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11 , 00:01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5:蛋友们的那些事儿,两个铃声

关于小段子,稍微解释一下下。

首先,小段子是我觉得好玩才翻译的,大多比较短,可以拿来丰富下内容啦,凑凑字数啥的,还能用来增加标题辨识度。(看心情放啦)

解说是我看的集合里原文自带的(不一定对)。如果我有自己的看法会用(小灰字)写的。在别的文里也一样,(小灰字)就是我!

然后,看了评论决定小段子和解说分开放了,稍微加一丢丢悬念( · ̀ω·́ )✧。

还有,这些就是那些细思恐极的小故事,为了方便才叫小段子的。
有同学说看过了,因为确实有不少被翻译过搬到国内了,(还有不少外销的呢,我还在合集里看到郭德纲的段子了噗噗)
我全部都是自己翻译的,不是百度的。。。我会尽量避免国内翻译过的,但是谁都有没看过的嘛~ 没办法的啦。

最后,照例给长点的评论强行分段了。(〃'▽'〃)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5:蛋友们的那些事儿,两个铃声
credit: 123RF

■两个铃声 2つの着信音

某个休息日,我和两个朋友一起去兜风了。

朋友A开着车说:
“好久没像这样3个人聚一聚了啊。”

我坐在副驾驶。边玩手机边说:
“是啊,今儿一定要玩个痛快!”

朋友C坐在后排单手玩着手机
“咦哈哈哈哈,嫑担心嘛~伦家肿么可能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呢,我是那种人嘛!
和美你又在乱想了~~……”

C最近交了个女朋友叫和美,找到空就和我们死命炫耀,
顺便提下,这小子刚刚就完全不顾我们的对话,一直在和女朋友打电话。

我和A都烦的不行了。

“说起来我最近换号码了
以前那个号骚扰短信太他妈多了,那我现在把新号码发给你们吧。”

“哦!发吧!”

“说起来下次我们去哪里约会好捏?
就去和美喜欢的地方哟……”

我也懒得管只顾和女友讲电话的C,直接给所有朋友群发了一条消息。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当了个当~当了个当~♪当了个当了个当了个当~♪”

车里想起了两个手机铃声。
太好了,都收到信息了。

まとめ
(解说在最后)


以下故事来自凉飕飕:妈妈忘了

zz

我小的时候生很重的病,呕吐不止,医生想尽办法也止不住,于是就有一个医生说我是神经性呕吐,脑子已经坏掉了,救回来也是白痴,建议我父母不用再救了。我妈一听就疯了一样的往我身上扑,用恐怖的吼声告诉医生无论如何一定要救。有亲戚劝她,她就扬言要和亲戚断绝关系。

现在我还不错,自己认为自己能活100岁,没有痴呆。

不过我妈还是觉得我的脑子坏掉了,因为她坚持认为我没生病以前是一个神童。
我觉得我妈也挺可怕的。

FINGERPRINTS

前两天的事,我坐电梯要上二十多层,那还是个新盘所以电梯里铺了里四面都包了保护的木板,觉得无聊就在木板墙上敲了摩斯密码,忘记敲了啥,敲完后木板那边有人也敲了同样的节奏。当时我是觉得挺好玩的,下了电梯还看看隔壁的电梯有没有人出来,显示是-1,可能那个人是下地下停车场吧。现在我不觉得好玩了

以下故事来自凉飕飕:心中的黑暗,镰刀男,海水浴

叫我小甜甜

单身汪的我和朋友和他女友晚上去另一朋友家做客回家的路上, 大概10点多吧, 他那朋友家住广州开发区的村子里, 租的房子, 到村口的地方没有路灯的, 正好是在一个老房子前, 那个房子前面是一个木头钉得小矮墙, 还有几排堆起来的柴火,

朋友注意到那柴火旁边有一个白色的看起来像塑料膜一样的东西盖在一小堆柴火杂物上, 就开玩笑指着那里说看起来好像是个人蹲在那里. 结果那东西就站起来了, 然后就往老屋子里跑进去了, 我们吓得跑了. 第二天问村里人才知道, 那人应该是住那屋子的疯子, 可能是睡着了吧, 被我们吵醒, 吓到了跑回家里.

