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13 , 01:09
21

[避暑向]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3)

相关: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1)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2)

[避暑向]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3)
credit: 123RF

注:超超超长文预警,有删节。

1、
接下来要说的故事发生在某天清晨。一对年轻的夫妇沿着一条湖边小道拾级而上,而事故就在途中发生了。由于男方当时已经彻底歇斯底里了,因此我们没法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能(在电话内)隐约听到女人的叫声,而男人在苦苦哀求我们赶紧过去。

当我们赶到的时候,我们看见他支撑着自己的妻子,而他的妻子怀里则抱着什么。她的哭喊声太凄惨了,几乎已不像人声。那个男人则在一旁啜泣。他看到我们后,他大声向我们求助,希望我们能赶紧叫辆救护车上来。可是救护车显然没法开上狭窄的步道,于是我们问他女方是否还能走动,或者需要帮助。虽然他还处在歇斯底里的状态,但他这回至少告诉了我们,需要帮助的不是他的妻子。

我们的一个队员走过去试图抚平他的情绪,而我则向他的妻子询问事情的经过。她怀里抱着什么,一边尖叫,身体一边不住地晃动。我蹲了下来想仔细看看她怀抱着的那个浑身是血的“东西”,这才注意到她身前的婴儿背带,心脏瞬间感觉停跳了半拍。

我一边继续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一边试图小心地拨开她的手臂。她怀中抱着的是她死去的孩子,头的一侧已经凹陷,身上布满伤痕。虽然我之前也见过死尸,但是眼前的这一幕还是深深地刺激到了我。

我费了好几秒稳定情绪后,转身走向身旁的一位专家。我把事情经过跟他描述了一下,他听后略带同情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交给他处理。最后我们花了一个多小时才说服这位母亲让我们看了眼孩子的尸体。期间我们每次试图从她怀中抱过孩子时,她都发了疯地向我们大吼,阻止我们带走他,并坚持只要孩子和她在一起就会恢复如初。但最终,我们的一位专家还是让她冷静了下来,放开了孩子的尸体。之后我们将孩子送回到医护点,然而在急救人员赶到后,他们告诉我们,事实上打从一开始孩子就没有希望得救了。他在头部遭到严重创伤的瞬间就已经死亡。

我和其中一位接待他们的护士是好朋友,后来她详述了事故的经过。据说这对夫妇背着孩子在湖边步行。因为孩子突然闹了起来,于是他们在湖边稍作休息。当时父亲抱着孩子在路边看着身旁的溪谷,母亲则站在他的身边,结果一不小心踩到一块较松的泥土滑了一跤,顺势撞上了一旁的丈夫,后者失手将孩子抛了出去,径直掉落了足足二十英尺(译者注:约六米),最后摔在谷底的岩石上。孩子的父亲爬下溪谷想把孩子救回来,但因为孩子头部着地,在他赶到之前早已死亡。这孩子才15个月大。一系列因素搅到一块儿导致了彻头彻尾的悲剧。这应该能算得上是我经历过的最难受的案子了。

2、
因为动物在这片森林并不常见,所以在我任职搜救官期间,我倒是没见过几起遭动物咬伤的事件。虽然区域里也有熊,但它们反倒倾向于远离人类,因此目击案例特别罕见。你能看见的那部分一般都是些小动物,比如士狼、骑树的浣熊或者臭鼬炸弹之类的。

有种动物倒是的确很常见,麋鹿大帝。而且我跟你讲,这种生物简直**操蛋。它们一生放荡不羁,目空一切,执着地追着它们相中的随便什么东西跑,根本无需理由。要是你不幸撞进麋鹿老妈子和她的孩子堆里,呵呵,上帝保佑你。

我接到过的最搞笑的一次求助就和麋鹿有关。一个倒霉催的家伙被只长得老大老大的雄鹿追得无处可逃,最后被堵在了树上。我们花了快一个小时才把这家伙弄下来。当他双脚终于踩上亲爱的大地之后,他嘴里冒出的第一句话居然是,“卧槽,那**真**大”...

