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12 , 00:01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6:蛋友们的那些事儿,公寓墙壁

没想到吧!!!连续两天都是特别篇!嘿嘿嘿

照例给长点的评论强行分段了。ヾ(◍°∇°◍)ノ゙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6:蛋友们的那些事儿,公寓墙壁
credit: 123RF

■公寓墙壁 アパートの壁

之前为了念大学搬去外地的朋友来电话了。

虽然已经挺晚了,
但是好久没和他打电话了,我们一直聊到了睡觉为止,聊的热火朝天的。

但是,在我们的聊天过程中,我注意到了一件事。
住在他隔壁的家伙非常可疑。

早上碰到了也不会打招呼,而且很臭。
头发乱糟糟,衣服破破烂烂,一看就知道好久没洗澡了。

行为也很可疑。他会抓了乌鸦来杀掉,
抓了猫切掉尾巴,是这片有名的疯子。
而且这边的墙壁很薄
每天晚上都能听到那家伙弄出喀拉喀拉的声音,不知道在搞什么。

不过至今为止还没有害他造成过什么实质性的损害,也不用担心,
但是毕竟太恶心了,有机会就搬家吧。

之后,朋友被杀了。


■爆炸 爆発

这个某学校上课时发生的事。
那天与天气预报完全相反,是一个大晴天。

某班需要做实验,所以当天的课程在理科实验室进行。
但是,十分不走运,或许因为瓦斯泄漏亦可能是由于药品倾倒……

理科实验室爆炸了。学生全部身亡,一切的一切全都被摧毁了。
次日,清理事故现场的时候,搜寻到了一些骨肉的碎片。

工作人员小心地将它们清理搬出,仔细的摆放在体育馆里……
没错,是为了整理出教室中所在人员的尸骨。

所有的学生都曾接受过牙齿治疗,
因此只要牙齿还在,就可能通过牙齿形状确认所有死者的身份。
其中有几名死者脸部还残存着脸部,应该没有问题。

但是,非常奇怪,人数怎么也对不上。
共有学生39名,教师一名。

共有41具遗体,其中儿童尸体40具,成人1具。
儿童多了一个……

附近没有儿童失踪,其他班级的人数也没有少。
一名检察官歪着头陷入了深思,另一名检察官看到了他苦恼的样子,突然大喊道

“什么嘛,这不是人数刚刚好吗!”

第二天,如天气预报所说的,下雨了。

まとめ
(解说在最后)


以下故事来自凉飕飕特别篇1【下】

delamanni

所谓鬼压床那些因为大家都在说,我就不说了。
说一个更厉害的真实的故事:

这是我一个同学姑姑,当时我在她家当家教,一起闲聊的时候听到的。

同学姑姑是护士长,有时候因为工作太累。所以回家睡的很死。
这天睡着睡着她觉得口渴,醒来喝杯水。在准备回床睡觉的时候,恐怖的发现另一个自己仍睡在床上。
这下把同学姑姑急坏了。更恐怖的事情出现了。另一个自己突然也醒了。

她在床边上看见另一个醒着的自己先进厨房里拿刀,而后在客厅里乱走。
此时觉得应该是梦,努力让自己醒来。
时她的老公回来开门,发现她拿刀在找什么时,赶紧一把把刀夺过来。另一个自己说着谁也说不清楚的话。慢慢的走出家里往下面家属小区走去。
而她自己如透明一样,这样做也无法让老公看见,也无法说话。

小区很多人都看见另一个她(她的体)目光痴呆的在小区走着,而她(她的魂)就在旁边看着她做着这事。
女儿放学回来了,看见妈妈这样在小区里。哭着把妈妈要拖回去。而这时他老公下来了邻居也开始帮忙。一起把她拉回了家。

她的魂那边一直在哭,边哭边想以后自己,老公,孩子要怎么办?慢慢想着想着累了。就睡着了。
睡着醒来后,发现终于又是躺在床上可以动了。只是老公告诉她,她被那些人拖回家里以后,在床上睡了三天。单位和所有朋友都知道她撞邪了……
(PS:这件事仔细想想,我觉得医学的解释还是人格分裂)

