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18 , 00:01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2:蛋友们的那些事儿

大家好呀~ 蛋友版第二期来啦! ヾ(◍°∇°◍)ノ゙

有几个评论比较长,为了看起来方便点,我就强行给分了下段。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2:蛋友们的那些事儿
credit: 123RF

v

爷爷那时候还年轻,和同村一个二流子耍得很好,有一次二人上山追麂子,中午就在山坳里抓到一头成年麂子,足有四五十斤,两个人高兴惨了,抬着麂子下山,天下起大雨,塌方压断了老路,两个人只好顺着另一条山路前行。

走了许久身上也没一处干的,刚好翻过一个小山丘就看到一个洞,两个人那时候也是胆大,用柴刀砍了洞口的树枝就坐进去点了火烤衣服。
眼看今天走不了了,二流子就跟爷爷说不如把麂子血放了煮血旺来吃,身上还有些洋芋。于是两个人就抓着麂子放血。
麂子脖子上挨了一刀使劲挣扎,两个人居然按不住,麂子一个翻身跳起来,朝着洞外的大雨里就奔去。
爷爷大叫:“这个狗日的!追啊”。
两个人追了几十步远摔了七八个跟头。
又顺着火光回到洞里。

二流子开始日妈倒娘地骂麂子,两个人只好在洞里烧洋芋吃,洋芋刚烧好。
一个人影冲进洞来撞在洞壁上,沙哑着吼:“哎哟哎哟”。两个人也吓了一跳,回神一看,像个叫花子一样的人,披头散发,一身淋得湿透。
叫花子看见有火就凑过来烤火,又嘿嘿嘿傻笑。二流子把洋芋从火里掏出来和爷爷吃起来,叫花子看得直流口水。
用手指着洋芋想要几个吃。两人嫌这叫花子烦,丢了五六个小的给他。

叫花子看到洋芋就猛地抓起来吃,边吃喉咙里发出猪一样的吼叫“饿,饿,饿……”。
抓着吃了好久两人才发现,这叫花子嘴巴里面吃进去的洋芋又从喉咙掉出来,掉出来又吃进去,吃进去又掉出来,还一直吼着“饿,饿,饿……”

二人连滚带爬冲进雨里,身后那人还在那里吼叫着吃洋芋,等冲到山下田埂里才停下来,一身都是伤。雨还在下,山坳里似乎还能听到那个猪吼一样的声音:“饿……饿……饿……”

吞狼咽虎

小时候暑假回老家。有那么一天所有的小伙伴都要帮忙干活,我就一个人瞎溜达,在荒山上睡着了然后被三爷爷(爷爷的弟弟)叫起来说该回去了。
起来一看天已经擦黑了,快走到家的时候突然想起,他去世了有两个月了。(亲身经历)

小甜甜

听一朋友聊天说: 他在东莞一制衣厂打工做采购, 就他和另外一同事俩儿人晚上加班, 办公室大概一篮球场大小 , 后来做完事了, 要到最角落总闸关灯, 结果一关灯, 发现其中一边上小的办公室隔间落地窗户有暗光, 窗户里面一狼头盯着他俩, 更可怕的是狼头穿着黑白色西服站立在那里…………….

其实是老板儿子落下的狼头玩具扫地阿姨不知出于什么恶趣味放到设计部的西装模特上了, 关了灯后, 设计部是靠外面的, 路灯就透进来直接照到那模特上了真的很吓人, 特别是晚上, 反正真的鬼怪故事没有听过, 要真有鬼就好了.

