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02 , 00:01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4:蛋友们的那些事儿,许愿星

这是凉飕飕第30期了!!ヽ(゚∀゚)メ(゚∀゚)ノ
正好搞个蛋友篇吧ヾ(゚∀゚ゞ)

照例给长点的评论强行分段了。(〃'▽'〃)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4:蛋友们的那些事儿,许愿星
credit: 123RF

首先是一则几天前来自蛋友的投稿!

风扯云蛋

 
昨晚发生的真事儿。 

睡得好好的被一阵“塌垃、塌垃”的声音弄醒。以为是同屋室友起夜,可一看——人家好好的在那睡觉呢! 

再往声音来源处看一眼,黑暗里好像有个七八岁相貌两三岁身量的小孩儿!原来那小孩儿只有上半截身子,没长胳膊腿儿。可身体两侧那却长了两排手,每只手指都有白花花的长指甲。那塌垃塌垃的动静就是他在地上爬用指甲扣地板发出的。 

这小孩儿长的这个丑啊!塌鼻梁鼻孔外翻,一对大白眼珠子向外鼓着,瞳孔反倒小的出奇,跟元宵上放了粒芝麻似的。嘴唇完全被龇出其外横竖不齐的大牙给抢了风头。 

这模样看的我想吐,恶心的头皮发麻。那小孩儿看到我盯着他,就也用他那白眼珠子盯着我。那芝麻粒大的瞳孔缓缓的扩张开来……整个大白眼珠子慢慢的都变成黑色的,就像俩大窟窿。 

然后他就冲我咧嘴,好像是在笑。那身子的上半截撑起来一小节,腾出两对儿手在空中冲着我比比划划的,剩下得手可没闲着,塌垃塌垃的紧着挠扯,几下就挠扯到我脚边儿。 

小崽子那嘴咧的就更开了,里边湿答答黏糊糊的口水翻滚着就淌了出来,跟着口水一起慢慢伸出来的就是一条管状的舌头……那真的就是根肉管子,赤红赤红的颜色挂满了黏糊糊的口水。
顶端还一开一闭的,就跟小嘴儿似的。 

那小子就想把舌头伸我脚上,可没奈何我的蚊帐挡住了他的舌头。他在蚊帐上舔了半天,蚊帐纹丝未动,他急得口水都糊满了前襟儿,腾空的手胡乱在空气里扣吧。折腾半天也没碰着我。 

那黑眼珠子又慢慢变回了白眼珠。舌头也耷拉下去了,最后一扭脸冲着我室友的床塌垃塌垃的爬过去了。 

我也困了就继续睡了。 我的室友没有蚊帐。

以下评论来自凉飕飕:隔壁的姑娘,南无先森

S丶

 
我妈说的我小时候的事、六七岁时候去给亲姥姥扫过墓(姥姥在生我妈的时候去的、我当时是第一次去)、然后回来的时候、晚上、就对着一个角落说:“妈妈那里有个人”、然后把我妈吓得、晚上连着开了好几天灯··
我之后一直对这个事情没印象··
但明明对当初去公墓、以及烧纸、上供都有很深的印象来着··

小甜甜 

挺久以前的事儿, 大概93年吧, 朋友老家村里有一个疯老头, 经常莫名其妙的大喊大叫, 有一天朋友去茅厕, 那时还是挺大的公用的茅厕, 正在大便, 结果那个疯老头也来了, 朋友还没拉完没有办法走, 过了一会, 疯老头突然拉起裤子就跑了, 朋友正觉得奇怪, 突然感觉有东西在屁股上摸, 低头一看, 是一个灰白的婴儿嗅来嗅去, 朋友吓坏了, 也跑出去了.

后来才听说是以前老头重男轻女, 自己的孙女据说偷偷扔茅厕, 后来发生了一些怪事, 他家里人都走了, 就他一个留村里, 后来就神志不太正常了.

热评
reddit
擦屁股了吗?