好吧这根本不能算个恐怖故事。直到现在我们聊起这件事时还会捧腹大笑一场。

3、
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忘了这段故事,但是它是我目前为止亲历过的最为恐怖的。大概是因为多年来我一直在努力忘却的缘故吧,我没能在第一时间想起它来。作为常年呆在森林里的人,你绝对不会愿意因为孤身一人而担惊受怕,或者被独自甩在荒郊野外。因此当你遭遇到了这种情况,你会倾向性地无视它们,并继续前行。至今为止,这段经历是唯一一次促成我真正严肃地考虑自己是否适合这份工作的契机。我不太愿意谈论它,但我仍会努力回忆其中的细节。

整件事情发生在春末。这是一次典型的儿童失踪搜救:一个四岁的小女孩在他们家的营地附近走丢,并且已经失踪了将近两个小时。她的家长已经彻底失神,给我们作出的解释也和其他父母如出一辙:我家孩子从不擅自跑远啦,我家孩子从来不离身啦,我家孩子从来没做过这类事情啦云云。我们向这对父母保证我们会尽力找到他们的孩子。于是我们以标准队形展开搜寻。

我和我的一个好哥们组了队,过程中两人都很轻松,有说有笑。我知道这听上去很没良心,但是当你常年从事这份工作时,你迟早会对各种事情逐渐麻木。随着各种事件逐渐变成日常,为了能够继续这份工作,你有时候也不得不学会麻木自己。

在搜索近两个小时后,我们已经走到离预测失踪地点非常远的地方了。当我们从一个小山谷走出的刹那,有种异样的东西让我们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我们呆若木鸡地互相看了看对方,同时一种仿佛机舱降压的感觉油然而生。我的耳朵开始发胀,就像飞机突然速降了十多英尺。我刚想问哥们有没有同样的感觉,话未出口,我们就听到了打从出生以来听到过的最响的声音。

这声音仿佛就像一辆货运火车从身边直接穿过,不同的是,这声音是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哥们好像在对我吼着什么,但在这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我什么都没能听到。我们都吓坏了,发疯似地张望着四周,试图找到发声源到底在哪,但徒劳无获。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泥石流,但我们周围没有任何山坡,就算是,经过那么长时间之后我们早该被埋了。这声音持续不断,我们一直试图朝着对方喊话,但就算我们紧挨在一块,除了这声音我们什么都听不到。

接着,这声音毫无征兆地停止了,就和它开始的时候一样突然,仿佛有人顺手拨了个开关一样。我们彻底楞在原地差不多几秒后,树林里的杂音逐渐地恢复了。我哥们这才想起问我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而我也只能耸耸肩,两人又只能无言对视许久。我打开无线电询问是否有任何人听到了刚才那阵足以和世界末日媲美的巨响,然而一个人都没有,尽管队员之间的距离近到大喊一声都能相互听到。于是我和他只好尽力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一般继续往前走。

一小时过后,我们重新通过无线电互相确认,然而没有人找到那个小女孩。按照以往的惯例,我们不会选择在黑夜中搜索,但因为毫无进展,于是一小部分人决定继续,这其中包括了我和我哥们。我们俩之间一直保持比较近的距离,每隔几分钟都会呼叫她的名字。即使我不是很喜欢孩子,我还是特别希望能够找到她,因为一个人独自被困在黑暗中可不是开玩笑的。在白天,这片树林对孩子来说就挺吓人的,到了晚上之后就更恐怖了。但是我们没有找到任何痕迹,也没有听到任何回应。

到了接近午夜的时候,我们决定暂且折回预定的集合点。就在我们差不多走到半路的时候,我哥们突然停了下来,用手电筒照进了我们右侧层层交错的枯树堆中。我问他是不是听到了什么,然而他只是让我保持安静仔细听。我照做了,然后我听到了远处传来了貌似孩子的哭声。我们同时呼喊了女孩的名字,期待能够听到回应,但是能听到的只有这微弱的哭声。

我们赶向那个声音的方向,并绕着这堆枯树丛附近,一遍又一遍地呼喊她的名字。当我们离那哭声越来越近的时候,我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我告诉我的哥们好像有什么不对劲。他也感觉到了同样的事情,但就是说不上来哪里不对。我们停在原地,再一次呼喊女孩的名字。几乎在同一刻,我们俩终于反应过来异常的地方了。

这个哭声是循环的。

起先是低声的啜泣,然后是一声大哭,接着又是小声的打嗝,如此往复。所有的“步骤”完全相同。无需多言,我们两人立刻拔腿就跑。

我人生中大概头一回如此惊慌失措,有什么非常非常不对劲的事情正在发生,此地绝对不能久留。当我们返回集合点的时候,我们问了其他人有没有听到任何怪声,但没人明白我们在说什么。