不朽之星

几年前一天深夜结伴爬山,快到山顶听见身后似乎悠远处有女性直呼我名,回头发现我走在队尾(真实经历

二货

想起小时候在家玩玩具,突然听到有人在耳边叫了我三声名字。我抬起头,疑惑没人呐。当时背靠着沙发坐地上,就没回头。现在恐怖片看多了,估计会回头看看吧~

月影染草霜

12年4月在深圳上班,许是精神压力太大,一整个月晚上都不曾安宁。
刚去的第三天,夜里睡得朦朦胧胧的开始做噩梦。

开始是被无数看的见看不见的怪物和悬浮在空中的自己的笑脸追赶,最后被拉入地面之下,感受到四周的大地慢慢的压紧自己,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

被人拉着被子叫醒,窃喜以为同事来叫起床上班,忽然反应过来自己一个屋,门还反锁着,谁能进到屋里叫我。内心挣扎之后奋力掀起被子一角,只看到像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拉着我的被子,一下一下……

惊叫坐起,又是梦!扭头看到床边站了个人,仔细一看却是一面镜子,舒口气后蓦然醒悟自己坐着何来镜子里立着的映像。另一个自己弯下腰朝着我的脸迫近……

再睁开眼已经在一大哥怀里,心中大安,遂不停诉苦,然后于诉苦过程中想起此大哥已于08年车祸去世。
大哥笑“乖,我来接你啊”场景突然切换到一高楼楼顶,被大哥推下。
感受到自己头下脚上的砸到水泥地面上,脑袋如同一个摔烂的苹果,汁水四溅,还有一部分固体粘附在地上……

天亮了,晨风吹进屋里,吹动床头柜上的书页哗哗作响,床边坐着男朋友。
是劈腿之后来向我道歉来了吗?
呵呵。。男朋友转头,我自己的脸。
是什么蛊惑了我让我以为自己有男朋友?
那东西掐住我的脖子,然后用力收紧……

满头大汗的醒来然后翻身坐起,屋里的灯还开着,我盯着日光灯下惨白的墙壁浑身发冷。再不敢待在屋里,凌晨四点多跑到网吧直到天亮。
再后来下班都是到早上天大亮才睡,四月底一到就离开了那个城市再没回去

饮茶到断片

编个段子,当你在广州地铁刚好赶上下班高峰期去挤地铁,千万不要因为玩手机太入迷而不背靠墙壁,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人都散了缺还有人贴在你背后

.

拆迁办大队长

记得以前在某个文章里发过一次 亲身经历

小时候家住在东北 冬天很冷 将近零下三十度 有一天晚上听见有猫在楼道里一直叫(楼道门都是破的根本抵挡不住冷风),觉得太可怜了就把猫放了进来,是一直纯黑的野猫,两三岁吧。
当时身上脏兮兮的就给它洗了个澡,一点挣扎没有反倒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我妈还说什么“来猫去狗越过越有”、“黑猫辟邪”。当时只是觉得怕它在外面被冻死才收养的。起了个名字叫小黑。

小黑自己会去厕所的地漏那拉屎撒尿,有的时候忘记把厕所门开着了半夜把我爸拍醒让我爸给它开门上厕所。
陪它玩的时候就特别的欢,写作业的时候就静静的趴在床上。
住在我家的那几个月一点麻烦都没添过。而且那几个月干什么都特别顺。

有一天小黑一直望着外面什么都不干,我就问小黑是不是想走了啊?小黑跟我对视了几秒我当时就明白了。
小黑走的时候端坐在楼道里望着我家好久才走的。
虽然已经过去好久了但还是很怀念那几个月和小黑在一起的日子。

rap++god

被我家死去多年的老猫鬼压床,平躺着睡觉 ,喘不上来气,睁眼看到老猫趴在胸口睡觉,这个气啊,就把他卜愣走了,然后就醒了,清醒的时候,想起猫已经走了好多年了。

明日香的男朋友

我记得那时候我高三吧,快要高考那段时间,有天中午回家吃午饭的时候家里面来了一老一少两个客人,
本来我我以为是我爷爷或者奶奶的朋友来家里做客(我家是四世同堂的样子,爷爷奶奶跟我们住一起)因为爷爷平时也有挺多朋友的所以也没在意。

然后吃饭的时候听那个老人的谈吐知道她大概是个神婆的样子,因为早上爷爷出去遛弯的时候突然叫了我爸的名字,然后说家里可能最近要有点不干净什么的,
爷爷听到就把她带回来家里了(我们那种四线的找小地方,家里老人都有点封建的感觉,挺信这些东西的就把她带回来家里看看)

