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23 , 11:00
8

[连载-3]《墙中鼠》

[连载-2]《墙中鼠》
[连载-1]《墙中鼠》
原著:霍华德·菲利普·洛夫克拉夫特 Howard Phillips Lovecraft

在此之前,关于我的家族还并没有什么邪恶的传闻,但我想这之后一定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1307年的一部史书上的记载称我们德·拉·普尔一族是“被上帝诅咒的一族”,而当时那些散发着邪恶气息,令当地人恐惧到失控的乡野传说并没有透露什么有用的信息,只是提到这座城堡修建在了古老的神庙与修道院之上。

这些炉边故事充斥着各种可怖的描述,更大的恐惧则隐藏在恐惧的缄默与含糊晦涩的推诿支吾之中。这些故事将我的祖先们描述为一种世袭的半神半人族类,与他们相比,蓝胡子(吉尔·德·莱斯元帅)萨德侯爵(《索多玛120天》作者)充其量就是不入流的新手。这些故事还暗示,我的祖先应当对几代人以来偶尔发生的村民失踪事件负责。

[连载-3]《墙中鼠》
credit: 锐景创意

很显然,大反派一般都是男爵,或者他的直系继承人之类什么的;至少,传言大部分都与他们相关。据说,如果继承人出现了任何有健康正常成长的倾向,他便会神秘早夭,为其他继承了家族邪恶血液的后裔让出位置。在这个家族内部深处,似乎存在着一个邪教,它由一家之主统领,有时会将某些家族成员排除在外。

入教的评判标准明显是气质秉性而不是血统,因为几位嫁入这个家族的女士也参加了这个邪教。来自康瓦尔郡的玛格丽特·崔佛女士,第五世男爵的次子高弗里之妻,成为了当地所有乡间稚童眼中的魔头灾星,威尔士边疆至今仍流传着以这位恶魔般的女士为主角的恐怖民谣。另一位女士玛丽·德·拉·普尔的可怖传说也留存在了民谣之中,但叙述的角度有所不同,她在嫁给什鲁斯菲尔德伯爵之后不久,便被她的丈夫与婆婆合谋杀害,牧师在听完两个杀人者的坦白之后——他们甚至不敢将真相再告知世人——原谅并祝福了他们。

这些神话与民谣只是一些典型的粗陋迷信故事,它们令我十分反感。它们的流传与跟我诸位祖先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尤其使我恼怒;但同时这些骇人听闻的习性的罪名却令我回想起了我直系血亲的一件丑闻:我的一位年轻的表亲,他名叫兰多夫·德拉普尔,也居住在卡尔费克斯,他一向与黑人走得很近,当他从美墨战争的战场上返回时,他竟然成为了一名巫毒教(源于非洲的黑人宗教)的祭司。

另一些故事对我的影响就小多了,它们主要是对一些怪事的模糊描写与捕风捉影,包括石灰岩峭壁旁常有大风刮过的荒芜峡谷中传来的恸哭与咆哮声;春雨后空气中散发的类似墓地中的恶臭;某个夜晚,独自骑马经过旷野的约翰·科雷夫先生的坐骑踩到的一个会挣扎尖叫的白色生物;还有一个仆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看到了修道院中隐藏的某些东西之后被吓疯了。这些故事都是些陈词滥调的鬼魂传说,而我当时又是一个坚定的怀疑论者。失踪平民的数目也没有少到可以忽视的地步,虽然按中世纪的习惯来看,也不是个非常显眼的数字。在那个好奇会招致杀身之祸的年代,不止一个头颅曾被砍下挂在艾克萨姆修道院周围的堡垒(现已不复存在)上示众。

有一些传说的描写极为生动,不禁让我后悔年轻时没能学到更多关于比较神话学(一类对于不同文化中神话的异同点及特征进行研究的学科)的知识。例如,其中一则提到,一个由蝠翼恶魔组成的军团每晚都在修道院内举行女巫安息日(Witches` Sabbath)的狂欢,这也许能解释修道院周围广袤的菜园中出产的与人口数完全不成比例的大量粗劣蔬菜的去向——成为那些恶魔的口粮。而这些传说中最为传神逼真的,是一部关于老鼠的戏剧性史诗——在那场使整个城堡被废弃的惨剧发生三个月后(指连载【1】中所提到的灭门案),这群蹦蹦跳跳的淫猥害兽从城堡里蜂拥而出——这支饥肠辘辘骨瘦如柴浩浩荡荡的老鼠大军在释放掉自己的狂怒之前横扫掉了它们面前所遇到的一切,它们啃食家禽、猫、狗、猪、羊,甚至吃掉了两个不幸的人类。之后,随着它们如列车般的轰鸣前行,它们闯入了村民的家中,带来了无尽的恐惧与诅咒,因此围绕着这支令人难以忘却的啮齿动物大军衍生出了一系列的传说怪谈。(传说中女巫的安息日在每年6月23至24日,即施洗者圣约翰之筵前夕。恶神,也许就是魔鬼,装成黑羊,指挥各种恶鬼,男女巫士、以及杂七杂八的凶神恶煞的狂欢。)

这类传说确实令我十分困扰,但我依旧以老年人特有的固执,推动着祖屋修复工作进一步进行,直至其完工。面对着这栋巨大的建筑,我一时无法想象,这些怪谈竟然真的影响到了我的心境。另一方面,诺里斯上尉及一直负责协助我们的古文物研究者们一直赞扬并鼓励着我。当这历时两年的工程结束后,我怀着骄傲与自豪的心情逐个参观了大宅里的房间,欣赏着装有护壁板的墙壁,拱形的屋顶,漂亮的直棂窗与宽阔的楼梯,我的内心是如此愉悦,这种心情足以弥补我花费在修复工作上的巨额金钱。

原建筑的中世纪风格特点得到了精巧的复制重现,新修部分完美地将旧墙壁与地基交融在了一起。我先祖的居所已重现此地,我也希望在我家族这条血脉断绝(主角独子已去世)之前,挽回德·拉·普尔家族在当地的声名。我将在这里度过余生,并向世人证明de la Pore(我已将名字改回其最初的拼写方式)绝非是恶鬼魔物。而令我更加感到安慰与舒适的是,虽然艾克萨姆修道院是按照中世纪的风格进行设计修复的,但是其内部却是焕然一新,而且再也不会像过去一样受到害虫害兽或是鬼魂之类的东西侵扰。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不定时疯狂调查员A · 布休
4.8
赞一个 (16)

TOTAL COMMENTS: 8+1

  1. 3487408

    感觉这篇翻译在细节注释部分确实好上不少,而且语句也通顺了

  2. 两杯豆浆君
    @4 months ago
    3487410

    今天就是女巫安息日了天啊!

    [18] XX [0] 回复 [1]
  3. 隔壁老王
    @4 months ago
    3487437

    摸着鱼就又到周末啦哈哈哈哈
    (ง ˙o˙)ว

  4. 挣脱地平线
    @4 months ago
    3487524

    码起来,一起看

  5. CodeXSK
    @4 months ago
    3487526

    @两杯豆浆君: SAN断崖搬狂掉

  6. 3487614

    这种太多形容词的文章,可能闲下来慢慢读会是个好文章,但对于忙里偷闲的人来说确实不太感兴趣

  7. 3487649

    朱门酒肉臭,路有克苏鲁。

  8. 82赫兹
    @4 months ago
    3487853

    把这个基因命名为+1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