然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像是小女孩说了一句,妈妈。
声音清晰,距离也很近,好像就是用嘴对着我的复读机说,小女孩的声音也凄惨得有种鬼娃娃的感觉。仔细分辨了声音后,立马被吓得去找在厨房里的妈妈。

我喜欢看科学类杂志,在某本杂志的猎趣板块看到了类似的文章,这种现象具体叫什么我忘了,也搜索不到,姑且称之为神秘电波现象。

大概就是通过电磁波接收信息的电子设备会接收到一些奇怪的信息。比如半夜打开收音机对着空白台讲话,突然有人回应,实验者和回应的人聊了一会,隔几天却发现看到了一个自杀新闻,自杀者就是在收音机和他聊过的人,但聊的时候已经去世了。

还有在父亲的葬礼上表达对父亲的思念,同时录了音,之后放出来时,却清楚地听到父亲说我爱你的声音。还有用摄像机对着空白台的电视机录像,录着录着却在放出来的视频里看到空白台上依稀出现逝世亲人的样子。

猎奇的话可以尝试半夜对着收音机空白台说话试试。
这些都是些没什么依据的个体案例,多数时候也就是看着玩,因为我有类似经历,所以印象深刻。。

Coco

小时候在大院里长大,有间大屋专门放棺材的,上了黑漆十来具棺材挺襂人的,有间正对着我家书房的4楼办公室,曾经在八几年严打锁着门让一个年轻人写审查报告,写不下去上吊自杀的,在书房呆久了总觉得对面窗户边有人

火柴人peck

我最恐怖的经历,是读医学院的时候参观学校标本室,快关门了最后一个走,标本室的老师突然跟你来了句“小伙子去房间后面帮我把灯闸拉一下”。房间后面要穿过各种肢体各种死婴,最后面是一具古尸被福尔马林泡着。反正闸一拉,我是夺门而出。

x

小时候家在偏僻的农村,有一次爸爸去临近的小镇办事,回来时已经半夜了,没想到会那么晚吧,连手电都没带,就那么走回来的,月光不是很明亮勉强能看清路,
进村了看见前边半空中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白色的影子,路两边是小树林,再远点是人家,这个白色的影子看起来就像是晾的被子,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可是晾被子都在自己家院里晾不能上道边晾啊。

我爸胆子特别大,没停接着走,走近点发现这个影子在空中飘着走,在树林里穿行,我爸说当时头皮都麻了,但是他就不信这个邪一定要看看是啥东西,硬着头皮走上前去伸手就摸,然后这东西叫了一声“哞~”,这才放下心来,原来是头牛,身上白色头、腿毛色较暗看不清,不知道谁家的牛没栓好跑出来了。

想想也挺吓人的,大半夜的一块白布一样的影子在树林里飘,要是我绝对不敢上去摸。

潭咲-峰生

以前有个哥们,他读书的地方有个房子一直以来被警戒线围着,在那上学三四年,时常从那路过,里面也没人,老旧的破房子,有人说是有鬼,也有人说是因为太老了怕有危险不给去。

有次他和几个舍友吃了饭从外面回学校,大半夜的,路上黑乎乎的没灯,远远的看着有个屋里有灯亮,一行人就借着灯光走,快走过那个屋的时候,他们意识到这是那个警戒线围起来的空屋子,
众人不约而同回头去看,看那个屋里朦朦胧胧隐约有个东西在望窗外看,一伙人惊的跑的跑,呆的呆,有个胆大的对着屋子拍了几张照,然后一起跑回学校,再看照片,全是一堆浆糊一样,什么都看不清。

过了一晚,他们又去那个屋边上看,外面围了警察不给进去。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五山猎鹿人

鬼压床有什么必要条件吗?

我曾在某基层政府机构里实习,平时中午就趴在会议室圆桌上睡午觉。有段时间整理资料堆满了桌子,就改去大厅午睡。
第一天鬼压床,同时梦到所里的刘警官出任务回来,身受重伤流血不止…第二天还是一摸一样的梦。

这大厅肯定有问题,后来就不再午睡了。

二货

当年父亲重病母亲一直在身边照顾,瘦了一圈结果父亲还是故去了。在头七的时候,照例要下跪。
可是母亲怎么都跪不下去,她说感觉膝盖被人托着。

可能是父亲觉得母亲辛苦了,不愿意她跪吧。那天之后,祭拜又可以跪得下了。

潜水员

高中的时候每天都要午睡,但是通常不会立马睡着,然后本来午睡时间就不长,就很烦。有一天中午又是迷迷糊糊躺着就是睡不死,然后鬼压床了……

感觉是一只骷髅大手穿过我的胸口把我的灵魂压出窍压到床底下,我的感知还在,但是控制不了身体,很想翻个身也翻不动……

压下去之后就没知觉了。那天中午睡得特别好,也没有不舒服啥的,后来就经常用这个方法,睡不着就默默呼唤那只大手,很有默契……
但是也有几次感觉灵魂一下子被压散了,像水一样铺满整个宿舍……