讲一个小时候经常听到的鬼故,应该很多人都听过
一位母亲深夜抱着儿子回家,儿子是面向后面的,走着走着突然儿子开怀大笑,母亲问道“为啥这么开心”儿子说“妈妈你快看,后面这位叔叔的舌头好长好长啊!”母亲吓一跳转头看去,背后空无一人。

恺恺大王

不行我必须讲出来,我坐标青岛,就在前天,我爸,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说他看见鬼了。

事情是这样的,他晚上吃完饭回来,坐地铁三号线,末班,地铁大厦车站下车,将近十一点了夜深人静,
出站之后扫自行车,扫了三辆都没打开,第四个来了,我爸抬头要上车,突然发现身边站着个中年女人,盯着我爸,非常近伸手就能碰到的距离,不到一米六的个子,格子衣服,我爸吓一大跳,心说刚才这么长时间我没看见有人啊,而且这人什么时候走过来的,没声儿啊,

我爸觉得有点惊人,倒也没多想,骑上车就走,忽听得后面有脚步声,回头一瞥看见刚才那个女的正拼命的跑追他的自行车,伸着手追,一副要抓到他的样子,可说不通的就是那女的竟然追上他全速的自行车了,跟他并排的时候还来别他,并且超过了他,我爸可能是作为一个专业老司机有点生气哈哈,加上人怕极了就会变成愤怒,心说我得撵上你,问问你为什么撵我,然后就骑到了二啤对面的永红源,女人停在了室外酒桌的旁边,

我爸破口大骂,省略脏话,你干什么撵我,你是什么人?
女的脸上有点害怕,说我是打扫卫生的,
我爸又问你为什么撵我,说我要报警,就拿出手机来拍了几张照片,小米6,
女人一看我爸拍照撒腿就跑,我爸就追,她一闪到一辆面包车后就不见了,我爸找不到就回家了,

进了小区他把车子停下,边走边看手机,想再看看那女人的细节,结果,手机上的五张照片,一个女人的影子都没有!!

我爸脑袋嗡的一下,刚才明明对着她拍的!我爸作为一个坚定的无神论不迷信的人,心说不行我一定得回去找到她弄清楚了她到底是人还是什么东西,然后回去,从我家到永红源来回两趟都没找到就回家了。

照片这事虽然听起来很老套,但是是我爸前天的真实经历,真的很奇怪,而且我爸精神正常没有任何精神病史哈哈哈,说给大家分享一下有没有人有类似经历,到底怎么回事。而且那女人后来有点怕我爸是不是鬼也怕我爸这种恶人三分啊哈哈哈。开玩笑我爸人很好的就是脾气非常暴躁

热评
sairuos
这位蛋友我必须提醒你一些事,你说你爸爸脾气非常暴躁但是人很好,现在的情况是如果,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是你爸在说谎,那么一个脾气暴躁的人开始没有任何理由的说一个非常真实但其实不可能发生的谎言,并且他也认为是真实的时候,你得注意一下家人安全了。

最好的鉴定办法是看看你老爸有没有拍那几张照片,无论是有女人没女人,有拍照片,就说明问题不大,但是真的没有拍照片,或者说你问他要,他说他删了,那真的问题大了。。

以下故事来自凉飕飕:居酒屋,卖糖的

叫我小甜甜

记得是个大冬天的深夜吧, 挺冷的, 和朋友喝了酒, 走路回去, 后来经过一片树林, 是一个公园, 路灯很暗, 一个人都没有, 有一个秋千, 一直荡啊荡地吱吱响, 应该是风吹的吧, 也没在意, 就继续走.

结果走到离秋千最近的地方, 那秋千突然停了, 一动不动—就像一个人突然拉住了秋千. 然后我们两个酒都吓醒了, 赶紧走了.

