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04 , 09:30

iPhone 十周年:有人想回到没有智能手机的世界

本文来自 the verge 的 iPhone 十周年系列报道

我喜欢在地铁里玩个游戏,就是看有谁没有玩手机,我希望看到有人在看书。或者,最不济,你就是发呆都行,当然你不能戴耳机。可惜,这种人十分稀有。

iPhone 十周年:有人想回到没有智能手机的世界
credit:123RF

这个游戏让我体会到了一个事实,我们,完全依靠手机来打发时间或者娱乐。就算是像我这样对此十分警觉的人,在坐地铁时,都无法抵抗手机的魔力。我努力过,但是还是管不住自己的手,我想回邮件、回短信、确认一下日历的安排、看文章、调调耳机音量。显然,它让所有人都有事情做了。从10年前 iPhone 发布至今,它在一点点的蚕食我们的个人空间。现在还有什么地方没有移动网络或者 Wi-Fi?过去与世隔绝的地方现在都能上网了,像地铁、飞机、游轮。现在 NASA 还把 iPhone 送到太空里去了。

今年,都会交通局(Metropolitan Transportation Authority)宣布,全纽约的地图都会接上 Wi-Fi 和移动网络时,我发出了一声叹息。地铁曾经是能让我远离手机的地方。不过在几个月以后,地铁的网络系统还没有实现全覆盖,在那些服务还不完全的地方,你仍能看见有人没玩手机。但是随着 MTA 地不懈努力,这些人也消失了。每件东西都在慢慢「被连接」。

在十年间不断的反抗之后—— 一份调查结果表明,有百分之34的人发觉他在应该远离手机时无法远离 —— 科技公司对 iPhone 的入侵终于有了回应。我们在重新夺回我们失去的空间。就像所有的故事一样,它在俱乐部里开始了。派对,像 Mister Saturday Night 这样的,会禁止携带手机进舞池,因为主人认为,舞池就应该是「大家全情投入的地方」。一些永久性的俱乐部,包括在布鲁克林区的 Schimanski,有时还会用胶布黏上手机摄像头(来了就好好玩,拍什么照片?)。华尔街时报的专栏作家 Joanna Stern 就出席过一场派对,当时她就被要求把手机寄存,直达结束。强制你「失联」的情况可能很少,但是,要解决的问题可不是这个。

三分之一的人觉得远离手机很困难。

即使是苹果,也承认他们的手机在侵占大家的空间。苹果承认大家最喜欢半夜躺在床上玩手机,这对视力不好,所以他们加了一个 Night Shift(夜间模式)。在几周前的 WWDC 上,苹果还介绍了一个「驾驶免打扰」的功能,当手机感知到你在驾车时,会帮你自动回复信息。信息不会点亮锁屏界面,当你驾车时,手机永远是黑的。(今年三星也出了一个类似的功能。)

汽车公司也在想方设法封锁移动网络的信号。Nissan 公布了他们的解决方案,一个看起来想扶手,实际上是法拉第笼的东西。我们开车时把手机放进去,就可以回到哪个没有智能手机的时代了—— 至少司机是的。

当然,对于那些找不到「失联」空间的人来说,我们还有办法,不过你得花点钱。交出你的手机,然后开车去森林放松。在 Digital Detox 的主页上就写着:「人们对强制让他们保持联系的生活方式已经有了很深的体会。」旅馆也推出了类似的服务,声称能让人放松。The Mandarin Oriental 酒店集团就提供一种「数码戒毒」套餐,让顾客交出手机,让后给他们提供报刊,还有冥想和画画的服务。不过这个服务一个小时要两百美金。

甚至 Arianna Huffington 还推出过一张「手机床」,如字面所示,就是一张给手机用的床。它的商品描述上写到:「给你的手机一张床,给自己一夜安眠。」这个方法很蠢,但是 Huffington 也算努力了,给她点个赞。硬件公司也用「少分心手机」作出了回应,你甚至没法在这个「智能手机」里下载应用。

10年了,iPhone 的风头没有丝毫减弱。我们让 iPhone 一步一步占领我们的生活,然而,现在是时候想想,我们到底是不是真的每时每刻都需要它们了。

完全不用是矫枉过正,但是在地铁里抬头看看不是什么难事吧。

本文译自 theverge,由译者 Dkphhh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