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09 , 10:00

对禁止制作儿童性机器人的呼吁

对禁止制作儿童性机器人的呼吁

当今世界,许多公司致力于研发可以移动和交流的性机器人。对于这一现象,其实我们应该禁止出口那些设计的外观类似儿童的性机器人。

诺埃尔·沙基教授说:“对于各种各样的机器人,我们都要考虑到它们对社会这个个体的影响。”
他关于责任机器人的发现已经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引导与指正。只有少数几家公司正确地制造了性机器人。但即将到来的机器人革命可能会改变这一现象。我们与机器人的性未来这一报道着重叙述了目前这个鲜少讨论的问题。弄清楚到底有多少人拥有这样的机器人是不容易的,这是因为制造这些机器人的公司并没有没有公布这些数字。这个社会到了一个可能人类和机器人发生□□的未来了。我们确实需要政策制定者们来权衡这个现象的利弊以及让公众来决定什么是可接受和允许的。我们需要从社会的角度去思考,关于性机器人,我们所要做的那些是否正确。但我也不知道答案究竟是什么,我也在问着同样的问题。

那些公司们制造性机器人的包括安卓充气玩偶,□□机器人和真正实伴侣。其中有很多公司先前已将其制作成实物,而那些有机硅皮肤的性玩偶,现在正在考虑或开始出售可以移动和说话的玩偶。
其中最先进的圣地亚哥的一家公司,它是依赖于Abyss Creations(堪称情趣界劳斯莱斯的美国情趣玩具工厂)的支持,该公司的性机器人装载了一种名为“真实玩偶”的产品,并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发布人造智能的性玩偶,称为Harmony。机器人通过启用平板电脑的应用程序来移动头和眼睛来说话。
该公司已经发布了这个应用程序,这使得用于可以设置程序模式和现有玩偶的声音。

以下的几个选择可以考虑应用于这些机器人:
1、做一个机器人“□□”,在妓院工作
2、做孤独的人或老人的同伴
3、作为“性愈合”的一种新手段
4、作为□□犯或□□癖的性治疗工具

后一个问题最为棘手。但类似于儿童外观的性机器人确实存在,并且加拿大的一个法院目前正在度量拥有性机器人是否合法。

纽芬兰居民肯尼斯·哈里森(John Kenneth Harrison)已从日本的一家名叫Harumi Designs的公司订购了一个玩偶。该公司已被列入加拿大观察名单上,该玩偶在机场被拦截。哈里森先生被指控拥有儿童□□制品。

在亚洲已经有妓院使用成年性玩偶。 据报道,在巴塞罗那有经营一家玩偶制造商,尽管这目前尚未得到证实。

德蒙特福特大学机器人伦理学家凯瑟琳·理查森博士(Dr. Kathleen Richardson)赞成该报告的作者,她说应禁止儿童性机器人的生产,但不应该要求禁止所有的这些性玩偶。她说:“这里的真正问题并不是玩偶的问题,而是商业□□易的问题。性机器人只是另一种□□内容而已。”她认为这样的机器人必然会“增加社会孤立”。她还批评了这个报告对于她所说的没有解决任何性别问题。这是一个这样认为是性别中立的观念,但事实是,女性购买这样的玩偶并不多,主要由男性和男性的性观念驱动。

当我们知道了这个玩偶市场后,为什么这个报道的封面是一副男性机器人的图画?是何种原因所驱使这样设置该封面?还是因为主要它们都是一些女性机器人呢?

这个现象正在灌输一个危险的观念,那就是性别中立。但事实是,女性购买这样的玩偶并不多,主要由男性和男性的性观念驱动所购买。

Sharkey教授说,卖这种玩偶的人们希望客户们相信,玩偶和他们所提供的现实是不一致的。他说,“性机器人的制造商希望尽可能创造一种接近人类性遭遇的经验。但机器人不能感觉到爱情,温柔或形成一种情感纽带,机器人能最做到最好的就是伪造一种现象。

仿人类

性机器人相对是一种全新的现象,是对□□玩偶的下一个显著阶段,这些□□机器人近些年都大量的制作的更复杂。大多数都具有有硅胶、铰链金属骨骼和现实的特点,例如都有头发和眼睛。

大抵上来看,这些玩偶是以女性形式设计的,虽然Sinthetics与男性性玩偶有一些商业上的成功,但是,Sharkey教授对于这些仿人类的玩偶为何变得这样也非常怀疑。他说:“我看不到它们在接下来的五十年会发展的像人一样,他们总是有些轻微的怪异,而且他们现在的谈话技巧也非常糟糕。”

理查森博士也质疑这样的机器人是否会成为主流,或是在技术上成为一种可能。她说:“这份报告假设了你可以创造出能够对人类做出反应的功能性机器人,但实际上它是非常复杂的。”

本文译自 BBC,由译者 Maria是要考410的学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4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