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05 , 09:00

出生即死亡?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孩子

出生即死亡?拿什么拯救你我的孩子
credit: 123RF

我清晰的记得那一天,犹如昨日之日历历在目。

我和妻子已生有两个孩子,大的三岁,小的只有一岁。
当发现妻子怀上第三个孩子时,我们都非常激动。毋庸置疑,这是我们预期都没想到的,但确实像上天所赐予我们的礼物一样。我们都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这个孩子的性别。到了该做超声波的那天,医生欣喜的告诉我们:“是个男孩子!”我们真的太激动了!
接下来的几周既忐忑又兴奋。
“哇!我们又要有一个baby了耶!”
“我会是一个好父亲吗?”
“他的妈妈曾经期待过他是一个女孩吗?”
我妻子总是会回应说:“能成为你的女王,何其有幸。”

在怀孕第21周的时候,医生检查了胳膊,腿部和颈部。基本上,医生事无巨细地检查分析了妻子身体内部令人兴奋的每一个细小部分。我们甚至决定让我的妈妈也一起来陪同妻子做超声波。之前的两个孩子她从来没有来看望过。这次很有趣,我们甚至可以看到一张3D的照片。
在我们这个地方的一流医院,周五是最后一次的预约。我们也请来了产妇胎儿医学组的主任。哇,我们有多幸运呀!我们能拥有的都是最好的。
我的父亲照顾着我的两个孩子、我的妻子和妈妈,他们一起去见了医生。我们讨论了这个将要出生的男孩的名字和未来和这三个男孩子的生活。此外,我们也很开心生产的最后日期是在六月以前——生产将会在非常热之前完成。或许这个夏天,我们就可以把宝宝带到沙滩去?希望如此!兴奋,期待,想象的场景似走马灯般在我脑海中上演。
我们在下午四点三十分之前就进了预约室。我们三个人可以说是跳进去的!我们真的迫不及待地再次看到这个刚出生的男婴!

卡琳已经疲惫了,手术人员沉默了,望着屏幕,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的妈妈紧张地看着我耳语“为什么她安静?”
意识到这不正常之后,随着分秒的流逝,我变得越来越紧张。我的妻子也看起来很苍白,沉默却是振聋发聩的。
最后我们开口说道:“孩子看起来怎么样?”主刀医师冷冷的回答说:“有点不对,我需要医生。”
医生在大厅里听到LOUD耳语后走过来了。医生环顾周围后说:“这个宝宝有异常的心脏,他没有第四个心房,主动脉瓣并没有形成_心脏中的血液没有流向正确的方向。你们进来我的办公室我们详谈。”

他说了些什么?
在沉默中,我的妻子,我的妈妈和我走到他的办公室,然后坐下来。医生冷静又直率地说:“这个宝宝只要出生就会死亡,他没有适合的心脏,你需要堕胎,在我的办公室可以在下周给你预约堕胎手术。
我们反问道:“可能你错了吧,是吗!?
医生:“我一向是正确的,我很长时间一直是研究这个领域,我知道我看到了什么,也知道我看不到什么,这确定无疑的。
然后他离开了房间。

我们完全震惊了!
我们走到电梯的时候,我的妻子突然大哭了起来。哭着的妈妈看起来就像是看见了一个鬼。我,也如鲠在喉。
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们一路沉默。

当我们回家后,在我们进行了家庭治疗性谈话之后,给我们的妇产科医生打了电话。他告诉我们要保持冷静,他也意识到我们是信仰浸信会的信徒,并对他的坦率道歉,并表示很多医生对病人的病情表达也是直来直去的。他建议我们看另一位专家,因此我们开车去了CHOP(费城儿童医院),他把这份报告提前送到了将要对我们孩子进行医治的医生手里。

不幸的是,星期一是个假期。所以接下来的五天,我们都惶惶不可终日,“宝宝可能会死”这个想法充斥着整个家庭。整个周末,我们认为自己非常自私,我们甚至想要第三个孩子。这实在太糟了!
星期二到来了。我妈妈和爸爸看了我们的两个男孩。我和我的妻子进行了两个小时的跋涉,到了费城。我们甚至紧张到没有一句对话。

我们走进了预约的CHOP。他们是如此人性化,又非常安静。医生做超音波时,她完全沉默。哇!我们知道这一切都很好。我们甚至没有问她问题。她检查了我妻子里长大的宝宝。大概45分钟后,她才讲话。
“这个宝宝完全健康,完美,我看不到其他医生看到的东西,他的心脏健全,没错,他很健康。”

我们无法控制地抽泣着。这怎么可能?
如果我们选择了听第一位医生的话可怎么办?
十六周后,马修出生了。而且比他的两个哥哥更健壮。
对于那位胸有成竹的医生,我们都无语以对。

七岁生日快乐,马修迪恩。你让我们心惊胆战,却也让我们觉得妙不可言。

本文译自 foxnews,由译者 Maria是要考410的学姐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一个爸爸
4.8
赞一个 (1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