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26 , 23:00

作为入侵物种,非洲大蜗牛其实并没那么可怕

非洲巨型陆生蜗牛是典型的全球性灾害,它为世界带来了物种入侵的威胁。这种蜗牛原产于非洲东海岸,但现在遍布亚洲,环太平洋区域和美洲——事实上,除了澳洲以外的所有北回归线以内的大陆和岛屿都已经被这种大蜗牛占领了。

但排除它们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声,我们在圣诞节岛上对这种入侵性蜗牛的研究显示,这种蜗牛对原生生态系统造成的危害其实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大。

作为入侵物种,非洲大蜗牛其实并没那么可怕
credit: 123RF

非洲大蜗牛具备着一个成功入侵物种所需要的一切条件:他们在各种地方都能繁衍生息,吃啥都能活,很快就能进入生育年龄并且一生中可以产生1000个卵。将这些全部加在一起,你就会得到一个被公认为最可怕的入侵物种。这种蜗牛以上百种植物为食,包括蔬菜和庄稼(甚至会吃石膏和泥灰),它们因此被描述为农业的头号敌人之一。澳大利亚机场曾经拦截到含有非洲大蜗牛的货品,基础产业部将其称之为“巨大的威胁”。

尽管如此,并没有切实的研究可以证明它们对环境造成的危害。一些学者表示,人们对这些蜗牛会对农作物造成巨大危害的印象来源于这些蜗牛对花园的破坏的夸大。也并没有证据可以证明非洲大蜗牛会毁坏原生生态系统。

静静消化垃圾的小宝贝
我们在最近发表在 Austral Ecology上的研究中对生活在圣诞节岛上的原始雨林中的非洲大蜗牛进行了测试。

非洲大蜗牛在另一种入侵物种长足捷蚁的帮助下已经遍布全岛。在长足捷蚁到来之前,岛上成千上万的圣诞节红蟹会消灭掉一部分的大蜗牛,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他们的数量增加。不幸的是,长足捷蚁已经消灭掉了岛屿一些地区的圣诞节红蟹使得这些蜗牛疯狂繁衍。我们预测,这些吃树叶的蜗牛可以消化掉地上的落叶并给种子萌发提供条件。但事实上我们获得的证据并不能支撑我们的猜想,我们用了各种方法——包括实验田,实验室试验和观察,我们发现非洲大蜗牛只吃很少很少的落叶和一点点其他的东西。

我们几乎无法分辨落叶是被蜗牛吃了还是自然腐烂了,它们确实吃落叶,但是吃的超级少。蜗牛也并没有对种子萌发提供帮助,它们也几乎不吃活的植物。在一次实验室试验中,我们企图让蜗牛吃新鲜的叶子,但蜗牛们饿死了一大半,导致我们不得不掐掉了试验。也许圣诞节岛上的活的植物们并不能成为它们的盘中餐。

非洲大蜗牛可能导致了岛上的其他问题。比方说在佛罗里达洲,他们携带着对人体有害的寄生虫。但是对于生态系统来说,它们完全不会造成想象中的大失衡。

作为入侵物种,非洲大蜗牛其实并没那么可怕
credit: 123RF

人们对这些蜗牛会对农作物和生态系统造成巨大危害的印象来源于一种固有想法:所有的外来入侵物种都是有害的,必须要控制住。但是我们并没有数据可以证明外来物种会对农作物和生态系统造成巨大危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需要对外来入侵物种进行控制嘛?这个是个非常艰巨的问题。

预警原则是造成控制外来物种的主要原因之一。什么都不做的话后果可能会很严重,为了安全,还是假设这些外来物种都是有害的吧。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努力证实这些猜想,恰当的监控和实验才能告诉我们它们潜在的危险和正确的应对措施。
在现实中,非洲大蜗牛更是人们在面对外来入侵物种时的条件反射。

[theconversation]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8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