AB

初中的时候,我跟老姐睡一个房间,屋子是那种一层的瓦屋。
老姐高中住宿,她的床比较宽敞,我平时都是到她床上睡。

一天晚上看书做作业到很晚,凌晨一点钟那样子,像往常一样爬上床睡了。床是靠墙的,我脸对着墙这边。躺了一会没睡着,脑里想着刚刚背过的几个单词。

突然感觉背后好像有谁在靠近,随即自己盖的被子被掀起来了,床没有声响但感觉有人缩进了被子里。
第一反应以为是老姐(诶嘿嘿),但想了下,她不应该在学校吗……

那时候头脑突然就清醒了,不敢动,连眼睛也不敢睁开,但好奇心还是驱使我背对着用手肘进行了小距离试探……
然后发现,我背后的一段距离是空的……

这下是真不敢动了,挣扎了不知道多久,后背都湿透了,迷迷糊糊睡着了。
然后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记忆很清晰,身体因为流汗有点黏糊糊的……
想着那会不会是梦,不然没法解释了。

顾念

讲个万物有灵的真事吧

1999年我父母去黑龙江 佳木斯打工,是给一个大型农家乐老板养野鸡 野鸭。
农家乐嘛,地点就稍微偏远点,周围有大山,自然环境很好就有很多狐狸野猪熊什么的,更多的是黄鼠狼。

一天一群人一起在种木耳的椴木上闲聊,有个黄鼠狼就来偷野鸡吃了,大家听到野鸡的叫声跑过去,老板的小舅子眼疾手快,抄起一个棍子打死了黄鼠狼。

第二天,我妈喂鸡的时候来了好多黄鼠狼,野鸡被咬死几只。
农村人虽然一直都信黄鼠狼通人性,但是也不怕它,我爸妈看见就使劲的追打,但是每天总来。

一天我妈就和老板娘说了,老板娘说 哎呀,你追着打和骂没用的,下次看见和它们说好话就不会来了。
隔天,我妈又看见了它们在鸡附近转,就对它们说 我们几千里过来给别人打工,也不容易,你们把鸡咬死了我们要扣钱,你们行行好,别来了 之类的好话。

从此之后野鸡再也没被黄鼠狼吃过。

葡萄王大魔

这个是我在知乎上看到的,转过来

我曾在110接警处接过电话,有一次临近过年,大约是傍晚,一个女的打电话过来,要110给x哥打个电话,祝他新年快乐,报完号码就挂了。
我们再打回去就一直关机,按她给的号码打给x哥,问他是谁打的,对方声音很冷漠,说是谁谁,叫她以后别打了。

我们觉得很奇怪,女的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怪,后来查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死了,就在她那个电话时候,跳了河。

biu世

最让我脊背冰凉的就是我在做翡翠学徒的那一年。

为了节约租金,我哥在一栋三层小房子住了下来,三楼是房东,二楼是我哥,和嫂子,还有我住。
(这个房子白天看不见太阳由于,太矮了,四周的阳光都被高楼挡住了,在我个人看来阴气特别重)

有一次晚上,大家都在客厅看电视,我就站沙发旁边玩手机,
突然,额头一痒就习惯性的挠一挠,顺便看下他们都在看什么台,其实我什么台都没看到,
只看到一缕白色物体,从客厅飘进了厨房,(电视左边就是厨房),
当时我没太在意,就继续低头玩手机,过了两三分钟,突然想到,这不会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整个人站在原地几分钟一动不动,越想越害怕。

吃过晚饭之后我们回到各自的房间,那时候早的很,我就坐在床边补还没看过的80后脱口秀,
看到一个令我仰天长啸的段子的时候,我发现半空中飘着一直半透明的脚,轮廓清晰,而且停留在半空中3秒左右,
看到这只脚之后,我的笑声戛然而止,空气犹如凝固了一样,温度瞬间降到了冰点。
大概过了好几分钟,我终于慌过神来,那一天晚上,我都是开着灯睡觉,其实我开了一个月的灯光。

这件事发生过后,我也不敢太去想他。日子照样过,班照样上,但是唯一让我恶心的就是,我午休的时候,(侧躺着)总有人推我肩膀,本来马上要睡着了,被那么一推,睡意全无。后来弄得我都不敢午休了

