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7.01 , 23:51
15

半夜系列:小红帽

半夜系列:小红帽
credit: 123RF

# 想把你留下来...

我不太会与人相处,一直都是。

我不是高傲,只是,嗯...我更喜欢独处。如果让我选择去酒吧还是呆在家,我情愿在家看里电视,吃披萨。

我从小就这样,除了与父母和弟弟一起,我几乎不与外人接触,可能这发展成了我现在的性格。很多人会觉得这样太可悲了,或者说很不幸。但他们忘了孤单一人并不代表感觉孤独。我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独处的,但我只有几过觉得过孤单。

其中一次是在高中的时候。青春期真是一段艰难的日子,尤其是当你身边没有朋友。我从来不在乎别人,但突然间身处在一群花季少女之间,我竟然觉得挺享受的。之前我还只是个孤独的男生,现在变成了酷酷的独行者。这真的很难懂,我的性格与身边环境那么矛盾。我要尽量克制住...我的意思是虽然很困惑,但我还是告诉自己我是内向的,尽量抑制住青春期的欲望。我想这样是最简单直接的了。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以前那样,现在变成这样了,但始终没有答案。

不管了...

像之前的校园生活一样,我对运动、游戏之类的都不感兴趣。我更喜欢留在图书馆,看下Mark Twain的历险小说,想象主人公会怎样应付我身边那些身姿曼妙的小女生。

在某个周五,学校图书馆为了筹备下周的学术书展提早关门了。还好公共图书馆离学校很近,我发短信告诉了妈妈我去那了。妈妈问我为什么不去购物中心什么的。她一直希望我能多接触社会。我想她一定很不开心,我不像她在这个岁数时那么喜欢与人交往。

很快我就到了图书馆。我早就和图书馆的员工混熟了,和他们打过招呼后我就走到了馆内的一角。他们总是在那里放几张凳子,所以那就成了我的‘秘密基地’。最重要的是,在那里我终于可以独处了,生活的烦恼也打扰不了我。这是我的避风港,当我沉醉在小说里的冒险情节时,几乎能抛开所有困惑。

而就在这个周五,‘避风港’被占据了。当然不是被我,是被一个我没见过的陌生女生。你能想象到我看到有人坐在那里时多么惊讶。有点自私和幼稚,但我很不情愿我的地方被人侵占了。我走过去想请她把那个角落还给我,但她抬头看了我一眼。仅仅如此,这一眼,让我停下了脚步...

她太美了。她的皮肤很白,像是一件仅有难以察觉的瑕疵的瓷器。乌黑亮泽的头发与她的衣服相衬。她穿着一身的黑色,衬衫、裤子、鞋袜...甚至她的首饰。她身上唯一带颜色的,是她的帽子--一顶似乎很配她发型的红色贝雷帽。

最吸引我的,是她那深邃的眼睛。我也说不清,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喜好吧。她的眼睛是深棕色的,看不出来棕色与黑色的界线。现在想起来,应该就是她的眼睛让我停下了脚步。

她在看着我,我尴尬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她说‘我坐了你的位置吗?对不起’

我马上回答‘噢,不..不不,对不起,你没坐在我的位置...我只是..额.额’

是的,我真会说话。

她看到我这么紧张,笑了。

‘我很久没遇过这么害羞的小男士了。要一起坐吗?’

当时我几乎挤不出一个字。我只是走过去坐在她旁边的凳子上。她还对我笑。

‘我叫Rebecca,你呢?’

‘我...我..’

看着眼前这个动人的女生,甚至听到她在面前自我介绍,我紧张得发不出一个音节...终于,我吐出了我的名字,不过太大声了,被人生气地‘嘘!’了一声。

我用手捂住嘴巴,Rebecca偷笑了,真是尴尬。

‘很高兴认识你’她说,我终于给了她一个微笑。她真的很好,帮我主动化解了尴尬。

接着我看到她在看的书--H.P. Lovecraft(美国恐怖奇幻小说作家)全篇。说起来难以置信,但在那时,尽管我很喜好古典艺术的书,我还真没看过Lovecraft的。

她应该是注意到我在看着,说‘你也喜欢吗?’