我知道故事就此戛然为止有些虎头蛇尾,但是这次经历差点毁了我的三观。我们之后再也没有找到过小女孩的踪迹。虽然我们一直在留心她的下落,就像那些我们一直没能找到的人们一样,但说实话我觉得可能再也找不到他们了。

4、
在我接到过的搜救案例中,仅有一小部分是真的彻底失踪,没有任何踪迹,也没有尸体。但有时候,找到的残骸反而带来了更多的疑问。比如以下是一些在我们队内的“非著名”案例:

- 一些属于一位青少年的残骸,失踪后一年找到。我们在他当年失踪地点的四十英里外发现了他的头盖骨,两节指骨,和他的摄像机。很遗憾的是,摄像机已经彻底毁损了。

- 一些老人的骨盆,失踪后一个月找到。没别的了。

- 一块两岁小男孩的下颌骨和他的右脚,在公园南部一个山脊的最高处找到。

- 一具患有唐氏综合征的十岁小女孩的尸体,在她失踪位置二十英里外找到。她在消失三周后死于低温。身上除了鞋子与外套,所有衣物都完好无损。解剖后发现她的胃中有熟肉和浆果,法医说这意味着那段时间似乎有人在照顾她,但最后没有确认任何嫌疑人。

- 一具一岁多婴儿的冻僵的尸体,在失踪一周后找到。尸体被发现于失踪地点十英里外的一段空树干内。验尸后发现尸体胃中有新鲜的牛奶,但是舌头被割走了。

- 三岁小女孩的脊椎骨和右膝盖,在他们家去年夏天野营地二十英里开外的雪中被找到。

5、
接下来要说的是我朋友带来的故事。我知道你们都对楼梯的故事特别感兴趣,现在你们的运气来了。他和那些楼梯有过直接接触,虽然他对这些东西的来历也没有任何解释,但至少与我相比要经验丰富点。

这哥们担任搜救官已经有七年了。他在进大学不久后就开始从事这份工作,并且在与楼梯的遭遇问题上,他的经历和我的非常很相似。当时他的教练也是这么跟他说的,不要靠近,不要触碰,更不要爬上去。工作第一年的时候,他还是很遵守这条准则的,但看上去他的好奇心还是逐渐占了上风,最后在一次行动中,他破了戒,决定直接调查那些楼梯去了。

他说当时他们处在某个小女孩失踪地点十英里开外的地方,搜救犬正在追踪她的气味。他独自一人落在大部队后面,就在此时他在左侧看到了一个楼梯。那楼梯貌似属于一幢新房子,因为上面的地毯洁白一新。

当他逐步靠近的时候,他没有感到任何异样,也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他原本还期待发生些什么的,比如耳朵流血或者精神崩溃之类,但就算他都站到楼梯边上了,依然相安无事。唯一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楼梯上干净得出奇。没有泥土,没有枯叶,没有灰尘,什么都没有。更奇怪的是,楼梯四周找不到任何动物或昆虫活动的痕迹。与其说活物们都在避开这些楼梯,不如说它们就像碰巧出现在森林中一块相对死气沉沉的荒地一样。

他踩上了楼梯,能体验到的也只有新地毯的摩挲感。在确保无线电保持开启后,他开始慢慢拾级而上。登上楼梯的过程颇为恐怖,因为它们之前被渲染得那么诡异,他完全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开玩笑道,他心里有个小人在期待自己能够被传送到别的次元;另一个小人则期待着有个UFO会就此从天而降。

最后他还是毫发无损地来到了楼梯顶,但当他环顾四周的时候,他越发感到自己好像正在做一件相当错误的事情。他描述道,这种感觉就像你呆在政府大楼限制区域却未经授权一样,仿佛接下来随时都会有人冲上来逮捕你,或者干脆在你背后对着脑袋直接崩一枪。

他试着无视这种感觉,但是它却越来越强烈,而直到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听不到任何声音了。森林里的杂音,甚至连带着他的呼吸声,都一并消失了。要形容的话就像一阵奇怪又恶心的耳鸣,但是又感觉沉重得多。

他赶紧走下楼梯并重新入了搜索,也没跟任何人提起他刚干的傻事儿。

然而更奇怪的遭遇还在后面。

当天的搜索结束之后,他的教练在游客中心堵住了他,脸上写满了怒意。我哥们战战兢兢地问发生了什么。

“你爬上去了对吧。”话语中充满了确信,没有任何质疑。

“你怎么知道的?”

