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16 , 00:01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蛋友们的那些事儿,细思恐极小故事

今天这期就是凉飕飕蛋友版了,大家都有故事的人呐!ヾ(◍°∇°◍)ノ゙

前几期的评论特别多,我会多做几次。
以后特别篇会不定期更新。

最后面我放了几个那种,统称细思恐极小故事吧。带点推理性质吧,也不一定恐怖啦。
这类型的小故事网上有不少了,但是比较乱,很多也都不清不楚的,
我翻译的是带解说的版本,也不一定是标准答案啦。看个乐就好。
觉得好玩的话,我以后可以看情况每期放一两篇。(< ゝω・)☆KIRA

半夜凉飕飕特别篇:蛋友们的那些事儿,细思恐极小故事
credit: 123RF

v 

10年在大学宿舍,中午午睡只有我一个人,冬天很冷门窗都关得很严,室内光线有点暗。我睁开眼醒过来后发觉四肢不能动,头的方向是堵墙,墙上有一圈黑黑的东西在涌出来。我使劲大叫,叫也叫不出声,用手使劲打床想搞出点声音,但感觉很乏力。那圈黑黑的东西渐渐在往外生长,我盯着它起了一身冷汗。逐渐我发现是一个人头,一个妹妹头的小女孩的头。她就正正伸到我的脸上,头发盖住我的脸,全黑的没有眼白的眼睛和我四目相对。我几乎尖叫到要奔溃,但喉咙感觉是嘶哑的。然后她嘴裂开一笑,一口全是黑牙。我感觉快被吓晕过去。这时候一个室友开门回来,看到我的手在敲床,爬上来打了我一拳,我一下坐了起来,那个室友也对着我笑,眼睛和牙齿也是全黑的……
最后我都不知道怎么才真正醒来了,永生难忘

阿猫

就在前几天,我和同事要一起做个PPT,但因为他在外地出差,就由我先做草稿再等他回来细化。
做完草稿的当晚,我梦见我播PPT给同事看,他对其中某页提了一堆改动意见。
几天后他出差回来,我就在会议室里开着投影仪第一次给他看这草稿PPT,播到我梦见的那页时他突然说:“我梦见过这页……我还梦见我跟你说要改,可是现在忘记要怎么改了…”
我说:“我也忘记要怎么改了。”

不要肉

大学端午节,宿舍其他人都回去了。晚上熬夜打LOL。午夜十二点多吧,玩的有些困了,因为买了一箱红牛放在床底下,所以起身去拿瓶红牛喝,转身发现一瓶红牛在我床上,我睡下铺的。虽然有点困惑,但是没想太多,直接拿过来喝完打团。又过了一会,大概快到凌晨一点了,关机准备睡觉。一回头又一瓶红牛放在我床上,大概是同样的位置,当时脑子一当,愣了一下飞奔出寝室,一瞬间头皮都麻了,寝室就我一个啊。敲响了隔壁寝室的门。但是隔壁几个寝室全回家了,没办法,硬着头皮回来拿钱包准备去网吧包夜。当我打开宿舍门的时候,一片黑暗。然而我记得我并没有关灯。然后我感觉到脸上一凉,好像被人抹了一把,借着窗户投进来的灯光我依稀看到好像是个长头发的女人。霎那间腿软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在床上躺着。还好是个梦,我常舒了一口气,但是一转头发现枕边,静静的放着一瓶红牛……

小甜甜 

一个朋友聊天说的, 晚上他在一阴暗的公共厕所洗手, 东莞那破厕所, 黄色的灯光很暗, 他是近视眼, 取下眼镜擦洗, 突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背后一个模糊的黑色的毛茸茸的人影在慢慢向他靠近…………..他吓得赶紧戴上眼镜回头发现是一个拾荒者, 头发蓬松, 逆光看的确恐怖.

一二三

大学时候和室友一起上晚自习,教学楼年久,灯光昏暗。室友中途去趟厕所洗脸提神,回来跟我说:“刚才洗脸的时候,看镜子里的脸唰白,我是不是该补补了?”过了一会儿,我也去洗脸,发现厕所没镜子。

二狼真菌

爷爷去世以后,他的手机当做了陪葬品。
过了一些日子之后,我突发奇想拨了他的电话,居然是通的……通的……赶紧挂断。
爷爷下葬的时候手机是关机的,就算开着机这么久了也该没电了吧。
也许是被回收之后重新放号了?不该这么快吧?