我笨拙地回答‘我其实...额...我没看过这些’

她装作很震惊。

‘开玩笑吧?那你看哪些?’

‘嗯...Mark Twain,Edgar Rice Burroughs,Edgar Allan Poe(同美国科幻作家)’

她脸上可爱的震惊表情变得更夸张。

‘一个没看过Lovecraft的Poe书迷?好吧,坐近点,我好好教下你 ’

我的心扑通扑通地乐着。

这就是我认识她的过程,Rebecca,她是第一个让我有心跳感觉的女生。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她都不亦乐乎地与我分享着Lovecraft的神话故事。结束前我还觉得很羞愧,居然没看过这些,但之后我很开心能认识到这样可人、友好的女生。离开时我们约好明天同一时间在这里见面。

我想你们肯定能想象到我妈知道我成功地交到朋友时有多开心,知道还是女生后,她更是乐坏了。

见面几次后...嗯是...的确很快,但是她是多么的美丽动人,我就展开了追求。

一开始,我们只约在图书馆。不久后,我们会约在对方家里、商场、电影院...我们见过了对方父母(她父母人也很好BTW)。终于,我问Rebecca我们的友情能不能上升到一个新高度。让我无比高兴的是,她同意了。我们正式成为了男女朋友,她是我的初恋。

我唯一搞不懂的是(的确是唯一)无论什么天气或场合,Rebecca都会戴着同一顶红帽子,一直都戴着。我很好奇,但也没在意,因为她戴着很好看。

学期终于结束了,意味着舞会季节开始了。Rebecca转学去了镇子另一边的学校,但我们都非常高兴能成为对方的舞伴。谁不想可以一年参加两次高中舞会呢?

Rebecca穿了一条高贵优雅的裙子(黑色的,当然),而我妈帮我准备了一套正式的晚礼服。我必须说,作为一个从来不喜欢穿正装的人,我看起来还不错。那晚我妈让我开她的银色敞篷车。因为我还是个新手,她让我对着圣经发誓,要完整地把它开回来。

我到了Rebecca家,把车停在车道旁,对着后视镜整理了一下发型。

拿着胸花,我走到她门前按响门铃。Rebecca妈妈开了门,友好地欢迎我。

‘噢,来得正好!Rebecca快化完妆了,很快就好了’

她请我进去,我坐在沙发上。一定被人看出来很紧张了,因为Rebecca妈妈给我递水时我礼貌性地拒绝了。友善的Rebecca爸爸开玩笑说我是在担心自己等下在后座的表现。她妈妈拍了他一下,我连忙说不是。我真的不是,那时我只是想等下舞会怎样才不出洋相。

之后,Rebecca从楼梯下来了。她看上去太迷人了。我不相信有人在同一条裙子内能既优雅又性感,而她做到了。她把头发梳得很精致,拿着红色的小手包...当然,戴着那顶小红帽。我知道很多人都疑问为什么她还要戴着它,但老实说,她没戴才奇怪。

我为她戴上胸花,她爸妈坚持要给我们拍合照,拍了有半个小时。

在舞会开始前大概15分钟我们才来到了学校体育馆。坐着车上享受着对方的陪伴,我才想到我们在一起了几个月,还没亲吻过对方。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我有几次想亲吻她,都是以太紧张告终了。但是坐在车上,看着眼前动人的Rebecca,在这美好的晚上我鼓起了勇气。

‘Rebecca...’

‘嗯?’

‘我想做件事,而且我最好现在有勇气的时候做’

她甜蜜地笑着,有点害羞。我猜她应该想到我想做什么了。

‘你不会看到我阻止你的...’

我闭上眼凑近了她,有点尴尬,毕竟这是我的初吻,我们的初吻。我们亲吻了一段时间。然后看着对方害羞地笑了。

‘你值得我等待’她说

‘你也值得’我回答‘准备好进去了吗?’