教练摇了摇头,“因为我们没找到她,狗跟丢了。”

他不明白这和楼梯到底有什么干系,而教练只是问他在楼梯上呆了多久,他说不到一分钟。

他的教练死死地盯着他说道,“你要是再来这么一出,就立马走人,懂了么。”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我估计他以后再也不会回答我哥们提的任何有关楼梯的问题了。

6、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一个有严重心理障碍的小男孩。某年深秋,他在一个野营地附近走失了。除了精神问题外,他还有身体上的残疾,因此他的父母再三向我们解释他不可能就这么消失了。想想这的确不可能,一定是有人把他拐走了。

我的哥们说这次搜索持续了数周,范围广到远远超出了估计的区域,但结果看上去似乎他打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一样,因为就算是在他失踪的那块野营地里,搜救犬也跟踪不到任何气味。于是嫌疑就落到了他的父母身上,然而他们之前也从未有过虐待孩子的行为,并且他们在儿子失踪后显然受到了非常大的打击。一个月后,这次搜索就被迫结案了。到了当年冬末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忘了这件事。

某天我哥们冒着雪进行训练任务,地点在其中一座非常高的山峰上。在前往那里的途中,他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东西。他说刚开始他只是从远处瞥见,但当他进一步靠近之后,他才意识到这是一件埋在雪地中的T恤,露出的部分僵直地竖在那里。因为衣服的图案有着非常明显的特征,他立刻认出这件衣服属于之前那个失踪的孩子。接着他就在二十码开外找到了孩子的尸体,身子的半截被雪掩盖。

我哥们说这孩子看上去像是近几天死亡的,但实际上他已经失踪了三个多月。孩子蜷缩着抱着什么东西,当我哥们将他身上的雪拂去之后,他惊讶地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是一大块被粗糙地雕刻成人形的冰。

尽管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但我的哥们依然能够判断出这孩子将这块冰抱得非常紧,紧到他的胸口和双手都被严重冻伤了。他用无线电通知了其他的队友,一起将尸体运下了山。简要概括的话,孩子自己不可能靠自己存活三个月之久,也不可能独自步行五十英里爬到这么高的山顶。

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孩子的胃中和肠道中没有任何东西,甚至连水都没有。整起事件看上去就像,这孩子被带出了这个次元,然后放到一部静止动画中,接着在几个月后被丢到了这座山上,最终受冻而死。我哥们说他一直没能克服这件事情给他造成的心理阴影。

7、
我要分享的最后一个故事是最近才发生在我哥们身上的,大概也就几个月前。

因为在近日接到数起美洲狮的目击报告,他所在的部门一起出动侦查。我们工作的其中一个职责就是勘查有危险动物出没的区域,确认目击报告是否可信,并提醒人们远离相应的地区。

那天黄昏,他独自一人步行在一片树林茂密的地区,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阵貌似女性尖叫的声音。众所周知,美洲狮的叫声和女性遭到谋杀时发出的尖叫几乎一模一样。这声音听上去确实使人不安,但是还不算异常。

他立刻汇报说听到了狮吼,并打算继续探查它们的领地范围。紧接着他又听到了好几次,并且声音都来自同一处,据此他判定了一个大致的领地范围。

正当他准备返程的时候,他又听到了另一声狮吼,但这回这声音就在咫尺之外。他吓得立马拔腿就跑,谁想在荒郊野外被个狮子撕咬至死呢?

于是他返回大路开始往回赶,却发现这声音依然在跟着他,然而此刻他已经累得没有体力接着跑了。当他距离大本营只有一英里远的时候,这声音消失了,于是他转身确认这“狮子”是否还跟着他。

当时已近傍晚,他在不远的转角处看见了一个男人的身影。他向那个男人大声示意这条道路已经关闭了,需要他尽快返回游客中心。然而那个人影却无动于衷,于是我哥们便走上前去。在相距仅有十码左右的时候,那个人影突然向他迈出了长得不可思议的一步,并发出了和之前一摸一样的吼叫声。

我朋友没多废话转身就跑回了大本营,甚至都没敢回头再看一眼,而那个声音也再次隐没在树林之中。最后他没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只是报告说有狮子在那片地区出没,需要关闭道路直到这些动物被确认并转移为止。

译者按:
大家好又见面了。我跟你们讲我现在连翻三篇之后已经无敌了,恐怖故事也就那样嘛,什么吓人惊悚降温都是不存...(手机铃音响起)...啊啊啊啊啊啊!!!∑(゚Д゚ノ)ノ