到底怎么回事现在也想不明白, 但是一回想就身体发冷, 额, 算是热天的福利?

gavagai

我家小孩两岁,有一天突然说他在和一个小朋友一起玩,名字叫Rubio(我们认识的朋友家里和幼儿园里都没有叫这个名字的小孩),还指着通向阳台的门边说他就站在那里。然而那里什么也没有。过一会儿,他告诉我,Rubio走了。那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然后晚上就开始害怕,说“害怕那个人”,我问哪个人?就指着门口说“那个人”。后来把卧室门关上,我问那个人还在吗?他说“走了”,然后就睡了。然而我家大门完全没有开过。

所以,我真的怀疑小孩能看到东西。

热评
如此星辰
你听说过太阳公公再见那个故事吗 有些时候大人吓得不得了的“灵异事件”其实可能只是小孩子在卖萌233333

幕后煮屎者 
@gavagai: 低龄小孩子有假想朋友是正常的,你应该去问一下他有没有受到现实朋友的欺负。

以下故事来自凉飕飕:看法代表一切,禁忌的房间

dadamon

诶诶,我帮你们说个恐怖故事哦…

从前,有一个住户,为人和善,热情好客。但是,只有一个房间一直紧锁,别人问他为什么一直锁着,他都闪烁其词,说着什么fate什么蕾姆之类的。

但是!有一天!他亲戚!带了个熊孩子吵着要进去玩!!!

(妈呀太恐怖了!)

Umi

大学老师带我去过一个人形展,叫“玛丽亚的心脏”。满屋子的娃娃都有特意做出那种尸体特有的颓废感,栩栩如尸。不过五官和服饰很漂亮,诡异的美。虽然不可能,但即使是四五十公分的小型娃娃都给人感觉是用尸体做的。。。加之室内一股陈旧榻榻米的味道不断沁入肺部,分分钟脑补成标本味。。。那个感觉。。。现在回想起来都不敢咽口水。。。

以下故事来自凉飕飕特别篇1【上】
蛋友篇1下面评论故事超级多!分成两次放吧。

闪光的小黑

小时候和爷爷睡一起,因为我很小,九点就睡了,而爷爷则是在隔壁房间看报纸看电视到很晚才来卧室睡。

有一天我也是九点钟就躺下了,睡在双人床的里侧,脸对着墙。这个时候我听见背后有打呼噜的声音,觉得大概是爷爷打呼噜的声音吧,但是转念一想,不对,这个时候爷爷应该还在隔壁看报纸吧。

我把胳膊向身后摸索,手接触到冰冷的床板的瞬间,呼噜声也戛然而止

真事儿,希望能上下一期吧!

(嗯,上了!)

杜兰

小学时,父亲出了严重的车祸,住院了很久。阴森的房子里只有我和我妈住。

有一天晚上我洗漱时,从镜子中看到身后站着一个陌生阿姨看着我。当时眼睛不眨地把她看了个仔细,惊恐到发不出声音。大概1s就消失了。

后来也是在这个屋子里,上厕所回屋时,看到阳台上有个超级瘦长的黑影站在门框那,一动不动的。

Mark404NotFound

那我也再分享一个亲身经历的事吧。

还是大一的时候,一个寝室住四个人。因为经常熬夜,我是寝室里睡得最晚的。
那天晚上淅淅沥沥下着雨,半夜两点多我还躺在床上听着雨声捏手机,其他三个室友都已经睡熟。

然后突然就听到一阵脚步声,就是那种光着脚在地板上快速跑过的脚步声,我以为是我听错了,就放下手机仔细听了听,结果冷不丁又是一阵脚步声。
当时就有点害怕了,也不敢再玩手机了,结果之后却再没听到过。可能是我听错了吧。

小笼包

幼儿园的时候虽然不怎么记事,但是清晰的记住了这一件事。

小时候家里住大院,后面是一片空地杂草丛生,到了晚上,我妈在隔壁看天气预报,我在玩皮球时球滚到了家里的后面的小屋(一般是亲戚来家里睡得屋子蛮小的,唯一的窗户隔的就是后面的空地)。