热评
没有人
那么她究竟有没有成功地喝到水

天驱

今年过年的时候,我们家大年30晚上过了12点守完夜回家,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很多人在那边烧纸,我家狗盯着那边就开始叫,走远了就不叫了。之前一路都很安静,过去后也是很安静。

在医院药房工作,流程是医生开方后传到我们工作的电脑上,我们再下载配药。有天配了一个40多岁的女人的,拿着药出去结果负责审核发药的告诉我根本没有这个人,我指着电脑上的记录问他,他一下子就傻眼了。
后来下班回家的时候经过一个路口看到那些烧纸的画的圈,猛然想起来前几天也压过一个圈…………

医院附近有一座荒废很久的商场,听说以前生意很好,后来不知怎么商户搬走了,空闲至今,有天下暴雨,雷声很频繁,第二天上班发现商场门口的一排行道树中有一颗被雷劈断了,半截都烧焦成碳了。我早上去的时候还下着雨…………

上学的时候在家睡觉,家里人都在,我关了房门。半夜突然醒了,刚打算睡,就听见敲门声,敲我房门的声音,敲了两遍就没了,开门没发现人,父母在隔壁屋都能听见鼾声,至今没敢问父母…………

热评
猫与魔杖
你父母在做不可告人的事,先敲你的房门确定你睡了,正准备开始,你就出来了,然后装睡打鼾

一條小蛇

我们有时候逗小孩,都会问她们,谁谁在哪,她就会指向某个人。

说说我家的一对双胞胎女儿吧。我爸08年就走了,两女儿现在才一周五,也没人教她们叫过爷爷,但是她们经常盯着一个地方叫爷爷爷爷的。

有时我们问她们,爷爷在哪?然后她们两个手会一齐指向一个地方,边指边叫爷爷。
无论指向沙发也好,天花板也好,她俩都是一齐指的,从没出过错。

网瘾少年维特

我也说一个,去年公司安排出差,原本出差的同事请假了。我和另一个同事一起出差去青岛。
住在青岛八大关附近的一个汉庭。开始住三楼,双床房,靠马路这边,头一晚没什么事。

第二晚因为下雨,没哪里去,我跟同事买了点瓜子上楼磕,电视看到十一二点,同事洗完澡,在床上玩手机没一会就睡了。
我睡在靠洗手间这边。大概一点左右,我去洗澡。洗澡时就听到房间有捏矿泉水瓶的声音,我以为同事醒了在喝水,也没想太多。
洗完出来,看同事睡的很沉,没有醒过的迹象。我又看了一会儿电视也就睡了。

睡到不知道几点突然听到嘿嘿一声男人的笑声,我猛的睁开眼睛,看到我跟同事床中间,离我一米左右,一个半透明的穿校服的高中生模样波波头女生往电视机方向飘退过去,看不清脸。

电视机下面是桌子,上面放了同事的双肩包,她退到包那里跟包重叠,包穿透了她,然后她头脚开始消失。
最后不见,也就几秒的时间,我马上摸大灯。什么也没有了。

看手机是凌晨五点十几分。我睡觉喜欢开着灯睡,所以当时开着洗手间的灯,有点昏暗,但是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
醒了之后我就靠在床头,之后还总能听到洗手间开沐浴露盖子的声音(我自己带的小套装)。
直到天亮,我问同事昨晚有没有起来喝过水,他说并没有,一觉睡到天亮。
我跟他讲了这事后当天我们就换了六楼的房间,沐浴露套装也不要了。

朋友说可能是幻觉,但是我从没见过那种样式的校服。

cxl3762

我高中时期,有次和同学打赌,要自己在班里待一晚上,不让宿管大爷发现,赌注是两张点卡(…)

感觉是没啥难度,毕竟学校管的松,查完宿十一点,躲着宿管一路溜到教室(后门坏的锁不上),找了个角落的座位就准备开睡

结果就半梦半醒之间,听见楼道有脚步声
那种穿着高跟鞋上下楼的声音

嗒、嗒、嗒、嗒….

