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26 , 11:09

网络中立原则带来的灾难

# 感谢 djsj 童鞋投递译稿:

网络中立原则带来的灾难
credit: 123RF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下称FCC)对电信行业强制实施网络中立规则的这种行为,事实上是在解决根本不存在的问题。

网络中立的支持者们一直宣称:为了确保网络带宽的公平使用,管制是必要的。好像是没了网络中立穷苦人民就没网上了一样。然而历史证明上网这一行为只会变得越来越普遍,越来越快捷,今日的网络服务,无论是普通人的还是有钱人的,都比二十年前的网络服务要快上不知多少倍。

其实就在这些个月,FCC(现在是屈于川普政府压力下的FCC)已经声明称它将在网络中立问题上让步。然而网络公平的支持者们却立刻开始哭号网络中立是确保网络服务便宜并且“公平”的必要手段。

事实上,网络中立从来没有给消费者提供过更多的公平或者更好的上网服务,与此正反对,网络中立创造了一个鼓励行业内大公司用垄断力量操纵市场并且减少商业竞争的可怕环境。

并不是依赖于市场来分配产品,网络中立反而确保了政治力量来决定谁分配到什么。这咋也不能算是一个目标是平等和中立的良方。

在市场中,商品和服务趋向于被分配给对此商品需求最大的人。在这里需求最大则价格最高。一些情况下,这往往意味着有些消费者可以拿钱买比其他人更快的网络服务,这好像就意味着只有地主家有粮吃一样。

但是,“奢侈品”型网络服务的存在并不碍着低价网络服务存在,就好像虽然市场上有豪华轿车,但是有豪华跑车也并不碍着厂商生产经济型轿车一样。

让整个市场生产食物,衣服,还有一大堆其他产品的正是这种市场机制。其结果是食物和衣服现在变得如此易于购买,三百多斤的胖子成为了主要的健康问题,大家经常一件tee没穿多久就扔了。同样的,这几十年以来手机也只变得越来越便宜越来越普及,还把我们从固定电话业垄断者那里解脱了出来。

以上的好处全都是市场竞争的自然产物。在一个新公司可以轻松踏入,并且消费者可以自由购买不受强制的行业里,企业或个人必须要按照消费者所需求的那样操作自己所拥有的资源,这样企业或个人才能挣到消费者手里的钱。除非是被政府授予了垄断市场的伟力,没有任何企业能轻易无视消费者,如果他们敢无视消费者,那么随时都会有对手公司进入市场提供商品和服务。

不过,商品和服务并不非得是由市场机制分配的,取而代之,商品和服务也可以由政治手段分配。就是如此,政府的铁腕手段可以直接夺取商品和服务,并且让这些商品和服务根据特定的政治企图和居庙堂者的意图来进行分配。

然而,网络中立的支持者们坚决宣称FCC会在冥冥之中坚决站在“公众利益”一方并且同那些满脑子都是自己小利益的——经验告诉我们——能左右管理机构的一些坏分子作斗争。

在实践上,网络中立这种管制计划的产物只有“规制俘虏”现象,在管理机构的行动中处于高风险状态的公司往往在最后控制了这个管理机构(例:1887年旨在限制车票价格的州际商业委员会最后被铁路资本家操控)我们时时刻刻都在经历着这种政府官员在立法者,管制者,说客之间切换的旋转门现象。 这种破事一旦发生你就可以确信这个行业完了,富有创新精神的企业会被关在门外,被腐蚀的管理机构直接下刀子割新创业者和消费者的肉来喂给生产者,让他们保持现有的经济健康。

还有啥,就像诺奖经济学得主Douglass North说的那样,管制制度不会提高效率,它只会为政治力量的利益服务:“制度并不一定,甚至经常不被创造的有社会效率,比起这个,它被造出来其实只是为了服务那些规则制定者的利益。”

并不出奇,又小又无力的网络运营商是网络中立下最高危的群体,近24家小运营商不久前就请求过FCC□□Ajit Pai 重新考虑一下拖累小运营商的网络中立规则。

小企业抱怨称管制致使他们放弃了扩张计划,并且同时冲击了他们吸引资金的能力。

大公司可以有他们的异议,必然的,他们必然会纠结一批说客律师军团来确保规则和立法按照他们喜欢的方向走。相反,此时小企业只能任由管制制度玩弄。

跟那些个支配行业的大公司不一样,小公司在资金方面无法熬过新管制措施带来的冗长法律诉讼环节,并且小公司之间会为了吸引本来就少的资金进行更加凶残的菜鸡互啄。

这种破事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进入市场的小公司越来越少,竞争从而越来越少,消费者只能买价格越来越贵,花样越来越少的商品。

最后,政府管制一直是大公司排挤小公司滚出市场的好方法,网络中立也并无区别。

本文译自 mises.org,由译者 投稿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1.5
赞一个 (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