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26 , 09:40

半夜心里暖烘烘:水电工,根本不可怕嘛

最近恐怖故事比较多。昨天还故意吓唬人,那今儿就讲两个暖心暖肺(大误)的故事吧。

半夜心里暖烘烘:水电工,根本不可怕嘛
credit: 123RF

有人认识好的水电工吗?我做了那种傻叉仪式,害得现在我家浴室现在在漏水。还有个没有脸的家伙待在我家厨房里。

有谁知道哪里能找到好的水电工吗?我搞砸了个那种宗教仪式,结果现在我家浴室的花洒在漏水,厨房里还有个没有脸的家伙待着不肯走。我房东说明天他会过来,要是被他发现一定会杀了我的。特别是我还在家里偷偷养了只猫,他明着说过这里不准养宠物的。

这一切要从我喝大了在Tinder 上勾搭上了个妹子说起,她和我说如果我想和她见面的话我就得先去做个能召唤鬼魂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仪式。
按她说的这个仪式好像是叫Mea Culpa 还是什么别的。

实际上,她发过来的信息是这样的,

“腐烂的肉将不会安息我是开端也是结束我见过燃烧的城市吞噬掉地球hhhhhhhhhhhhhhhhhh [仪式步骤的链接] 我们的灵魂将会相遇当黑暗渗出时mea culpa mea culpa mea culpa kkkkkkkkkkkkkggggggg”

好啦她是个挺奇怪的妞啦。

或者说我觉得她是个妹子啦,其实我也看不大清她的脸。她的照片就只是一片黑色的底色加上两个看起来有点像眼球的白色小点。只能从照片上看出一点点她的脸部轮廓,不过这样看上去她的脸是灰色的,而且我还没办法看清她到底有没有嘴。可是她皮肤看上去超嫩的,至少我是绝对不要约个痘痘脸的妹子的。

所以,无论如何,我衡量了一下通灵仪式和水嫩肉体之间的利与弊(在我喝了五六杯龙舌兰后)。

这票完全干得过好吗?

我把手机闹钟设定在凌晨3点26分,但这台毕竟是部掉进过马桶很多次的05年款Motorola Razer, 闹钟直到4点才响。他大爷的。

不过我想没差啦,反正我本来还应该得找个朋友陪着一起做这个仪式的。但我老铁最近因为在Patterson Park 和 Eastern Avenue 转角那边贩毒被抓了,真他妈背运啊,Roscoe。

总之,我爬起来关掉了闹钟,不过那时候我实在太醉了,立刻又睡了过去。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又过了20分钟了,两眼一抹黑地在自己房里摸索真的很难受,不过很明显做这仪式的时候你必须得把灯关掉,要不然你一开灯就会有鬼出来吓你哈哈哈。

仪式步骤上说我应该去找个蜡烛然后点燃它,但我实在是喝蒙了,刚起床就被我放在地板上的蜡烛绊倒了。最后我放弃了,把灯打开了随便在桌子上抓了个蜡烛来用也没差太多啦。

我看了眼窗外,想知道这个街区凌晨4点20的时候是怎么样的。街上很安静,除了个穿着黑色斗篷还戴个黑尖帽的奇葩就没有别人了。他正透过窗户盯着我,我不大看得清楚他的脸。真的,巴尔的摩这边的治安真他妈烂透了。先是黑社会内乱,现在外边还有个该死的3K党。拜托。

我把蜡烛点着然后看了眼手机。接着我应该敲自己卧室的门不多不少66下,而敲第66下的时间应该正好是4点06分。不过反正其他的步骤我都给搞砸了,我直接在门上敲了段青春修炼手册然后走去走廊。我房间门是直接对着楼梯的,在半夜乌漆麻黑地看下去还是蛮恐怖的,而且我好像看到有什么东西在下面走过。

按下一个步骤,我应该闭上眼睛边喊着“Mea culpa, mea culpa, mea culpa”边往前走,mea culpa 在意大利文里的意思好像是“我的culpa”,我猜大概是一种傻逼意大利车的狗屎款式吧。总之我试着边喊着意大利车的款式边闭着眼睛前进,但是我的猫,炸鱼柳,把我绊倒了还害我摔下了楼梯。

蜡烛在我摔下楼梯的时候灭掉了,但我头晕得根本不在乎。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下定决心我要把这傻逼仪式做完,也就是我下一步得躲在一个柜子里等着鬼来和我玩躲猫猫。我决定躲在厨房的储物柜里,因为我放了包吃了一半的薯片在那我可以边等边吃。

在我往厨房出发的路上,我听见背后传来一阵轻声的低语。我转过身,暗自期盼一直以来我都是对的,炸鱼柳是会说话的,不过那里没有任何东西。

除了有个黑影站在角落里。

我停下来,眨了眨眼,然后它就消失了。我实在不应该喝那么多龙舌兰的。

当我躲进柜子里时,喝下去的酒和刚才的碰撞开始发挥效果了,结果我吐了满厨房地板的呕吐物和龙舌兰,妈的。这下房东肯定饶不了我的。他妈的房东、酒精、头晕、呕吐和睡不够把我逼疯了,作为释放我哭了出来,眼泪和鼻水流了个满脸。

