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01 , 00:05

半夜背后凉飕飕:害怕的妹妹

今天就一个故事。

半夜背后凉飕飕:害怕的妹妹
credit: 煎蛋画师PAX-12

害怕的妹妹 怯える妹

511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o^)/:2015/01/24(土) 06:23:31.39 ID:JdI5wlW60.net
我爸就是那种所谓“对那些东西很敏感”的人,我爸学生时代住在吉祥寺的公寓的时候,遇到过的怪事那事那可真是层出不穷花样百出啊。

如果要细说那可就说来话长了,比如说,他睡得好好的,突然出现一个男人,拿着把菜刀,还边用菜刀背磨蹭着他的脸颊边说“一起来嘛”,说了一整晚。再比如说,明明一点风都没有,窗帘却自己鼓起来,战战兢兢的走过去看一下,发现鼓起来的地方很明显有一个人脸的形状……

在我小的时候,每到夏天电视开始播灵异节目了,我就会去缠着我爸要他将这类故事给我听,我爸就会挺无奈的(有时候讲着讲着也就来劲儿了)给我讲他那些亲身经历的恐怖灵异事件。
我和我妈就完全感受不到。但是,我妹妹继承了我爸的血统,好像偶尔能看到些灵啊鬼的。(她长得也很像爸爸w)

那件事发生在寒假里的某一天。
傍晚,我玩儿够了回家,发现妹妹一个人坐在写字台边的椅子上,铁青着脸直直地盯着前方。
直觉告诉我“啊,她又看到什么了吧”。
以前,和爸爸一起去山里抓锹形虫那次,她也是像这样铁青着脸,面无表情直愣愣地盯着对面山腰说“山上有个婆婆在看着我们”,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
我最喜欢恐怖的话题了,我想着这次说不定能听到什么超恐怖的东西呢,就问她“那里有什么吗?”

512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o^)/:2015/01/24(土) 06:31:49.80 ID:JdI5wlW60.net
然后我妹就一脸嫌弃的说:“没什么啦。”
这么一来我更好奇了,“骗人吧~”,“一定有东西吧?” 像这样死不要脸的追着问。
我妹妹就 “什么都没有” “都说了什么都没有啊!” 这样就是不愿意告诉我。
我越来越烦躁了,之前还有没有直接问出和“灵异”相关的话,这次却忍不住问了句 “你看到什么了吧?”
突然我妹妹就暴走了,怒吼道 “都跟你说没有了!!!!!” 吼完就埋到了桌子上。
我有点被她的气势吓到了,就没再继续了。

晚上爸爸回家了,我把傍晚的事跟他说了。
于是爸爸去了妹妹那里,她直到现在还趴在桌子上,爸爸和她说了一会儿话,然后非常认真严肃的和我进行了一场对话。

513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o^)/:2015/01/24(土) 06:43:22.63 ID:JdI5wlW60.net
接下来我把和我爸的谈话内容用对话形式写出来。
大部分都省略了,实际上还有更多类似于“别做惹别人讨厌的事情” 或者 “你这样纠缠很容易被女孩子讨厌的”之类的训话,我都概括掉了。

爸:以后别再问你妹和 “那些东西” 有关的事了。
我:诶~ 为什么啊?
爸:我想你到目前为止,都还没体会过真正的恐惧吧。但这是好事,你很幸福。
爸:至今为止给你讲过的那些我的“恐怖故事”,对于我来说都算不上什么。因为真正恐怖的那些事,是绝对不会想告诉别人的。
我:为什么? (不知为何,从这一刻开始我陷入了不安的情绪中。)
爸:因为会回想起来啊。你妹妹还小,对这些事也还没有习惯,所以你就算再怎么逼问,她也绝对不会说的。

虽然不是很懂,但是我告诉自己:总之不能再问今天发生的事了。
从此,我也不再问妹妹关于那方面的事了。

过了几年,我和妹妹都成为中学生了。

514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o^)/:2015/01/24(土) 07:09:14.88 ID:JdI5wlW60.net
上中学之后,虽然说起来挺不好意思的,但是我开始有点中二了。
不过和妹妹的关系很好,在我翘掉社团活动回家摸鱼的时候,经常会和她聊些有的没的。

那天也是,我在客厅摸鱼,一边玩N64的星际战士一边和妹妹聊天。
因为在玩N64嘛,就聊到了小学时候的事情,我就想起了成绩被爸爸嘱咐过的事。
中二期的我内心有些些膨胀,而且对家庭莫名的叛逆(尤其对爸爸),于是我就把一直憋在心里的事儿问出来了。

我:在你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回家看到你非常非常害怕,你还记得不?

妹妹之前一直都很开心很爽朗的样子,听到我这话立马就变脸了,一脸严肃,沉默了下来。

“你果然看到了点什么吧?” 我继续问道。

妹妹犹豫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轻声说了句“算了算了”,接着对我说道

妹:看到了。
妹:虽然我是真的不想说,太可怕了。
我:那,你看到什么了?
妹:不是很清楚,不,应该说是记不清了。
我:什么嘛……那你就没必要吓成那个样子了啊。
妹:但是,它还在那个房里啊。
我:嗯?
妹:我不说,是在装作看不到它。
妹:你问我“看到什么了?”的时候,“那个”就飞速贴到了你身边,所以我才嚷嚷起来的。
我:什么嘛W(我表面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内心已经在颤抖了)
妹:那些东西,只要发现我们注意到它了,就会贴过来。我只能装作看不到的样子。
妹:所以,鬼故事,是不可以乱讲的。

半夜背后凉飕飕:害怕的妹妹
credit: 煎蛋画师PAX-12

本文译自 ゾッとする怖い話,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半夜背后凉飕飕:害怕的妹妹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Koyashskoye · d
4.6
赞一个 (2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