因为是小城市人脉圈子就那么大,还有我爸工作的原因,社会关系还有点复杂,加上当时读高中每天看政治都是组织决定意识的唯物论,每天上课读书做题压力挺大又很烦躁,所以先如为主的觉得那一老一少大概是江湖骗子,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我爸的名字来骗吃骗喝之类的,所以很抵触,她在谈那些玄乎其玄的东西的时候我都用书上那些马义毛概的唯物论怼她两句。

她也没生气就说啥我年轻人气盛阳气旺八字硬,家里这小鬼压不我,闹腾两天自己就会走了,还说了点什么以后尽量别往北方走,龙气冲了火气下半辈子怕是不好走,我也很不服还怼了她几句。后面过了几天我爸晚上去接我下自习回家,回家他去停车我先上楼了,那种楼道是一层两家人对门那种,在楼道里面说话上面下面的人都听得到那种。

因为我爸去停了车才上来可能在我下面一层多的距离,然后我看到上面跑下来一个小孩原来没见过的,可能不是我们这栋楼的,说不定是哪家的亲戚家的小孩,然后看到我就跟我打招呼说,哥哥我要先走了这里都不好玩再见,我当时还觉得这谁家孩子还挺有礼貌的,跟他说了声再见,下面黑有声控的,然后就走了。

然后回到家我爸问我刚刚跟谁打电话还是聊微信了,读高三了这么晚还在玩手机(我们高三有后段自习差不多11.30下自习室,学校回到家就20分钟左右,差不多到12点了)
我就跟他说刚刚下去了个小盆友跟我打招呼呢,你没看见。
我爸说没看见,我以为是下面一层新搬来的,可能跟是新来的小盆友穿楼呢,跟我打了招呼就回家了,我爸上来的慢没看到,就没在意。

然后过了三五天吧,具体记不清楚了,还是我爸接我回去,我哪天没带钥匙就等我吧爸停好车跟他一起上去,我爸开门所以走前面,我呢就抓紧时间玩手机变上楼边看手机走的慢,在我爸后面一层不到吧,然后玩着手机上楼回家。

刚关门我爸就感觉很紧张,问我有没有看见?我说看见啥?

他说刚刚有个小孩从楼上下来,路过他的时候跟他说,我要走了,你儿子真厉害。
然后我爸觉得很奇怪回头看了一眼没人,就从楼梯扶手中间往下看,就只看到我在下面一层不到的距离玩着手机慢悠悠的上楼。

当时马上就想起了上个星期那个神婆说的话,感觉背脊都是凉的,哪天都感觉很神经质,晚上睡不好,白天精神状态也超级差。

后来也没发生奇怪的事,只是高考考了个二本,也没敢报北方的学校,留在南方读了大学,刚好那年我爸单位弄住房优惠类似公务员小区那种,就搬家换了个地方。虽然没啥惊心动魄的事情发生,但是偶尔想起来那个事,还是会觉得心里毛毛的挺害怕的…
刚好这几天看到煎蛋有这个系列的文章跟新,又想起这个事情,所以就在评论里跟大家分享子波…说分享也不太恰当吧,毕竟这也不是啥开心的事来着…

关我是咯

突然想起前年在学校宿舍午睡时的,应该是梦吧,很短的一个梦;但却感觉特别清晰,平时做的梦醒来就剩下个感觉内容都会忘的差不多的这个却记得特清楚。

睡觉时有时会把手搭到床头的习惯;那天睡的不是很沉,迷迷糊糊的,突然感觉床头有个手握住我搭到床头的右手,凉凉的,然后,然后我反手抓住那手的手腕往自己方向拉,却被她挣扎走了,然后就醒了。我床头是个铁柜,与床头有个十厘米距离吧。嗯,那手感觉是个女的

