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24 , 22:56

半夜系列:我第一次死的时候才十七岁

半夜系列:我第一次死的时候才十七岁
credit: 123RF

# 刚看了Nosleep板块的规则,尤为重要的是‘要相信,不然别看了’。妙......
这次翻译的风格变精简了,希望你看得舒服。粤语翻译在后面。

我第一次死的时候才十七岁,缘起我遭受了一场由醉驾引起的交通事故。当我躺在血泊和一地的玻璃渣时,我视觉逐渐漆黑,但我感觉到有东西揪着我,不停摇醒我,好像有一跟稻草把我的身体拉起来一样。我眼前是快速靠近的光斑,安静平和的感觉占据了我。“原来这就是死亡”我记得当时这样想“一切都结束了”。但这竟然不是结局,起码对我来说不是。我可以感受到自己被扯回来了,就像是被安全带揪回到驾驶座上。突然间,我低着头看到死去的自己,死不瞑目地躺在大的离谱的血泊中。想必我变成鬼魂了,然而事实比这更怪诞,我居然转移到那个刚到达现场的医护人员体内!

当我意识到后,我扭头就跑,不知为何,但我就是跑走了。

接着一段时间,我试着适应新生活。一个没有感情的妻子,两个无从照顾的孩子。不久,我觉得活不下去了,所以我拿起霰弹枪对着嘴来了一枪。我没期待什么,心想可能第一次是因为某种宇宙黑洞,虫洞什么的。这次我会死吗?还是说又重生呢?答案很快出现了。我一扣扳机,马上又有那被扯回来的感觉,我被拉到了距离我最近的人身上--我的妻子。

如果射杀了她,我会很愧疚的,但我不想这样活着啊!

过着其他人的生活就像穿着永远不会合适的衣服。心理上不会适应,甚至生理上也不会。结果我变成四处漂荡的人,当我受不了现在的生活,我又开一枪了结自己......

日子过去了,我意识到这种‘天赋’能赚钱。不少人想杀死某人,甚至愿意花一大笔钱让谋杀看似自杀。我成了暗网上的传奇,一个可以让目标自杀的刺客,作案无迹可寻。尽管觉得钱不算很重要,我还是赚了一大笔。当我缺钱了,我就移魂到某个有钱人。我权当是种消遣,当然也是为了让原本的‘我’永存。移魂到谁没多大关系,反正我还是最叼的黑市杀手。

终于,有人发现我了。一群我从没听说的政府组织的警官员涌进了我家。带走我后他们在我身上做各种实验,让我移魂到他们带来的流浪者,以便他们作各种测量。他们强迫我杀了很多人,远比我之前杀的多。最后他们觉得我太具威胁性了,然而并没办法杀死我。所以他们给我两个选择,要不被关在独立仓,四肢被绑在四个床角,然后自然死去,要不继续为他们工作。显然我选择后者。从那开始,我就一直为他们干活。其实我并不在意要我做什么,不过他们说我做的都是为这国家好,我在捍卫人民的主权与自由。我才不信。

如果他们知道我在写这些,一定想都不想把我关进单人仓。那么我为什么要写?为什么冒着险?可能我想这辈子起码做些好事吧,希望我的故事能传给某位有心有力的人,或许他会知道怎么解救我,阻止我。因为再这样下去,没有任何人是安全的。作家,博主,公众人物,各种异议都会被无声无息地被抹去。

自求多福吧,如果你成为被抹去的目标......


下为粤语版:

我十七岁嘎时候就死过一次啦,系由于一场醉驾车祸。被人撞低之后,我瞓系一滩血同玻璃碎里面,眼前黑朦朦。但系我觉得有野扯住我,不停想摇醒我,好似有条禾杆草拉住我甘。睇住d好快甘过紧来嘎光,我觉得好平静。‘原来死左就系甘’我当时霖‘无啦无啦’。但系件事竟然未完,起码对我来讲未。我觉得自己被人拉翻来,好似被条安全带扯翻埋驾驶位度甘。dup低头,我见到死左嘎自己,死唔眼闭甘瞓系好大滩血度。我霖我变左只鬼,跟住件事仲怪诞,我走去左果个岩岩来到嘎救护员身上。意识到之后,我即刻跑走,唔知为乜,总之我系甘跑。

之后,我尝试适应新生活。有个我唔中意嘎老婆同两个细路,无耐,我就觉得好无意思。我拿起支霰弹枪对住嘴开。无期待过d咩,可能之前系因为虫洞,黑洞之类挂。今次我会唔会死,定系又重生咧?话都无甘快,又有被人扯翻来嘎感觉,我被人拉左去最近住我噶人身上--我老婆。如果开枪打死距,我实好唔安乐,但系我真系唔想成为距。

过其他人嘎生活就好似着唔岩码数嘎衫,你永远都唔会惯。心理上唔惯,甚至生理上都唔会惯。跟住我变得流离浪荡,我顶唔顺宜家生活嘎时候,我就一枪搞掂自己。

慢慢甘,我发觉哩种‘天赋’可以揾食。好多人想杀人,甚至出高价制造自杀嘎假象。我成为左地下网络嘎传说,我系一个可以令目标自杀嘎刺客,无人知道发生咩事。我赚左好多钱,就算觉得钱无乜所谓。如果无钱噶话,我可以移魂去d有钱人度。我当系揾d世艺,亦可以等最初嘎‘我’一直留系世上。移魂去到边个度唔紧要,我都系最犀利嘎黑市杀手。

卒之,我被人发现左,成班我听都未听过嘎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冲入来我屋企抓左我。距地系我身上做左好多实验,要我移魂去d抓翻来嘎流浪者度,然后被距地做好多测试。距地逼我杀左好多人,多过我之前杀嘎好多。最后距地觉得我太大威胁啦,但系又无办法杀我。我有两个选择,一系被人困系单人仓,手脚绑系床头床尾等死,一系继续帮距地做野。

我梗系拣后者啦。一直到宜家,我都帮紧距地做野。其实我无霖过自己做紧咩,但系距地话甘系为国家好,我系度捍卫紧国民嘎主权同自由。我先唔信。

如果被距地知道我写紧哩d,唔使霖,我一定被人困去单人仓。甘点解我要写?做乜要冒险?我霖系想哩世人做d好事咯,我希望会有有能力嘎人知道我哩件事,可能距知道点样救我,阻止我。因为再甘落去,无人可以独善其身。作家,博主,公众人物,所有流言非议都会被人静静鸡消除。

菩萨保佑啦......如果距地霖住搞掂你噶话。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Rick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1.8
赞一个 (18)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