当时大概七八点,我就透过窗户看了看窗外,然后突然看到一个人的脸,但是并不清晰只能看到眼睛和嘴巴,那张脸看了看我居然笑了起来,当时我吓得说不出话来了,赶紧跑到我妈那里,后来怎样我忘了,但那张脸绝对不是我的脸,因为我根本没在笑…

我在现在租的房间里丢了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比如化妆刷,比如短上衣。

隔壁室友(我们共用一堵墙),在她的柜子底下莫名其妙发现一把巨大的长菜刀,然而她说住进来的时候并没有。
在她住进来之前她那个房间空置,某天里面的电视却自己开了。

以及我偶尔凌晨能听到有人敲我房间的门,然而并没有人在外面。她偶尔能听到有人按楼下门铃然而也没有人。
⊙_⊙

凤梨炖菠萝

我初中时近视还没配眼镜的时候,晚上见过两次奇怪的东西。

第一次是晚上从老城区回家,冷不丁发现墙头上有个“猫头鹰”在盯着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但我就记着那俩硕大的眼睛了;

还一个是在家门口的楼道门前,关门的时候发现面前蹲坐着一个似人似狗土黄色的东西,但狗的胳膊可没那么长,就像猴子的身材一样。

我现在回想起来觉得最有趣的是,这两件事发生时我都只是看了几秒钟然后就没理它们了!之后想起来可是差点尿了。

变绅

十一二岁的时候我经常熬夜看小说,那时候家里是木地板,如果有人走过会有轻微的嘎吱声,每天晚上我修仙的时候,外面就会有轻微的嘎吱,嘎吱,嘎吱…现在想了想也不可能是家人,毕竟嘎吱声会持续好久…

里路

这是一个内蒙古的同学讲给我的。他们村有一次有4个孩子走丢了。全村人都出去找,最后在一个枯井里找到了。
但是枯井不深,就是被填了一半的那种,而且有散落的砖块什么的,完全可以走上来。

找到小孩时,他们浑身都挂满了白霜,原来是在井里待了一宿。
大人们就问他们怎么不走上来。
小孩们说,他们好奇到井里玩,抬头一看有一群像是带着京剧脸谱的大花脸围着井口盯着他们看,吓得他们不敢动,直到大人找到他们。

路过

鬼故事没遇见过。只是小时候住农村,附近有一个不知为什么存在的水池,半个足球场大小吧,没有源头,无波无浪,四周竟然用雕刻的石头栏杆围住了,还留有向水中延伸的台阶。
池里的生物都是些手指长的小鱼小虾,还有青蛙蝌蚪什么的。夏天小孩子常常去池边玩,也有成年男子在那里洗澡。

一天我跟大人去池边捞鱼,两个人都低头忙活的时候,我无意抬了下头,一瞬间只见平静的池中心翻起一道约一米宽的白色水花。
还没反应过来,也就一两秒吧,水花前方大概四五米远的地方又翻起一道同样的水花,这次是黑灰色的。

吓得我立马一路狂奔回家。家人很奇怪,问我怎么了,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同行大人随后也回来了,问我怎么一句话也不说撒腿就跑。我镇定下来后,跟他们说了我所见之物,并确信我看见的是某种东西在水里翻腾。
大人们讨论说,小孩子眼尖,不会看错,有可能是那池里有大鱼之类的东西,那池子整个夏天水位也不降低,大概是水底有源头。

得大自在

我的“火焰”比较低,从小鬼压床是家常便饭,就不提了,讲个有实质性的。

高三毕业住在乡下伯伯家,有天晚上睡觉听到指甲抓门的声音,断断续续瘆得慌,同屋的堂哥说是老鼠。
把灯打开也没用,从床上坐起来声音才停止。

躺下去又被鬼压床不能动弹(伴随着咯吱咯吱的抓门声),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到猛烈的踹门声,踹了三下,这下全家人都惊醒了,跑到门口,大门被踹开,金属的门栓却完好无损,拿手电筒对门外照了一圈,黑漆漆一个人影都没有。
至今无解。


■两个铃声 2つの着信音
【解説】

C在假装打电话,女友什么,不存在的。
(哎,真可怜, 我可不要变成那样!对吧~ miku碳~)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4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