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16 , 21:00
11

[连载-9]《墙中鼠》(完结)

[连载-8]《墙中鼠》
[连载-7]《墙中鼠》
[连载-6]《墙中鼠》
[连载-5]《墙中鼠》
[连载-4]《墙中鼠》
[连载-3]《墙中鼠》
[连载-2]《墙中鼠》
[连载-1]《墙中鼠》
原著: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 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

[连载-9]《墙中鼠》(完结)
credit: 锐景创意

布林顿爵士站在那座罗马式建筑的废墟上,拿出了探照灯,开始为我们大声翻译祭祀的流程——我敢保证这是我曾听闻过最骇人听闻的祭典;之后他还为我们详细介绍了这个被西布莉的祭司们发现并与之进行融合的古老邪教的饮食习惯。

诺里斯如同过去在战争时期离开战壕般歪歪扭扭地走出了那座英式木屋。据他推测,这个木屋应该是一座屠宰场,可能兼作厨房使用,但内里有太多我们熟悉的英式器具了,墙壁上还留有英文的涂鸦,离我们年代最近的是于1610年留下的。我无法说服自己走进这座木屋——曾发生在这座木屋里的恶鬼般的残忍行径,是由我的直系祖先,沃尔特·德拉普尔用一把匕首刺断的。

我转而冒险进入了一座破落低矮的撒克逊风格建筑,其栎木制的大门业已腐朽脱落,在那儿我发现了一排可怕的石制牢笼,足有十个之多,上面的金属栅栏都已生锈。其中三间曾拘禁着疑似人类的生物,从骨骼特征来看其进化程度较高,其中一具骸骨的食指骨节上还戴着一枚印章戒指,图案与我家族的盾徽(盾形徽章,欧洲中世纪的产物,用来作为某个家族或者组织的徽章,后来很多成为国徽和皇家徽章)一模一样。

布林顿爵士在一座罗马小教堂下发现了地下室,里面有几座更为古老的牢笼,但却空空如也。牢房下部还有一个墓室,他在墓室中发现了几个妥善安置着骸骨的盒子,上面分别用拉丁语、希腊语及弗里吉亚方言镌刻着骇人的铭文。

与此同时时,特拉斯克博士开掘了其中一座史前古坟,墓中发现的头骨仅比大猩猩更像人类一点,上面满布着无可名状的抽象雕刻。

我突然发觉,老猫尼格尔曼意外地很平静,昂首漫步,无视周围恐怖的景象。我曾看见它爬上堆积如山的骸骨,在高处休憩,动作优雅却令人胆寒,也不知在它那双黄色眼眸之后,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在初步了解到隐藏在这处浸淫在不详微光中的洞窟——它作为某种预兆曾在我的噩梦中反复出现——中的一些可怖真相之后,我们将注意力转向了那不曾被岩缝中透入的阳光照耀过的无底深渊。

我们无法知道前方不远处,那目不能视的黑暗世界中有着怎样的怪兽正张大巨口好整以暇,保卫着这些不应被人类了解的秘密。但那些正强烈地吸引着我们好奇心的真相就近在眼前,所以我们依旧动身了。没走多远,探照灯便照见了地面上许多可怖的深坑,显而易见,老鼠大军们曾在这里大快朵颐,之后食物突然出现短缺,饿极的老鼠将它们的门齿转向了还活着的四足人畜,之后便从修道院中蜂拥而出,酿成了当地居民永远无法忘怀的惨剧。

上帝啊!看看那腐朽的深坑,里面满满都是曾被刀锯钻凿过的骸骨与破碎的头骨!无数个世纪以来,这亵渎圣明的行为一直在发生,如梦魇般的裂口里塞满了猿人、凯尔特人、罗马人及英格兰人的尸骨。其中一些深坑被塞得满满当当,没人看得出它有多深。而其他的深坑,由于探照灯机能所限,坑底对我们来说依旧深不可测,充斥着恐怖且无可名状的幻想。我想,那些在黑暗发狂般寻觅食物的老鼠,若不幸掉入这无底深渊,又会怎样呢?

有一瞬间我的脚滑向了一处可怕裂口的边缘,但我却感受到了一股狂喜般的恐慌。啊,我一定是神游太久了,现在周围只剩下浑圆矮壮的诺里斯上尉一人了。

突然,从漆黑无底的洞穴深处传来了一阵声音,声源似乎比我想象得还要远一些;随后我看见尼格尔曼向前猛扑,如腋生双翼的埃及神明般(奈亚拉托提普的某一化身是一只生有双翼的人面狮身兽,没有面容,这个化身可以把他的崇拜者送回过去),一头扎入了无底的未知深渊。

而我则紧跟其后,因为下一秒钟我便茅塞顿开不再疑惑——我听见了老鼠惊逃乱窜时发出的诡异声响,那些老鼠,它们是恶魔之子!它们时刻追逐着新的恐惧,想把我引到地壳中心咧嘴狂笑的无底洞穴之中,那是无貌疯神奈亚拉托提普的地盘,他在黑暗中和着两个痴愚无形的长笛手吹奏出的单调笛声漫无目的地咆哮(此处描写与阿撒托斯极为相像,所以有人认为本文中奈亚拉托提普实际是指阿撒托斯,但其实又有什么区别呢)