‘好了’

当我们进去的时候,体育馆还是空荡荡了。但随着夜幕降临,人都来了,舞会马上开始了。我的紧张在与Rebecca跳了几段舞之后终于消失了。我们都避开了快节奏的舞曲(不是我们的菜),但到了慢歌,我们来电了。我把她的手臂绕在我脖子,她把我的手放在她腰间,摸着我的头发亲吻了我的脸...这一直是我最难忘的回忆。

过了不久,我们就厌倦了嘈杂的人群和声音,决定要离开了。我问Rebecca她有没想去哪里,她说她知道有个好地方。

镇上有一处山顶可以俯瞰整个城市最繁华的地方,不算很壮观,但是当商店和街灯都亮起时,还算个不错的风景。那里相对比较清静,有个流行的说法说那里是个鬼混的好地方,它还有个名字叫荷尔蒙山。在跳舞时我已经很紧张了,现在开车去那我更紧张。我不知道Rebecca在想什么...呸...我在想什么。我在猜几样Rebecca可能在想的东西,可能那只是我的荷尔蒙在作怪。Rebecca爸爸说的没错...

我把车开到了停车场,关了引擎但留着车灯。眼下的城市的灯光很好看,像点点星光。我看着Rebecca,她温和地笑着。她解开了安全带,把我们之间的扶手箱挪了上来。我也解开了安全带,很快地,我们开始亲热...那晚的温热远远地补偿了之前那些没亲到的吻...

我停了一下,捧着她的脸颊。她笑着让我移到副驾驶位和她在一起。虽然有点尴尬地,我们还是移好了位置,她跨坐在我的腿上。我们又开始亲吻,我会无意中碰到她的头。一切都很美好,我们热情地搂在一起,让我忘记了她的帽子。我试着把它拿走,好让我能顺着她的头发触摸她,但她阻止了我,把我的手拉到她腰间。我很配合,但之后我还是想把那顶帽子摘下,抚摸她的头发。她又阻止了我,不过这次她停止了亲吻,还瞪着我。我没见过她这种厌倦和顾虑的眼神。

‘别’她说。

‘为什么?有什么问题吗?’

‘没,我只是...求你了,不要把它拿下’

‘哦,对不起’

‘没事..’

她笑了几下,我们继续亲热。不过我觉得我们都想再进一步,所以我们停下来了,决定把第一次留到一个更完美的场合。

在送Rebecca回家的路上,我不停在想那顶红帽子。在我们一起的这几个月以来,我见过她摘下帽子,从来都没。我没想过深究,也没问过她,但她刚才阻止我摘下它的眼神...让我这几个月来的好奇一下子涌上心头。

到了Rebecca家,我把她送到门口,她请我进去。房子很暗,她父母已经睡了。我们坐在沙发上,她转身看着我,看到我脸上疑惑的神情。我们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后,她开口说话了。

‘你在想刚才我是怎么了,是吗?’

我点点头。

她用手摆弄着头发,用温和但略带焦虑的语气说‘我真的很喜欢你。你很好。但你要相信我。我不知道你做好心理准备没有’

我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疑惑。看着她的眼睛,我知道这对她来说很重要,但这让我第一次感到心酸。

我没有故意强调,只是真诚地说‘Rebecca,我也很喜欢你,但如果你不信任我,我又怎么信任你呢?’

她被我的话触动了。不是受打击,真的不是,只是被真诚触动。她看着我,深呼吸然后叹了口气。她知道我说的没错。

‘你能保证不告诉任何人吗?’

疑惑着,我点点头。

‘你能保证你不会被吓到么?’

现在我的焦虑代替了疑惑,又点了头。

‘那你答应我’她说。

‘我答应你’

她又叹了口气,非常犹豫地把手放到头顶,摘下了她的小红帽,然后转过身。

在她乌黑的头发中间,靠近头顶中部,是一块隐隐约约的秃顶。一开始我以为那是只有斑驳的几根头发的秃顶。那瞬间我松了口气。这就是她一直对我隐藏着的?她就是因为这个小小先天缺陷而难堪?

