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24 , 23:55

半夜背后凉飕飕:Lady Kamensky

今天没有鬼。

半夜背后凉飕飕:Lady Kamensky
credit: 煎蛋画师BC

Lady Kamensky レディー・カメンスキー

826 名前:帰国子女M 投稿日:02/12/05 22:04
我初高中总共6年的中学生涯都是在美国新泽西州G市度过的。
讲一个那时候的故事。

我在当地的中学念书,平时主要就是参加参加社团活动,打打橄榄球、棒球之类的,但由于那时的我中二爆表各种想学坏,于是结交了当地的不良集团。不良团领头的是两个兄贵,一个叫Marcus,另一个叫PJ,他们总能给我们提供烟酒小黄书之类的违禁物品。
他们还有车,会带我们去飙车,那时候我就会非常亢奋,坐在后座吸着□□,听着摇滚音响开到爆!嗨的不行!

有一天,Marcus突然问道:“喂,你们差不多好脱处了吧?” 可谓是直击我们心灵最深处。虽然大哥们很受女人欢迎,但是我们这些做小弟都还没尝过禁果。于是,大家当然是死命的点头了。

这时,一直在一边看着的PJ突然提议:“我们去Lady Kamensky她家吧!”

827 名前:帰国子女M 投稿日:02/12/05 22:05
Lady Kamensky……只要提到Abbot大街的Miss kamenskiy,谁都能说上几段她的传闻,带着好奇与蔑视,连声调都会高上八度,Kamensky便是这样一个存在。

我搬到Abbot大街时,她早已经在Abbot大街边缘地区住好些年了,年龄目测三十出头,也可能是四十不到。传闻她曾经是□□,也有说是杂志模特的。她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和一具过于丰满的身体。她常常会穿着暴露的服装同我们搭话,像我这种菜鸡有时候甚至会害羞到低下头去不敢看她。她没有丈夫,曾连续好几个月带着不同的男朋友回家,而且一看就是混的,要不就是做鸭的。

如此这般的Miss kamenskiy不知道何时开始被镇上的人们冠上了Lady的称号。

Marcus这样说。“不久前,我在Abbot附近玩滑板,突然遇到了Lady!然后她对我说可以去她家里坐坐!她当时是背心加热裤啊我□□,感觉有戏,真的给上啊。她还说如果我带朋友过去,就请我喝茶!”
PJ:“说不定不光喝茶,还能喝点别的呢!哈哈哈哈”

据他们说Lady是绝对给上的。我最初也是万分期待,不光是心脏,连那里也蠢蠢欲动了。但是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与Lady相关的回忆,让我很是难受。

我有一次出门买东西,离我家挺远的。在停车场,我和Lady撞了个正着。她是那种对我们这些人也会很亲切的过来搭话的类型,于是我也很紧张的回了她几句。然后她诱惑我说道:“我有些片子,你应该会喜欢的。要不要现在去我家坐坐?”我看着她的眼睛,突然感到浑身一阵恶寒,甚是恐怖。

因为她的眼睛就如同瞄准猎物的捕食者一般,妖娆而璀璨,却又闪耀着诡异狡黠的光芒。

我被她盯上了……虽然不知道被她盯上了什么,但是我慌忙拒绝,跑回家了。

828 名前:帰国子女M 投稿日:02/12/05 22:06
Marcus、PJ还没能进入Lady家,但是他们已经心痒难耐了“今天就上!” 我们为了试探军情也都跟上了。大家都很亢奋说着类似“我也想早点上啊~”之类的话。我们决定让Marcus先上,我们就躲在Lady家附近的灌木丛里暗中观察。

他按响了门铃后,玄关的灯就亮了,接着她出现了。Marcus开心的和她说了几句后就进门了。Lady从玄关向外扫了几眼后关上了门。

第二天,Marcus带着满脸含春的笑容来到了学校。在教室里大声炫耀他昨天的丰功伟绩,尝试了那种play,是这种感觉的扒拉扒拉,引起了一片骚动。
PJ起了竞争意识,放言道:“今天我去!” 我的小伙伴们也不住地说着想要让Lady也好好关照他们一下。

只有我惴惴不安的,不能融入大家。只要想起那双眼睛,我便止不住的发寒。
那双眼睛像是期待着什么,又仿佛抱着必死的觉悟,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最后,我也没能受到Lady的照顾,1年后与大家分道扬镳了。我搬去了乡下小镇,虽然还在同一个州,但是相隔了3个小时车程。即使我很想继续留在熟悉的G市,但是由于我父母工作上的原因不得不向现实屈服了。我向朋友们道了别,去了另一个小镇,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829 名前:帰国子女M 投稿日:02/12/05 22:07
数年后,我们要回国了。中途路过了G市,我去找了曾经同一个棒球部的朋友们,见面后互相询问了近况,聊了很多。
“话说当年Marcus和PJ可牛逼坏了。他们最后都吃到Lady了吧?”
我回忆起了当年,朋友们却沉下了脸来。之后他们对我说的话,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实在是太恐怖了。

在我搬家后过了没几年,Lady Kamensky就被警察逮捕了。理由是猥亵儿童。Lady在那之后还陆续带了不少镇上的孩子去她家,焦急的家长们报了警。之后以防万一给她做了血液检查,结果显示HIV阳性。
她明知自己有艾滋,还对镇上的孩子们下手。

据朋友说,她坐牢了,Marcus、PJ,还有当时不良少年集团的大部分人都去了乡下的疗养所。

Lady与死亡签下了约定,却不愿独自上路……
至今,我回想起那双眼睛,依然不住地浑身发寒。

本文译自 skowa,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