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05 , 00:05
12

半夜系列:哀歌

半夜系列:哀歌
credit: 123RF

# 终于还是结束了。

我应该多点担心Mike的,我应该多点聆听他,多点留意他...我应该在那的。但我太自私了,只沉迷在自己的世界,没有听进去他想对我说的话。我一直被爸妈惯着,也没听懂他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我原谅不了自己,更放不下心中的愧疚。Mike和我打从二年级就是最好的伙伴了。但当时我们有点疏远。我应该至少尝试做些东西,终于在我想挽回时,一切都太晚了。

Mike在十八岁生日前的两天失踪了,那时我们在读高中。

在他生日那天,石像鬼的歌声开始出现了...

声音首先是被树林搜救队听到。他们说那声音听起来很幽远,而且是从那个废弃天主教堂的方向传来的。但那个教堂早已被荒废了,而且没人说得清那是什么声音。考虑到当前任务的重要性,他们没去查明声音的来源,而是继续搜救工作。

镇子的另一头,我正坐在训导主任的办公室里,她和一名警官在问我关于我朋友的事。

‘你觉得他最近看起来有不开心吗’?训导主任冷静地问我,我不安地坐在凳子上。那个警察坐在她身边,看上去有点吓人。

‘我不知道’我说‘Mike总是有点...我不知道,不算失落,就是有点安静’

‘比平时更安静吗?’那个警察,没记错的话叫Tooley,问。

我认真地回想...我知道自己没做错事,Mike失踪的事一定不会牵涉到我。但又觉得自己在被质问,好像我们是伙伴,我就一定知道些东西一样。

我只能耸耸肩。‘我猜他应该是跟他爸吵架了,所以他有点低落’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吵架吗’

‘他们一直都合不来’

我知道这种回答太轻描淡写了。但Mike告诉过我无数次他们为了些蠢事吵架——他的成绩(尽管从没低于C),他没交到女朋友,他的体重,他的爱好...他爸总是挑他的毛病。

‘他爸爸叫Jim Macey,是吗?那个消防队长?’

我点点头,那个警擦在笔记本上写了点东西。

他们还问了我几个问题,比如是否知道Mike喜欢呆的地方;最后一次见他时,他有没说过不寻常的话。但我都给不出答案。我真的忘了。

他们让我离开后,我翘了课来到足球场。我和Mike在不想上课的时候,就会在球场看台这里打发时间。我有点盼望他会在这里,等待着我。

但他不在。

我坐下,深深叹了口气,然后枕着书包躺下了。上次见Mike时,他看起来没有特别烦恼,我猜他只是有点心事。Mike总是很沉默,但那天他有点...呆滞的。

‘怎么了?’我问他,我们都知道只是循例问一下,他只是说又和他爸吵架了。

‘烦死了’我说。

‘是啊,他不想我去另一个州读大学’

‘为什么?’

‘他怕管不住我,让我选了个娘炮专业’

‘但你想当老师’

他心不在焉地抓我身后看台下面的东西。‘他想我当个工程师’

‘你讨厌数学’

‘艺术是娘炮才喜欢的’

‘可以去学历史吗?’

Mike沉默了一会儿。真希望当时我有说别的,比如告诉他我很遗憾,告诉他应该走自己的路,别管他爸...但我没说话。我只顾着翻漫画书。

‘我想可以吧’Mike最后说。

然后我们就一直坐着,他继续抓看台,我自顾自地看书。铃响后我们就走了。在回去的路上我甚至没注意到,直到分开走,Mike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坐起来看着上次我们在一起时,他在抓的地方。

他到底在看台椅板下面抓什么...

