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25 , 00:01

半夜背后凉飕飕:高高狗-1,双胞胎,老照片

我兄弟王橘猫同学他酝酿了一个大长篇,可能会分5~6期吧。
不定期更新!

半夜背后凉飕飕:高高狗-1,双胞胎,老照片
credit: 123RF

我女儿做起了关于“高高狗”的噩梦,我应该好好听她说的【一】

我们总是会把生活想象得比现实容易。为什么我们会有这种妄想?为什么我们会笃定我们理应拥有幸福?为什么一旦当事情出了差错,我们会表现得这么震惊?是这个我们居住于其中的社会造成的吗?是这些时时刻刻环绕着我们的虚假广告欺骗了我们吗?是我们读过的书、看过的杂志、报道、新闻、视频都在误导我们吗?为什么悲剧总会让人如此难以接受?

生活就是段充满失望、痛苦、和不幸的苦行啊。有时候我们被赐予快乐,暂缓了即将来临的苦难。在这些时刻里,我们误以为自己已经找到了自身存在的真正意义:爱情、家庭、文化、旅行、自然之美。

但那全是狗屎。

那些短暂的美好时光,只不过是在那没有穷尽的折磨间偶然获得的一口喘息。那是一道卡死在我们心中的希望之光,就像某种癌症。我们请求它,我们乞求它,我们哀求它。在经历令人难以承受的心灵痛苦时,拥有能寄予希望的幻想,比完全的绝望更为糟糕。希望就是个谎言。它是种玩弄人心的疾病,让我们相信这痛苦的现实终将蒸发,就像寒风中呼出的一口气。

让我明白地告诉你,现实就是具残忍的、血淋淋的尸块。

读到这里的你可能会想,我的生活不是这样的啊。我家庭环境还算可以,亲戚和睦,经济宽松。

我衷心希望你能充分享受这口难得的新鲜空气,因为那个名为苦难的炸弹已经悬在了你的头上,即将要落下了。可能现在的你还未能看见,但它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往下堕落。在你最为不经意的时候,它将着陆并摧毁你的整个存在。它会毁掉你爱的一切,徒留下支离破碎的你在臭水沟里无谓地哭泣。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这些?

为什么你应该听我的劝告?

因为那颗炸弹已经落到我头上了,因为它所造成的尘埃是如此让人难以忍受,我无法从我受毒害而荒芜的生命中,再找到一丝清新的空气。我的喉咙充满烟气,眼睛浸满泪水,我说不出话来,我怕说话会撕裂我早已干枯无声的声带。

我妻子死了。

她在一年前离我们而去,空留下我独自抚养我们的小女儿,Heather. Heather是我仅存的一切了。她是一具我挣扎着戴上的防毒面具,她是我□□着流血的牙齿发出的一声哽咽。

Heather今年五岁了。我们尽了最大的努力企图弥补我妻子亡故留下的伤疤;失去人生伴侣的空虚,缺失母亲角色的空洞。只要想到我女儿在如此年幼的年龄就得面对生命的血刃,我就不禁颤抖。她需要一个避风港,她需要保护。

我曾经以为,我能为她提供足够的保护。

但那是曾经…那是在那些噩梦出现以前我曾经有过的想法。

那是在 高高狗 出现以前。

我用力搓着眼睛驱走睡意,在黑暗中爬起检查闹钟。凌晨三点。边抱怨着,边挣扎着让自己从温暖的床单中起来。Heather正在她的房里哭喊着我的名字,她一定是做了个噩梦。

在急需睡眠所带来的恍惚中,我从房间走出,朝着她房间走去。房子一片寂静,我拖着步子走过冷硬的木头地板。Heather从来没有做过噩梦,我边想着,边打着哈欠。我是不是让她在睡觉前看到什么恐怖东西了?

我走进她的房间,一个被玩具粉红芭蕾舞女所发出的荧光充满的小世界,走向我女儿的身边。她蜷成一团球,双手使劲捂着自己的脸。她抽噎着,眼泪把她的枕头都打湿了。

我抱起她,轻声地和她说没事了,爸爸在这里。在她稍微冷静点后,我问她是不是做噩梦了。她仰头睁着她那大大的泪眼看着我,点了点头。她使劲抱着我,问我能不能睡在我房间里。我告诉她当然没问题。

“它不会去你的房间对不对?”当我把她抱离床时Heather问我。

我定住了。
“小南瓜,你说的是什么呢?”

她紧紧环抱着我,悄声说“高高狗。”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考虑到这很可能只是个噩梦,所以我告诉她,没有狗可以进来这所房子,我们会很安全的。在抱她回到房间时,我能感觉到我的话使她放松下来了。我让她躺在我的床上,摸着她的头发直到听到她传来轻柔的鼾声。我在她身边躺下,沉重的疲劳很快使我再度陷入了睡眠。

第二天,生活回到了它寻常的轨道里。我帮Heather做好上学的准备,然后急急忙忙地让自己准备好去上班。我让她待在楼下,边开心地嚼着吐司边看电视,在此同时我可以冲去洗澡和刮胡子。每个早上都是这样,不过我已经习惯这种忙乱的节奏了。

在我正使劲把自己套进运动外套,赶向走廊准备下楼时,我停了下来。我蹲下,用舌头舔了下拇指,擦掉了硬木地板上一道通向Heather房间的泥土痕迹。我□□了□□牙,提醒自己这不是什么大事。Heather才五岁,不能期待她总能记得把自己的鞋子脱掉。

我站起来,赶着下楼,带上女儿开始我们一天的生活。我把电视关掉,拿上Heather的粉色芭比书包,再问她需不需要在到学校前先上一下厕所。她说不要,于是我一把抓过放在厨房橱柜上的车钥匙,牵着Heather往前门走去。

当我正要跟随Heather走出家门,关上前门时,我迟疑了。我停下了手,把头探回家里侧耳倾听。我发誓我听到有什么声音从楼上传来,但我耸耸肩,关上门,把门好好地锁上了。

【未完待续】

本文由 王橘猫 译自reddit


■双胞胎姐妹 双子の姉妹

一对双胞胎小loli被诱拐了。
那个诱拐犯在姐姐耳边说

“你敢抵抗或者逃跑,我就杀了你妹妹。”

然后又在妹妹的耳边说道

“你敢抵抗或者逃跑,我就杀了你姐姐。”


【解説】
为什么犯人会知道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呢?
这是一起熟人犯罪。


■老照片 久しぶりの写真

我有张以前和朋友一起出去玩时候拍的老照片,
总觉得照片里的人变多了啊。

是和8个朋友一起出去的时候,抓了个路人帮我们拍的照片,
现在拿出来看了下,发现照片里有9个人啊。

多出来的那个完全没见过啊……
给朋友们看了,他们也都说不认识。

那究竟是谁啊?


【解説】
多出来的那个就是他自己。
照片中他的脸发生了变化。


嘿!想我了吗~❥(ゝω・✿ฺ)


半夜背后凉飕飕:高高狗-1,双胞胎,老照片
credit: 煎蛋画师seηz
(话说这其实是动图,一直没人发现好桑心。)

本文译自 まとめ,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1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