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27 , 22:00

修改记忆,忘掉创伤

修改记忆,忘掉创伤
CREDIT: 123RF

科学家最近发现,同一神经上的记忆可以通过两种不同的方式形成,为治疗焦虑症和PTSD提供了新了思路。

来自哥伦比亚大学医学中心和麦吉尔大学的科学家为了研究为什么对恶□□件的记忆会导致焦虑,对海兔的神经元进行了研究。

神经元是通过增强彼此之间的突触链接而建立长期记忆的。被热水烫到或被殴打等会伤害到身体的经历都会使神经元形成记忆。但有时候这些经历很复杂。比如在被热水烫到的同时听到铃声,或者在被殴打的同时听到狗叫,神经元也会将这些无关的东西与“伤害”联系起来;而这对个体适应未来生活并没有任何好处。

很多PTSD患者都会因为一些看起来无关的刺激而重新经历创伤。研究者Schacher说道,“如果你经过一片很危险的地区,打算抄个近道,却在那里被打劫了,与此同时你看到了附近的一个邮筒,那么下次你看到邮筒的时候可能就会很紧张。”然而这种焦虑却完全不能帮助人们避免再次被抢。

之前的理论认为,微小的刺激会和强烈的刺激一起被神经元记录下来,而这个过程是由某种化学物质促进的;而且不论哪种刺激,它们在大脑中引起的化学反应都是一样的。但现在,两所大学的研究者认为,这两者可能是不同的。Schacher说道,“我们的研究就是为了帮助医生在不损伤有关记忆的情况消除病人的无关记忆,让人们能够在遇到相似情况时做出有效决定,比如在危险地带不走进小巷子里。”

研究者们挑选了连接到同一运动神经元上的一对感觉神经元。其中一个感觉神经元受到的刺激比较强烈,另一个则比较轻微。他们发现在受到刺激后,促进突触形成的有两种不同的致活酶,分别是蛋白致活酶M Apl I和M Apl III。通过阻碍其中一种致活酶,可以阻止神经元对刺激形成记忆。

这对海兔来说是好事,但对人类呢?幸运的是,类似的致活酶也在作用于脊椎动物的记忆形成过程。

虽然离临床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这项研究为我们打开了一扇曾被认为不可打开的门。也许有一天,人们在被抢劫之后,可以通过服药忘记当时路边的邮筒和狗叫声,但同时仍然能够想起抢劫犯的容貌。即便最后不能被应用到临床治疗当中,这项研究也对我们理解大脑记忆形成过程非常有帮助。

该研究发表在Current Biology上。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原作者:MIKE MCRAE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2.5
赞一个 (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