带着好奇,我爬去那个位置伸长脖子去看。

是一块深深地刻画着轮廓粗糙的展翅飞鸟的木头。我皱着眉头,有点失望。我没意识到它其实是个线索,能告诉我Mike在哪里。

回到镇子那头,石像鬼的歌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炽热。

我回到家的时候,这已经是议论纷纷的新闻了。

‘今日凌晨起,不断有群众报称从本镇西部传来不明声音。部分群众称刺耳巨响来源于自从1967年已被弃置的St. Anthony天主教堂。由于其外摆有石像鬼雕像,群众将噪声称为石像鬼歌声’

一小段远处传来的低沉警报声夹杂在噪声里。

‘警方已展开调查,但未确定其内部安全前,未能进入;同时噪声可能出自年久失修的雕像,警方奉劝群众远离该教堂,’

记者开始报导关于失踪少年的新闻,屏幕上出现了Mike Macey和我其他朋友的照片。我关了电视,因为在新闻里看到他,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像是被重重打了一拳。我回到房间做功课,希望这样就不会一直想着Mike了。

晚饭过后,我和爸妈在看电视,这时电话响起。我妈接听后寒暄了几句,然后说是找我的。

‘你好?’我说。

‘Anthony吗?’

‘是的’

‘是我,Macey先生’

我早就听得出来是他了,因为没人能说几句话就让人如此不快。

‘怎么了?Macey先生’

‘你没见过我儿子,是吗?’他的声音里没有困扰或焦虑,只有怀疑,甚至轻蔑。

‘周一后就没有了’

‘你确定?’

‘是的,Macey先生’

‘你不会为他说谎,是吧 Anthony?现在只是他出麻烦了,但如果我发现你在帮他搞鬼的话,我也会对你有意见的’

‘不会的,Macey先生’

‘警察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我真不知道’

‘你确定?’

‘是的’

‘这样的,他周一晚上跟他妈妈说要去你家的’

我咕哝着为了对此一无所知而抱歉。

‘那他说去Anthony那,就是说谎了,是吧?’

‘我想是吧’

‘他妈妈不想让我们打扰你,毕竟这种狗屁事也让你也挺不安的,但你要明白我们是想查清楚’

‘我明白的’

‘有消息的话给我打电话’

......

挂断后我几乎想砸电话了。他到底有没想过为什么Mike要走?爸妈问我还好吗,我说没事,然后说要睡觉了。

我躲进房间,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Mike到底去哪了。他跟爸妈说要来我家,这很正常,他每次不开心都过来。但我很困扰,心想他起码会留点线索。

我闭起眼,试着放空脑袋不再想他,让睡意漫延到全身。

‘我要去Anthony那’我听见Mike在黑暗中说。

‘但你没有’我睡眼惺忪地质问他。

‘我要去Anthony那’

‘你到底在哪’

我听见了从远处传来深沉、浓重的声音。那是石像鬼的歌声,它又响起了,比之前更接近,就在我耳边。

我马上坐起来,到处看我的房间,想搞清楚刚才听到的声音。

‘现在播放第二次实况录像,是由Anna带来的报导!它肯定很接近我们!’收音机里的早间新闻说。

收音机闹铃提醒我已经五点半了,石像鬼的歌声也停止了。我想昨晚一定是梦见了Mike。收音机还播放着一段石像鬼歌声的录音。我打了个哈欠,用手抓抓头发。

‘这就是我们录制到的石像鬼歌声,伙计!如果你在St. Anthony教堂附近,能录到更清晰的声音,记得发给我们!’

‘St. Anthony教堂’我在想。

‘我要去Anthony那’Mike在我脑海里说。

但他根本没来我家。

天还没亮,我从家里跑出去,跳上了车子。我打起精神,突然想到要打电话给Mike爸妈或者警察,但最后没有。我一心只想去找Mike。

在那个老教堂出现在我视野之前,我就听到了石像鬼的歌声。那是一系列的枯燥吟唱和低沉的呼喊声。我跟着声音一路驶到教堂入口。它高耸地矗立在我面前,像是个老旧玻璃装饰着的石制遗迹。

