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15 , 13:00

教育也要「慢工出细活」

教育也要「慢工出细活」
Credit: 123RF

“慢生活”的概念原本是跟食物相关的,但它也可以被用到受企业化影响而逐渐加速的教育当中,使教育更加人性化。

Carlo Petrini在2007年的Slow Food Nation一书中写道,“慢”跟速度没有关系。它跟注意力有关,它是一种分辨和评价事实的能力,是对乐趣培养、知识获取和品质提升的兴趣。

提倡教育上的“慢”不是鼓励年轻教师偷懒,而是鼓励他们学会将精力放在重要的东西上。工作负担的增加、科技的发展、教育的消费化以及管理注意的出现,教育的本质已经变了。大学变得更像一场生意。教育有了诸多标准,更重视技术的传递;学术研究是为了获得奖项、促进生产,所以要越快越好。

碎片化是现代生活的特征,所以教师需要思考和调整时间观念。所有计划都详细到几分几秒并不是件好事,太忙不利用让人保持最佳水平。

大学的结构正在变化,无法跟上这种节奏并不是件值得自责的事。教育本身带来的快乐很重要,“慢生活”的吸引人之处就在于它对“及时行乐”的现代生活理念的批判。在企业化的大学中,个人主义和利益观念大行其道,取代了批判性思考的地位。

“慢教育”不等于低标准,而是意味着专注。它是要让学生在欢乐的课堂中迎接挑战、学习自律。学术上的“慢”意味着不再只想着即使的利益和荣誉,而是将学术作为一种开放性的思考。这才能提升教学质量。

现在的氛围似乎很难允许学术共治的存在,学者们彼此之间的讨论变少了。这带来了很多问题,对学校企业化的抵制似乎没什么作用。学术共治的重要性在于让学者们彼此相支持,分享成功与失败的经验,让他们在竞争中合作,让他们更加团结。

大学的机制确实存在一些不完善,但我们相信“慢教育”的重要性是无法忽视的。享有终身职位的教授更应该尽力改善大学学术氛围。我们需要反思自己的做法,为下一代学者做出榜样。

本文译自 aeon,由译者 蛋奶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Barbara Seeber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8
赞一个 (10)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