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07 , 00:01
6

半夜系列:房客

半夜系列:房客
credit: 123RF

# 她到底在密谋什么...

房东这活真没你想得那么轻松。我曾天真地认为这很简单——买下一处房产,装修好,把它租给有担当的房客;没烦恼;不费时。稳赚,是吧?

刚开始还不错的。我的第一处房产是在街道尽头的一栋精致的两房平房。我妈和我弟帮我装修过那里,因为它状况不错,我们只是简单地刷过墙漆,换了新家电,挂上营造出归属感的新窗帘。一对年迈的孤寡姐妹住进了这里,我觉得这种租客挺好的。她们都很聪慧,每个月的一号都会准备好房租支票,还一直请我吃最爱的烘焙点心。

没想到的是,这两位女士只是个例外。

戴上我玫红色的眼镜,我出发去找我的第二套房产,开拓我的租赁帝国。我找到了一栋三房两浴室的房子,它比那间平房更需要专业维护。但是它还很牢固,又地处新区,我不会放弃它的。

花了四个月把它维护好,只用了一周就租出去了。

必须承认,我不太会看人,还有点同情心泛滥。Henry看起来像个不错的家伙。虽然他刚经历过些法律问题,还染上过酒瘾,不过他向我保证已经戒酒了;为了重新争取孩子们的抚养权,现在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他想要这栋三房房子,因为他的孩子们可能会来找他。谈妥了,签过合同后我递给他钥匙。

第一个月很顺利,第二个也是,到了第三个月,麻烦来了...他的工资延误了,租金也要推迟;他的孩子病了,所以他有点拮据;他的车坏了,他要拿钱去修,不然没法上班。我试着理解他,毕竟他这段时间挺困难的。但我的账单也给我带来了很大的财政压力,因为这三个月的房租太少了。我要狠下心来。

我打给他的几通电话都转到留言信箱,所以我决定亲自去找他。以防万一,我告诉了我弟我去哪(我只是单纯,不是傻),然后自己驱车过去。

我停车后,眼镜都要碎一地了!门前的草长得老高,车库门没关上,地上是一堆纸箱和各种垃圾。我紧张地走到门前;我讨厌与人争论,也不知道要怎么跟Henry说。在敲门的时候,我脑海浮现了一些说法,但没一个是可行的。

我听到门内的嘈杂声,然后门开了,Henry迷迷糊糊地看着我,眼半睁着,目光呆滞,身上散发着劣质古龙水一样的酒臭味。

‘干嘛?’他看着迷茫的我,抢话说。

‘嗨 Henry。我过来问下你的房租怎样了’

‘没拿到’他说

‘哦,离你上次交房租也有段时间了’

‘这要怪我的前女友。钱都给她拿了’

他猛地关上门,把我的眼镜都撞掉了。

我很快发现,把租客请走是漫长和艰难的。何况我请走了他,对我没一点好处。不过,最后我还是赶走了Henry,但房子已经被他糟蹋了。修复房子花费了我大量的金钱和时间,我发誓要好好甄别下一位房客。

Pauline和Craig是一对想组建一个新家庭的情侣。他们住了两月,然后在一晚半夜贸然离开了。显然,Craig跟他的生意伙伴出了点问题,然后决定马上离开。还好Pauline来电通知我以后他们都不会回来,我才知道这件事。

Celine是一位中学老师。她归根结蒂不算一位坏房客,只是非常苛刻,我似乎每天都会收到新投诉或新要求。当她一年的租约结束后,我选择不再续约。

Celine过后,我认真地考虑是否卖掉这房子。它带来的额外收入固然不错,但它让我太头疼了。我鼓捣了些数字,又谈过几位房产代理,很明显,卖掉会亏不少。这段时期不适合放盘。虽然不情愿,我也只好将它重新挂牌,鼓起勇气等待下一位糟房客。

几乎不用等,下一天我就接到一位女士的来电,她听起来挺不错。

‘嗨,是Maisey吗?’

‘哪位?’我说

‘我叫Veronica,我从网上看到你那栋在Colonial的房子,正好我在找那边的房,照片看着不错!’

‘对,你想去看看?’

‘嗯,今天下午就行,如果你有空的话’

约定好时间后我挂了电话,叹了口气。她听起来很年轻,但是我对年轻人的印象不是太好。说句公道话,我是对那些年轻房客的印象不好。不过我先抛下成见,到点后我站在车库门前等她。

我猜对了,她应该还没到二十五岁,不过穿着利落,开一部干净、经济的车。这倒给我留了好印象。

看房时,她问了我几个问题,还称赞房子的几个地方,应该是对这里挺感兴趣的。

‘你是因为工作搬到这边的?’我找个话题,还礼貌地刺探她的收入状态。

‘不’她说‘我在这边长大,想搬回来’

‘噢,那你是做什么的?’有点突兀地问。

‘我是个远程IT助理。我在家工作的’

听着挺稳定的。‘房租对你来说没问题吧?’

