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18 , 12:30

吃得不稳定相比吃得过多更可能导致肥胖

我们近期的研究显示,不总是有充足的食物可能会导致肥胖,而非总是有过多食物。理解管理我们内脏的进化逻辑有助于解释肥胖的整体模式,为处理肥胖提供线索。

社会科学家已经撰写了数百篇论文,证实肥胖与贫穷和食物供应不稳定有关。专家们将此视为矛盾的。但从发展的视角来看,食物不稳定时会变胖非常合理。鸟类和小鼠的实验表明动物们进化为当食物供应不确定时存储脂肪。这将帮助他们在万一食物不足时有一定的饥荒缓冲。

这种携带更多脂肪的生存优势与减少运动的不利相平衡。因此只有当动物面临充分的食物缺乏危机时才会变胖。受到这种进化推理的启发,我们想知道这种应对饥荒携带脂肪的保险逻辑是否对面临不稳定食物供应的人类也适应。

我们近期发表在行为与脑科学上针对125个流行病学研究的元分析显示,人们食物不稳定的认知与较大的体重有关。食物不稳定人群相比有规律进食的人群肥胖的可能性增加了21%。

吃得不稳定相比吃得过多更可能导致肥胖
credit: 煎蛋画师Dealter

穴居人大脑无可厚非

这并非进化生物学家首次考虑肥胖问题。一个有影响力的观点是肥胖源于人类进化环境和目前栖息地之间的进化失配。即是说人们的饮食决定有助于我们祖先在卡路里稀缺和活动量较大的环境中生存。

目前,这种同样的饮食决定就会导致过度消费,特别是高卡路里食物。根据这个观点,现代社会的肥胖是大脑进化为适应频繁资源稀缺而目前却一直富集的副作用。与此一致的,随着人类生活方式越来越像发达城市中的方式,平均体重和肥胖比例也上升。
但这种失配推理的问题在于无法解释为什么大部分富裕人类并不肥胖。即使是在肥胖率非常高的美国,也有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并不超重。

肥胖主要集中于贫富差距较大的国家。例如,在不平衡的美国肥胖相比日本或者瑞士都更为常见,即使在三个国家中都很容易买到油腻的食物。在国家中,穷人中肥胖更常见。问题在于失配理论的预测却是相反的,即经济条件更好的人应该最能满足他们的“穴居人”欲望,成为最肥胖的人。但事实正好相反。贫穷和肥胖常联系在一起。这就是“保险”理论的优势所在了,其潜在解释了为什么会导致食物供应不稳定的贫穷常与肥胖相关联。

将肥胖难题拼在一起

经过仔细审查数据,这种保险理论有助于解释发达国家女性的肥胖模式。食物不稳定和肥胖之间的联系在男性、孩子以及发展中国家之间较弱。当食物短缺的时候孩子可能会被保护免受饥饿,而家庭中其他成员可能就不是这样了。

对男性的影响较弱的可能解释是男性狩猎收集者祖先大肚子受到的惩罚更严重。肥胖可能曾经阻碍了男性追逐猎物或者战斗,将天平倾向于支持敏捷性而不是应对饥荒采取增加脂肪的保险措施。

在贫困国家,即使有食物时,可能卡路里也不足以使人们在下一次食物短缺袭来之前增加体重。但即使食物不稳定周期仍旧存在,发展中国家人们一旦接触到高卡路里食物也会很快长小肚子。太平洋小岛上的极度肥胖就是很好的例子——本地生产食物的消费被进口快餐、含糖饮料以及肥肉所代替,导致更容易受到食物不稳定的影响,肥胖率也增加。

结合失配和保险理论将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某些腰身变成水桶有的却还是蜂腰。现在社会各色各样空前繁多的高卡路里食物,结合贫困人群周期性的食物短缺,就能解释当代肥胖的模式。这样的合成理论就能理解为什么普遍肥胖是富裕国家的通病,特别是贫富差距较大的富裕国家。

如果这个理论是正确的,随着不平衡发展中国家过渡到工业化食物供应,我们应为快速增加的肥胖做好准备。保险理论能解释为什么限制节食对于减肥并不怎么有效并且还会起反作用。周期性节食可能无意识地向调节体重的进化机制发出食物供应不稳定的信号,导致立马增加更多脂肪直到食物供应重新变得充足。

通过节食、大众健康信息或者食物标签等方法减肥可能不符合我们面对食物供应不稳定的进化体重调节机制。将我们对全球肥胖的注意力从人们的饮食决定上移开,转而关注社会的稳定食物供应的不平衡性可能更为明智。

论文原文:DOI: https://doi.org/10.1017/S0140525X16000947

本文译自 conversation,由译者 CliffBao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Clare Andrews(纽卡斯尔大学)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Lilith
3.4
赞一个 (14)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