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19 , 00:01

半夜背后凉飕飕:努云尼尼,被拉了一把

王橘猫同学又来啦,大家欢迎。(〃'▽'〃)

今天王橘猫给我们带来了两个风格很不一样的故事。

半夜背后凉飕飕:努云尼尼,被拉了一把
credit: 123RF

努云尼尼

你好,欢迎进入Ellie Bloom的心灵,在几个瞬间之后,Ellie将会步向死亡。啊,请不必对此感到遗憾,Ellie今年92岁,而且拥有一个相当快乐、幸福的人生。实际上,她根本不存在。

“这怎么可能呢?”你好像对此有些疑惑?

是这样的,Ellie Bloom只是一个思想实验,我们想藉由创造出Ellie来让你理解一个想法。她甚至不需要一定是个老人、是个女性、或是名叫Ellie。她可能是你的侄女、你的表姐、甚至只是你的一个朋友。在这个实验中,我们只需要假设她是世上任何一个和你相关的人就足够了。

好了?那让实验重新开始吧。Ellie今年92岁,她是你的孙女。

“孙女?”你好像对此也有些疑问?

放轻松,起码给予Ellie一点最后的敬意吧。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可是在你即将死去的孙女的心灵里面呢。

要开始了,你是不是也能看到那股逐渐向我们逼近的黑暗呢?那就是死亡。Ellie的大脑开始逐步停止运转,一切光芒都将要熄灭了。每个她曾经有过的想法和记忆,都将随着她的死去而消逝。

不过,请不要担心,Ellie还没有真正地死去。就像人们常说的,只要活着的人不忘记,死去的人就会一直存在。Ellie会一直活在她孙女们的记忆中的。

“那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呢?”你可能会问。

事实上,现在是你的时候到了。

你明白这个概念了吗?Ellie是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对你有直接记忆的人了,最后一个会记得你曾经也活过、呼吸过空气的人。随着她的死去,你也将在人们心中变成一个完全陌生的概念。Ellie Bloom死去的瞬间,正是你从活在人们记忆中转变成历史的瞬间。

在这个时刻,你真正死亡了。

啊,糟糕,光完全熄灭了。

再见了,Ellie。

永别了,陌生人。

本文由 王橘猫 译自reddit

选择

实验代号:屏状体。实验体已投放。该实验预期将会至第零日结束。

第十日:实验体苏醒后感到困惑。扫视所处的圆形封闭房间。开始喊叫并要求被释放。叫喊在几小时后由于力竭停止。当食物从墙壁的小型输送管落下时,实验体再次开始喊叫。

第九日:实验体持续喊叫行为。多为咒骂。试图撞击环形墙壁。当食物落下时情绪强度增强,于昨日无明显改善。实验体并没有注意今天与昨天相比的变化。

第八日:实验体试图给予解释。要求与项目负责人谈话。并于之后再次开始咒骂。拒绝饮食。哭泣两小时。盲目注视天花板数分钟,但仍未发现任何变化。

第七日:全日绕着房间走路,敲打圆弧形的墙壁。很显然在试图寻找墙壁的弱点。

第六日:实验体醒来。站起时头撞到天花板。缓慢抚摸并注视天花板长达五分钟。并在之后使尽全力喊叫。持续喊叫行为。捶打墙壁。实验体已理解实验状况。全天缺乏睡眠行为。持续注视天花板。

第五日:实验体试图站起。无法站直。必须弯腰屈膝以适应。实验体无间断地说着“求求你…不要…神啊…”长达三小时。试图将天花板向上推。持续恳求被释放。

第四日:实验体神志失常。开始对天花板讲话。以四肢着地并绕着房间爬行。最后一个实验步骤被确认。一把手枪从食物输送管落下。

实验体将有三天的时间做出选择…

本文由 王橘猫 译自reddit

被拉了一把 引っ張られる

791 :本当にあった怖い名無し@\(^o^)/:2015/02/11(水) 01:49:52.13 ID:G4kHb6950.net
是我高中时期的故事了,那时候我上下学都是乘的电车。

有一天,电车到站了,我刚要上去的时候,和我一起上学的朋友突然一脚滑进了电车与月台的缝隙里。
话虽如此,但是间隙并不宽,所以滑到大腿附近就卡住了,列车员也注意到了,没有发车,和朋友还有路人们一起把她拉了上来。
那时候我为了确认她脚的情况,就跪下身子朝月台的缝隙间看去。
她从大腿到膝盖都渗着血,再一看,她脚腕上好像缠着什么东西。

看不大清楚,我就眯起眼睛仔细研究了一会儿,
那是一只手,很小就像人偶的手一样,非常不自然,但形状却是成年人的,就是这手抓着她的脚腕。
诶?我不禁愣住了,然后这手就嗖的一下放开她,消失了。

因为她说只是“脚滑了下”,所以可能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了那只手。
那时候太慌乱了,我没来得及追究,在把她送上救护车后,我才反应过来,不禁背后一冷。
我还算是有点灵感的,而且那只手的形状非常清晰,可能不是幽灵,但那又是什么…或许不可思议的生物之类的吧?

这个故事发生在东北小农村中一个荒废了的车站。

以上来自 ゾッとする怖い話

临时保姆 ベビーシッター

527 名前:あなたのうしろに名無しさんが・・・ 投稿日:02/09/03 23:20
我找到了临时保姆的原梗。(我查了下在当时挺知名的,有兴趣的可以看下《来电惊魂》)

在蒙特利尔的一件大豪宅中,有一位临时保姆正在照看两个孩子。
临时保姆在2楼把孩子们哄睡着后,就下楼去看电视了。

突然电话铃响了。
她接起电话来,听到了一个可怕的男声。
“我是路西・莫诺斯顿。”

路西・莫诺斯顿在当时是一个有名的杀人魔。
保姆以为是恶作剧,就把电话挂了,但是他继续打过来,还说一样的话。

保姆生气了,就给话务员打电话去把这个事儿说了。
话务员就和保姆说,如果骚扰电话再次打过来,你就拖住电话,咱们就反向跟踪下,看看到底是谁。
然后电话又打来了。保姆就遵照话务员的指示,拖着电话不挂断。

男人说:“我是路西・莫诺斯顿,我正要杀了这里的孩子呢。”

电话挂断后,立刻接到了话务员的电话,话务员十分惊慌对她说:“你赶紧逃出去吧。”
因为电话追踪的结果就在这栋房子的二楼。

临时保姆挂断电话,一转身就看到一个男人,拿着一把滴血的菜刀。
男人说:“我是路西・莫诺斯顿。” 与电话里的声音一模一样。

但是保姆却这么说道:
“不对,你是假的。因为我才是路西・莫诺斯顿呀。”

第二天,据说在这栋房子二楼发现了三具尸体,
两具是孩子的,还有一具是一个身份不明的男人,临时保姆却不见了踪影。

本文译自 skowa,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Lilith
2.8
赞一个 (22)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