当时脑子有点发木,想着怕是有查宿的看见少人来找我了,第一反应想找个地躲着。
脚步声越来越近,像是开始走上楼道了

嗒、嗒、嗒、嗒….

这要是找不着人,没准该给我家里打电话了吧。。
最后决定自己出去认个错,顶多让宿管大爷批一顿
走到教室后边,把门一拉
脚步声就没了。

盛夏的午夜,空荡荡的教室里,静的我只听得到自己的呼吸声。
透过半开的门往楼道里看,漆黑一片。

来找人会不带光吗?
宿管的脚步声,会是那样吗?

没有踏出去的勇气,大脑像进了应急机制一样放空,就把门一关,趴在课桌上把眼睛闭上了。
再睁眼就是同学把我叫醒了。

听说,刚才进教室时,后门敞开着。
听说,我晚上偷溜出来,宿管没发现。
听说,昨晚月亮大的很,打牌都不用开台灯。

呼吸声

匹诺曹

初二时晚上睡觉我会习惯性的往墙边靠着睡觉 旁边就会空出来很多
那时候连着一个星期睡觉会听到旁边有真真切切的呼吸声

呼吸的频率跟我不一样就像是一个30+的人呼吸声很厚
就算我屏住呼吸 改变自己呼吸的节奏 那呼吸声还是在 但是一点都不怕:)以后就再也没有了

评论
汪汪
我在家里也听到过几次这种声音,像是放大了的人的缓慢很重的呼吸声,
有次还仔细听了好久,看是不是空调孔或者哪里气流的声音,不过不好分辨,也没找出来,
但有次表姐来晚上听到过非说是呼吸声,把她吓得够呛……

Miragi

@汪汪 窝草,这事我初一的时候遇见过一次,
当时父母都出去了,家里只有我一个人,半夜睡醒听到脑后一米左右的位置有人的呼吸声,
感觉就是很缓慢,而且用嘴吸气的声音很明显。

当时我就吓炸毛了,因为被子半蒙着头也不敢动,我还在想是不是小偷,如果猛地把被子打开回头看会看见什么恐怖的东西??
总之就在这种纠结的心理中慢慢睡着了,第二天起来发现门窗都完好,总之后来越回想越恐怖。


以下几则是和梦有关的

li123h

关于梦魇,哥们经历的太多了哈哈!

小时候做梦,场景是我家对门,我表哥和表嫂已经睡觉了。我在地上陪小侄子玩,猛一抬头,发现窗户外面有个老头对我一笑,然后向大门走去。这可是四楼,当时非常着急。靠,快点锁门!但是想动动不了,想喊不出来。

大学时,场景是我们宿舍,四人间。其他三人都睡了,我在床上半躺着吃零食。突然发现一个女人面无表情的盯着我一个室友。
我想我用零食一投她把她惊走就完了。可是这时我的这只手动不了了,我就想像弹卡片那样用另一只手弹出去,这只手也动不了了。
这时突然感觉一股力量把我向窗外拉。我的床是靠窗的,而且我们是五楼。我喊也喊不出来,动也动不了,但能听到声音。

就在这时外面有预科班的小孩大晚上不睡觉,他们楼的灯一亮正好照到我眼睛上把我闪醒,醒来一身的汗。

后来大四时我们宿舍搬到了学校里面。有次睡午觉,赶觉有个人压我身上,以为是同学开玩笑呢,也没理这回事,等醒了后知道是做梦。第二天午睡,又来了,我被压的全身只有一只手能动。可我的手力气比较大,我抓住了他一只手用力握,把他惊走了。

藍冰

梦魇试过一次,在宿舍躺着不知道怎样突然想到如果有鬼会怎样,突然有一个脸离我的脸10公分直直的盯着我,那脸大概就像之前那个封面,我完全不能动,但我一直想,这是我幻想出来的,不要想,不要想,过了大概一两分钟,那脸才消失,我可以起来了。

还有一次是我爸去世了,出事的地方在江边,那天晚上我闻到了淡淡的腥味,我原以为是江边的水草散发出来的。接着几个月,无论在外面还是在家里,偶尔都会闻到这股腥味,这是灵魂的气味?