然后我意识到那些不是斑驳的头发。那些是洞。

她的头顶上面布满了硬币大小的洞,在那些洞下面没有头骨、肌肉或任何东西...它们只是贯穿了头皮。

我用手捂住嘴巴,呼吸哽在了喉咙,心快要跳出来了。这是难以接受的画面,但慢慢地我冷静了下来。还是那句,这只是个先天缺陷,没必要大惊小怪的。

然后,有些东西慢慢地从其中一个洞滑出来了。

那像是蚕虫或者蛆虫,它从那个洞里不停蠕动出来,发生了湿滑粘稠的声音,然后变得像一条水蛭或毛虫。它比它钻出来的洞大得多。我的疑惑和恶心感在它的两只黑色的小眼睛突然睁开盯着我的那一刹那变成了恐惧。

那只东西开始发出高音的尖叫,像个婴儿的哭声。声音不大,但像钉子一样刺痛我的耳朵。

一会儿,其他洞里面都爬出来了几条这种水蛭般的生物。全部都睁开它们黑色小眼睛盯着我,开始发出那种高音叫声。

Rebecca慢慢的转身看着我,她的脸上是愧疚的表情,眼睛充满了泪水。‘它们是我的朋友’她说。

真的太恶心了。

我没有惊叫,只是往门口狂奔,夹杂着恶心与恐惧。我猛地推开了门,跑向车子,马上打开车门躲进去。我看着那栋房子,Rebecca站在窗边,她的双手按在窗户上,脸上的愧疚变成了悲伤与痛苦。

我发动车子,从她家倒出去后,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开走,等我赶回到家里,妈妈已经睡了,我家就像Rebecca她家一样暗。

我跑到洗手间,马上往马桶吐了。真的太恶心了。

第二天是周六,我被Rebecca的来电叫醒了。这是我第一次没接她电话。终于铃声停了,我收到一个短信。Rebecca求我接电话,但我真的接不下。我意思是,我能说什么?我根本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说的。

这不代表我不想接电话。我想,我只是不知道说什么...

这天过去了,到了周日,我睡醒后看到了Rebecca的几个短信。她不像昨天那么着急,但她显然很伤心。她没再求我接电话,但她的短信塞满了我的电话。最后一个短信很简单‘求你了,我想见你’

我也想见她,真的,胜过想任何东西...但是...

不。我不能再狡辩,再找藉口了。没什么需要考虑的。我一直都被人拒绝,被人伤害。我想起了被排斥,没有朋友的感受。仅仅是因为你有一点...不同,你就得孤独一人。

她仍然是那个我在图书馆认识的Rebecca,那个我亲口求爱的Rebecca,那个陪我度过那么美妙晚上的Rebecca...

我想和她说话,我想见她,我决定了。

我拿起电话打给她。电话响到第四声,我生怕自己已经没机会了,但第五声后她接听了,我如释重负。

‘Rebecca?’

‘嗯?’声音透着伤感。

‘在图书馆等我’

一小时后,我们都站在了那里,那个我们初次相遇的地方。依旧,那顶小红帽在她的头上。图书馆外有几张供员工用餐的桌子。我们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看着桌子对面的她,我不知道说什么,显然她也一样。

终于,我还是想到了要说的话‘Rebecca,对不起’

我的眼睛充满了泪水,Rebecca也是。我为我跑走伤害了她的事道了歉。我告诉她我很愧疚没有遵守承诺,但确保了没有告诉任何人;告诉她无论发生什么,我还是很喜欢她,希望和她在一起;告诉她‘我爱你’。

啜泣代替了Rebecca的泪水。她向我走过来,坐在我旁边对着我耳朵轻声地说了我一直等待的话。

‘我也爱你’

她把我搂住,我们都哭了。我们需要好好哭一场。

哭过后我鼓起勇去问她那些是什么,同时觉得有点罪恶感。不过我知道现在她会信任我,我能接受真相。终于,她全都告诉我了--那些生物是什么,为什么它们会在...额..在那里。她告诉我她一直戴着那顶红帽子,不仅是为了遮住它们,还有一些我说不清的原因,总之红色能保护它们,算是它们的某种养料。作为回报,它们会保持她的聪慧与容颜。

