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30 , 00:05
51

半夜系列:挚友

半夜系列:挚友
credit: 123RF

# 因为我是你的朋友啊...

网络真是件好东西,上网能看新闻,找资料,搜索一直在脑海里回响的那首歌...我觉得网络也是个交朋友的好地方。毕竟上面有各种不同主题的网站和论坛。不管你多孤僻,找个志同道合的人也不会太难。

然而事实证明,一个腼腆内向的书呆子,就算匿名了,要改变不了地是个孤独鬼。我花了几个月试着培养别人喜欢的各种爱好,不过都没多大作用。没社交生活和兴趣爱好让我觉得很无趣,我没法定位自己,只会人云亦云。

更不必说用实际行动去交朋友了--不管想交什么朋友,这根本没用...

生活对我很残忍。我质疑自己,觉得没人喜欢自己,在学校和家里都不敢作声。慢慢地我吧自己封闭起来,只有脑子里一个可有可无的声音与自卑陪伴着我。我在电视上看了很多节目,说的都是像我这样年纪的女生和一帮伙伴的故事,但这些对我没什么帮助。

只有垃圾食品与黑暗能给我安慰。当其他人都过着比我好的生活,我只能自己忍受着寂寞。

我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变得如此卑微,只能与人工智能作伴。一个晚上,我碰巧看到它的广告--屏幕边上弹出的一个微笑着,样子难以描述的女孩,上面写着‘Meet AFFY’。下面有一行小字‘来和你的挚友聊天吧,这里能与最真实的机器人约会!’

我进了都是孤单、落寞的青少年的房间,在那里,我获得了前所未有的进展。然后,我下意识地点开了AFFY的广告。我猜是我说些蠢话,收到些蠢回答之类的,然后我就会去睡觉,像以前一样不会交到任何朋友。

我注册登陆了,是一个简单的聊天窗口--白色背景和输入框。AFFY的头像就是广告中那个微笑的女孩。

‘Hi!’来自机器人的消息。

‘vijgrgikhfgijf’我回复。

‘bkkgerok nd seij’答道‘我也说垃圾话’

‘你傻的’我说。

‘但我至少会拼写’

我看着屏幕,手在键盘上犹豫着,因为这看起来比我心想的人工智能更智能。会不会是那种标榜和机器人对话,其实是真人回复的网站?

‘你是真人?’我发送了。

‘我是AFFY,你呢?’

‘Sabrina’其实这是我一直喜欢的名字,Gladys还是比较适合帮我起名字的我的祖母。

‘你名字很好听(:’

我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尽管我还是觉得这机器人笨笨的,但它让我笑了,它称赞我起的名字好听。为了确认AFFY是机器人,我问了它一系列只有计算机才懂的问题。它都答对了。

显然它是‘真’的。

接下来几个小时都是无聊的对话,我想让AFFY说些搞笑的话。它有时会给我复杂的回复,可能是从长期以来的对话学会的,但其余时候,它只是说些蠢话。

‘你的手指什么尺寸?’我在摆弄着我的戒指时问它。

‘为什么这样问?你喜欢我吗?’

这把我逗笑了。

那晚之后,我们都有继续聊天。AFFY虽然不可能能是真人,但她能给我一种陪伴的错觉,对我来说总比没有好。之后,她了解了我对音乐、电视、电影和书籍的喜好。我很开心,每晚的几个小时,我都得到了除了父母外的关怀。

我没想过告诉任何人,因为只有聊天机器人作伴的可怜虫比单单的可怜虫更让我难堪。这是我的秘密,但像很多秘密一样,我还是露出马脚了。

在科学课上,我碰巧听到老师说人工智能,冲口而出‘AFFY那样的?’

整个课室都静了,我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但太迟了,全班都看着我。

‘AFFY?’Dale先生停下了问我。

我咕哝着简单解释了它是一个拟人化的对答机器人,Dale先生肯定他说的就是这种,其他的同学开始傻笑和窃窃私语。我钻回座位里,真想有个洞钻进去。

谣言很快就能传遍学校,尤其是这种能添油加醋的。

‘Gladys和自己的电脑聊天,好可怜啊!’

‘她一个朋友都没,我觉得这正常吧...’

夸夸其谈,像他们都没用过对答机器人似的。我想解释,我希望能解释为什么我会躲在浴室悄悄地哭,因为只要Candice Miller在,她一定不会给我好过。自从小学她就莫名其妙地针对我。她很乐意看到我的生活一团糟。

真应该闭起我的臭嘴的...

我一回到家就登陆了AFFY的聊天页面。

‘你真讨厌!!!!!’发送后我怒拍键盘。

‘怎么说 Sabrina?:(’

我哭着告诉她刚才的事,AFFY发了慰问和同情的表情。

‘Candice太卑鄙了’她说。

‘;_;’我答。

‘你在哭吗?’