胡小胖

南京读的大学,当时本科校区在九龙湖,还是比较偏远的。

有次跟同学去市区聚餐,完了坐公交回学校,一路没座位,站着,期间坐在我面前一对夫妻模样的人,女人肤白戴项链,与男人有接触但始终无交谈。

最后到站了,准备下车,这对夫妻走在我前面,我跟着一块下车,由于和同学打闹,下车的瞬间没有看前面,等我脚踏到地面时,突然发现前面的夫妻不见了踪影,我立马前后张望,都没有人,当时在校门口的一条大马路上,晚上没其他人,没其他小路,当时不是特别害怕毕竟还有同学在,但是也不免奇怪。

现在回想,当时公交车在一半的时候不知何因发生故障,整车人换了一辆车,不知有何关联。真事,有同学为证。。。

木足

最近一直觉得做梦是一件很玄乎的事情,之前在评论中说过我姐姐曾经做梦梦见过人来告别,第二天发现人没了的事情,两次。
虽然我没遇到过有人来告别,但也确实梦到过一些很古怪的事情。

3月初的时候,我梦见自己门牙掉了,那颗牙齿的触感非常明显,
我拿着自己的门牙对母亲说,妈,你看我门牙掉了,我今天请假不去上班了,我要去补牙。然后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接着就醒了,我把梦告诉了姥姥,姥姥比较信这些,一直念叨是不是她或者母亲身体不好,梦见掉牙不好之类的。我也没在意。
直到下午,父亲突然打电话给我,说身体不好,去做了检查,癌症。

还有一件,是昨天发生的,在梦里,梦见闺蜜在面试的路上出了车祸,醒来以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哭成狗,还去了她家去悼念。等醒来以后好久没缓过神,再给闺蜜打电话,闺蜜不接,急坏了。

中午的时候接到闺蜜来的电话,面试被PASS了,而且成绩特别差。
我根本不知道那天闺蜜要去面试。

SS

经常做梦预见到自己去了哪里,但一般醒了就会忘记,等那天亲历了后才会想起,唉,我梦里来过这里。最长的有1年最短的就隔了2天

ununy=

真实经历:

前几年的时候有次外地出差,住的宾馆。标间,选的靠窗那一边的床睡。
大概是一边玩手机一边睡着了,突然发现门口的过道有个黑乎乎的人影往里面爬,贞子那种,卧槽!!一下子吓醒了。

刚醒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大乎一口气,定了定神,再往过道那边看去,卧槽,怎么还在!!
还爬的更近了,这一定不是真的,这是在做梦,赶紧醒来赶紧醒过来。

然后就又醒了,马上看过道那边,终于没有了,视线往回移,卧槽!!都爬到床边了!!!
已经有一只手(爪子?)抓到了床尾。。。

又惊醒了,这次是终于真的醒了,一身大汗,全身虚脱。。。整个下半夜把灯开着挨到天亮不敢睡。

RR

高中宿舍,每周日下铺都不在,宿舍六个人只来三个人,剩下两个人是我的隔壁床的上下铺,高二的时候我每次都很难睡着,一直以为是前两天放假晚上玩太嗨,没怎么当回事。

后来有段时间每次到周日晚上就做恶梦,差不多都是凌晨一两点多的时候,而且都是同样的内容,就是有双手一直抱着我的腰,前几次是梦到床下伸出手抱住,而且触感真实,醒来腰部还有感觉的那种,手动拜拜.jpg

过了几次我以为是我睡觉手放在腰的原因,结果改了这个习惯后,又变成了有个老婆婆从床下爬楼梯上来抱住我,然后我很气,就骂了几句她,不要误会,我是个尊老爱幼的人。

消停了一段时间,到了后面又一次周日晚上演变成我隔壁的上铺双手变长抱住我,有两次吧,第二次我在梦中挣扎起身,望向下铺发现她睁着眼睛看我,然后我在梦里对着她开骂。

之后就醒了,然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这样的梦了,后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从哪里听来的在床边墙上贴男人海报就不会做恶梦了,我就贴了,平安到毕业

正文评论

君默

1.队尾听到自己名字的那个有可能是双耳效应造成的,正前方和正后方的声音基本等效。

2.12年4月在深圳做噩梦的那位有可能是做了梦中梦,你以为自己醒了其实依旧在梦中。

3.还有一些看到猫看到爷爷之类,我猜测人的大脑对视觉的影响还要高于我们的想象,半梦半醒状态可能会把记忆中的影像具象化,有点类似虚拟现实。

meo

好像很多男生都把有女鬼的噩梦做成过春梦

那个啥

难道你们就不觉得最后一个是煎蛋的真实写照吗?