C□□EMAN

10年在大学宿舍,中午午睡只有我一个人,冬天很冷门窗都关得很严,室内光线有点暗。我睁开眼醒过来后发觉四肢不能动。鬼压床,一部分大脑醒了,另一部分还在沉睡,做连环梦,噩梦,遇到多次了

CHEKSEM

我也来讲个亲身经历吧,不算恐怖,但是至今我还记得很清楚,也让我很想念外公。

那年是高三,那时候外公已经因为癌症扩散,被接回家里住了。有晚上做梦,梦见外公带来个小孩子,说以后不要打扰哥哥读书哦,但是我记不得这个小孩是谁;然后他就带着小孩走了。第二天早上清早我就接到家里打电话说外公去世了。

瞳酱prpr

大学住宿舍的时候睡眠质量奇差无比 尤其是这种夏天 上午上完课下午在宿舍热得昏昏沉沉的就去睡觉。
然后醒来的时候鬼压床了 没一个地方能动的 连眼都不能完全睁开 我睡下铺 就叫对面床下铺玩电脑的哥们过来甩我嘴巴子 □□挨了好几下
然后一个激灵 我终于真正的醒过来了

浑身大汗地爬起身 宿舍还是那么热 其他三个哥们都在玩电脑 包括对面下铺的哥们
所以刚才那一切全是我的梦 但是简直和现实没区别 自始至终我都是一动不动地睡在那 那哥们也一直在玩电脑
我立马把这件事跟他讲了 结果把他吓到了

我经历这种假醒不止一次了 最多的一次是连续假醒了两次才醒过来
每次都是在一个完全真实的梦里”醒”过来 最后真正醒过来后的那一瞬间还在怀疑这不会还是在梦里吧 浑身的真实触感让我确定我是的的确确的醒了

也有在梦里跟高中同学讲了话 第二天跟他聊天时很自然的提起来 结果对方莫名其妙起来 我才回过神来跟他说这是我在梦里跟你提的事。

初中时有一个好友 做梦梦见跟他一起走在一个我从没去过巷子的
不长但蜿蜒的破巷子 也就一辆轿车的宽度多一点 路面是半泥巴半混凝土块 两边的一人高水泥墙光秃秃的 只有零星被铲掉和涂掉的广告痕迹 。

两个多月后 在校外吃过中饭跟他一起回学校的时候 他带我走了那条巷子 我当即回想起这个梦 并告诉了他,他被吓到了。
当时我家离学校比较远 中午在学校附近解决完中饭我就回学校了 那条巷子那一带我都根本没去过。


还有一件事也是大学时的事 当时我只有双休回家才能玩上电脑 几乎每次都是玩到12点以后
这时几个小时前睡下的母亲正好醒来 发现我还在玩电脑 就会气急败坏地用各种极其恶毒难听的言辞不停不停地骂
即便我立即关电脑关灯□□睡觉 她还是在不停地骂 那时很累也想睡
但是她骂的根本没法睡 所以后来我干脆直接穿好衣服出门溜几个小时再回家

有一次我直接顺着大路进了北边的一座山里的寺庙前的小广场 相当的昏暗 寺庙旁边就是山林 不凑到树跟前根本看不清树叶的程度

我在广场上转的时候看到个人影 凑上去一看 是个老太 白发在头后结成一个球髻 穿的是浅色的苏南风格大襟 深色裤子 大概是布鞋 手背在后头 有点驼背 也在盯着我看 我当时看了看她就到周围溜达去了 心想这大半夜的怎么也会有老太在这种地方溜达。

但是后来以及现在回想起来 虽然我还是一点不觉得害怕 但是貌似其实是个很吓人的事情。
因为我所在的城市也算是个二线省会 我所在的地区不论年龄基本没人会穿那种传统服饰。而且顺带一提 那座山上有不少坟 虽然近几年迁掉不少。

神乱舞

有一年我爸爸晚上做梦,梦到我爷爷喊他,说房子漏雨。没几天我爸爸去扫墓,发现我爷爷的墓碑一角,被山上采矿时炸下来的时候给打破了。


球形闪电!