幕后煮屎者 

以前在500强工厂工作的时候,住在小区里的员工套间,和经理两个人一起住,因为我睡的比较晚而且郊区特别安静,偶尔凌晨会隔着门听到另一个房间的经理出门在厅走动的声音,我想大概是上厕所或者睡不着吧。一次经理休假回老家了,凌晨我在房间里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就默默地关房间灯盖上被子睡觉了。

只有一个蛋

小时候,家里在农村,所以厕所是在室外露天,那时候睡到半夜就会尿急起床尿尿,

有一次起床尿尿,我和我爸,出了门就尿到院子里,这个时候我突然就注意到,我右边的墙上座着个白色的东西,我赶紧用余光看了下,感觉她在动,当时就觉得是一个白衣女鬼在梳头发,因为大半夜,所以那个白色的东西异常突显,

我记得我和我爸都没说话,就默默的尿完了,但是我感觉到我爸肯定也看了,因为第二天早上 我爸就盯着那面墙看,这个我到现在还是记忆清晰的不行,还有一个事情,亲身看到同村的人鬼上身。

二是我二

@只有一个蛋: 我小时侯住的楼房,大门对着一条走廊,夏天的晚上只锁上最外面带纱的那扇防盗门,有一晚我起来尿尿,路过门,往外看了一眼,走廊的尽头有很大一坨白色的东西,脚步没停,上完厕所想再看看是什么,结果没了

硒都大姨夫

小时候在农村,有一个小伙伴吧,家里四口人,房子是吊脚楼那种,他和他哥哥住楼上,每天睡觉后他爹妈都会把梯子抽出来,
他有一个哥哥,他哥哥正常,他比较迷糊,说话不清楚,举止也不是很正常,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的原因,大家都说他邪乎。

我们白天一起玩,感觉还是很正常的,直到有一天,早上去他家找他玩,他没在,家里人很着急,家里门窗都是关着的,楼梯在楼下,他哥哥在旁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后来村里人都帮忙找,最后在大概十几里外的一个坟头发现他了,问他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后来我曾祖父帮他驱邪。

随后几年出现过四五次这种情况,真的,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都是那座坟。后来修路那座坟迁走了,他也没出现过这种情况了,现在他和他爸爸一起做泥瓦工,每次回家还能说说话,说起小时候的是,他说有人在叫他,他就跟着走了,老实人,就是不太说话。

卡卡罗特

小学时候晚上上厕所,厕所里有镜子,对着镜子朝左歪了一下头,然后镜子里的头往右歪,瞬间吓的僵了几秒钟,真实的我朝左歪头僵了几秒,镜子里的我朝右歪头也停留了同样时间,然后就赶快□□睡觉了

stephen

那年我大学刚毕业,还在宿舍住,宿舍空荡荡的,其它人都已经离校了,夏天的晚上特别的闷热,大概快12点了,才有困意,半梦半醒的时候,突然被一声打雷声惊醒,然后外面狂风大作,紧接着就是倾盆大雨雷电交加,室内的空间也不再闷热,这时候睡意全无,大概快2点的时候才开始觉得困倦,但始终也无法入眠在床上辗转反侧,然后想起白天在外面买的一瓶可乐,于是打开可乐喝下去,躺在床上慢慢地睡着了,一觉睡到大天亮

评论
大象
太可怕了,果然还是需要装空调


以下评论来自凉飕飕:吊桥,茅草屋

只有一个蛋

小时候,在农村经常听到谁家的谁被鬼上身了,但是也没自己亲自见过,直到有一次自己亲眼看到,

当时我在亲戚玩小霸王,突然发现隔壁家好多人围观,好奇的不行,赶紧跑过去,跑过去的路上就听到嘶声裂肺的哭声,我还以为有谁死掉了,

趴到窗台上看大妈,一个大妈在哭,哭的死去活来的,旁边有个老奶奶抓着她的手,在大声说,你出来!快出来…
但是那个大妈 就是一直哭,手还在挣扎,老奶奶叫人帮忙压住手,然后用铜钱刮大妈的手 一边刮一边说,你快出来,你个脏东西,刮完有用铜钱钻手,看着好疼,大妈也还是大声的在哭,听着真的很悲惨,

突然!真的 就是突然…大妈不哭了,然后说 我的脖好疼,我的脖子好疼,老奶奶说好了,应该是个吊死鬼,你可能去干农活的时候惹到了什么东西。

在大家都以为没事了,突然大妈又开始嚎啕大哭了…当时,围观的人都走了不少了,老奶奶 又开始用铜钱了,我看的怕的不行,赶紧回家,不然天暗下来,不得吓死。

后来听小伙伴说,后来他们叫来了我们村的神公(男的,大和,红黑红黑的)神公把大妈带到室外,用红绳绑手,然后用一种树枝抽她。听说树枝抽大妈的时候,手臂上有突出来的肉团,神公就用铜钱按住肉团,大骂,后来就好了。

