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14 , 00:01

半夜背后凉飕飕:看法代表一切,禁忌的房间

我兄弟王橘猫又来了!热烈欢迎!

上次的投稿好像太长太绕了有点难懂【挠头,所以这次带来的是两个短篇【握拳

我说一下自己对上一篇的解释哈。不一定是对的,毕竟作者什么都没说…

故事的文眼是“情绪和记忆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所以当“我”不经意地提起我那个患了哮喘的弟弟时,我妈想起的却是巨额医疗费所带来的不堪重负,和随着这种压抑沮丧堆积而成的对自己儿子的杀意。但由于阿兹海默症的关系,妈妈忘了,忘了这种压抑沮丧情绪的真正来源,而把这种情绪转移到了我怀孕的关系上(作者在这关头要死不死地提了句“宝宝在压着我的膀胱”)。正因为这种情绪转移,让作者失去了她的宝宝,(也很可能)造成了她爸爸的意外身亡。至于Megan和那六个小孩,就是另一段故事了…

半夜背后凉飕飕:看法代表一切,禁忌的房间
credit: 123RF

不够完美的清晨

他从楼上的楼梯走了下来,但我还在为今天的早餐整理桌子。他给予我一个微笑和亲吻,接着自行坐下。

很好,他今天看上去心情不错。

我把鲜榨橙汁和一些牛角包端上桌子,他拿起一个面包跟我说这闻上去真香。我回以一个略带紧张的微笑,他看上去不大在意。

拜托,让所有事情都顺利进行吧。

我双手微微颤抖着把吐司放下,然后离开桌子,打开柜子拿出咖啡罐。

是空的。

我直直地盯着空罐子,半步也不敢动。我感到一阵头晕,发狂地想着能有什么办法补救这一切。他注意到我盯着罐子,于是便询问有什么出错了。我迟疑地给出了回复。

“没、没有咖啡了。”

他瞪着自己的餐盘,但那只持续了那么一小会。接着他站了起来,没有解释,没有表情。我的视线随着他移动,无法克制泪水的滑落并开始小声地抽泣。

他从抽屉中选中了一些刀叉,开始放入烤箱中加热。

别再来了。别再来了。别再来了。

本文由 王橘猫 译自 reddit

.

我爱我的奶奶,虽然我父母说她患了痴呆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的奶奶Sue 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在我的生命中一向扮演着唯一愿意理解我的角色。我的父母是那种固执己见的人,一向对我施以高压教育。他们总会提醒我,“成功必须靠自己的双手去建造,而非空等别人给予”。身为他们的孩子,我一直过得很艰难 -- 我似乎从来都达不到他们眼中的标准。他们的责备和控制总会让我很难过,但他们失望的表情更教我沮丧。对他们来说,在外人的眼里表现出一个完美家庭的这件事比什么都重要 – 看法代表一切(perception was everything.)

我的奶奶Sue患上了痴呆,所以选择跟我们住在一起。我对她痴呆症的了解大部分来源于我父母的转述,他们尤其会向我强调她以前的样子,因为这个病症会逐渐吞噬掉她的记忆。对我而言,能够坐在她的身边,为她读书就已经很足够了。我没有什么朋友,所以和奶奶待在一起时,那些和平而静谧的时刻,大概算是我最好的一段记忆。我以前一直想当个作家,我奶奶也总会听我和她分享我创作的故事,之后给我一些不加修饰的感想,以及公正的评论。对那时的我而言,奶奶显得机智而神志清晰。

但奶奶也常有神志不清的时候。她偶尔会胡言乱语,说她其实是从自己家里被绑来的,被强迫要待在我们家,还被人说她记性不好。她接着会漫无边际地说她从来没有过小孩,而当我问奶奶怎么能就此否认是她帮助我妈把我带大的时候,她就会勃然大怒。每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父母总会陷入恐慌,而我会觉得非常受伤。

奶奶偶然会陷入混乱的情况,是从我十岁生日那天开始的。在那天,奶奶和我爸彻底大吵了一架,她威胁我爸要把我带走,说他们的控制欲太强,在企图操控我的人生。在似乎永无止境的尖叫和怒骂后,奶奶由于情绪不稳而离家出走。我爸足足花了一周才找到她,那时她跟原本的样子几乎完全不同 -- 头发乱七八糟地打结成一块,手上的婚戒和订婚戒指也不知去向。

从那时候开始,奶奶似乎就患上了痴呆症,整体说着“这里不是我家”或者“他们威胁着要杀了我”之类的。即使如此,能够记得那个让十岁的我坐在她大腿上,说她会永远爱我,无论我是谁,于我而言依然像是种胜利。