Nonentity

15年的时候大半夜接到自己另一个号码打过来的电话……问题是打过来的手机放在裤子里,裤子丢在三四米外的椅子上

牛牛

我遇到过两次现在解释不了的事,一次是父亲去世后一周多的夜里,我手机接到家里座机号码打来的电话,我以为母亲有事赶紧去她屋里看,推开门一看母亲正在睡觉,家里当时没有其他人。。
还有一次有一段时期工作地点换到一个地下室,常年14度左右很阴冷,而且有时候一个人加班到晚上总听见屋里有家具的响声。在一个清明节给父亲扫墓回来早上上班发现放在抽屉里锁着的一把水果刀被拆散了、上面的三颗螺丝不见了。

可要

伤到了腰,做了手术住院,我说说有天晚上的事。手术后前几天晚上有家人陪护,隔壁床也有人,不过快出院了。过了一个星期左右,自己可以用支甲下床时,我拒绝了家人陪护,因为在医院家里两头跑很累。旁边床也出院了,房间只剩下我一个病人住。那天晚上半夜做了个梦,我没见过鬼,我想也没有人真的见过鬼。所以不知道鬼是什么模样的,只能靠自己想像。我梦见那个是“贞子”,在我床尾慢慢爬上来压住我胸口,当时我一把抓住枕头拍过去,然后我就醒了。当然到这时只能说是一个很无聊的梦。但是我当时是痛醒的,胸口好像呼吸不了一样,心脏有种撕裂的痛感。立马按了铃叫护士,当护士过来开灯后痛感消失了。医生带来了一套装备监测心率的装备过来,并通知了家人。第二晚家人又开始陪护了。

delamanni

说到这个想到装鬼吓对面寝室的事情……
先给对面电话打热线10点后设置每1个小时一次的电话定时提醒。
然后 2点的那个电话没设置。是我们自己装鬼打的……
配合哪种香港鬼片的背景找个女声说:“你的时辰已经到了”……
效果我就不说了。
至今我们寝室都还没有承认……

555

农历7月14前半小时,我和我姐在家,准备睡,家里的灯突然灭了,电视也花屏了,但还是有电状态,灯是怎么也开不着,我们谁也不敢开口讨论,各自睡去了。第二天,家里的灯都正常了,电视信号也正常,问了隔壁,隔壁说昨晚没断电,一切正常。我姐说昨天你知道是7月14吗?这事情我倒是想有个人给我来个科学分析

热评:阿猫
虽然不知道怎么科学解释,但想说……一般中元节或盂兰盆节都是过农历七月十五的,你们家那个鬼算错日期了

斯艾

姥姥走后的第一个清明节 梦里和我说 饿了
没能见最后一面 真后悔

卢修斯

小时候梦游过好几次。有一次我发现房间里少掉一个玩具。然后跑去问我爸。我爸说:玩具在客厅里,昨天晚上我在天台上乘凉,你拿着个玩具和一叠一次性杯子跑过来跟我说“我要玩!”。
后来我想想,这件事从我爸的角度看还蛮惊悚的。。。

nye

高中高考临近的时间,中午在家吃饱提前回去课室看书,在路上踩着单车,正要左拐的时候余光发现后面有巴士,那就减速让巴士先过, 大概愣了5到6秒不耐烦巴士还没过,回头一看后面没有一辆车,6月初的中午1点左右,烈日当空
4年级,奶奶晚上送院抢救,爸妈没回来在医院等,我自己凌晨4点左右醒来,打了车去医院,医院门口有一只白狗坐着,见我下车就慢慢的走进医院,从来没去过停尸房的我,跟着一只白狗到了停尸房,当时只有我奶奶躺在那边,没有其他人,我静静的站在旁边,不知道白狗什么时候走了,我爸妈还有亲戚们办完手续回来看到我,吓到我姑姑大叫,然后我伯父问我怎么认得路进来的,我说一只白狗带我进来的,我伯父就哭了。现在回想起来,从来都没再见过那天晚上这么白的狗

Lev在暗中观察

是小时候的事,听奶奶说小时候回老家农村里,晚上要睡在四爷家里,但我死活哭闹都不愿意进四爷家,奶奶问我为什么,我就说家里有脏东西。后来实在累了还是进了四爷家,结果当晚在四爷家睡觉时就发了高烧,于是打算把我送到附近诊所,结果出四爷家不久烧就自己退了。当时据说四爷是这地方的恶人,家里就会有脏东西,还说小孩的眼睛能看到一些大人看不到的东西。可怕的是,至今我记忆里还有一个画面,就是在农村里,一个黑色面孔燃烧着的鬼怪不断向我靠近,我想大概就是那时候我哭闹着不愿进四爷家时看到的东西吧。= =

