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30 , 23:55

半夜系列:她一直都笑着…

半夜系列:她一直都笑着…
credit: 123RF

# 她应该也是个纯真的小孩。

Fly是一个奇怪的小孩,甚至远远超出奇怪。我在六年级的时候认识她。当时按姓氏安排座位,我们成了同桌,她转头对着我就是一个开心的笑容。

‘Hi’她说。

‘Hi’我腼腆地回答。

这是中学的第一天,我很害羞与不安,但她一点也不紧张。

‘我叫Eden,不过没人这样叫我,他们叫我Fly,你也叫我Fly吧!’

‘哦,谢谢,我是Stephanie’

‘我们交个朋友吧!’

‘哦..’

其实Fly和我一直没成为真正的朋友。她会在课堂上对我讲话,在大堂里走在我后面,甚至有时候会远远地在后面跟着我回家,但我从来没与她投契过。据我理解,没有人与她合得来。

不过这不影响她一直挂着笑脸。她每时每刻都在笑,看着很愉快,心情很好。就算她独立一人吃午餐,或者在体育课收拾得最慢...她都笑着,看着都是那么纯真。

我们都觉得奇怪。

有一次,她被邀请来到我家里。那时我放学回家,正走向家门,妈妈看见她站在我家车库的走道上。

‘为什么不邀请你的小伙伴进来啊?’我进门后妈妈说.

‘那时Fly,她很奇怪的,而且她不是我的朋友’

‘她看着想和你交朋友,你有给机会人家吗?’

我透过窗户看着她,她脸上挂着笑容,在房子外面的走道上踱步,好像是在期盼着被邀请进来。

‘好像有?’我喃喃自语。

‘去吧 孩子,她看着挺友善的!’

我无奈但又心软,开了门对Fly喊‘妈妈说你可以进来一起吃晚饭!’

Fly长着雀斑的脸眉飞色舞,马上就跑了进来。

在饭桌上,我爸妈礼貌地和她交谈,一次次问她要不要打电话给她爸妈告诉她们自己在哪里。

‘不,真的不用,他们不介意的!妈妈晚上要工作,爸爸病的很重,所以他们不介意我在朋友家吃饭的’她说。

这顿晚饭挺正常的,她很整洁,也很安静,除非有人问她问题,她还主动要求帮忙洗碗,不过爸妈肯定不愿意。她还和我们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妈妈试着暗示时候不早了,她应该回家了。不过她完全没所谓,一直在笑着。

最后爸爸说要开车送她回去,不想她在夜里走路,她才愿意离开。

‘不用了!我走路就行’她踉踉跄跄地背上沉重的书包。‘谢谢你们的晚饭,真实超级超级好吃!’

我们看着她离开,直到她消失在路口,我才松了口气。

‘看到了吗?’我对妈妈说‘真奇怪’

‘别那么刻薄 Stephanie,我猜她应该是太孤单吧’

不管她是太什么,我都不想她在身边。

之后我还是结交到一群新朋友,而Fly不在内。我们没有排斥她,只是没有主动去接纳她。Fly一如既往地向我招手,爽朗地对我问候,但她似乎明白自己不是我们伙伴。

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

...直到一个下午,我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总感觉被监视着,浑身不自在。我偶尔停下脚步转过身看,但街上都没人,应该是只有我一个。不过等我转回来继续走,我又有那种不自在的感觉。我向前走了几步,一下子转过身,就看到了一个粉红色的身影缩回去后巷。

我跑到巷口,看见Fly正躲着一间房子的旁边,她的粉红色外套格外醒目。

回到家后,我向爸妈抱怨Fly一直在跟踪我,但他们说可能她也是在回家的路上。我发了下牢骚,也只能算了。也许他们说对了吧。

第二天在学校里,Fly照常笑着和我打招呼,但我假装没有看到,想让她知道我们根本不算是朋友。她似乎明白了,没再招手。就算我这样表态了,她也没有说什么。

而依旧地,她还是那么爱笑。

那年的冬天很冷,我们镇里下了厚厚的雪。我和几个邻居的小孩经常在室外玩,滑雪橇,垒冰雪城堡...

通常我看到家外面的雪上面的脚印都不会觉得奇怪,毕竟我经常在外面跑来跑去。但一天早上,当我跑出去享受冬天的乐趣时,我觉得有点不寻常。

昨晚一直在下雪。每天早上,我都会很兴奋能第一个踏着雪跑过院子,但我发现前面外已经有一道步迹。我跟着那道步迹,心想可能是爸妈在我睡醒之前出来了,但可怕的是它把我领到了院子外面。

我把雪橇留在门口,继续跟踪门外的的步迹,它延伸到了房子后面,直到停在一个干净的小圈内,就在我家活动室窗口的下面。小圈里有一个松散地用树枝捆成的粗糙的玩偶。

就算穿着厚夹克,我也打了个冷颤。我把雪踢到那个所谓的玩偶上,然后把它踩烂了,还把它上面的学踏实,才觉得安心点。

我没有证据,但我敢肯定一定是Fly潜伏在我家外面。

我没和父母提起那道步迹和树枝,我觉得如果我这样说,他们一定骂我。他们一直觉得Fly只是想交朋友的纯真的,孤单的小孩,但我觉得她没那么简单。迟早我会找到证据,向他们证明她才不是个纯真的小孩。

我要设计一个局试下她。

半夜窗外的一阵敲打声把我嘈醒了。我马上坐起来到处看我的房间,窗帘是关上的,挡住了夜里的光。我屏住呼吸,心跳开始加快,观望着。

又有敲打声了...

