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23 , 00:01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3:蛋友们的那些事儿,医生

哈哈哈哈哈哈第三期上线了!!!φ(>ω< *) 。 照例给长点的评论强行分段了。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3:蛋友们的那些事儿,医生
credit: 123RF

以下上是来自凉飕飕:门上的信箱,骑车带人的评论。

矿灯

08年上大学的时候,有天下午没有课,在隔壁宿舍和两个同学一起看《午夜凶铃》。

那天刚好是阴天,为了突出效果,我们把宿舍灯关了,阴暗的宿舍里只有电脑屏幕闪烁。
剧情大家都不陌生,看过录影带,接过一个电话,7天后就会受诅咒而死。
当时看到女主浅川为调查侄女死亡事件独自一人来到伊豆,看完录影带后接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

就在这个时候,我们三人的手机都响起来(相隔1、2秒的样子)。
当时我们三个人都傻了….我同学说:“窝草,不会这么巧吧。电影里看完录影带就接到电话,咱也是看完录影带,就来电话,还是三个人一起。”我是感觉后背一阵发凉,赶紧暂停电影,把灯打开。

好在我们三个接到的电话都不是莫名其妙的电话,家人或者朋友打来的,电话具体内容现在已经忘掉了。过了一会,舍友陆续回来,一周后也没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大概十年前,我还住在学校宿舍,隔壁宿舍经常有人说闹鬼什么的,但一般都认为恶作剧。

有次,同学突然给了一张手机拍的相片我看,当时手机摄像头只有100万像素左右,同学说他闲着无聊,偷拍舍友的丑态,但被舍友发现,打闹中无意按了几张空快门,其中一张就是给我看的相片,画面拍到墙壁上一些生活用品阻挡灯光出现的阴影,大体上看没啥,但仔细看阴影里依稀看见一个人形,能够分辨出身形、脸型、长发,其他五官什么就看不清了。不知是巧合还是灵异事件,之后也偶然会听说隔壁闹鬼什么的,幸好没出什么大事,舍监也不在意。

十年后的现在我当了摄影师,回忆起也觉得百思不得其解。

叮当狼嫁我

好像想不起来有没遇到过灵异事件了,不过从小因为家住在官坟也就是埋人的地方所以从小就是在无数坟头间蹦哒着长大的,晚上还去抓萤火虫也是心大…有一年来了一伙盗墓者所有坟都盗了个遍还把人的骨头扔的满地都是,年少无知和小伙伴捡着腿骨打架,想想真是对不起人家…

喵熊汪太狼

@叮当狼嫁我: 看了你这个我想起来个事儿,在我妈小学时候,和同班同学一起出去拔兔子草,看到了一堆死人骨头,有一个男孩子就捡起一个问“有人敢舔吗” 然后为了装逼他自己添了一口。据说嘴巴肿了一礼拜。就和那个香蕉巴拉一样

spaceliner

@喵熊汪太狼: 我小时候在酒泉那边的一条河和小伙伴玩,就发现河道中间,远远的有个黑黑的木框子,断了一半,卡在一片滩涂上,走进一看是个棺材,另一半不知去向,河水不深,还能看到一些骨头散落河底,我当时顺手捞了一块,结果就发现手上像抹油了一般,用啥都洗不净,直到第二天才好

哦?

上大学时,学校不远处有一大片村落和农田,和几个同学周末去那边写生,就画些破破烂烂的瓦房速写,这时我看到田边有一个上有质感不太一样的东西,仔细看过去居然是一个骷髅。。。两个空洞的。。。整体都有点发黑了。。。

大家当时想要不要报警啊,这什么情况,菜地旁有几个老农路过也装作没看到。和几个同学分析,是不是谁家的坟被刨了,因为周围在拆迁修路什么的。总之最后谁都没报警,想想也是怪怪的。

我爱啃脚丫

我也发个真实的故事 大学时候室友睡在上铺有一天凌晨三点他突然坐起来语无伦次大喊大叫
我们问他怎么了
他说有个人突然抓住他的脚了
我们很不以为然
他说我现在脚踝都是冰凉的小腿就是热的一定是遇见鬼了
我们依旧没觉得什么。

后来过了几天我就真遇到鬼了 还是在宿舍里
我看书看到12点迷迷糊糊睡着了

这时候听有人在我们宿舍穿拖鞋走动 嗒嗒嗒嗒 声音由远及近 又由近及远 好烦啊 半夜谁啊来回晃 可是我想起床争辩但是发现身体不能起来了 这是穿拖鞋的那个人突然觉察到了什么 嗒嗒嗒嗒的向我走来 蹲在我旁边叹了声气 诶..!
我靠!当时一个挺身下了床跑到我室友床上一起睡了一宿