真没想到外面居然没有警察把守。可能镇里警力不足,实在安排不了人驻守这里。不过应该会有巡逻员,我想我还是要快点。

‘歌声’现在变得更响了,连绵的低吼变成了此起彼伏的嚎叫。

黄色的警示条围着教堂的巨门,在幽暗的黎明下,我谨慎地躲开警示条穿进去。庆幸即使门关着,锁也应该会生锈了。

当我进去教堂后,一股异味几乎把我熏倒了。到时都是动物粪便和腐肉的发霉味道,我只好用手捂住口鼻。

声音变得非常响,甚至让我感觉到牙齿在摩擦。我头顶上是密集的哭啼声,这种声音不再低沉,而是变得高亢刺耳,疯狂地嚎叫着。

我的头很痛。我竭力抬起头想找出噪声来源,但我的眼睛还没适应黑暗阴森的教堂。

突然一个黑影尖叫着在我面前呼啸而过,我吓得惊叫着往后趔趄一步。

这些黑影一个接一个地出现,而且都离我很近,我能伸手碰到它们。莫大的恐惧让我马上想逃出去,差点忘了Mike。

其中一个黑影撞在我身上,然后掉落在地。我惊恐地只看了它一眼,不过已经认出了这个黑暗中的鬼怪东西。

是蝙蝠,是数不清中的其中一只。

它们在废弃教堂的椽上筑巢了。原来是它们不停拍打的翅膀发出了轰鸣,这种疯狂的噪音经过石墙扭曲与过滤后,成为了‘石像鬼的歌声’。

很快地,当我继续向前走,穿过了地上的蝙蝠粪便与颓垣败瓦,我就知道为什么它们如此亢奋。

我在神坛旁边发现了Mike。当时太暗了,看不清样子,但我知道一定是他。几个空药瓶散落在他周围。我跪在他身边,他低着头...突然我闻到一阵恶臭,伴随着蝙蝠的噪声和我的恐惧...

我竭力保持清醒,控制住自己;而仅存的思维能力告诉我,很可能就是Mike身体散发的腐败气息驱使蝙蝠逃离巢穴,制造骚乱。

第一道阳光透过玻璃照了进来,我看到Mike大腿上有张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

I'm sorry I couldn't be who you wanted me to be

看了一次又一次,我的泪水不停地落下,拳头紧紧握着Mike的衣袖。

‘I'm sorry I couldn't be who you wanted me to be’我竭斯底里地读...

几个小时,我一直陪他坐着,直到警察在外面看到我的车后进来了。

蝙蝠一直在我们头顶盘旋

鸣奏着石像鬼的哀歌

告诉我们,Mike在这

......

对不起 我没能成为你期望的人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Ric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3
赞一个 (14)

TOTAL COMMENTS: 12+1

  1. 3499550

    一个沉重的故事

    [57] XX [0] 回复 [0]
  2. 俱舍莲帝
    @2 months ago
    3499577

    斩服少女片尾曲名好像就这句。

  3. 3499606

    我以为遇难的mike是小编mike 吓死我了

    [12] XX [1] 回复 [0]
  4. fuvdjxjrxjf
    @2 months ago
    3499608

    消防父亲出逆子?

  5. 3499673

    听心酸的故事. 原文气氛渲染得很凄凉, 可能译者表达不出来.

    [21] XX [2] 回复 [1]
  6. 孤魂野若
    @2 months ago
    3499681

    好扎心……一点都不觉得凉飕飕,好难过(’:_;`)

  7. 神奇约翰尼
    @2 months ago
    3499705

    Mike在发霉啦好好的

  8. RunRunRun
    @2 months ago
    3499718

    让我想起了《死亡诗社》

  9. 3499759

    死亡诗社 neal的剧情,好心酸的故事

  10. 3499895

    斩服少女片尾曲是逆子。这故事是仁子,所谓仁子,既不喜欢说话,也不愿意伤害别人,仅仅躺在繁星之下一动不动,就能随意散布世间最崇高的审判

    [18] XX [0] 回复 [0]
  11. 俱舍莲帝
    @2 months ago
    3500187

    @LEAZ: 厉害了!

  12. 3500198

    这系列都是很好的故事,不过应该都是创作出来的。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