BOR

我记得有一次拔电视机插头,手刚靠近插座就看到一个发亮的圆球从里面冒出来,慢慢走抛物线落下来,非常慢,当时我看呆了,快碰到我的时候我才缩手,还是慢了一点,就看到小球慢慢融进电手里,只记得手很麻,从此再没用过那个插座

评论
AbortedCurrents
小时候看未解之谜之类的书看过,叫做球形闪电?

路过
@AbortedCurrents 下雨天的球形闪电我倒是真见过。多年后上网得知原来这东西是很难见到一次的。幸运。

橄榄球

前些年有个夏天的中午和老公在家睡午觉,一个光球突然在卧室门□□开,发出好大一声响。像闪电一样。
等了一会没动静,我爬起来看,电器什么都正常,外面天也晴的,根本没有云。


没心情没朋友

说一个不恐怖的,我小时候,父母去山里,我也跟着去。

发现一个隐蔽小山丘停着一个硕大的飞行器,和传统的飞碟不一样,有那种外包凸出的零件似的,全身是银白色的,虽然很白,但是不闪光,大概有一二十米长。然后给父母说了,他们也看见了。

然后我就很好奇的先跑过去,这个飞行器在奔跑的途中的时候消失了,跑过去发现地面有几个一两平方米大小很平坦的青草折痕,没有任何痕迹。

热评
yeto
现在连UFO都有了,棒

(蛋友们的人生经历丰富到令人发指。)


以下是几个关于正文部分的评论。

黑猫

养猫那个……你晚上给猫加猫粮说明主子有夜食的习惯,猫下楼上厕所吃夜餐两不误。

LEonEmily

@黑猫: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进野猫了。楼主匆忙上楼,门窗可能没关好。
我家以前就是,有一段时间早起发现猫粮吃的干干净净,没过多久主子生了一窝小猫。妈蛋的,吃饱了还睡我家猫….

来自火星

大学时候和室友一起上晚自习,教学楼年久,灯光昏暗。室友中途去趟厕所洗脸提神,回来跟我说:“刚才洗脸的时候,看镜子里的脸唰白,我是不是该补补了?”过了一会儿,我也去洗脸,发现厕所没镜子。

真相是:室友是进错了女厕

c

突然想起很有以前一个段子,改成嗖嗖凉也挺好玩的。
———
公司里的设计师妹子过劳猝死在办公室,沉痛哀悼过后招了一个刚毕业的丫头,让她坐在之前走了的设计师的位子上,没敢告诉她这位子死过人。

毕竟年轻人这也不会那也不会,有天来了个比较急的活,交代给她之后没想到她比我还着急,说没学过psd,不了解ai,除了美图秀秀没用过别的软件。

我说:实在不行就找人帮忙啊。
她豁然开朗,兴冲冲地走了。

加班到晚上,公司里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想过去看看她弄得咋样了,走到那个幽暗的工位前,结果椅子上空着,显示器亮着,一大堆软件开着,设计图已经快完稿了,鼠标在自己动……

热评
晨曦
真相是有蛋友在远程操作 哈哈


■公寓墙壁 アパートの壁
【解説】
“喀拉喀拉的声音,不知道在搞什么”
是在墙壁上挖洞,
洞挖通了,朋友被疯子杀了。

聊得太欢乐,墙壁又薄,电话内容都被疯子听见了。


■爆炸 爆発
【解説】
关于这个故事,流传着有多种解读。

第一种说法,当天吊着晴天娃娃,所以是大晴天。
可是随着爆炸,晴天娃娃被炸毁了,多了一具尸体。
第二天没有了晴天娃娃(材料是人类的小孩子),所以下雨了。

第二种说法,教师是女性,肚子里有个宝宝。

第三种说法,人体模型不是普通的模型,而是用真人制作的。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