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24 , 17:00

挨饿很爽?这要说到极端低碳饮食的原理

挨饿很爽?这要说到极端低碳饮食的原理
credit: 锐景创意

所谓“极端低碳饮食”,即每日摄入碳水化合物不超过50克——一杯米饭、两片面包,或每日总能量需求的10%。

一些极端低碳饮食实施者表示,他们觉得心情愉快、思维清晰、食欲减退。极端低碳饮食甚至能够模拟GHB(γ-羟基丁酸,又称“液体迷魂药”)对大脑的作用。

身体认为自己正在挨饿

极端低碳饮食会改变身体的代谢模式——从燃烧更多碳水化合物,转变为燃烧更多脂肪。这个过程需要花费几天时间。

在此期间,身体认为自己正在挨饿。当它耗尽大部分葡萄糖(碳水)存货后,就会开始将贮存脂肪分解为脂肪酸,释放到血液中。脂肪酸抵达肝脏时,会被转化为乙酰乙酸盐——一种酮类。因此,极端低碳饮食有时也被称为“酮饮食”。

乙酰乙酸盐会分解为二氧化碳和丙酮——一种难闻的溶剂,以溶解指甲油而著称。因此,极端低碳饮食者与禁食者的呼吸中常带有臭味。丙酮会通过肺逃至体外,而健康肝脏会将此情况降至最低,具体方法是将大部分乙酰乙酸盐转化为一种更稳定的物质,即BHB(β-羟丁酸)。

BHB和GHB非常相似。两者化学式相同,均仅含15个原子,唯一区别在于一个氢原子和氧原子的位置。GHB是一种天然神经递质,但其合成形式通常用于迷幻药。这两种分子通过血脑屏障的载体相同。

在极端低碳饮食期间,大脑中BHB含量较高,它会附着在GHB所附着的缓解焦虑的受体上。它们之间的亲和性足够强,因此可能会产生类似效果。目前,人们尚未发现BHB补充剂或低碳饮食引发GHB的副作用,如失去意识、痉挛、死亡等。

也就是说,在极端低碳饮食期间,由肝脏分泌的BHB会对大脑产生类似GHB的效果,令人心情愉快。那么,除了名字类似之外,还有其它证据吗?

为“原始天然嗨”而禁食?

上世纪50年代,Walter Bloom首创了治疗性禁食,应用于肥胖患者。禁食数日后,病人失去胃口、感觉极棒、体验到轻微的陶醉感。Bloom推测,正是乙酰醋酸盐引起了这种令人费解的现象。

但迄今为止,科学家尚未进行相关研究。因此,人们并不知道这种现象的确切原因。乙酰乙酸盐、丙酮、BHB或任何其它代谢产物都可能参与其中,甚至低血糖也有产生愉快与晕眩的效果。科学家也许可以从大脑活动成像入手,比较极端低碳饮食者和GHB服用者的大脑活动。

最后,千万别为了这种“原始天然嗨”而实施极端低碳饮食,因为它也存在多种副作用,包括骨骼钙流失、肾结石风险提高、生长迟缓等。

本文译自 sciencealert,由译者 蛋花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原作者Andrew Brown, The Conversation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3.3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