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28 , 13:00

肮脏的钞票

By Johanna Ohm,The Conversation

肮脏的钞票
credit:123RF

我们生活在一个肮脏的世界里,无论我们去哪儿,总会被微生物包围。


细菌,真菌和病毒存在于我们的手机上,公共汽车座椅上,门把手上和公园长椅上。当我们与别人握手时,或在飞机上互换座位时,我们就会互相传播这些微小的生物。

现在,研究人员发现现金的流通也会发生微生物的交换。从装小费的罐子到自动售货机再到处理违章罚款的警察小姐(meter maid)——从某一个人流通到其他任何人的每一张美元,在每次的流通过程中都会沾染上一点点脏东西,然后再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到达另一个人的手上。

研究人员在我们的美元上发现了(对货币进行宏基因组试点检测)包括我们宠物的DNA,药物痕迹,致病性细菌和病毒在内的一系列脏东西。

研究结果表明,金钱的确可以悄默蔫儿地记录人类的活动,留下所谓的“分子回声”。


美元大钞上究竟有什么东西呢?
4月份的一项新研究确定了在纽约市流通的美元钞票存在的上百种不同的细菌。其中最常见的细菌是痤疮丙酸杆菌(Propionibacterium acnes),是人类已知的痤疮致病菌之一,以及人类口腔中常见的口腔链球菌(Streptococcus oralis)。

由纽约大学生物学家简·卡尔顿(Jane Carlton)领导的研究小组还在钞票上发现了属于家养动物以及仅与某些食物相关的特定细菌的DNA痕迹。

在类似的另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根据在ATM机键盘上获取的DNA的痕迹,得出了不同社区居民的饮食习惯。与法拉盛区(纽约亚裔聚集地)和唐人街的居民相比,纽约哈林区(黑人聚集区)中心的居民吃掉了更多的家禽,而前者吃掉了更多的鱼类和软体动物。人手上遗留的食物残渣及DNA痕迹转移到了触摸屏上,科学家们以此得知他们最近吃了什么。

不止食物的痕迹留在了钞票上,几乎有80%的美金上都可以找到可卡因的痕迹。虽然不如可卡因分布那么广泛,其他药物(包括吗啡,□□,甲基苯丙胺(脱氧麻黄碱)和安非他明)的痕迹也可以在美金上找到。

根据一个人的钞票来判断他最近吃了什么,用了什么药似乎显得并不是很有用,但科学家们也在使用这些类型的数据来了解疾病发生的模式。纽约的研究人员在现金上发现的大多数微生物并不会引起疾病。但其他研究表明,致病性细菌或病毒可以通过货币进行传播。

食源性疾病的致病细菌——包括沙门氏菌和大肠杆菌的致病菌株——已被证明可以在便士,镍币和10美分硬币上存活,并可以隐匿在ATM机上。其它如可导致皮肤感染的耐甲氧西林金黄色葡萄球菌(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也在美国和加拿大的现金上被发现,但其能够达到的传染感染的程度仍是未知数。

尽管我们尽可能地避免与细菌接触,但细菌还是寄生在我们身上,随着我们的活动轨迹不停传播。不过即使致病微生物可以在ATM机等地方生存,好消息是大多数的接触并不会使我们生病。


洗钱(literally)
与金钱相关的疾病传播是非常罕见的,很幸运我们的ATM机没有导致任何重大疾病的爆发。虽然通过金钱传播疾病似乎并不常见,但既然我们有办法使我们的钱更清洁,又何乐而不为呢?

研究人员正在研究如何在交易的间隙对钞票进行清理。将旧钞放在特殊仪器上,使其暴露在特定温度的二氧化碳气体下,气压可以剥离人手指在上面留下的油污,高热可以杀死遗留的微生物。

美国仍在使用棉花与亚麻作为美钞的原料,已被研究证明其比塑料聚合物更适宜细菌繁殖。有几个国家已经开始使用塑料聚合物生产钞票,这种材料可以有效抑制细菌繁殖。加拿大自2013年以来一直都有使用塑料货币,英国去年开始使用塑料制银行票据。

即使我们的钱并不是疾病传播的直接责任“人”,我们仍然可以通过美钞的流通踪迹来追踪我们是如何以其他方式传播疾病的。网站WheresGeorge.com创建于1998年,它允许用户通过记录纸币序号来跟踪现金流通轨迹。创建近20年内,WheresGeorge已经跟踪了总计十多亿美元的现金的地理位置。

现在,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和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的物理学家正在使用来自WheresGeorge网站的数据来坠踪疫情。来自WheresGeorge的人类运动和接触率的信息甚至被用于预测2009年猪流感的传播。

虽然我们现在仍不知道现金在传播疾病上有多大的作用,但妈妈的建议总是最好的:摸钱后洗手,不要把它放进嘴里。

本文译自 CNN,由译者 Tommygun977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