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08 , 11:00

iPhone 十周年:极客已死

本文来自 the verge 的 iPhone 十周年系列报道

iPhone 十周年:极客已死
credit:123RF

在我年轻的时候,日子可没现在好过。我的房间总是温度能达到90华氏度,还没空调,倒不是因为真的热,是因为我房里有5台家用 PC,给我的房间加温。它们各司其职,分别作文件服务器、域名服务器、交换服务器和媒体中心。如今,感谢 iPhone,所有的 PC 机现在都在我口袋里。

我过去曾用这些电脑组成运行一个完整的 Active Directory(活动目录),然后在用策略组来管理家里的 PC。我有一台代理服务器控制网页访问,还取消了管理员权限以防家里的电脑中病毒。所有的邮件都会通过我的交换服务器,我还有一个自定义程序,能从 ISP 和 Hotmail POP3 的账号中抓取邮件,还有一套反垃圾系统过滤垃圾邮件,通过层层关卡,推送邮件到我的 inbox 里。我家人所有的重要文件都存在一个文件服务器里,还组了个 RAID 备份。我甚至会 Zip 驱动器储存最重要的东西。那时的我只有15岁,但却是一个真正的 IT 管理员。

我过去用过 iPAQ 和 Pocket PC

所有的 PC 都是我一手组装的,机箱、制冷系统、处理区和内存,都是我自己选。我嘲笑那些买东芝或 Packard Bell 的人,我选农企的速龙64 CPU。为获得更好的游戏体验,我组了一台游戏机,还花了几个小时写脚本,或者改变贴图纹理压榨机能。我会参加各种比赛,就为赢一块更好的 CPU 和内存条,然后升级我的电脑,再把老零件塞进我的服务器里。

我家的服务器太强了,我甚至能把我的邮件传到手机上,在2002年,除非你有一台黑莓的手机,否则这种事你想都不敢想。那时候在火车上用 iPAQ 或则 HTC Pocket PC 看邮件简直不要太装B。这些设备都没有 app store,而且现在也都不存在了,但我还是会在网上找 app 然后下载下来装进去,再修改注册列表、调整。我曾在 XDA 上花几个小时找最新的 ROM,下载下来再装进去、调整、测试。真怀念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在 iPhone 降临以后,这些东西统统都消失了。我最近一次捣腾的东西是 Raspberry Pi 和 Kodi。iPhone 一开始网络被锁定在了 O2 和 AT&T,不过你捣腾一下就能让他使用各种运营商的网络类。我还用来了两年 Windows Mobile 的设备,不过我觉得,还是 iPhone 好用。界面顺滑,简单,不用刷 ROM 就能获得良好的体验。iPhone 3G 发售后我就换了,因为 App Store。

App Store 和 iPhone 掀起了一场计算革命。诺基亚、微软、黑莓、摩托罗拉、Palm 都受到了冲击。iPhone 甚至还影响到了我们如今使用的 PC 和对计算机的概念。iPhone 诞生已经十年,还没有受过勒索软件的影响,在Windows 上,这几个月我们都看见两起了。

iPhone 因应用和安全性成功

iPhone 锁定软件下载来源和沙盒机制让消费者省心的同时还安全。当然,这也有弱点、漏洞、但没人会强迫你交三百美金的赎金解锁你的 iPhone。

iOS 也是我们用过的最简单的操作系统。回到2002年,我们所谓的很多「计算」工作都是在台式机上完成的,不过你现在已经可以用手机浏览网页、缴税、写文档、发邮件。苹果没有发明智能手机,不过他确实开创了极简主义的思维和 App Store 的概念。谷歌也亦步亦趋的开发了安卓,而微软也开始关注自己的 mobile OS 的易用性。

甚至我们所认为的「传统」计算设备也被 iPhone 影响了。Chromebooks 限制了下载来源,iPad Pro 进一步的拓宽平板的功能, Windows 10 S 也只能跑 Windows Store 的软件。如果 Windows 和 Chromebook 和安卓不向苹果学习,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我看着现在的 PC 机、平板、和手机,我惊讶于他们的易用性。他们都不完美,但科技在让他们变的更易用。我会怀念那个折腾电子设备的时光,但当我对着 Alexa 喊关灯的时候,我会情不自禁地觉得,还是简单点好。

本文译自 theverge,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4
赞一个 (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