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17 , 14:30

精神科药物的最大谎言

精神科药物的最大谎言
credit: 123RF

1999年1月,一名年轻女子被推下纽约地铁站台死亡。行凶者被认定为一个停止服用药物的精神病人。药物帝国和精神科组织对这起可怕的事件进行了调查,激起了公众对停止服药的精神病人的恐惧。肯德拉地区颁布了法律,这使得不配合治疗的病人更容易拒绝服药。

当精神病人变得暴力时,媒体的反应几乎一致,认为患者应该立即停止服用药物。精神科药物控制病人的暴力倾向是一个神话,尚没有科学研究能够证实这一点。实际上,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还没有批准任何能够控制暴力的药物。药物帝国因其潜在的一万亿美元的价值毫不犹豫犯下这种谎言。它使公众相信精神科药物是社会反对个人暴力的最后防线,也为所有精神科药物营造了一种神奇光环。

尽管这种神话缺乏科学依据,但是大量证据表明,包括抗抑郁药在内的许多精神科药物本身会导致暴力。抗抑郁药物中心的研究证实“抗抑郁药物可能使人产生暴力、攻击、敌意、易怒甚至反社会行为。”此外,《疯狂的药物》一书中总结了精神科药物与暴力、自杀和犯罪间的联系,并列举了许多关于药物引发暴力的真实故事。

然而媒体和药物帝国的顾问们坚持认为精神科药物不会引发暴力。在科伦拜校园事件(美国历史上最血腥的校园枪击事件之一)十周年之际,《今日美国》报道了犯罪者埃里克·哈里斯和迪伦·克莱伯德的犯罪动机。该报表示:“与早期报道相反,他们两人并未服用抗抑郁药物。”

他们在撒谎。事实是,直到枪击事件发生前夕,哈里斯都一直在服用抗抑郁的药物氟伏沙明,这种药物与百忧解、帕罗西汀、西酞普兰还有其他被称为选择性血清再吸收抑制剂(SSRIs 抗抑郁药物的总称)的药物十分相似。

作为医疗专家,我曾经查阅过哈里斯的病历。记录显示,在血腥屠杀之前,他的医生在一年内给他开了剂量越来越大的氟伏沙明。那一整年内,他呈现出暴力和精神错乱的状态。尸检报告显示,他的血液中有治疗性的药物,而且他在自杀前刚刚服药过,这也成为枪击事件发生的重要因素之一。

我写信给《今日美国》以纠正事实,并引用了毒理学报告和食品药品管理局的确认,至今并没有受到任何回复。

精神科药物与戒断反应:

当病人停止服药后,病情会更加明显,这通常是戒断反应。我曾咨询并作证,为一死者家属争取了1190万美元的判决结果。这起案件是一名囚犯的死亡,他因入狱停止服药,几天后出现了无法交流的戒断反应。监狱医生并没有问他停药多久了,就给他服用了30毫克的药物。

第一次服药后,病人由于戒断反应和急性中毒自杀,表现出极度的痛苦与暴力。

如何减少暴力:

如果我们想要减少暴力,答案是应该减少精神科药物的使用。强迫病人服药很有可能会导致他们在没有适当的临床监督和社会支持的情况下偷偷停药。

想象一下在某个行业中,你强迫人们使用即使是神经毒素的产品。想象一下,让人们相信自己是平稳社会运转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想象一下,让政府强制执行你的盈利目标,即使消费者并不需要。

现在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是时候阻止了。减少精神科药物的使用可能会营造一个更安全、更健康的社会。

本文译自 naturalnews,由译者 镜子大王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2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