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25 , 20:00

一名父亲骑行1400英里去倾听逝去女儿的心跳

五个月前,比尔·康纳(Bill Conner)20岁的女儿阿贝(Abbey)忽然离世,比尔伤心欲绝之余觉得得做些什么来纪念女儿短暂的一生。

5月22日,在儿子奥斯丁(Austin)大学毕业后的这一天,比尔骑上自行车开始穿过这个国家。

一名父亲骑行1400英里去倾听逝去女儿的心跳

比尔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是女儿想要我做的事。” 他决定骑行2600英里(其中一段要从家乡威斯康星州的麦迪逊到佛罗里达州的劳德代尔堡)前往布劳沃德健康医疗中心——该中心在一月份完成了阿贝的器官捐赠事宜。

比尔家的悲剧发生在一个冬天,在坎昆(Cancun)度假时,阿贝和她的哥哥被人发现脸朝下倒在度假村的水塘里,不省人事。等到他们被人发现从水里拉出来,阿贝被诊断出现不可逆脑损伤。她被用飞机送到劳德代尔堡,一直靠生命支撑系统维持着,直到医生可以将她的器官用于移植。

阿贝在16岁的时候做出决定进行器官捐赠,全家人事先讨论过这个问题。比尔说:“阿贝很早就清楚这些事情,她做了注册登记。不幸的是,没想到这一切来得这么快。我女儿很贴心,做她的朋友非常开心,她总能默默支持别人,尽可能帮助有需要的人——这就是她。”

比尔和女儿做着最后的道别,南边隔几个州远的一家医院里,另一个家庭的悲剧正上演着。在那里,21岁的劳蒙斯·杰克(Loumonth Jack)被告知他所在人世的时间屈指可数。

路易斯安那州拉菲特的劳蒙斯患有心脏病,他的心脏进入快速衰竭阶段。他的生存需要奇迹,这个时候阿贝出现了。比尔说:“他的生命只剩下10天,用阿贝的器官他活了下来。”

阿贝捐出了四个器官,让4名年龄在20岁到60岁之间的男性得以生存。她也捐出了眼睛和其它组织。

当比尔通知佛罗里达捐赠中心代表女儿完成她的遗愿后,中心发信给受赠者询问他们是否有兴趣与捐赠者的父亲见面。比尔说:“收到的这个唯一的回复是心脏受赠人劳蒙斯。” 比尔得到了劳蒙斯的联系方式,他们联系了几次打算见面——离家1,400英里。

比尔说:“劳蒙斯是个谦虚的孩子,他的父母把他教育得很好。他非常恭敬礼貌,做事成熟。”

一个周日的下午,比尔和劳蒙斯见面了,他们仿佛已经认识好久,都张开手臂走向对方。比尔说:“他因为阿贝活下来了,女儿的心脏在他的体内跳动着,她的心告诉他径直向我走来。我为他和他的家人感到高兴,同时我和女儿得以相聚。”

他们拥抱在一起足有一分钟之久,随后劳蒙斯拿出了一个听诊器,这样比尔就能够在女儿去世之后再一次听到她的心跳声。

比尔用心地倾听着心跳,劳蒙斯的朋友和家人围在旁边,大家看到这一幕都不禁泪流满面。

劳蒙斯告诉巴吞鲁日CBS affiliate WAFB记者:“她救了我,我却无法回报她。我所能做的只能把我的爱给她的家人。”

他们把她的心跳声录了下来,让比尔想听的时候方便些。

短暂相聚后,比尔继续旅途,他要沿路向人们宣传器官捐献的重要性,分享女儿捐赠的故事。

本文译自 cbsnews,由译者 shixinxin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shedal
4.8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