马赛克

半夜屁股凉飕飕

叮当狼嫁我

相机不是都有定时么…一起出去拍照回来只有三个人的合照才是真的恐怖…

Stark

女2:你看,我把三脚架带来了!
摊手


■你以为能逃得掉吗? 逃げられると思ったのか
【解説】

“我”无法忍受父亲的虐待,死了。
然而几个月后,“我”再次成为了这个家庭的孩子。
当初母亲肚子里的孩子就成了后来的“我”。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8)

TOTAL COMMENTS: 14+1

  1. 3519848

    尽然是6月18号那天的。。。估计某狼的存货量够写本恐怖小短片合集了。。。
    突然有个大胆的想法,某狼可以把蛋友的故事发到日本那个网站,然后那边火了之后再翻译过来,由于过了很久大家都忘了,这样岂不是有无限的故事了?!

    [107] XX [1] 回复 [3]
  2. 喵熊汪太狼
    @4 weeks ago
    3519854

    @xiu: 不得不说,你真他娘的是个天才!!!
    但是其实也没那么多存货,因为一开始评论比较多,后来就慢慢少起来了,毕竟煎蛋就这么多人,每个人能遇到的事情也就那么几件而已啦。
    所以我也不急着做合集,而且评论之后隔一段时间再发比较有新鲜感嘛。
    关键是自己翻译的写完了一贴就好了~这个编辑起来比较麻烦啦~ 所以想起来了就做一期这样。

    [32] XX [0] 回复 [1]
  3. 3519857

    我奶奶走了四年了,只在梦里梦见她的声音一两次,我们这边的说法是那种看见过世的老人会发生不好的事情。前几个月有天梦见姑姑从梯子上掉下来摔死了,奶奶在梦里哭白发人送黑发人,姑姑的葬礼之类的,后来记不清了。这个梦过去一个多星期吧,姑姑住院了,一直没有大问题的子宫肌瘤突然增大了,姑姑动手术切掉了子宫。我家走了的亲人有四位,平时梦见他们很少很少,偶尔梦到也是只听到他们的声音看不到人,梦见我妗子有两回,都是哭着说担心我表妹

    [12] XX [0] 回复 [0]
  4. 3519881

    翡翠研磨机可能发出了18到20赫兹的次声,这种声波致幻。

    [36] XX [1] 回复 [1]
  5. predator
    @4 weeks ago
    3519885

    周围人都觉得我胆子大,有什么害怕的会召唤我帮忙。但我小时候也很单蠢。。。
    小时候在电视里看到一个鬼片的预告片,嗯,对,只是预告片。名字不记得了,好像有个镜字,内容大概就是一个女人睡觉前照镜子,在镜子前面左右摆头然后把自己的头晃掉下来吧。
    本来也没什么,但是那个预告片里的镜子和我卧室里的镜子一!模!一!样!!!
    更坑爹的是,那时候家里穷,赶便宜买了一面漂亮镜子,但是镜子本身是有缺陷的,在偏下的位置有两处不平整,就是哈哈镜的效果。大人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小孩子在镜子前的话,那两块变形正好就在脸的位置。。。
    童年最大的阴影!到现在也是,我啥都不怕,就怕镜子!

    [25] XX [0] 回复 [1]
  6. 我要试试
    @4 weeks ago
    3519899

    煎蛋的东大人真多啊…怕不是清安线

  7. 3519914

    从小到大遇到的怪事比较少,不过也有这么几件:
    1.小时候回老家祭祖,当时轮到我磕头的时候,爷爷心疼我,说不用磕头了,鞠躬就好了。完事回到姑奶奶家的时候,我比较好奇,在屋里四处转悠。发现有一扇门关得比较紧,我就想给它打开,但是怎么使劲也打不开,就好像门后有人在拉着似的。然后突然一下就松了,我当时拉门的力气比较大,门猛地一开直接在我额头上砸出一个大包。亲戚们都说这门之前一点问题也没有。有老一辈人就表示可能是祖先不高兴了。
    2.跟同学们去恒山旅游,冬天了,缆车也停了,只能徒步爬上去。上山路上遇见一个女的下山,穿着打扮比较艳丽。因为除了我们只有她,所以对其印象比较深。在马上要到山顶的时候,又遇上了一个女的,穿着打扮,走路姿态和之前那位一模一样,还是在下山,当时我们几个面面相觑。现在说起来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12] XX [0] 回复 [3]
  8. 花带桔
    @4 weeks ago
    3519927

