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22 , 23:46

半夜背后凉飕飕:痒,门,我应该相信我的儿子

王橘猫译的三个reddit上的小短篇。

橘猫好久没来了,有想他不?

半夜背后凉飕飕:痒,门,我应该相信我的儿子
credit: 煎蛋画师BC

(原文有改动)

从我有记忆开始,上颚就不时会有点痒痒的。而我也渐渐学会在痒的时候只要用舌尖扫一下就好。
但随着我慢慢长大,痒的地方也开始变深了…我只能趁别人不在意,或者躲到厕所里用手指去抓。
这也是我在这里发帖的原因。它好像…变得有点太深了…手指已经完全抓不到痒的地方了。

事实上,我正边单手打着字,边干呕着努力把指甲往更深的地方捅去。

在发现有东西□□了我手指一下的时候我停了下来。

本文由 王橘猫 译自short scary stories


我姐们儿去年横穿了整个国家来见我一面。她会“魔法”— 我都是这么跟人解释的。她不大喜欢我这么说,但不管怎么样,这没有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

她给我的新家施了“魔法”,让它变得“安全一点”,她是这么说的。

她对所有的门都下了咒。“不论是谁,只要他们有意图想要杀死你都开不了这些门。就算门没有上锁。”她这样解释。“唯一的法门是你绝对不能说出对方的名字,亲自邀请他们进来。”她忠告我。

直到今天,没有任何证据能表明这些施在门上的咒语确实有效。但就在今天晚上,我听见有人转动门把的声音,然后传来了敲门声。

“能搭把手帮我开个门吗,宝贝儿?你把门锁了。”我的丈夫在门外喊道。

“门没有锁,Jack. 你进来啊。”

当我听到门锁解除的声音时,我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本文由 王橘猫 译自short scary stories


我应该相信我的儿子

我努力过。

我努力让自己相信他没有任何问题。当他六岁因为残杀甲虫被停学时,我不置可否。“这是男孩子的天性,”我安慰自己。但我不相信。

我努力让自己相信他很正常。当他八岁我偶然看见他把玩着被□□的鸟尸时,“它本来就死了的,”我努力说服自己,然后继续假装他身旁的剪刀上沾满的只不过是油漆。但我也不相信。

我努力让自己相信他是个好孩子。当他十岁我发现他所有的涂鸦都充满血腥暴力和仇恨时,“这只不过是个成长必经的阶段,”我告诉自己。但我不确定。

我努力让自己相信他永远不会伤害任何人。“是个意外,”在急诊室的护士把那把插在我手上的叉子拔出时,我□□着牙告诉他们。但我对此充满怀疑。

我努力让自己相信他并不危险。“她踩到什么东西,脚滑了,不小心摔了下来。”在警官把那个女孩的尸体拖走时,我讪笑着作了口供。但我知道我在说谎。

我努力让自己相信那不过是一次错误,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以后所有事情都会往好的方向发展。

但我不肯相信。

“我曾经努力试过要爱你,”我轻声低语,任由眼泪滴落,把枪指向我的儿子的头。

“我知道。”

我扣下了扳机。

击锤释落,一声枪响,空弹。

然后他笑了,“我也曾经努力试过要爱你。”

但我无法相信。

本文由 王橘猫 译自short scary stories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