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16 , 15:43
54

[避暑向]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1)

我不确定是否有别的地方更适合讲述这些故事,因此我决定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我担任美国森林管理局的搜救官已经有很多年了,在这期间我经历了不少你们应该会感兴趣的事件。

[避暑向] 我有故事,你有酒吗?(1)
credit: 123RF

我在搜寻失踪人员方面有着非常良好的记录。大多数时候他们只是找不着路了,比如散步的时候走着走着偏离了大路,或者滑下了一小段峭壁。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人都遵循了那句老话,“待在原地”,并且不再走远。然而有那么两回却并非如此。这两次失踪记录都困扰了我许久。它们都在日后成为了我接到求助后更加努力搜救的动力。

第一起失踪事件的主角是一个跟随父母外出采摘野莓的小男孩。当时他和他的妹妹在一起,并且两人几乎同时失踪。在两个孩子离开父母视线仅仅几秒后,他们就似乎一起走散了。在意识到无法找到孩子们的踪迹后,父母们向我们求救,于是我们出动去搜索了那片地区。在那之后我们很快找到了他们的女儿并询问了小男孩的去向,她告诉我们她的哥哥被一个长得像熊一样的男子带走了。那个奇怪的人给了她一些野莓并希望她保持安静,因为他想和她的哥哥一起玩。当她最后看到自己的哥哥时,他似乎正很镇静地骑在那个“熊人”的肩膀上。我们当时显然认为这是一起诱拐案,然而我们却从未在那片地区找到其他人类的踪迹。那个小女孩也坚称“他”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因为他特别高并且全身覆满毛发,“像熊一样”,还有一张“奇怪的脸”。我们在那块地区搜索了数周。这次行动几乎是我职业生涯中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但是我们最终未能找到那个男孩的下落。

另外一起失踪事件的主角是一个年轻女性。当时她和她的母亲及爷爷一起散步。根据其母亲所述,为了能够更好地一览森林的风景,她的女儿爬上了其中一棵树,结果却再也没有下来。在选择求救前,他们在树底等待了将近数小时,并不停呼喊她的名字。我们又一次搜遍了所有地方,最终一无所获。我完全想不到她可能去了哪,因为她的母亲和爷爷一直没有看到她从树上下来。

曾经有那么几回,我独自带着搜救犬出去执行任务,结果它们试图引导着我径直登上了悬崖。这里说的悬崖不是那种小山丘,或者是那种遍地岩石的山坡,而是那种近乎垂直的峭壁,连个可以支撑的地方都没有。往往令人困惑的是,在那种情况下我们经常在悬崖的另一侧,或者甚至在数英里开外找到了失踪者。我确信这之中一定有什么原因,但这依然有些诡异。

在另一次特别悲伤的经历中,我们回收了一具尸体。一个九岁的小女孩不小心滑下了防护栏并不幸被底部的枯树直接刺穿身亡。这是一起令人毛骨悚然的事故,但令我难以忘怀的是她的母亲在听到事实后的悲鸣。当她看到裹尸袋被运上救护车的那一刻,她发出了我从未听过的,令人极度心碎的恸哭。她的人生已经彻底地崩塌,而她灵魂的一部分也已随着她的女儿一起逝去。事后我从另外一名搜救官那里听说,她在女儿去世仅几周后就自杀了。她完全无法承受这份沉重的丧女之痛。

因为接到数起熊在管辖区域中出没的报告,我和另一名搜救官被安排在一起组队执行任务。那天我们正在搜索一名参加攀登旅行的男子。他在规定返程的时刻却完全没有现身。结果我们费了很大一番劲儿才爬上了我们认为他可能所在的地点。在那我们发现他被卡在了一条岩缝之中。他的腿断了,并且情况看上去并不乐观。他已经在这里被困将近两天,更糟糕的是他的腿已经很明显的受到了感染。我们最后成功地把他弄上了救援直升机。在途中我们听到一名急救员说那家伙根本没法冷静下来。他一直在碎碎念道他本来还好好的,直到爬上山顶时,却发现有个男人已经站在那了。那人穿着一身派克大衣和一条滑雪裤,除此之外完全没有任何登山装备。刚开始他毫无防备地走向那个男人,然而当那个男人转过身时,他发现那人根本没有脸,本该长着脸的位置完全是一片空白。他被眼前的景象彻底吓坏了,结果因为下山时速度太快摔了下去。他回忆说自己整晚都能听到那个“男人”在山崖上爬动,并发出恐怖浑浊的声音。说实话这段故事快把我吓死了,幸好我不是那个困在现场还被迫些听了整整两晚的当事人。

