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22 , 00:01

半夜背后凉飕飕:Jennifer,参观教学

我兄弟王橘猫又上线了,还留了言,大家感受下

翻到篇之前译过的想说改改用词刷一下存在感结果重新译了一遍的王橘猫现在的眼神¬_¬ ​​​​

半夜背后凉飕飕:Jennifer,参观教学
credit: 123RF

我的名字是Jennifer,我独自生活

3月26日

我的名字是Jennifer,我独自一个人生活。

这其实并不坏,反正我总是有种离群索居的感觉。我是在福利机构的照顾下长大的孩子,总是在不同的家庭间来回流转。负责照顾我的家庭总会挂上一副和善的微笑,但我从来都明白这不是我的家。不知为何,每当我感觉自己找到了属于我的归宿之处的时候,总会发现那个地方根本不存在。我的人生一直被这种厄运缠绕着。

相比之下,能待在这个幽暗窄小的小公寓(apartment)里还算不错吧。它和喧闹没有缘分,有的时候甚至会安静得让人毛骨耸然,但至少这是属于我自己的地方。我大部分的空余时间都花费在我那张破旧的瑜伽垫上做些运动、听听80年代的俗气摇滚乐、和在电脑前上着网络课程。我梦想着在某一天能成为一个平面设计师。很平凡的梦想,对吧?这实在不是个会让人感到兴奋的人生,但这已经是我能拥有的最好选择了。至少我现在能有几件属于自己的东西了,专属于我自己的。像我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抱怨呢?


3月19日

我的名字是Jennifer,我一个人生活。

在26岁的时候才回到大学进修艺术多少有点奇怪,特别是我跟那些刚从高中毕业、第一次接触到高等教育的“正常人”比起来有这么大的年龄差距…这也是为什么我不想住在校内的宿舍里。每当我和他们在一起时总会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我总感觉他们知道如果我没有搞砸掉我之前的生活,我就不会到了20多岁才会在这里。而且,我们甚至连童年时候看过的卡通节目都不一样。

幸运的是,我有一对无论如何都肯支持我的父母,让我能从之前的困境中振作起来,他们甚至鼓励我让我去考取当我在18岁时因为太过害怕而不敢去考的艺术学位。我猜这是因为当你是如此渴望一个东西的时候,你会觉得太过恐惧,甚至无法想象自己有可能会失败而选择放弃。我的父母甚至出钱让我租了这么一个小公寓,让我可以放松,不必有太大压力。

自己搬到一个新的城市确实有点孤单,我从没被别人邀请过一起出去玩,也没试过去认识任何陌生人。但我知道只要父母永远都在我身边,只要我一个电话,他们总会赶来拯救我。他们真的是世上最好的父母,我常常会后悔在我年轻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这点。


3月12日

我的名字是Jennifer,我和这个叫Roland的毛绒绒的毛球住在一起。

你猜对了,就是根据《黑塔》里的那个角色名字给它取的名。我就是个宅女,不高兴去告我啊。它是我的父母从一个宠物收养所领养来送给我,用来我离开家的礼物的 – 或者可以说这是《大学系列第二部曲:这次别再搞砸了》的礼物。(我跟我爸说我是因为摇滚歌手Warren Zevon的歌才给它取的这个名字,毕竟我猜这跟它名字真正的来源比起来我爸多少能接受点。)

学校附近欢迎宠物入住的地方还挺难找的,所以我最后转租了住在我隔壁一家非常友善的邻居的一层公寓(condo)。我有一个住在我楼上名叫Terrence的室友,但我们不怎么聊天。我不是个很擅长社交的人,而他和我在一起时也会变得特别腼腆,所以最后我们也就只在偶然碰上的时候会聊几句。Roland和他相处得倒还不错,而这也是我觉得我可以相信他的一大原因,Roland很擅长判断别人性格的好与坏。我从出生以来就没什么男人缘,有的时候我也会想是不是应该把自己的标准定得低一点。

如果你从来没有和狗狗一起生活过,那就很难向你解释它们是如何点缀了你生活中的每一天了。有这么一个敏感而又聪敏的小家伙爱着你、信任着你,总是很兴奋地围绕在你的身边,因为你是如此的完美、如此的难以取替。我根本不能想象缺了它的日子。


3月5日

我的名字是Jennifer,我和我的丈夫Richard住在小区的一栋连排房里(town-house)。

他是我这辈子见过最优秀的人了,他无私、充满冒险精神、关怀着每一个人、对我充满浪漫精神。我们是在几年前遇见的彼此,那时候我刚从大学辍学,是个在欧洲的青年旅馆流离试图逃避现实生活的背包客。我们有着相似的家庭、遭遇、甚至是将来的目标。他想要成为一名作家,而我则是想朝着绘画或平面设计方向发展。更重要的,我们都不想依靠任何人的帮助,只想靠自己的努力来经营自己的人生。

