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06 , 10:00

艾滋病降临之时

这场流行病一开始带来的是困惑和恐慌。

艾滋病降临之时
credit:123RF

三十六年前,「HIV」和「AIDS」这两个词还没被发明。不过,被后世称作 HIV 的病毒已经在当时的纽约和加州存在了,困惑的医生还不知道病人为什么会死。在1981年7月,美国的主流媒体才第一次对这个新疾病进行报道,大家才第一次意识到这个谜一样的疾病。几十年后的今天,我们来一窥,这起流行病最初的模样。

标题为「41位同性恋者身上的稀有癌症」的文章由 Lawrence K. Altman 所写,最初刊登在纽约时报上。在那时,有好多同性恋男性都死于此疾。他们的皮肤上会出现粉红小点,他们的淋巴腺会在死前肿胀。看起来像癌症——不过,这些症状在很多老年人身上也很常见。但在那时死去的人,都年轻又健康。医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清楚这个病会不会传染。

医生们后来了解到,这是癌症的一种,卡波济氏肉瘤( Kaposi’s Sarcoma)是一种「艾滋定义症状(AIDS-defining condition)」,这种症状标志着 HIV 病毒已经进入了晚期。在这篇纽约时报的文章刊登的前几个月,疾病防控中心报告了另一组病征—— 卡氏肺囊虫肺炎(Pneumocystis carinii pneumonia ),和奇怪的癌症一样,也在健康的同性恋男性上发病,不过尚不清楚这些症状是不是有关联,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发生。

「事后来看,」2011年, Altman 写到「这起公告是艾滋病的预告,不过在那时,我们对我们的敌人知之甚少。」

在科学家想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骚乱和恐慌也发生了。正如 Harold W. Jaffe 在 Nature Immunology 里的文章所说,一开始,大家还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新疾病。尽管当时的新病例里已经有直女和婴儿,「同性癌(gay cancer)」的说法已经谣传的越来越广。在同性恋社区内部可靠的信息也很少,Harold Levine 是这起流行病早起的亲历者,他接受了纽约时报 Tim Murphy 的采访。Levine 表示,自己是从朋友嘴巴里听到「同性癌」的说法。「那在我听说第二起病例的几个月以前,随后,事情就像水闸大开一样,大家都开始讨论了。」他说。

甚至在1984年,艾滋病的起源 HIV 病毒被发现以后,关于同性恋和静脉注射□□的污名仍然影响了公众对于这场流行病的看法。许多同性恋者都隐瞒了自己的健康状况,里根总统也花了数年时间才公开了艾滋病和 HIV 病毒。同时,如 史密森学会的报导,错误的把空乘人员 Gaétan Dugas 当做「零号病人」,导致大家都认为他是把疾病带到美国的人。不过去年,在他死于艾滋病几十年后,基因研究最终洗清了他的冤屈。

现在,关于「同性癌」的说法已经被艾滋病或者 HIV 取代了,这个病并不限于同性恋者,也不再是不治之症。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说法,至今共有三千五百万人死于艾滋病,到2015年,共有三千七百万人携带 HIV 病毒。

我们至今无法治愈艾滋病。关于艾滋病的污名仍然是防治艾滋病的阻碍。回顾这起流行病,我们能看见最初的恐慌,这也不断的提醒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译自 smithsonianmag,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兔子吃
4.1
赞一个 (1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