哇 好久以前的事了我现在历历在目,这件事真的是阴影,忘不掉了

zz

我小时候生病,生得很重,有一个亲戚从很远的地方过来看我,说会不会是幢着什么了,一定要让我去见一个大师。因为亲戚是从很远很不容易过来的,所以不好意思说不,就从医院请了假(我还在住院呢)出来,去见那个大师。

大师在一个很大很大的房间里,房间空空的,他坐在最里面,就我一个人进去,就站在门边,站了很久,房间里就只有我和大师两个。出来后亲戚告诉我,大师说有一个围着长围巾的女鬼在跟着我,说那个鬼有冤屈,跟着我是想要我帮她,让我想想有没有认识这样的人死了的。
我们一家子都一起使劲想,后来有人说是不是我上次住院时同屋的小姐姐,她老围个白围巾,结果我爸就骑着车子去找人家,结果人家好好的活着呢。然后,那个亲戚必须要回去了,再然后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一直觉得这个事很奇怪,但还是很感谢我那个亲戚,他确实是好意,大老远的跑来,希望可以解决问题。

叫我小甜甜

听朋友说的, 他家是梅县农村的, 一直有到深山的冷水溪里面抓一种石蛙来吃, 味道不错, 但是只有他们那个村小组的人知道哪里有, 怎么抓, 90年代山外面有人来收这种蛙了, 据说是运到广州餐馆卖得了大价钱, 所以其他村的人也来抓了.

那种蛙晚上才出来活动, 所以要晚上去抓的, 以前他们村小组的人都是会带一个煤油灯进山, 在进入山涧的时候会把煤油灯点起来, 如果灯莫名的灭了, 就不能进山谷(感觉和鬼吹灯一样剧情啊). 但是外面村子的人不知道这个, 一般带了手电就直接进山了, 有一次3人进山后几天都没有回来, 后来就让朋友村小组的人陪着进山去找, 一群人来到一处山谷, 发现了这3人, 躺在小溪边, 都睡着了, 于是把3人叫醒, 就带回村了.

回去的路上问3个人这几天怎么了, 3个人都互相看也不说话, 一路上都没有吭声, 出了山3人就和来找他们的亲戚朋友回去了.

听说一段时间后那3个人又来这边山里抓石蛙, 还带了他们同村的7-8个年轻人. 结果又是几天都没有消息, 他们村里又来人找, 朋友村小组的人就问怎么回事, 原来那3个回到村子和那里的年轻人说来抓石蛙很赚钱, 那7个年轻人就一起背着家人来了.

当时已经快傍晚了, 他们村人一定要进山, 朋友村小组的人怕出意外, 也就一起去了, 当时估计是不是又是到了那个山涧莫名睡着了, 就直接往那边去.

到了山涧入口已经是深夜了, 朋友村小组的老人就点了煤油灯, 放到山涧边上, 结果灯马上就灭了, 老人就告诉大家还是不要进去, 山涧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洗, 等天亮再去, 那个村的人不听, 硬要进去, 大家也就只好一起进去了.

进到山涧里面, 就听到水流声和蛙叫声特别大, 突然有个人看到山涧的大石头上有好多的萤火虫, 在慢慢的向他们飞过来, 看着觉得奇怪怎么都是两个两个一起飞的啊, 马上拿手电照, 才发现是那10个人在向他们爬过来, 眼睛都发着绿光, 就像萤火虫.

大家就准备跑路, 结果他们同村来的人都一动不动, 过了一下突然发抖, 后来眼睛也亮了. 朋友村小组的那个老头就拿出一纸包, 打开里面是一些草, 那老头就用他的烟斗点着了, 开始冒烟, 他拿着包东西, 那几个人也不敢靠近, 于是朋友村的人就都出来了.
白天找了更多的人去那个山涧, 结果那个村子的人就都不知去向.

