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22 , 19:00

[北爱尔兰] 堕胎禁令背后的痛苦

[北爱尔兰] 堕胎禁令背后的痛苦
credit: 123RF

当阿什莉·托普莱离开家的时候,她总是会面对各种各样关于宝宝的问题。是男孩还是女孩啊?预产期是什么时候?这是你的第一个孩子吗?她总是回以微笑以掩盖心碎。因为这要比解释宝宝凯蒂被诊断患有致命疾病可能会在怀孕期间夭折要容易得多。

在怀孕20周产检的时候,阿什莉被告知这毁灭性的消息。但她不得不继续怀15周,直到羊水破了分娩,因为在北爱尔兰,堕胎是违法的,即使婴儿畸形或者母亲是被□□怀孕的。这一禁令得到了北爱尔兰议会最大党派DUP的支持,该党对堕胎的看法非常极端。前部长乔纳森·贝尔将堕胎的过程比喻成大屠杀,目前DUP的10名议员缓和了措辞,但并没有软化立场。

这一禁令意味着数百名像阿什莉这样的妇女要违背他们的意愿继续被迫怀孕。另一些人怀着极度绝望的心情飞往英格兰,冒着被判处终生监禁的危险服用无人机偷运入境的堕胎药。

30岁的阿什莉说:“北爱尔兰的法律是野蛮的。有堕胎需求的妇女要的是支持,而不是审判或起诉。我为我的小女儿感到伤心,我甚至能感觉到她在踢我的肚子。”

“这些政客以及这种不人道的观点可能会成为英国政府的一部分,这简直是场噩梦。”

14年的情人节,来自贝尔而法斯特附近的阿什莉被告知,她的女儿患有严重的成骨不全症,这意味着她的四肢和肺部将无法正常生长。当她与35岁的丈夫杰夫讨论过后,她决定堕胎。阿什莉说:“那个医生看着我的眼睛说:‘好吧,那不可能,堕胎是违法的。’当我问到我该如何护理时,她说:‘哦,就和正常的怀孕一样。’态度非常轻率。”

在北爱尔兰,除非她的母亲证实怀孕会对她的身体和心理造成直接威胁,才能允许合法堕胎。爱尔兰共和国也有类似的堕胎禁令。阿什莉已经咨询了一些专家但表示不符合标准,即使她现在患有抑郁症并且在怀孕期间服用抗抑郁的药物。

在阿什莉怀孕35周的时候,凯蒂出生了,然而她的心脏在两天前就停止了跳动。阿什莉现在有一个健康的18个月大的女儿,她说:“我不想让其他的女人和家庭经历这种痛苦。如果我没有从精神科医生那里得到帮助,我根本没办法度过这道坎。”

去年,超过700名妇女从北爱尔兰飞往英格兰堕胎,她们要支付2000英镑的费用,因为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对此并不免费。这比前几年的情况少了许多,因为越来越多的女性选择廉价的堕胎药。但在上周修改法律后,英国首相在下议院发表了一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声明,宣布在英格兰为北爱尔兰妇女提供堕胎服务。

但许多省份无力承担去英格兰堕胎的妇女因使用堕胎药面临监禁。三名妇女因购买或使用堕胎药被起诉,还有许多人被逮捕。她们面临的最高刑罚等同于有罪的杀人犯。去年4月,一名21岁女子被判缓刑,因为她的室友告诉警方她曾使用过堕胎药。

一些为堕胎合法化战斗的组织成员甚至准备冒着坐牢的风险为那些害怕购买堕胎药的妇女提供堕胎药。去年6月,一箱堕胎药丸从爱尔兰空运到北爱尔兰。支持堕胎的人士也在利用法院挑战堕胎法。

国际特赦组织的活动经理说:“需要堕胎的妇女不是罪犯,法律不应该这样对待他们。政治家们必须立刻采取行动,将该地区古老的堕胎法与人权标准结合起来,她们应该被视为病人而不是潜在的罪犯。”该组织正在为改变北爱尔兰的堕胎法不断努力着。

本文译自 mirror,由译者 镜子大王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