她要我承诺不能告诉任何人那些生物是哪里来的,为什么她要..供养它们..我猜。我发誓不会说出去,所以就此打住吧。

分享这些的唯一原因是...嗯,我想让人知道我是不会后悔的。我不会后悔认识她,爱上她,以后也不会。

在这段关系中,我唯一的后悔是那晚Rebecca信任我、与我分享了她的秘密,但我竟然觉得恶心和恐惧。我用了这十年作出补偿。

我们在一起一段时间了,十年了。我期盼着将来的一个又一个的十年。我们在认识的四年后订婚,几个月后正式结婚了。

直到现在我们都没打算生孩子。最近,Rebecca请求我帮她一个忙。她的朋友似乎开始增生了,由于他们不能在她的身体其他部位繁殖(为了守护这个秘密),他们决定是时候找第二个宿主了。

很傻是吧?但我也不是唯一一个为心爱的人做傻事的男人。

而且,我想红色和我挺配的......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Ric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12)

TOTAL COMMENTS: 15+1

  1. 颐和园的狗
    @5 months ago
    3496630

    绿色不行吗!

    [110] XX [0] 回复 [1]
  2. 3496634

    真爱啊。

    [21] XX [0] 回复 [0]
  3. 3496647

    啊,Rebecca这个名字好熟悉

    [54] XX [0] 回复 [0]
  4. mosquito
    @5 months ago
    3496649

    十分洛夫克拉夫特

    [36] XX [0] 回复 [0]
  5. 刷子过雪地
    @5 months ago
    3496672

    有点伊藤润二的感觉,怎么没配画呢?

  6. 那个啥
    @5 months ago
    3496675

    看到女主名字的瞬间,我哆嗦了一下

    [12] XX [1] 回复 [0]
  7. 姜无糖
    @5 months ago
    3496686

    这不就是前两年的漫画《虫洞》么,有兴趣可以自己找一下,画的很形象,几小时就可以看完了。

    [16] XX [1] 回复 [1]
  8. 3496711

    女神快来

  9. CodeXSK
    @5 months ago
    3496712

    咦?这个结局不算坏

  10. 3496782

    译者在翻的时候一直想着Gala的

  11. 摸鱼校尉
    @5 months ago
    3496788

    洛夫克拉夫特、马克吐温和爱伦坡……老哥你这阅读口味跨度有点大啊

    [17] XX [0] 回复 [0]
  12. fuvdjxjrxjf
    @5 months ago
    3496896

    故事名称:缎带
    作者信息:不详
    故事出处:不详
    故事日期:不详
    发布者信息:Kain Pathos Crow at the Foundation wiki on 3 Aug 2008
    相关连接:不详
    翻译:cffrog
    曾经有个小男孩与小女孩在幼儿园里是朋友。小男孩看到小女孩脖子上有一条绿色的缎带,就问小女孩为什么。小女孩只告诉小男孩“我不能告诉你”。他们俩就这样保持着朋友关系从童年一直到高中,女孩的脖子上一直系着那条绿缎带。而男孩也已经习惯了,很久没有过问这件事了。之后他们决定走到一起,并度过了十分幸福愉快的将近两年的时光。最后,在第二年的周年纪念日,他们决定把自己奉献给对方。他们一边诉说着相互照顾好对方的话语,一边除去了对方的衣物。男孩亲吻了女孩,捏住绿缎带,这是女孩穿着在身上的最后物件,迅速的扯下来。
    男孩几小时后被发现了,他依然赤身坐在角落中,怀里是女孩的头颅。

    [21] XX [0] 回复 [0]
  13. necrohan
    @5 months ago
    3496918

    无聊图里也有一个半夜系列的小红帽,和你这个不一样

  14. 3497094

    @颐和园的狗: 一秒出戏

  15. scp-348
    @5 months ago
    3498098

    好感人啊,想遇到这样的女孩,做个“恐怖骑士”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