在我亲历的最为恐怖的一些事件中,某次我们去搜索一位与徒步旅游团走散的女性。我们是在当天深夜出发的,因为我们的搜救犬找到了她的踪迹。当我们找到她时,她正蜷缩在一段很大的枯树干中。她遗失了鞋子和背包,并且瑟瑟发抖。她的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因此我们得以搀着她走回我们的大本营。在途中,她不停地向后张望并质问我们为什么“那个黑色眼睛的高大男人”一直跟着我们。然而我们却什么都没看见,只好把这些当作一种惊吓后遗症记录下来。但当我们进一步靠近营地的时候,那个女人却越来越激动不安。她不停地让我告诉那个人别再对她“做鬼脸”了。突然她停下转过身,并开始对着森林方向大吼,让那个男人离她远点。她绝不会跟着他走,也不会把我们交给他。僵持许久之后我们拽着她继续往前走,但接下来我们开始被四周不断传来的奇怪声音包围了。刚开始这声音听上去类似喀喀声,不过相比之下更加有节奏并且沉闷。或者说它听上去就像是昆虫般的生物发出的声音,说真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准确地描述它。当我们踏进大本营的范围后,那个女人突然望向我,眼睛睁得滚圆,圆到我几乎不能想象这是人类能做到的。她碰了碰我的肩膀幽幽地说到,“他希望你走快点,因为他不想看到你脖子上的伤疤”。我的脖子根上确实有一道很小的疤痕,但我完全不知道她为什么能看到,因为这个疤痕平时都被遮在我的领子下面。话音刚落,那阵毛骨悚然的喀喀声直接在我的耳边响起,吓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立刻催促她赶紧向大本营方向走,同时试图尽最大努力掩盖我此刻有多么惊慌失措。当晚在我们离开那块鬼地方之后,我打心底舒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故事是今天的最后一篇,并且很有可能是我所讲述过的最奇怪的故事。直到现在,我也不是很清楚这在所有的搜救部门中算不算一种“共识”,但在我所任职的部门,这却是一个无法明说的“常识”。你可以试着问问别的搜救官,就算他们能明白你在说什么,你估计也不会得到任何回应。关于这件事我们很早之前就被上级禁言了,然而时至今日,我们对这件事也早已见怪不怪。几乎在每次深入森林的搜救行动中,所谓深入我是指需要前行30至40英里的那种,我们几乎都能在树林中找到一段楼梯。那种场景看上去就像你把你家的楼梯直接剪切移动到树林里一样。头一回发现那些台阶的时候,我向其他搜救官询问过此事,然而他们只是告诉我,别担心,这很正常。我问过的每一个人几乎都是相同的反应。我曾经想去仔细调查那些楼梯,但我被断然告知,我绝不应该靠近它们之中的任何一个。因为这情况实在是过于常见,所以现在我碰到它们都已经多少有些无视了。

我还有很多类似的故事,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我会接着讲些别的。如果有人知道任何和那些楼梯相关的线索,或者你也有遇见过它们的经历,请务必告诉我。

译者按
大家好,这是我在煎蛋潜水多年来首次尝试翻译投稿,不到之处还请海涵。此篇为八篇系列帖子中的首篇,获得了reddit编辑推荐及2015月度最佳奖。之所以选择这个系列是因为之前在喵熊汪太狼翻译的日式恐怖故事的评论中看到了蛋友的推荐。在阅读了该系列前三篇之后感觉整个人掉了不少san值,体重也貌似减了。全篇文字偏平淡,无特效渲染,然内容细思极恐,实乃夏日避暑佳品。

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我会继续翻译这个系列。当然也推荐有英语基础的蛋友继续围观原文后的评论,部分评论的精彩程度不下本篇。

本文译自 Reddit,由译者 SirDoge42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4): 感谢翻译&安利 · hersi · 我没酒不过有大雕 · virgo
4.9
赞一个 (63)

TOTAL COMMENTS: 54+1

[2] 1 »
  1. mikaela
    @2 months ago
    3481230

    这篇很早以前有人在豆瓣小组上翻译过,有很多关于楼梯的故事

  2. 王大猛
    @2 months ago
    3480959

    微博上哪里看

  3. necrohan
    @2 months ago
    3480945

    我前几天刚从无聊图的评论搜索过这个系列文章——“我是美国林务局的搜救员”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2删5删3删8删0删2删0删967_0_1.html
    另一个类似,但是不完全一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删5删8删3删8删6删f删9删0删102xcc5.html
    把链接中的汉字去掉

  4. Lordhorcrux
    @2 months ago
    3480821

    想到了看火人

[2] 1 »

发表评论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