‘没问题。比城市里的公寓便宜多了’

‘那就好’

回到门廊,Veronica确定了意向。我给他电邮了租赁合同,她签署后回复了。我祈祷不要再搞出麻烦了。

我电话响起,这时Veronica已经几天没在房子里了。我没认出号码,但还是接听了。

‘是Maisey MacPherson吗?’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我是’

‘打扰了 女士,我找你是关于我女儿的,Veronica,我知道她住在你的房子’

‘有什么事吗?’我紧张地问。别又是瘾君子了...拜托不要来一连串的麻烦...

‘Veronica有点不妥’他说‘她每次有麻烦就会搬到其他地方。我想让她回家,这我才能帮助她。我想你帮帮我,她不听我的话。她不应该一走了之的,她可能会破坏你的房子,或者伤害到自己...或者你’

到底有完没完。

‘她是...额..她病了吗?’

‘嗯,我打算明晚过来接她,不过在她有机会行动之前我想先提醒你’

‘噢好,谢谢。不好意思,怎么称呼?’

‘Kurt’

‘谢谢你 Kurt,我明早就去看着她’

‘帮个忙,别告诉她我要过去。这会吓到她,她会逃走的。她不觉得自己病了,也不愿接受治疗,这是其中一个病状’

‘好’

挂了电话,我在家里踱来踱去,心乱如麻。我想像着她在房子各个地方点火,在墙上打洞,掀起地板...变成一个疯狂的漫画角色,一点都不像个人。

‘好了,别胡思乱想’我大声说‘你甚至不能确定那真是她爸爸’

但是没有人会这样乱说吧?他听起来很认真。我看下钟,才晚上六点,心想过去也不算迟。反正我都要把租赁合同给它她。我拿了装好合同的信封和钱包,赶到我的车上。

我到的时候,她在家,这让我松了口气。刚踏上门廊,我就听到了里面播放的音乐,与其说歌声,不如说像吵闹的喊叫。我按了门铃,响了三声后,音乐声停了,第四声后,Veronica才应门。

她穿着肮脏的工装裤和破洞T恤,用橡皮筋捆着头发,脸上都是汗和土灰。她见到我很惊讶,我禁不住皱起眉打量着她。

‘额..嗨’她说。

‘你在忙点什么吗?’我想推开她探头进去看下,但又害怕与精神失常的人共处一室。

‘我在摆放家具,清理地下室’她不好意思地笑道‘我不知道你会过来,不然我就搞好卫生了’

‘没关系,我应该先给你打电话的’。她说得似是而非,而且她这样护着门,眼神鬼鬼祟祟的,我觉得很可疑。‘我经过顺便把租赁合同的影印本给你’

‘谢谢’她伸手拿,我注意到她指甲缝里的泥垢。她马上把手缩回去,一定是看到我的眼神了。‘还有其他事吗?’

‘对’我赶紧想个理由‘紧急联系人,你有吗?爸爸或者其他人?’

‘我姐姐,我应该写好了的’

‘噢,可能我看漏了’

‘可能是’

她奇怪地看着我,好像我才个那个疯子。我挤出微笑,说‘你介意我进去一下吗?’她的行为和状态肯定有问题,我得保证我的房子完好无损。

‘介意,真不巧,我在收拾东西,里面一团糟’

‘我就是担心这个’我理直气壮地说。

‘对不起,别’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关门了,我还听到锁门声。

‘婊子...’我咕哝地抱怨。

我站在门廊,权衡着各种选择。是的,合同列明我进去房子要提前二十四小时通知。是的,我贸然进去理论上是违反了合同。但她明显在做些不该做的事!不然她为什么要逃避我?我在考虑各种可能性。

但我不敢直接走进去,只好转身回到车上。回家后我给她发了个义正言辞的信息,告诉她我明天一定要进去,不管她怎样反对。

她没回复,其实我也不想收到回复。

凌晨三点,有人敲打我的前门,把我从熟睡中吵醒了。通常我不会看是谁,就直接报警了(独居的女人不能不谨慎),但窗帘透过来的红蓝色闪光告诉我没必要报警了。

我穿起睡袍跑到前门,心里怕怕的。

‘我们在找Maisey MacPhearson。’开门后一名警官说。

‘我就是’我说,声音吓得支支吾吾的。

‘麻烦跟我们走一趟 女士’

‘我..我能问为什么吗?’