我滑下床,一步一步走到窗前。听到一个声音,低声而沉闷,我吓呆了。

我不确定她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对我说话。但这我吓得只敢在原地听她窃窃私语。

最后我逼自己走到窗前,抓起窗帘往旁边甩,这样我才能看到外面

Fly坐在了我窗前,手里拿着一根树枝。当我拉开窗帘,她抬起头看我,在苍白的月光下,我只看到她黑漆漆的大眼睛。我们紧张地对视了一会儿,她就跳起来跑走了。

把窗帘拉回去后,我跑回床上,钻进被子里面。不管Fly在做什么,她的意图是什么,我真的吓死了。我决定要和她说清楚。

第二天在学校,我和她摊牌了,还让所有人都听到她在监视我,知道她有多奇怪。有效果了,她很尴尬,以后都不理我了。

尽管计划成功了,当晚在床上我还是很不安。外面的一点声响都让我怀疑她又回来坐在我的窗户外面了。

Fly之后那天没有回学校,甚至再之后也没。没有人知道她去哪里了。尽管很讨厌她,我也好奇她为什么不上学。可能她是被我发现之后不敢回来了,我想,或者她想等我忘了这件事再回来。

这件事让我坐立不安,我在想她在哪里,在做什么。至少当她在学校里,我能看到她。现在她可能会溜进我家里对我做些不知道什么!这个想法让我既害怕,又生气地哆嗦着。

看来我要像她一样吓吓她。

放学后,我告诉老师Fly想让我帮她把功课带到她家,但我忘了她的地址了。Oldson老师乐意地给了我Fly的功课和她的地址。

我也不确定怎样吓唬Fly,只是赶快回家,拿了单车往她家骑。

Fly住在离我只有公里的一个不错的街区里,那有两栋被白色栅栏围着的房子。雪覆盖着的房顶和磨砂玻璃窗外都挂着圣诞灯饰。我再次检查了她的地址,骑近了她家,想着等下看到她说应该说什么。

当我骑到她家时,Fly站在了她家外面的草坪上,双手放进了外套兜里,看着她的房子。

我在湿滑的人行道上滑倒了,单车摔在了我身边。

‘Hey!’我喊,试着听起来凶点。

‘Hey’Fly低声地说。她头都没有转向我。

‘你为什么跟着我?’我躲着脚指向她开门见山地问‘你在我家外面干什么?’

‘对不起’她说。

我虚张声势地抓着他的手臂让她面向我。然后我停住了...

她仍旧在微笑,不过是僵硬的,痛苦的,眼泪正流过她的脸。

‘Fly?’

‘Fly...’她脸上挂住笑容,重复了我说的话‘我妈妈帮我起了这个昵称。你知道是怎么来的吗?’

‘嗯?不’我犹豫地回答。

‘她叫我Fly,因为我只是她那狗屁生活里的一只讨厌的苍蝇,我只会到处发出烦人的噪声’她苦笑着。

我松开了她的手,她又看着那栋房子。

‘很抱歉我跟踪你和其他的事’她说‘只是...你的家人很好,你也很好。我只是想融入你们。就算是假装的,我也觉得很幸福’

‘假装?’我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她的语气让我毛骨悚然。

‘是啊,我假装我们是朋友,你的父母喜欢我,我还做了个树枝玩偶,假装能与你一起玩耍...很蠢是吧...’

‘为什么?’

她耸了耸肩,用外套的袖子擦了下鼻子‘因为你爸爸不会喝得烂醉摊在地上尿自己一身,妈妈不会为了得到礼物每晚都和不同的人约会。他们给你做好饭,还让你的朋友来找你,而且他们不会打你,是吧?’

‘额..嗯’我结巴着说。

慢慢地,一股烧焦的味道让我闻了很难受,我的目光移到了房子上。一阵薄薄的黑烟透过门缝钻了出来。

‘我的父母不喜欢我。我知道你也不喜欢,你的朋友也不喜欢,没人喜欢我。但你那天晚上还是让我进来一起吃晚饭了,这感觉真是太...太幸福了’

黑烟正从门缝冒出,同时充斥着窗户。

‘Fly,你家!’我大喊。

她点点头‘我知道’

‘快打911!你的父母!’我惊慌失措。

我能听到火焰劈啪的声音,在她家里变得凶猛...

Fly一直站着,眼睛湿了,看着火势变大。

‘我的父母在里面’她说。

整个过程,无论表情多么痛苦,多么悲伤,她一直都笑着...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Ric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清炖老鼠仔
4.7
赞一个 (19)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