那种草是叫什么七夜一枝花, 那老头回去说其实那几个人是被山鬼上了身, 山鬼会吸他们的气, 最后就会变成那种石拐 (他们那边把石蛙这样叫) 以前山里的人都会祭拜山鬼的, 后来山里的人渐渐都搬出山到外面去住了, 没有人祭拜, 所以山鬼晚上会出来找人. 其实我猜就是我那朋友编的, 或者是他们村里的人故意吓唬他.

南桥江月

以前在老爸厂里住,卧室到厨房中间有条封闭的小过道,里面是两间员工宿舍,当时是下午,工人都去车间了所以里面也没人。

狗在过道外面朝我吠,我很怕就躲在过道的门后面(普通的小木门),后来我妈端着菜去厨房跟我说了几句不要逗狗,一会儿□□到你,然后就去了厨房。

我就用脚把狗轻轻弄开出了过道去卧室,看到我妈正在床上坐着,我问她不是去厨房了吗,她说没有,我去看厨房,当时以为会多出一个妈妈,但是厨房什么也没有。

至今我跟很多人讲过这个故事,没有人信我,包括我妈也觉得我眼花了。
反正现在回想起也不觉得有多恐怖,但我可以肯定那件事真真切切地发生过。

下面是对正文内容的评论

二货

屋上灵,如果建房子的地曾经有冤。需要造一个不能达到的阁楼,奉上贡品后完全封起。怨灵会被贡品吸引进入阁楼而被封住出不来。久而久之,怨灵会被住户的阳气消散而往生。当然,如果住户本身体质薄弱,这个方法是不行的。
好吧,我编不下去了……

DemonBug

狗每次跑到吊桥那儿去就被主人揍一次,次数多了狗见了吊桥就像见了鬼似的

小客

桥上有个电线漏电,人穿着鞋走没事,狗过去就会被电到。对,上次中央台就是这么告诉我的。

大傻□□

看过一个故事,说有个小区的楼洞,只要天黑,所有的狗都不愿意从那过,一过就哆嗦,然后撒丫子狂奔而去。该楼洞的养狗的,只能抱上去。白天一点儿事没有,天一黑就不行。强行拉过去的话,狗会痛苦哀嚎,一时间人心惶惶。

后来电业公司来了,发现是地线漏电了。因为电流很微弱,人类察觉不到,但是狗是脚掌着地,所以能感觉到。一到晚上,楼道里的声控灯就通上电了,白天没通电。
好好的一个恐怖故事,就这么给毁了。


■许愿星 お星様

有一颗许愿星降落到了少女面前。

“许一个愿吧,什么愿望都可以。”

星星这样说道。
少女哭了。

“让我的家人消失吧!那种家庭,不要也罢!”

第二天,少女睡醒后走出房间下了楼梯,
爸爸、妈妈还有哥哥都在,就和平时一样。
少女后悔了。

那天夜里,许愿星又一次出现在了少女面前。

“你满意了吗?”

少女说

“我想取消昨天的愿望。”

星星说

“愿望已经实现了,取消不了了呢。”

少女哭了。


【解説】

家人都没消失,说明这个少女不是这个家庭亲生的。
消失的是她真正的家人。

■出狱 出所

我昨天出狱了。
我杀了五个人,但是我犯事的时候还没成年,所以只关了四年就释放了。

当时还在wideshow(一个节目)上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我如今是真心实意地忏悔了,想要早点干活挣钱养家。

为什么要二十出头的我来养家呢?

因为我父母都被公司解雇了,
我姐姐付不起学费中途退学了。

这四年来我家人几乎不外出了,除了买食物要出门以外,一直都躲在家里。
最后存款也花没了,这半年可以说是单靠食盐和自来水度过的。

我想他们一定很恨我吧,
但是我回家后他们却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我感动哭了。

妈妈边看电视边拍手大笑,
姐姐一边吹着自己引以为傲的头发一边和人讲电话。

爸爸看着这一切,拿出了之前偷偷藏起来的烧酒,一口一口喝的美滋滋的,嘴上也挂上了微笑。


【解説】

前文提到他们存款已经没了,靠食盐和自来水度日。
所以肯定也付不起电费了。
但是却说他们看电视吹头发等等。

想必是因为之前的事件,使得全家都遭到了非人的对待
早就疯了吧。

本文译自 まとめ,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4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