奶盐苏打

我家现在就养着猫,别看它们老是对你不理不睬,其实它们也会很在意你的。前几天我妈妈突然和我说,大小姐(我家的猫)躺在她身边睡着,突然之间跳了起来跑到家门口坐着,一动不动的看着大门。过了差不多5分钟我就开门进来了,好几次都是这样。一开始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几次之后才发现原来每次我回来,经过楼下开铁门的时候它就知道我回来,才会跑到门口等我。试过有几次我在楼道玩手机走慢了,它会在门口叫,然后跑到我妈妈身边,再跑回门口继续叫,等着我回来。听完之后感觉暖暖的,虽然它可能是等我回家给它喂零食( ・᷄ ᵌ・᷅ )
(这个很暖啊,以前我家狗子也是这样的)

没经历过啥灵异的事 就讲一件比较神奇的事
本人设计狗 某次连续48个小时没睡觉高强度画图后回家睡觉
应该是睡着了两个小时后 甲方来电话问一个细节
我应该是大脑没醒 但身体醒了 有问有答的讲了十分钟电话
事后甲方说我逻辑清楚 口吃伶俐 但就不知道我说的是啥……

以上都是来自第二期第三期的评论

.

■纪念照 記念写真

某个中学有五个小女生,她们感情非常好。
她们五个人不论是在休息时候,或是午休的时候,就连放学后也一直是一起玩的。
她们还为彼此间的友谊立下了誓言。

但是,她们中有一个领导范的姑娘,
其他四个人觉得她任性、自我为中心,就开始背后说她坏话。
事态一点点严重起来,最终竟一步一步地将她逼到了自杀。

四人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禁不住害怕了。

可能是为了打破这个阴郁的气氛吧,
其中一个女生建议说,我们这次休息天四人一起去个清静的地方玩吧。

没人反对就去了。

四个人来到了山里,人迹罕至,景色壮丽。
四人在来的途中还去便利店买了个相机,好拍几张纪念照片。

几天后,一个女生把成像的照片带去了。
照的很好,照片里四个人看起来和乐融融的样子,气氛非常好。

一个女生拿起了一张照片“这张拍的真好啊”

那张照片中,四个女生被大自然的美景所包围,笑的非常开心。


【解説】
拍照的是谁呢・・・
还是说将自杀的少女也一起拍进去了呢?

.

■解剖学考试 解剖学のテスト

我解剖学的考试得了98分。
多亏了我同学啊。
回家了一定要第一个告诉他呢。


【解説】
他把同学解剖了。
所以同学才会默默在家等着他……

.

■野营 キャンプ

和朋友去野营了。
我玩儿累了就一个人瞎逛了一会儿,走到了一座挺长的吊桥前面。

下面是条河,很高,掉下去就完蛋了那种高。
我想玩儿点刺激的,就走上去了,突然踏板落空了!

幸好下面有个防止摔落的网子接住了我,没出大事。

我朋友听到我的哀嚎急匆匆地赶过来了。

我:“差点就死掉了。”

朋友:“你没事吧?真是的,这么不小心,好歹把安全绳修修好吧。”


【解説】
朋友想杀死我。
他以为我绳子坏了掉下去的,因为他对绳子动过手脚。

.

■搞事屋 ヤリ部屋
在我以前读的高中有一栋社团活动用的楼,其中有一间空屋子,被我们叫做“搞事屋”。
因为一天到晚有人在里面乱搞。

还有不少会带着后辈进去搞的,反正就是想怎么搞什么搞。

像是篮球部的经理啊,被好多人搞过了说。
经常能听到里面传来那些个声音“亚达!雅蠛蝶!”。

其他还有个子高高的眼睛清秀细长看着很清爽的那个谁啦,
个子小小有点肉肉的下垂眼的那个小可爱啦,
甚至连那个戴眼镜有点小马虎但是一本正经的学生会也沦陷了……

疯了,都疯了……
也没有人来阻止……
或者说,都这样了你不去搞反而亏了……的感觉?

不过去年好像开始招女生了,
可能会稍微好点了吧。


【解説】
去年才开始招收女生,之前是男校。(笑)

本文译自 まとめ,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虎躯一震凉飕飕 · 真有鬼就好了
4.7
赞一个 (16)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