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12 , 13:00

低调的装逼:非炫耀性消费

1899年,经济学家Thorstein Veblen发现,银汤勺和紧身胸衣是精英社会地位的标志,是最初代的奢侈品。谁家老婆的紧身胸衣勒得更紧,谁家的银汤勺越多,谁家就更有权有势。

低调的装逼:非炫耀性消费
Credit: 123RF

Veblen提出了著名的“有闲阶级论”,该理论涉及了“炫耀性消费”的概念,它表示物质是社会阶级和地位的一种象征。100多年以后的今天,“炫耀性消费”仍然是现代资本主义标志性的一部分,只是现在奢侈品比在Veblen的时代更加容易获得。

然而,消费品的大众化削弱了这种炫耀的效果。大家都有自己喜欢的电视和漂亮的手包。他们都会租用suv越野车, 搭乘飞机去旅游。明星、大公司的CEO用的iphone,工地上的民工掏出的同样是iphone。表面上,这两个群体喜欢的消费品不再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由于现在每个人都能消费的起潮流设计的手包和全新的轿车,有钱人们已经采取了更多隐晦的标志来彰显他们的社会地位。精英人群消费方式的巨大改变主要来自那些生活富裕,且能接受教育的精英,也就是被我称为“理想阶级“的人所驱动的。这个精英群体通过汲取知识和创建文化资本来巩固自己的地位,更不用说与之相伴的消费方式——相对纯物质产品他们更加倾向于在服务,教育和人力资本上投资。这些新的消费习惯被我称为“非炫耀性消费“,这表示消费者所购买的产品都是非表面性的产品。

“理想阶级”的兴起和他们的消费习惯在美国可能是最为突出的。据美国消费者支出调查数据显示,自2007年以来,全国前1%的消费者(人均年收入30万美金以上)在物质产品上的消费明显减少,而中产阶级消费者(人均年收入7万美金)在物质产品上消费的基本保持一致,甚至趋势正在增加。有钱人在教育,退休和健康方面大量的投资,所有的这些都是非物质的,并且这些开销是任何一个中产阶级在手包这类产品上的花费的数倍。目前,“非炫耀性消费”是前1%消费者开销中最大的一个部分,其中教育投资占了很大的比例。

对教育的投资就是“非炫耀性消费”。因为与物质产品不同,教育在近几十年来变得越来越昂贵。根据2003 - 2013年度的消费者支出调查数据,大学学费的价格上涨了80%,而妇女服装的成本只上涨了6%。中产阶级在教育投资上的缺失并不代表中产阶级不重视教育,而是教育对于中产阶级实在太昂贵。

低调的装逼:非炫耀性消费
credit: 瑞景创意

“非炫耀性消费”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已经变成了新一代精英人群显示自己文化资本的速记符号。

也许更重要的是,在“非炫耀性消费”中的新投资,重铸了某些新的特权。知道引用哪一篇“纽约客”文章或者知道怎么宣传可以在当地农贸市场吸引更多的顾客,无一不在显示着你所拥有的文化资本,这些也为进入社交网络提供了入口,从而为精英工作,社会和专业接触,私立学校铺平了道路。简而言之,“非炫耀性消费”提供了社会便利性。

现在的“非炫耀性消费”是一种比Veblen时期“炫耀性消费”危害更大的阶级消费,它创造了更大的阶级差距。“非炫耀性消费”———无论饮食还是教育问题———都是一种为后代创造更好生活和提高社会便利性的手段,而“炫耀性消费”简单来说它本身就是一种目的。

小编说:“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 原文始发于公众号 牛油果进化论

本文译自 Aeon,由译者 Hul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