‘局里的探员会给你解释的’

他们允许我尽快换好衣服,然后把我护送到警车上,让我坐在后座。在警察局里等待让人莫名地不安。那里很冷,也不舒适,而且没人会回答你的问题,就算你根本没犯事。

我被安排坐在休息室里超过一小时后,一位留着胡子穿素色衣服的男士找了我。他带我走过一条长廊,到了一个小空房里。我们相对而坐,桌子上是一个盖着的档案。

‘我是Howard探员,接下来问你几个问题。很抱歉要你这个时候过来’他微笑着以表同情‘你知道为什么要你过来吗?’

我慢慢地摇头。

‘你认识Veronica Pierce吗?’

‘她是我的房客’

‘我们早前收到她来电,报告从你的地下室发现一具尸体’

我吓得脸都白了,再次摇头,比刚才快。虽然没犯事,但恐慌还是以惊人的速度漫延到我全身。‘我...我..我她搞错了吧!’

‘没事,先深呼吸一口气。感觉好了点没?好,现在,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买这栋房子的’

‘几年前’

‘你有改动过它吗?’

‘楼上,有’

‘地下室呢?’

‘没..没有,那很牢固,不需要改动。你确定她说真的吗?我之前听她爸爸说...’

‘Kurt Pierce?’

‘对!他告诉我她有病的,她有心理问题’

‘好,还有其他吗?’

‘还有他不想她住在我的房子,他想我把她赶出来,好让他帮助她’

‘了解’他的表情没透露一点情绪。

‘所..所以可能她在说谎’

‘我希望如此,女士,你还能告诉我们其他事吗?’

‘真的有具尸体吗?’我沉到凳子里,紧张地搓手。

‘我想是的’

‘是谁的?’

‘暂时不确定’

‘她怎么看到的?’

他耸耸肩‘这个我们也在调查’

......

多亏了Veronica,调查没过多久就结束了。

......

十五年前,她妈妈,Nadia,在圣诞节后不久就离家出走了。至少他爸是这样说的。那时只有十岁的Veronica不相信他。Kurt是一家受欢迎的家居工作室的头儿,被认为是社区的中流砥柱。但在家里,他其实脾气很臭,还有暴力倾向。Nadia一直保护两个女儿远离他;她要走的话,一定会带上他们的。

警察为Kurt感到遗憾,因为他要独自照顾两个年幼女儿,他们尽量让他远离风口浪尖。没有人相信这件事涉及到他,因为在方方面面,他都是一个勤劳出色的男人;她爱护家庭,陪伴着女儿们成长。

然而没有人知道他在过去一年暗地里改造地下室。

那时还小的Veronica无力应对他。他会打Veronica,告诉她地下室还有很多位置,可以放得下另一个多口的婊子。Kurt一定是发现曾经说漏嘴了,因为住在那栋房子期间,他都要向人解释Veronica是被妈妈的遗弃刺激到,才会有妄想症的。

‘她在冤枉我!’他哭‘她觉得是我逼走她母亲的!’

Veronica十六岁那年,Kurt带上全家搬走了。自此之后,Veronica都计划着回来。她一直关注着房子,等它对外租售。终于幸运地等到我放租。

接下来只要体力,大锤,和时间。Kurt打听到Veronica回来了,然后他急忙找到我的联系方式,但他要把我吓得要赶走Veronica的计划还是晚了。

她在地下室一处筑着厚砖墙的角落底下找到了被旧床单和隔味材料包裹住的她母亲那早已腐烂的尸体。

在Kurt被逮捕后不久,我就没做房东了,那栋房子作为犯罪现场也被封锁了。

还真有灶底藏尸,老子不玩了...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Ric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4)

TOTAL COMMENTS: 6+1

  1. 子不语者
    @1 month ago
    3501451

    我只想说,大家请百度,山东 济南 藏尸。不输给最近更新的任何恐怖小段。

    [14] XX [6] 回复 [2]
  2. 3501459

    不得不说,Veronica真是坚强。

    [96] XX [0] 回复 [1]
  3. 孤魂野若
    @1 month ago
    3501464

    看完两篇半夜系列,才感觉这一天算是过去了,可以安心睡觉啦(▭-▭)✧

    [16] XX [1] 回复 [0]
  4. 俱舍莲帝
    @1 month ago
    3501488

    译者不翻译人名,是不是因为会随手翻成粤语口音别人看起来别扭?

    但是刻意翻译成官方语言会不能让自己翻译更有动力?

    这个问题是纯学术意义上的。双语夹杂我自诩能每一天都读完也有点伤到了。

    [3] XX [73] 回复 [4]
  5. RunRunRun
    @1 month ago
    3501689

    挺不错的小故事ww

  6. 柳白
    @1 month ago
    3507541

    房东好难…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