我父母在大概三天前出门度假了,所以我得待在他们家照顾奶奶。照顾奶奶并不难,虽然她偶然会陷入狂怒或低潮,但她在生活上完全能自理。

今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我发现奶奶坐在我的床脚,低声地自言自语,“他们说我有痴呆症,但我根本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谁啊…”

这让我非常生气 – 在我们为她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她依然想否定我们的存在。我想呼吸点新鲜空气,就去了前院,想帮我妈弄点园艺,让她从度假回来后能有个小惊喜。我

绕着树丛除杂草时,挖到一从特别粗硬的植物根部,于是我使劲把它从土里拔了出来。…那根本不是什么植物的根部,而是腐烂了的人类掌骨…无名指上还戴着我奶奶Sue的婚戒和订婚戒指。

本文由 王橘猫 译自 reddit

哎哟~ 这期内容好多嘿~ 可把我们得意坏了,赶紧让我叉会儿腰。
半夜背后凉飕飕:看法代表一切,禁忌的房间
叉完了,让我们换个风格继续走!诶嘿 ~

禁忌的房间 あかずの間

221 名前:あなたのうしろに名無しさんが・・・ 投稿日:02/08/06 08:17
话说我老家住在寺里,那里有一间不能进的房间。
我小时候很在意,大人们就告诉我说,
那里曾经死过一个的肺结核的病人,
怕传染,就隔离了,
所以才成了禁忌的房间,千万不能打开哟。
但是我长大后想想,结核病菌怎么也活不到现在吧……

然后就悄悄~滴潜入了。
比我预想的干净多了,东西也都收整得好好的,只是寄了点灰尘,
窗户也蛮敞亮的,不像是那种会让人感到恐惧的房间。
我回忆起小时候,只是路过这里都能吓得半死,也是够可以的……

222 名前:221 投稿日:02/08/06 08:23
我正得意忘形呢,看到屋子尽头有一个长发的女人!!!

吓得差点屎都没绷住,连爬带打跑了出去。
我逃出去后喘了好久,为了冷静下来,又慌慌张张地回去起居室看电视了。
我看的是Mino(日本知名老牌艺人)的节目,
听了会儿Mino那些接地气的谈话,
总觉得刚才看到的长发女人的身姿非常的不真实。

223 名前:221 投稿日:02/08/06 08:30
明明别管了最好,但我就是忍不住又一次潜进去了。
因为实在是觉得不真实。
又进去看了才发现啊,她,是个人偶啊,非常精致。
什么嘛!真的吓尿了啊…这会是真的放心了,
我才终于有心思注意起房间的其他地方。
房里还有很多油画,隐约想起,以前妈妈好像是抱怨过油彩好臭啊什么的。
我胆子也渐渐放开了,开始一点一点的研究那个人偶,
真的是做的非常逼真…那个,你们懂的吧?
我产生了一个大但的想法,就是掀开来瞄了一下,就是那个,和服的下摆。

224 名前:221 投稿日:02/08/06 08:36
竟然还绑了一条朱鷺粉色的伊達巻(绑腰带上给和服定型的),噢噢!厉害了啊!
○○也看了下啊……真的有啊!!!□□啊啊啊!!!!!
更准确的描述下,就是那里有一个竹筒,里面塞了卷成螺旋状的布。
我猜想啊,用之前应该先往那里灌点温水,再插进去就比较……啊。
嗯……这里不是住了个结核病人吗,应该是他不能娶老婆,
所以就用这个代替了吧。

225 名前:221 投稿日:02/08/06 08:54
我突然产生了一种罪恶感,仿佛自己强行凌辱了□□,还是那种生于贞操观念极强时代的,
真是太对不起了。
我把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那天已经很晚了,我就洗了个澡吃了个饭早早地□□睡觉了。

第二天,我拿上了我妹妹的气垫按摩造型梳子,想去给她梳个头发,就当道歉了。
我又一次潜入了禁忌的房间。

然后啊……从她嘴里出来了。
出来了一个好像卷起来的舌头一样的…一团茶色的东西。
这他妈啥啊!!!!!!我心理咆哮
但是我想着,现在跑了只会越想越害怕,就鼓足勇气接近了那个东西。
还好,只是一卷像绷带一样的布,太好了!!!
应该是我昨天瞎折腾的时候不小心弄出来的吧哈哈哈
就在我这样自我安慰的时候……

脖子断了啊!!!!!!!

准确的说,是被绷带裹在人偶脖子下面的骨头突然垂下来了。

还记得吧?我家,是寺。(日本坟地都在寺庙里的)
所以可能是直接挖了年轻小姐姐或者什么的尸体,用来做成了人偶……然后当老婆了吧。

我那时候……没把手指插进去就好了。

本文译自 skowa,由译者 喵熊汪太狼 基于创作共用协议(BY-NC)发布。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4.0
赞一个 (13)

24H最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