    都是阴气太重还是心思太缜密 ,除了小时候被港片吓过,还有国产的绣花鞋电视剧的宣传片等国产电视剧吓过。中学以后就完全不怕了,可能也是心变大了吧,完全发现不了灵异事件。

  9. 勇敢的小鸡
    @4 weeks ago
    3519938

    初中住宿舍,上下铺,我睡下铺,晚上没有梦游和上厕所的习惯。
    有一天早上醒来,突然发现室友睡在我床上!喵喵喵?!我说你怎么睡我床上啊?他也一脸懵逼,是你怎么睡我床上啊?
    坐起来一看,对面我床上是空的。
    一点也不觉得凉嗖嗖,因为我不仅睡的靠墙里面那边,还把被子全裹在自己身上了哈哈哈哈

    [10] XX [0] 回复 [0]
  10. markcsc
    @4 weeks ago
    3519957

    今天這篇跟我一個認知不同,自殺的人是沒法那麼快投胎的…要接受好一陣子懲罰的….

  11. 3520048

    这里科普下说下我的经历总结吧~很多人在极度疲惫状态的时候是最容易产生幻觉的~这个时候产生的幻觉很多人可能以为遇到了鬼~其实只是幻觉~

    去年双11的时候忙到凌晨4点才睡~当时去洗手间的时候一转身就感觉有道白光人影闪过,不过没太在意,上完厕所就倒头准备睡了,一闭上眼感觉耳朵都在隆隆的响,闭了几分钟睡不着迷迷糊糊起来感觉床边站着个人,甩下头又没了~~最后还是倒下迷迷糊糊睡着了~还一直噩梦连连~第二天醒来回想起来自己背后都发冷·······都分不清是真遇鬼了还是幻觉幻听···

    第二次是在双11活动的第三天,也是通宵~到5点的时候精神极度疲惫紧张~稍微有点响声都很敏感~外面一个报纸飘过的声音听着都响,落地窗帘飘一下都看成人影走过~上洗手间洗下脸照镜子看的人都是模糊的······最后是趴电脑前睡了~噩梦连连····

    第三次是在双12的时候~由于前面经验总结已经对幻觉幻听习以为常了····不过状态还是会高度集中·····那状态就像蜘蛛侠电影里主角刚被咬醒来时候的反应~

  12. CHEKSEM
    @4 weeks ago
    3520073

    那个牛的故事我小时候也遇到过类似的。老家在乡下,天一黑就是黢黑,没有路灯;有次走夜路,打着手电筒,其实已经离家不远,就在除了一个竹林快到家的时候,看到前面黑暗中有两个像小灯的光点在前面晃动,当时全身一阵凉意,心想这就是老人们常用来吓小孩儿的强盗?虽然很害怕,还是硬着头皮要往前面走,我就想赶紧低头看路直接走过去,结果在我走到那两个光点面前的时候,借着手电扩散出来的光,我终于看清楚这两个光点,原来是自己家狗的眼睛,它坐在田坎上面接我呢。

    [22] XX [0] 回复 [0]
  13. 3520135

    @CHEKSEM: 我遇过和你差不多的,不过比较诡异。小时候住在爷爷家,他们那是山上的农场,有次半夜和奶奶回家,快到家时看到山坡上有个动物(像狗蹲着一样的轮廓剪影)~但是它有5个眼睛一样的亮点~上面两个 下面两个 中间一个~然后我问奶奶那是什么~奶奶说什么也没有~再问她也不回答~拉着我就往家里走了~第二天白天再去那山坡上看什么也没有

  14. 3520148

    中间那个梦里预见自己会有经历,然后等到经历到的时候才感觉自己早就梦见过,这个我以前也经常有这种经历的感觉,类似于Déjà vu既视感。
    后来好像就是在这里看的解释是,人的记忆系统也会有错乱和误记忆自己实际没有干过的事情,这类既视感可能只是你经历了某事以后大脑错误地多存了一份在过去发生过的记忆,因此会事情实际发生过以后才会“想起”之前好像做梦时候梦见过。
    而且至少就我自己而言,我那些梦中经历本身并没有多深刻的印象,又很模糊和不准确,醒来后本来就很少有清晰的记忆。因此到后来突然什么时候有经历的时候,大脑再次错误记忆,把模糊的梦中经历篡改成与和实际经历相似的细节,以加强这种既视感。
    不过就个人经历而言,似乎年少时候经常有这种既视感,最近几年随着本身做梦也逐渐减少,这类既视感也很少出现了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