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01 , 00:01

半夜系列:镜子,路怒,怪妻

半夜系列:镜子,路怒,怪妻
credit: 123RF

# 关键在于twist的三个短篇故事...

镜子

Lucy唯一的伙伴是镜子中的女孩子。Lucy长大在一个严格的家庭环境里,从来不给和其他孩子玩耍,或者离开家里。她从小就体弱,尽管现在身体好多了,妈妈也没想过放松对她的限制。不过她并不在意。Lucy很喜欢镜子里的小伙伴,她看起来和自己一模一样,甚至她还喜欢坐着和Lucy一样的事情。

Lucy喜欢坐在房间里看书、玩玩具、偶尔抬头看看镜子里的女孩。她们会互相打招呼、闲聊、傻笑、玩耍,当Lucy继续做之前做的,镜中女孩也会跟着一起做。有人一直陪着Lucy,再幸福不过了。

一天,Lucy坐在床上,从眼角的余光里看到有些动静,抬头看到妈妈进了房间。不是她房间的房间——只是镜子里的房间。Lucy在想镜中的妈妈一定是她的小伙伴的妈妈!Lucy从没见过另一个镜子里的人。而且镜中小伙伴的妈妈和自己妈妈看起来完全一样。

Lucy很兴奋,跑到镜子前自我介绍。

突然,镜中的妈妈把手伸出来,抓住了Lucy的手腕,拉她拉到了镜子里。Lucy被摔在了镜中卧室的地上,看到了真正的妈妈在镜子的另一边。妈妈开始敲打这镜子,对着镜子喊——

“我们说好的!”妈妈哭着喊,“你只能带走一个!不能把她们都带走!”


路怒

今早,我开车走在高速公路上,听着喜欢的老歌,然后一个傻逼切我线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做,我当时在限制速度内,安全地驾驶着。是的,像其他人一样,我非常生气。我切到旁边车道,加速追上他。我摇下车窗骂他“你这弱智蠢货,学下打转向灯!”

奇怪的是他面无表情,冷静地转头看着我。他冰冷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是他下一个对付的目标一样。就算我给了他个中指,他还是面无表情。我不会忘记他那冷漠的脸。他有很多特征,特别是打理过的整齐胡子。穿着蓝色衬衫,打红色领带,梳着润泽的背头,是一个大概五十岁的偏瘦男人。我能观察到的就这些。等到绿灯时,我的车道比他的拥挤,所以他开走了,我还在后面。

不过这并不是我最后一次看到他,我们还遇到过一次。

那天晚上十一点,我听到卧室有些声响,就拿起锤子走到楼上。我小心的推开门,他在那里睡在他妻子旁边。他将要尝到惹怒一个路怒症的滋味了,那个人会出现在你的房子里,拿着锤子。


怪妻

我起床上厕所,一路没有任何阻挡,只有听到门外有些动静。我想一定是我的妻子回来了。我真想不到,这几年来她仍然想回来睡在我身旁,不过我宁愿她把自己贡献给科学研究,那我就不用一直在深夜里开车把她送回墓地了……

本文译自 reddit 1/2/3,由译者 Ric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关于先前的“我做错了什么……”故事,译者想分享一下看法。
故事里的爸爸,不想许多父亲的缩影吗?
子女都离乡别井了,喜欢大城市,不屑家乡在家乡的父母苦苦经营的心血(不限于农场)。
连妻子也同意儿子的放肆,爸爸死不瞑目。
儿子要是能常回家看看,会不知道农场里没有一只黑色的羊吗?更不说没见到爸爸最后一面了。
爸爸生气了,气妻子,气儿子。
最后,这不是一个恐怖故事。
译者只是想分享一个让你能认真想想的故事。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5
赞一个 (11)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