还有最近的一次,大学,晚上两点多上宿舍二楼打水,拿着水壶在二楼黑黑的楼道里走,听到背后有人不断加速冲过来的声音,于是猛的一转头,漆黑狭长的楼道空无一人,当时心跳就加快了,赶紧打完水,没盖上塞子就拎着下了楼回到宿舍,心想着万一遇到啥就一壶开水泼上去= =

弥山21

以前在外地工作,独自睡宿舍。一天半夜,感觉到有个黑乎乎象小黑猪一样的东西想钻进被子里来。我用手压住它,但它还是使劲往里钻。我觉得好奇怪,我明明已经醒了,为什么还有这样的东西要钻进来,不是做梦。没办法,我摸到床头的闹钟,按亮闹钟的夜光,那黑东西就消失了。

小时候的事听我妈讲给我的,刚学会蹲厕所的时候,我在厕所突然大喊给我吗说奶奶来我们家了,我妈当时就去开门结果半天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动静,结果当晚奶奶就病危去了那边,每次听我妈说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以上都是来自第一期的评论

.

■小钢珠 パチンコ玉
因为店里实在是太吵了啊,
我就把柏青哥的小钢珠拿来当耳塞用了,一边一颗刚好。

但是啊,它们滑溜溜的,越来越往里面钻,
怎么都拿不出来了。

想用挖耳勺嘛,根本塞都塞不进去,一点缝隙都没有留。

突然,我新生一妙计!我用我儿子玩儿的吸铁石把它们吸出来,
但是这种小玩具吸力太弱了,没成功。

我想起来刚好有个熟人在某公司的研究室工作,我就去找他了。

因为我记得,以前听他说过那里有验用的超强力磁铁。

熟人听完我的来意都傻了
“啊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傻啊!唉算了,我们的磁铁吸力真是超级无敌强的,所以肯定能弄出来啦。来,你把这个放到耳朵上。”

我就把装置放戴上了,就先从右耳开始吧。
熟人打开了磁铁的开关。

正如他所说的,磁力真是超级强大,小钢珠瞬间就被吸出来了。
Pang Pang 的碰撞声响彻整个实验室。


【解説】
因为两边耳朵都塞了小钢珠,所以左耳的也被一起吸出来了。

.

■猫
以前有一次,我全家除了我都出门了,去了我爸的的老家。

我正赶上学校考试周,再加上家里还有个猫主子需要照顾,我就留下了。
话虽如此,我一个人还是很害怕的。

晚上,我给猫放好了猫粮就赶紧跑到二楼自己房间睡觉去了
在上楼的时候,和猫擦肩而过,看他很寂寞的样子。

而且我自己也蛮害怕的,就干脆带他一起进房间了。

然后我就和猫一起睡了,到了半夜,他突然把我弄醒了。

半夜别把我叫起来啊,很可怕的啊,我这么想着,但是听他叫的很着急的样子,
我就打开了房门,他飞啊似的径直就往楼下跑去。

楼梯下面就是猫厕所,他跑到那里拉屎去了。
哎呀,原来是想上厕所了啊!我一边看着猫,一边向空食盆里加猫粮。

那家伙自己开不了门,所以才死命把我叫醒了啊。
话说如果我没醒,他是不是就直接拉我房里了啊。

要是一大早醒过来枕头上有坨屎才是真可怕呢。


【解説】
猫出房间需要我开门。

值得注意的是,我加完猫粮后,直接就把猫带进上二楼房间了,
但是再次来到一楼的时候,食盆空了。
但是猫一直在我身边。
那是谁吃了猫粮呢?

.

■我的家族 僕の家族
我的家族有5个人。我,我父母,还有两个弟弟。
父母为了养活我们,每天废寝忘食地工作。

有一天,我们父母被打死了。
虽然地点不同,但都是被同样的手法打死的。

母亲的尸体边上还滚落这我们的晚饭。

我把晚饭带回去了,
虽然很想吃,但是我太过悲伤,吃不下去,全让弟弟们吃了。

第二天,我弟弟们口吐白沫,死了。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杀我们全家……
但是我知道,凶手,就是我们的房东。

我不能被他找到,我也会被杀死的。

我,是谁?


【解説】
父母都被打死了。被报纸。
我弟弟都被毒死了。被硼酸丸子之类的东西。

他们一家子都是蟑螂。(噗)

本文译自 まとめ,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1): Lilith
4.8
赞一个 (25)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