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16 , 09:30
5

[连载-8]《墙中鼠》

[连载-7]《墙中鼠》
[连载-6]《墙中鼠》
[连载-5]《墙中鼠》
[连载-4]《墙中鼠》
[连载-3]《墙中鼠》
[连载-2]《墙中鼠》
[连载-1]《墙中鼠》
原著: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 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

[连载-8]《墙中鼠》
credit: 锐景创意

上午11时,一切准备工作已就绪。我们七人小队装备上了强力探照灯,准备好了挖掘工具,到达了地下室二层,并闩上了我们身后地大门。尼格尔曼也随我们一起来到了这里,与我们同行的学者们认为不应轻视它的兴奋性,以防有啮齿动物出现时,我们可以借助它的表现及时发现。

我们简单地记录了一下之前看到的罗马时期的铭文及祭坛上的未知图案,因为其中的三名学者曾见过这些文字,并对其特征十分了解。我们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最重要的中心祭坛,不出一个小时,布林顿爵士就把它撬了起来,然后用某种工具将它稳稳地支撑起来。

当我们望向祭坛下面时,一副可怖的场景突然展现在我们面前,恐惧席卷了毫无准备的每一个人。通过地板下的近似正方形的入口,我们看到了一段磨损十分严重的石阶,石阶中部几乎只剩下倾斜的平面,大量恐怖的人类及疑似半人类生物的骸骨陈列其上。这些骸骨依然维持着他们生前最后一刻的惊恐姿态,骨骼上满是啮齿动物啃噬的痕迹。

颅骨特征显示他们的智力水平较低,可能患有克汀病(克汀病是一种呆小症,其发病原因是小儿甲状腺功能不足所致,会造成患儿终生智力低下及矮小),甚至可能只是一些原始的半人猿类生物。

满是骸骨的骇人楼梯上方是向下延伸的拱型顶部,整个廊道仿佛是从一整块巨石中雕凿出来的。下方深处传来一股气流,并不似久闭的墓窖中的空气般突然涌出,气体也并不难闻有毒,相反却只是颇为新鲜的微凉和风。

短暂停留之后,我们开始战战兢兢地清理这条石阶。在仔细观察墙壁上开凿的痕迹后,布林顿爵士得出了一个古怪的结论:根据凿痕方向来看,这条廊道一定是从下方内部开凿的。

好吧,从现在开始我必须深思熟虑,斟酌我的用词,尽可能做到准确客观。

清理出几级台阶后,我们在满是咬痕的骸骨中看到前方有一丝光亮;这并非是鬼狐磷火,而是从俯瞰着整个峡谷的石灰岩峭壁上某处不为人所知的石缝中照入的日光。这条石缝不甚引人注目,从未被人发现,毕竟峭壁上人迹罕寻,又极高极陡,大概只有热气球驾驶员能够对其表面进行研究。

我们继续前进,之后所看到的一切让我们一时都忘记了呼吸;恐惧是如此的强烈,我们的“超自然侦探”索顿先生当场直接晕倒,躺在了他后方同样呆若木鸡的同伴怀中。诺里斯浑圆的脸颊瞬时煞白,整个人瘫软在地,只能口齿不清地呼喊些什么;我当时也许在不住地喘气,也许是在倒吸凉气,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用双手遮住了眼睛。站在我身后的绅士——队伍中唯一比我年迈的成员——用我曾听过最沙哑的声音嘶吼出了那句陈腐的话语“我的上帝啊!”。七位有教养的绅士中,只有布林顿爵士能够保持住镇静;也许是因为他身处队伍最前方,第一个见识到了着宛如地狱般的景象。

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浸没在模糊微光中的巨大洞穴,洞顶极高,目力不可及;它是充满了无尽谜团与恐怖暗示的地底世界。洞内仍有建筑残余——仅一瞥便让我无比恐惧,我看到了由诸多古冢排列成的诡异图案;由巨石柱围成的原始石环;一座低矮的罗马式圆顶建筑废墟;一片杂乱的撒克逊风格建筑群及早期英式风格的木制巨屋——但与整个地表呈现的恐怖景象相比也相形见绌。

石阶前几码处是一大堆足以让任何人感到心惊胆战的人类骸骨——或者说至少是跟石阶上骸骨的主人是同一种族。它们像一片泛着泡沫的海洋般向前延伸着,有些骸骨四散分离,有些骸骨的部分或全部关节仍然相连,形成完整的一副骨架;它们生前的最后姿态如恶鬼般狂乱可怖,要么是在抵抗某种极度的危险之物,要么就是怀着同类相食的目的在追杀着自己的族人。

人类学家特拉斯克博士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开始俯身仔细观察地面上的头骨,并对其进行归类分析。研究中他发现这些骸骨的主人发生了不同程度的退化现象,这一点令他十分迷惑。大部分骸骨的进化程度都低于皮尔丹人(“皮尔丹人”是人类学历史上著名的骗局,直到20世纪50年代才被彻底揭穿),但从其他特征来看又无疑是人类。多数骸骨都拥有高度进化的特征,极少数头骨的特征显示其主人应具有极为发达敏锐的头脑。

所有的骨骼上都存在被啃噬的痕迹。大多数是由老鼠造成的,有一小部分则是由那些半人类牲畜留下的。他们的尸体与许多老鼠——那支为古代史诗般的家族悲剧(指德拉普尔灭门案)降下帷幕的死亡军团的阵亡士兵——的细小尸骨混杂在一起。

我开始怀疑,在经历了充满如此多可怖发现的一天后,我们一行人中还有谁能神志健全地继续活下去。即便是霍夫曼和于斯曼也无法想象出比此时此景更为狂乱骇人、令人生厌以及充满着哥特式的怪诞风格的画面;之后我们不断地发现着一个又一个丑陋的真相,只能尽可能地抑制住自己的想象力,不去回想三百年或千万年前这片被诅咒的土地上所发生的一切。

特拉斯克博士继续研究着洞穴内的骸骨,当他告知我们他认为这些骸骨的主人可能已经经历了二十代以上的退化,已经降格为四足动物时,可怜的索顿先生又吓晕了过去。这里简直就是地狱的前庭!

当我们开始调查建筑物废墟时,恐惧也随之愈积愈重。这些四足生物——偶尔会补充进一些二足动物(即人类)——曾被圈养于石制的栅栏中,最终出于极度饥饿导致的神志不清或对老鼠的恐惧而逃离了兽圈。当时牧群的规模一定很大,很明显这些四足生物就是以那些粗劣的菜蔬为食,长得又肥又胖:因为在那些前罗马时代的巨石仓库的底部还可以找到用它们做成的有毒青贮饲料的残渣。我现在知道为什么我的祖先需要如此广袤的菜园了,而他们畜养那些怪物的目的也就不言而喻了——天知道我多想忘记这一切!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5)

TOTAL COMMENTS: 5+1

  1. 花带桔
    @2 months ago
    3509507

    这是。。。小说嘛?

  2. beta派
    @2 months ago
    3509518

    还有几篇能结束啊,好着急

  3. 3509534

    @花带桔: 姑娘你别害怕,这些东西都是真事儿。

    [36] XX [0] 回复 [1]
  4. GorgeousYaoyao
    @2 months ago
    3509562

    感谢up主🐷

  5. 终结的开始
    @2 months ago
    3509694

    催更!催更!(你的才太短)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