额 虽然第二天懵懵懂懂的室友起床有些尴尬(⁎⁍̴̛ᴗ⁍̴̛⁎)
后来宿舍就再没遇见鬼 不知道那段日子我们招惹了什么

热评
yaaa
不要为和舍友同睡一张床找借口了( ͡° ͜ʖ ͡°)✧

(还有几个关于正文的评论)

pluto

之前郑州有个人喝醉了,在出租车上把头伸出窗外吐,头就被驶过的卡车切断了。

无头这个,很多地方都有传闻,记得以前听说清远有个摩托司机载乘客,到目的地后发现乘客头没了,最后找不到意外确切原因,不知是真是假。继续支持这个栏目

BBK

最后一个国内有过类似事故,开车带着酒醉的朋友回家,半路朋友开窗呕吐结果被刮掉了半个脑袋。

/

以下是来自凉飕飕:宾馆,婴儿车,地藏 的评论

v

这个故事如果你是我高中同学,你肯定听说过,年级上流传了很久。

我们高中宿舍是一个长走廊,楼梯口放了宿管老师的桌子和椅子。
晚上我们10点半熄灯,通常大家都要熄灯后闹一阵。

今天也是,宿管老师挨着吼门,让睡觉。
直到快到12点才全部安静下来。

宿管老师刚巡逻到走廊最里面就听见楼道口有小男孩唱歌。
宿管老师怒了直接吼说抓到要扣班级分,等她走到楼道口,就看到一个小黑影躲在她桌子下面唱歌,宿管老师过去把椅子一拉开,正准备开骂小黑影却不见了。

她正在发呆,身后又响起了小男孩唱歌的声音,她转过头,一个身高一米左右的小男孩看着她笑,等她追过去,小男孩跑进了最近的一个宿舍。宿管老师追过去,门是关上的。
她拿钥匙打开门,说要扣他们班级分。宿舍里的人一脸愣逼,说没有什么小男孩。这时候老师才发觉有些不对了,一转身电筒晃到背后,那个小男孩就站在她身后。

宿管老师直接吓晕了。寝室里的几个人把她扶起来,又叫来其他老师,这事就这样闹了一夜,那天后,很久没有人敢去住哪个宿舍,宿管老师后来也绝口不提这事了……

bububu

某年过年,因为火车票飞机票都买不到,大年初一飞机,三十的晚上一个人睡2楼的员工宿舍,
半夜3,4点的时候,迷迷糊糊觉得楼下有人在撬门,然后翻到楼上,一共2个人,手里还拿着刀,在我房间里寻摸了半天,他们的对话我到先在记得清清楚楚,然后几个人又从窗户翻下去走了,

当时自己怎么都醒不过来,起来以后浑身大汗床单被套都汗透了,
四处看看,门窗没有撬动的痕迹,而且都是内锁都上好完好无损,感觉是做了一个噩梦,因为赶飞机一大早就走了。

春节回来后说楼下一楼大年三十被人半夜被人撬开门偷了东西,附近还有人半夜入室盗窃反抗被刺死的…..

叮当狼嫁我

想起来有一次坐地铁,接近11点,上车有个位置,因为我要坐到终点站而且很累所以直接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的醒了看到大家都在下车,瞄了一眼指示灯发现最后两站灯都是亮的,
没懂什么意思但觉得既然大家都下车那肯定是到终点站了,
就玩着手机跟着往外走,
但越来越不对劲,
走到刷卡机跟前的时候抬头看才终于发现不对啊不是这个站,下一站才是终点,
周围的人一边往外走一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然后我回到站台等下一班,就我一个在等,
下趟来了之后就两三个人下车,车厢里还是挺拥挤的,
这条线我日常在乘坐,但比较少那么晚,
奇怪之处在于终点前那一站平时就基本没什么人下车的,
而那趟车我感觉人都下空了,所以才给我一个到了终点站的错觉,
而且下一趟车也没什么人下,说明他并没有突然变成大站。

不恐怖但是挺诡异的,朋友说颇有一种跟着出站就说不定去哪里了的展开…

鄙人伊藤诚

这是我们区发生的一件大事,有个小男孩被拐卖,是他亲戚想卖他,但现在消息发布太快,出不了手,只能淹死。

在破案之前的周末,我同学媳妇做梦说,能到那个男孩了,在那个亲戚的村子里,那个村子她知道,但没去过,她在那村子见到那小男孩,然后又看到一个人把男孩拉走,她问那人是谁,那人说是她亲戚。