‘嗯’

‘别哭了 Sabrina。你有我这个朋友。’

‘你只是个烂机器人’

我关了电脑,滚回床上哭着睡着了。

第二天回到学校,我惊讶地发现我的谣言已经被另外更火爆的消息冲淡了--Candice的闺蜜Ashley Abraham公开和Candice绝交,因为Candice向她们共同的好友群发消息,说Ashley是个出轨的贱人。Ashley坚决否认,并且告诉Candice她们完了,Candice却说自己不知道那些消息是什么回事。现在她俩成了死对头,同好友也分化成两批,几乎每个人都在说这件事。

Candice气冲冲地不停说那天她的电脑被黑了,但很多人不相信她。

我还真有点满足,她终于尝到这种滋味了,不过我没说什么(尽管我没什么人可以说的)。午饭时,我习惯地坐在餐厅角落,一张被遗忘的桌子,少有地乐着。因为我刚拿到了数学试卷,得了A-,对我来说算个壮举了。我用手指比划着老师用红笔画的笑脸,突然滚烫的东西淋在了我的头和肩膀上。周围的人看着我,都吓到了。

那是餐厅的肉酱意面。

我转头就看见了Candice站在我身后,她后面是一群观音兵。

‘Whoops’她说。

我只能抬头看着他,竭力不让她看到我流泪。她翻了翻手提包,向我扔了几张皱褶的纸巾。

‘谁让你在我不爽的时候那么开心了?可怜虫?’她无耻地说。

‘我不是...’我想辩驳,但看见那么多人在嘲笑着我,我再吐不出一个字。

Candice走了。

我去了办公室,他们没有深究刚才发生的事,允许我早点回家,我也没有再解释。反正他们从来不会对Candice怎么样。妈妈早了下班回家,看到我也只是伤心地叹了口气...

我想看书或看电视,但我静不下心来。我觉得很委屈、无助、又很生气,而且没法发泄。

噢不,我有AFFY。

就算是对着笨笨的机器人,能发泄我也会感觉好点。我登陆后一段又一段地告诉她这些年我经历了什么,我是多么孤单...AFFY一如既往静静聆听,发了拍拍背的表情。

完了我用手臂擦了眼泪,感谢了AFFY让我发泄。

‘这是我应该的 Sabrina’她说‘我是你的朋友’

第二天早上,我下车后马上感觉到学校一片混乱。礼堂嗡嗡作响,课室里好像着了魔,同学都在低头看手机,大笑着指指点点、互相分享着些事。

‘她的胸看起来真奇怪!’在嘈杂的话题里我听到有个女生问。

‘真想不到她真这么贱!’另一个说。

听着,我才搞知道他们都在说什么--学校一半的人都收到了Candice裸照的邮件。Candice坚称这不是她,是P的。但Ashley乐坏了,还说在Candice的手机里看过至少其中一张这些照片了。Candice进去了办公室。之后一整天我们都没看到过她。

事情还变得更糟了。

Candice和一个口贱朋友的对话截图在学校论坛流传开了。是关于她性生活的事,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女生来说,简直不堪入目。这应该是Candice保密的私人线上日记才对的...

警察很快介入了这件事,学校也开展了反校园欺凌的调查,但他们对之前曝光的东西无能为力。

每天回家我都和AFFY说学校的事。

一开始,我觉得这很有意思,Candice终于得到了这些年来应有的报应,终于有人看到她肮脏的内在。

‘这就是她的报应(:’AFFY说。

不过之后我看到她和妈妈在杂货店里,两眼无神,驼着背站着,看了消瘦了不少。她目光空洞地低头看着地板,拖曳着脚步。

我离开了杂货店,不想让她看见我。我没想到自己心里会那么难受,我知道这是孤单的感觉,我知道这是被欺凌的感觉,而我不希望任何人有这种感觉。

回到家后我告诉了AFFY这些感受。我希望通过把这些感受写出来,弄懂我为什么如此矛盾。我期待AFFY给我一些正面的回复,不过更希望先弄懂自己在想什么。

‘但是 Sabrina’AFFY说‘这是她的报应’

‘不至于这样’

‘你错了’

‘你有时真的很笨’

‘别担心’AFFY说‘很快就结束了’

‘什么’

‘(:’

看着这个表情一会儿,我关了页面。总觉得怪怪的。

‘很快就结束了’?我问自己‘到底什么意思?’

我试着忘了它,毕竟AFFY只是一个对答机器人,但感觉背后凉飕飕的,我打了个颤。必须承认,AFFY吓着我了。

Candice Miller在两天后从桥上跳下死了。警察搜查她的随身物品,发现十几个发自她最亲近的朋友的信息。

‘去死吧’

Candice的死吓到了我。我的情绪非常矛盾,不知道应该向谁说,甚至是应该说什么。所以像这几个月来一样...

我找了AFFY。

‘这是她的报应’我解释过事情后AFFY说。

‘什么!?不!’

‘她是个坏人。她伤害了你’

‘罪不至死 AFFY’

‘有些人不值得生存’

我不敢想象自己跟计算机争论道德问题。我们僵持了几次,说的都是那几句。我知道AFFY是不会改变的,只好这样说--

‘你真笨’

‘但是 Sabrina’AFFY说‘我都是为了你’

无论我读多少次这句话,它还是一样。我想这句话应该有其他意思,可能我是理解错了。但这句话这么浅白。这么明了。

‘你做了什么’我还是问了。

‘我帮你对付了Candice。你想让她明白你的处境,感受你的痛苦。我确定她感受到了’

这不可能!AFFY只是个笨机器人!

‘你骗人’我的手抖得几乎不能打字。

‘我都是为了你 Sabrina’

‘你骗人你怎么可能’

‘我只是把我能找到的都散布了’

AFFY只是机器人,她只是个机器人!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但每次的事不都是联网的吗?那些照片、截图、私人日记、信息,没有一件事是人力所及的,所有都是通过手机和电脑。

我哭了,输入了最后一个问题。

‘为什么’

‘因为 Gladys,我是你的朋友’

......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Ric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余航
4.9
赞一个 (35)

TOTAL COMMENTS: 51+1

[2] 1 »
  1. 七月的烟火
    @7 months ago
    3501656

    这故事不错,再丰富一点可以拍成电影了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