这次的篇幅真的够可以,我都有种想拆成3.5的意思了,再加上程序猿日常突发加班...总之靠提醒自己就算工作量大也不能随意太监,最后还是顶下来了。话说第二段我真不是故意翻得那么脱线,因为想象了一下故事里那场景就觉得特搞笑,结果手滑就这样了,嗯手滑。于是穿山甲到底说了什么呢?和谐掉的部分就劳烦各位脑补一下吧。恐怖故事里偶尔放松一下也不错?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SirDoge42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guess · Csimon
4.8
赞一个 (21)

TOTAL COMMENTS: 21+1

  1. 3506475

    有些事情真的特别难以解释,比如说我们医学院解剖尸体的时候解剖老师不让我们掀开脸上的遮盖物,有好奇的同学掀开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

    [47] XX [2] 回复 [3]
  2. 盐拌饭
    @3 months ago
    3506479

    之前在贴吧都看过了⊙﹏⊙

  3. 3506480

    比如士狼、骑树的浣熊或者臭鼬炸弹之类的
    士狼是啥?我第一眼是士、后来想是不是土、凑近看发现还是士··

    [14] XX [2] 回复 [1]
  4. 3506483

    @Mr_zTz: 那是怕出现认识的人会很尴尬吧,话说哪个楼梯真的有点神奇啊,到底是啥?

  5. 3506485

    降温系列

  6. 叮当狼嫁我
    @3 months ago
    3506488

    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找不到人了,两个搞救援的听见小女孩的哭声居然只因为哭的不对劲就溜了。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

    [99] XX [3] 回复 [2]
  7. 闪光的小黑
    @3 months ago
    3506489

    我艹这个真的系列是真的爽,爽炸了,别说什么深海了,森林我都不敢多进去一步,植物园动物园啥的多好啊√

    [41] XX [0] 回复 [1]
  8. 3506490

    总想起 Firewatch 这游戏

  9. 强袭钢大木
    @3 months ago
    3506493

    好凉快。。所以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qwq。。

  10. 3506501

    又是楼梯。
    而且又是一帮似乎知道些什么但又对楼梯讳莫如深的人。
    说真的,如果楼梯现象真实存在的话,无论对楼梯采取什么态度(完全公开/对公众进行安全教育/行业内公开和行业内安全教育/一旦发现即派出无人机器人探索/一旦发现即炸毁),都比这么个“我明明知道些啥但我就是不说”的态度要安全得多。

    [52] XX [1] 回复 [1]
  11. 3506502

    另外煎蛋这是要转型灵异/恐怖故事网站么?

    [17] XX [1] 回复 [0]
  12. 喵熊汪太狼
    @3 months ago
    3506509

    啊啊啊楼梯!!又是这个楼梯!!好在意啊啊啊啊!!!

    [34] XX [0] 回复 [0]
  13. 3506512

    三次方坟

  14. 略略略
    @3 months ago
    3506525

    啊啊啊好想知道楼梯那个是怎么回事哦!!!

  15. 3506544

    非常高的山峰,雪线以上区域吗?然后至少接触的时间在下雪,那么告诉我那么冷的地方刚死不久的尸体能腐烂?

    [19] XX [0] 回复 [0]
  16. 冰鸿茶
    @3 months ago
    3506608

    都是悲剧故事,没有恐怖故事啊。

  17. zodiacaca
    @3 months ago
    3506691

    关于楼梯,我想到的一个最有可能的解释:
    其实就是摄制组进入森林取景的时候,为从高处拍摄临时搭建的高台。

    这样一来楼梯为什么都是立着的解释了,摄像师要走上去。
    为什么各式各样,不同年代的摄制组找了不同的建筑施工队。
    为什么在森林深处,拍摄场景需要。

  18. 外星人
    @3 months ago
    3506692

    这就是狮吼功吗? 谁人打的太极拳?

  19. 姜无糖
    @3 months ago
    3506778

    “一些老人的骨盆,失踪后一个月找到。没别的了。”
    翻译有误,如果大家还记得,说的老人是之前发的那个拐杖挂在十米高的树枝上,但人失踪的那个老人。

  20. meanderer
    @3 months ago
    3507043

    r/nosleep 的故事 “are almost never true”.

  21. PUA大魔王
    @3 months ago
    3507418

    果然看了凉飕飕了 广东今晚热爆炸!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