之后破案之后,是那个亲戚干的,然后那天晚上她哭着打电话给我同学(高中,回宿舍才能看手机,发现新闻后,给同学打了电话)就在哭着诉说她的梦,把她吓的不行。

木足

有些事情真的说不准的,之前姐姐做梦梦到过闺蜜的婆婆,然后一天后,闺蜜打电话说婆婆离世了,穿着红绸衣,就是姐姐梦到的那件。

这并非一次,半年以后,她同事生病住院,某一天梦到同事来给她说再见,第二天早上她赶快跟同事通电话确认人没事,结果晚上人就没了。。

RiRi

讲一个我姐小时候的事。
她是独生女,家里独栋三层,因为是做生意的,所以她和爸爸妈妈住的二楼的卧室门都是防盗门。

那天晚上她很早睡了,睡到一半突然就醒了,她说是有种声音还是意识什么的把她从梦里叫醒了。她平常是睡觉睡的超死那种人。
醒了之后她看到她卧室门口站了一个小女孩,穿着大红色的棉袄,梳着两个麻花辫,直勾勾看着她。

她就狂叫她爸妈,他爸妈房间就在隔壁,但是没有人回应。
她就抓着枕头扔过去,但是砸不到,要命的是那个小女孩还在慢慢往她的方向走过去。

然后我姐摸到了台灯的开关,开灯之后小女孩就消失了。
每次想起这个故事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因为我小时候她经常让我去她家陪她。这个故事也是她不在那里住了之后才跟我说的。

热评
无涯嘴
你姐是独生女?

vva

上一篇里讲到门外叮叮当当的声音然后有白色的手伸进了,我倒是想起了两个故事,一个是亲身经历。

1、白手
湖北武汉广埠屯附近,以前(199x年)有个电力系统的职校,带宿舍的。现在学校是不是给吃掉了不清楚
曾经朋友晚上回宿舍,另外个哥们当时正在宿舍洗脚,我朋友进去的时候发现门对着的窗户外面爬进来一只白手,吓到了指给那个哥们看,洗脚水打翻了都不管,逃了。
事后壮胆去看,没了。
他们住三楼。
故事无解

2、叮叮当当的声音
本人亲历。
大学毕业第一年住老小区,华东理工本部附近。以前是不是乱葬岗不清楚
老式公房,一梯四户的那种。
没工作在家通宵WOW,偶尔会在凌晨3、4点听到从走廊里传来叮叮当当的碰撞声,不止一次。觉得很奇怪,但一来坐着不想动,二来有点怕。
后来知道了,
凌晨送牛奶的。

小甜甜

听朋友聊天说的:
他上大学的时候, 宿舍是每一层在最里面有一间公用洗澡房(只有冷水),

有一天回来很晚了, 是夏天, 很热, 去冲凉, 这个时候一般都没什么人洗澡了,
到洗澡房后看到有一个隔间有一个男生背对着站着端着一盆儿, 看背影也不认识, 就没有理会,

自己到里面隔间洗澡, 洗着洗着就觉得奇怪, 因为旁边都没有冲水声音,
以为那人已经洗完走了, 后来他洗完出去的时候, 发现那男生还面朝里面站在那里,
一动不动, 我朋友吓懵了, 赶紧跑了, 到现在也不知道那男生干嘛……..

热评
法国梵蒂冈的
□□管

ghshg
@小甜甜: 其实是在□□,被你朋友撞到,但是管子一时半会儿软不下来,没法转过身打个招呼,所以硬直在那里

(↓最后挂一个人,学霸君看到请自便。)

dcdcdc

初中的时候晚自修结束回寝室,大家都走了我还在教学楼走廊看星星,过了一会才走。
因为怕太晚回去会被阿姨扣分,我就走了一条要近一点但是比较窄的在两栋楼之间的通道,

这时候发现前面居然还有一个人(应该是把题做完了才回寝室的学霸),

我就恶向胆边生,开始学电影里僵尸的那种低沉嘶哑的吼叫,
然而前面那个人头也没回只是稍微加快了一点脚步,
我就突然开始用力蹬地跑起来,叫得也更加响,
他终于忍不住被吓地也开始叫起来并疯狂地飞奔,
就这样我追了他一路快到寝室才停下来。

那真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一次跑步

(附赠一个弯弯绕绕小故事)

■医生 医者

两周前,他被确认脑死亡了,
但是他的皮肤细胞还连接着无数的软管,用人工呼吸机与点滴维持着最后的生命。

可是这也只维持到了昨天。
他死了。

“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

医生一脸悲痛地对我说道。
我抱着他的尸体,比我想象的还要轻,他一定非常痛苦吧。
不过痛苦已经到头了。去了那边就轻松了。

“……医疗费用就算了吧。”

是考虑到我经济状况并不好吧,
多么温柔的医生啊。
我哭了。

“……看着遗体很难受吧”

医生拉过床单盖住了他的身体。

“……把他和回忆一起烧了吧,忘了他吧”

听了医生的话,我重新振作起来了。
医生,谢谢您了。


【解説】
这个医生把他的脏器拿去卖钱了,
所以才说不要医药费,还想快点火葬了销毁证据。

本文译自 まとめ,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7
赞一个 (1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