当我们回到美国的时候,我把Richard介绍给了我的父母,他们马上就接受了他。那之后Richard在蒙大拿的一座山顶向我求婚。即使我早猜到这会发生,但他的求婚仍然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时刻之一。在结婚之后,我们也有过争执,但我们总是愿意对对方坦白和寻找沟通的机会,所以我们从来没有过真正的闹红过脸。

我们都在半工半读,这让我们没什么时间去做些别的事情,但我们总能把握住剩余的时间并善加利用。我们会在周末制定一些小计划,让我们能从每天为了未来而打拼的压力中释放。再说了,我们的小救援犬Roland也需要大量的空间和时间锻炼。

我知道这听上去有点老套,而我也总会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百分之百的确定,但我真挚地相信Richard是我今生挚爱,我愿意为了他做任何事情。


2月26日

我的名字是Jennifer,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可爱的小家庭坐落在美国中西部的一栋独栋单层别墅里。

在我儿子Landon出生后,我的父母为我和我的丈夫Richard支付了这座房子的首期费用。我父母那区的房价比较低廉,所以我们选择了这个他们附近的社区。但这其实是件好事,特别当我们突然有急事需要找一个临时保姆的时候。我们的狗,Roland,总会非常温和地保卫着Landon的安全,但它不可能学会怎么给Landon喂奶。

Landon现在有18个月了,他是我生命中的幸福之源,我知道单身或者还不打算有孩子的朋友们很难理解这种感觉。我知道这听上去有点奇怪,但London的存在让我感觉自己变成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一个人,Landon就是我的生命之光、我的欲望之火。尽管在最为糟糕的日子里,能够看到Landon趴睡着在我丈夫的胸口,听到Roland躺在我们床位的呼噜声,闻到从山边经过的暴风雨令人舒适的味道,我总会悄悄提醒自己,我真是个幸运的女孩。


2月19日

我的名字是Jennifer,我从未感到如此的孤立无援。

我杀了人,这是个愚蠢的错误。当我晚上从社区大学的方向开回家的时候,手机掉下来卡在了座椅的缝隙里。我当时急着回家、Richard发短信给我说晚饭准备好了、Richard说孩子哭得停不下来、我忘了检查十字路口的行人、街灯还没亮、我在试着努力把手机拿出来…我能编出上千个这种为自己辩护的借口。

当撞击声和冲击感从车头传来时,我的心缩成了一团。我踩下刹车,在克服了由于恐惧而感到的瘫痪后,我打开了门。街上寂静无人。没有目击者。车底下有个可能是流浪汉的老人。

我忍不住吐了。我想哭,但我害怕哭声会引来别人的注意。我的本能接管了一切,我不再理性思考。我回到车上加速逃离了那个路口。我还能算是个人吗?

我曾经听说过,当你发生意外的时候,有这么一个地方你可以去。它离这挺远,但我猜我可以告诉Richard我在筹备我们结婚纪念日的礼物,他不会追问的。这可能只是一个都市传说,但我听说那里有这么一个人可以让发生过的事情…抹掉。“所有你遇到的问题,一步步的,一个接一个的消失”,所有人都这么说。

我知道他很可能只是一个故事。而且尽管他是真的,我也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但我愿意放弃我所有的一切,一切,让这件意外从未发生过。我的人生正在走向崩溃的边缘。

本文由 王橘猫 译自reddit


■参观教学 授業参観

阿孝这个臭小子,又给我驼着个背!
是男人就给我挺直了啊!

今儿好歹是参观教学啊,那小子连手都没举过一次。
也怨我,这孩子没妈,是我个大男人一手拉扯大的,家教不行,皮的要死,
就爱打架闹事儿,搞得老师隔三差五的请我喝茶。

虽然没妈了,但是他从不给我哭鼻子,这点倒还挺了不起的,
但是读书却随了我,差的没都眼看呐。

“阿孝!快举手啊!”嘿!那小子还个我脸红上了!

贴在教室后面的毛笔字也跟个狗爬的一样。
别人家的娃都写的“希望”、要么“未来”这种两个字词儿是吧,
就这小子给我写了个“交通”!这都想的啥!

而且“交通”的“交”字写的也忒大了!
“通”字根本没地儿放了都……这傻小子啊!

阿孝,爹对不起你啊。

你要是有个妈,字也不至于写这么难看啊。
今天回家就做你最爱吃的吧。

阿孝好好读书啊!

【解説】
后面墙上的字是在参观教学之前写的。

每个学生都写了代表自己希望的两字词语。
其中,只有阿孝写了一个大大的“父”字。

然后别的同学提醒他“阿孝,要写两字的词语啦。”
阿孝才慌慌张张的改成了“交通”。

这里包含了阿孝对他父亲满满的爱啊。

本文译自 まとめ,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安眠曲
3.2
赞一个 (17)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