这时我听到厨房外边有个声音。

我朝厨房的窗户望过去,发现之前那个奇葩黑社会/3K党在我家后院里,还是在盯着我。我看上去一定像个弱智,站在家里厨房的储物柜前面狂哭。我觉得这太丢人了根本不敢面对他,所以就爬进储物柜把门关上。操,这里也太冷了,冷得我□□都要掉了。我猜家里空调八成是坏了。之后我一定得打电话喊房东修一下,不过这就意味得给炸鱼柳吃镇静剂再塞他到我床底下的行李箱里。

就在这个时候,我意识到我需要重新思考我的人生。也许我根本不需要喝这么多。也许我应该把炸鱼柳送给一家更适合他的家庭。也许我更应该找的是一个有智慧和风度的女人。也许我应该搬离这个4点还有3K党在游荡的社区。

在储藏库里思考了我整个人生之后,我决定去他妈的不管这个傻叉仪式了。再说了,那个Tinder的妹子也没那么赞嘛。更不要说事实上我还有七十多个步骤得完成了,像是再多点燃8个蜡烛,拿刀子捅一个日本娃娃,还有边转圈边狂叫“你是鬼!你是鬼!”什么的。

在最后我还得走到地下室,坐在一个镜子的前面,看进镜子里,但又不是要真的看进去,这他大爷的根本一点都不科学好吗!

在我决定要从储物柜出来的时候,门的背后传来一阵低沉的□□。我呆住了,老天爷保佑千万不要是我的房东啊。

我悄悄打开门,发现是之前那个黑社会/3K党站在我家厨房里,死盯着我。我终于能仔细看清楚他了。我发现他连脸也没有,我猜可能最近的黑社会入会仪式是得先把你的脸摘了吧,谁知道呢。

他没有对我的动作做出任何反应,就是站在那死盯着我。我他妈也不知道怎么对付黑社会或者没有脸的3K党啊,于是我就盯回去。我们就这样互相瞪着有个五分钟吧,直到我瞪累了决定走出厨房走上楼梯。他就这样一直盯着我上楼,但是一步都没有动过。

总之那之后我去洗了个澡的时候发现花洒在漏水,我敢保证这肯定是那个傻叉仪式害的。所以如果有谁认识巴尔的摩附近靠谱的水电工麻烦给我介绍一下,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个人帮我修一下浴室。谢谢。

本文由 王橘猫 译自reddit


以下是来自封面妹的问候~ 诶嘿~(*❦ω❦)

半夜心里暖烘烘:水电工,根本不可怕嘛
嗯,我画的

根本不可怕嘛 おそろしくねっし 

784 名前:あなたのうしろに名無しさんが・・・ 投稿日:02/07/07 22:05
那是我小学3年级时候的事了,我在家附近的空地上练习挥杆,然后有一个大叔接近我,跟我玩抛接球什么的,陪我玩了很久。因为我看他好像很喜欢棒球的样子,好感度蹭蹭蹭的就上去了。

练习了一会儿之后我们都很累了,大叔就提议说我们休息会儿吧,我就坐上他的车走了。
我到了他的公寓之后,他还帮我换了衣服,还和我一起泡了澡。
回想起来,好像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都被他洗到了,弄得我痒得不行,但觉得他是一个很温柔的大叔。

过了一会儿,我才发现天都已经黑了,大叔和我说,都已经这么晚了,就别回去了。
因为他说已经和我妈妈联系过了,于是我安心的住下了。

785 名前:あなたのうしろに名無しさんが・・・ 投稿日:02/07/07 22:14
晚饭是大叔亲手做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吃晚饭之后的记忆,我一点都没有留下。

最后,我记得应该是和大叔在一个被窝睡了觉觉,但等我意识过来已经坐在车里了,
我们在之前相遇的那片空地上道了别。

我就回家了,回家后发现不知道为什么,我家附近停着辆警车,我直接就被警察带走了。
因为坐上警车了我还特得意开心的不行,但是一回家就被揍了。

787 名前:あなたのうしろに名無しさんが・・・ 投稿日:02/07/07 22:45
>>784 
那个,你失去记忆的那段时间里,有没有觉得□□附近,非常痛?

790 名前:あなたのうしろに名無しさんが・・・ 投稿日:02/07/08 01:13
果然最可怕的还是活人啊。 

791 名前:あなたのうしろに名無しさんが・・・ 投稿日:02/07/08 02:07
>>784-785 

那大叔被抓了吗? 

793 名前:あなたのうしろに名無しさんが・・・ 投稿日:02/07/08 02:37
>>790 

这种剧情我都听腻了啦 
根本一点都不可怕嘛 

794 名前:あなたのうしろに名無しさんが・・・ 投稿日:02/07/08 05:15
根本不可怕嘛 

半夜心里暖烘烘:水电工,根本不可怕嘛
credit: 煎蛋画师seηz

本文译自 skowa,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