我的探照灯熄灭了,但我依旧在奔跑,我听见了声音,我听见了咆哮,我听见了回声,但墙中之鼠奔走蠕动的声音逐渐增大,遮掩了其余声响;声音愈来愈大,像一具肿胀的僵尸渐渐浮上一条流淌在无穷无尽的缟玛瑙石桥下的油腻河面,最终被送向一片腐臭的黑色海洋。

有什么东西撞到我身上了——它软软的,圆圆的。一定是那些老鼠;那生死不忌的饿鬼大军,黏糊似胶(此处应是指数目巨大,老鼠互相紧贴的状态)的老鼠军团……为什么老鼠就不能像德拉普尔吃掉那些禁忌之物一样吃掉一个德拉普尔呢?……战争吞噬了我的儿子,他们都该死!……那些北方佬放火吞噬了我卡尔费克斯的家,烧死了我的祖父,还有那个秘密……不,不,我跟你说,我不是那个洞窟中的猪倌!那个肌肉松弛海绵似的怪物的脑袋上不是诺里斯的那张肥脸!谁说我是德·拉·普尔?他还活着,我儿子死了!……诺里斯家族怎敢占据我们家族的土地?……这是巫毒术,我告诉你……那条斑纹巨蟒……诅咒你,索顿,我会告诉你我家族的所作所为,叫你再吓昏过去!……以血为誓,你们这些虫子,我会知道你们如何……你想知道我怎么处置你们吗?……Magna Mater! Magna Mater!... Atys(指西布莉与阿蒂斯)……Dia ad aghaidh ’s ad aodann . . . agus bas dunach ort! Dhonas ’s dholas ort, agus leat-sa! . . . Ungl . . . ungl . . . rrrlh . . . chchch . . .(大概是一些诅咒的话)

三小时后,他们在一片黑暗中找到了我,当时我的嘴里正说着这些诅咒的话语;他们只看到一片黑暗中,我蹲在诺里斯上尉的尸体旁,那如果实般浑圆结实的身体已被吃掉了一半,尼格尔曼则在一旁不停飞扑,撕咬着我的喉咙。

现在他们炸掉了艾克萨姆修道院,将尼格尔曼从我的身边带走了。他们把我关进了一间位于汉威尔镇的精神病院里,关于我家族和我经历的可怖传言甚嚣尘上。

索顿被关在我隔壁的房间,但他们不允许我接触他。他们也不想让艾克萨姆修道院地下的真相重见天日。

每当我说起可怜的诺里斯,他们便开始指责我犯下的恐怖罪行,但他们一定知道,那根本不是我做的。是那些老鼠,他们知道的;
那些不断奔走逃窜,让我无法入睡的可恶老鼠;
那些就躲在这间房间的衬垫之后伺机而动的恶魔老鼠;
那些引诱我深入我不曾了解的巨大恐惧里的老鼠;
那些他们永远都听不见的老鼠;
那些老鼠,那些墙中鼠。


(后记:
之前有蛋友让我一句话概括一下故事的剧情,一句话虽然做不到,但是简单概括还是可以做到的。
这块土地上之前一直有邪教存在,后来与西布莉崇拜融合,一直进行着邪教崇拜,豢养人牲作为祭品与食物,老鼠则以被丢弃的骸骨为食,可谓是其乐融融。人牲是普通人类在地下被豢养几十代后的退化产物。后来主角祖先杀了自己全家,地下祭坛无人管理,饥饿的老鼠冲出了修道院,酿成惨祸。之后主角买下了修道院,至于他听到的老鼠声音应该是邪教崇拜的奈亚子的召唤,或是自己血脉中疯狂因子的作祟。至于尼格尔曼,后期进入洞窟后,应该是被奈亚子附体,成为其化身,进一步引导主角黑化。)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3): 你好啊 · 无名王者 · 多谢
4.8
赞一个 (16)

TOTAL COMMENTS: 11+1

  1. 3509998

    好了,翻译完了,现在就去第一集那里开始看- –

    [25] XX [0] 回复 [0]
  2. 你好啊
    @3 months ago
    3510015

    养肥可以看啦哈哈,谢谢小编

    [14] XX [1] 回复 [0]
  3. highhighdog
    @3 months ago
    3510023

    谢谢翻译,第一次读爱手艺的文章,没想到是在煎蛋

    [15] XX [0] 回复 [0]
  4. 3510048

    尼格尔曼被奈亚子附体引导主角黑化的话为什么在最后要撕咬主角的喉咙呢?

    [11] XX [0] 回复 [3]
  5. 挣脱地平线
    @3 months ago
    3510051

    好,开看!

  6. 3510118

    恭喜完结!

  7. 3510122

    很好,谢谢

  8. 旅病大基佬
    @3 months ago
    3510127

    san值是如何归零的

  9. 3510395

    一口气读完1-9,超好看!翻译也好流畅。
    只是不太喜欢追更新,等完结等得好苦2333
    期待下一篇!敲碗等!

  10. 3510690

    哈哈 等到完结才来看 一起看完

  11. 3519217

    虽然翻译工作有自己的行业规范,但是,好希望文中角色的名字不要做汉化,,,总是要从情节中抽出脑子来感知一下这若干个在中文中本来永远没缘分可以连在一起的字指的是谁。。。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