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6.12 , 10:00

德意志悟能有难 遇妖女三藏迷心

德意志悟能有难 遇妖女三藏迷心
credit: 小编自己拍的

德国明月光,地上鞋两双。
举头望明月,低头寻Eingang。

这首诗是李白在德国与一个名叫日月月子的日本姑娘□□时有感而发。

啪![惊堂木]

咱们书接上回!

话说三藏法师和他的四个徒弟为求取真经踏上了西行之路。这一日来到一个国家,但见街上人头攒动,载歌载舞。精通多国语言的三藏打听得知,原来这天恰是此地的狂欢节。

好色的八戒看见满街的大白腿大□□低胸装美女,已经眼冒桃花,两条腿再也挪不动了。悟空眼尖,纳闷道:“怎么街上这么多除毛的店啊?”难道知道了俺老孙要来?再细看那些美女,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连忙拉住马头,招呼两位师弟保护师父。这茂密的体毛,定是什么妖精变的!

情场老炮唐三藏毕竟是见多识广,安抚悟空莫要惊慌。抬头看那城墙上的旗子,原来是到了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到得下榻的客栈,停好车马,爱车人士三藏定睛观瞧。但见这番邦人停车别具一格,与天朝大相径庭。几乎全都是车头朝内,还有很多车头上到了路肩上,道牙子怼着车轮子。更有甚者一边轮子都骑上了路肩。三藏不解又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进客栈吩咐徒弟寻些吃的。

不多时,八戒抱了一堆各式花样的香肠和面包回来,一进客栈就大声吆喝:“师父快看哎,有咱天朝的酸黄瓜。爽口又解腻!”

听见有酸黄瓜,大家的精神不由得一振,纷纷抢来吃。刚吃一口,就呸呸地吐掉。这玩意看起来和天朝的酸黄瓜差不多,味道可就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了。香肠也是,样子是熟悉的样子,味道却不是。八戒可不管那许多,胡吃海塞了个痛快。

吃饱喝足,三藏到茅房出恭。曾听闻这德国人对自家东西的质量极度自信,马桶水箱都埋在墙里。今日亲眼所见,方知所言非虚。不过这质量其实也不咋地呀,这马桶也漏水呀。三藏在附近翻腾了一阵,并没见到传说中油纸包着的备件。正愣神的功夫,外间传来一阵卡巴斯基的嚎叫。

原来此刻的八戒腹中翻江倒海,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地往下掉。八戒痛的满地打滚:“猴哥,你看你又闹,快快收了神通吧!”

悟空在一旁道:“呆子,又来诬赖好人。忍着,这就带你去看郎中。”

从客栈小二处打听得医馆的地址,一行人扶着八戒来到急诊,没想到这番郎中却不给看,说是这种要不了命的小毛病得去诊所。不过由于这一天是狂欢节,只有个别几个诊所开诊。

一行人费尽周折又来到了诊所,可算是顺利拿到了药方。问掌柜要收多少银子?这女菩萨却要了师徒几人的客栈地址,打发其回去等账单。

得,还是去药房抓药要紧。可是出来找了几个药房,全都关门。也不是周末,怎么就关门呢?还是见多识广的三藏先回过味来,这不是狂欢节嘛!再细看那药店门口的告示,知道还有几家药店开门值班,这最后才抓到了几味药。虽然没抓全,聊胜于无吧。

转过天来是个周六,抓齐了剩下的几味药,八戒这皮糙肉厚的憨子其实早就好利索了。可是因为八戒闹得这一出,之前换好的当地钱就所剩无几了。没法,再去钱庄换吧。可是到了钱庄,又吃了闭门羹。好嘛,原来这番邦的钱庄周末不开门。

左右无事,三藏寻了个湖,纵情于山水之间。这日阳光明媚,虽然没有风,树叶还是欢快地哗啦哗啦唱着歌,旗子在杆头上任性地飘扬。山花烂漫,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湖水清澈透明,隐约可见欢快的游鱼。水面上一群可爱的小天鹅围绕着两只雪白的天鹅爸爸嬉戏。小鸭子也在父母的带领下到处觅食。孩童们欢叫着玩耍,大人们有的在踢球,有的在读书。湖边草地上星星点点的是晒太阳的人,看着那小麦色的皮肤表面泛起一层油光,三藏情不自禁地摸出了孜然。

突然,三藏被什么东西晃到了眼,只觉一股真气从丹田直往下涌。那根不可描述不争气地突突直往外挣。三藏感觉呼吸困难,急忙念动真经强行收敛心神,心想这番邦妖女果然厉害,晒太阳竟一丝不挂。难不成衣服被那呆子偷去了?

咱们闲言少叙,书归正传,最要紧还是换取通关文牒。三藏经人指点来到三台机器前面,这里已经有不少人在排队。不过三台机器,却只排一队。三藏知道左边机器的功能和右边两台不一样,却还是心里纳闷,最右面那台机器为什么没人排队呢?难道是坏了?待贫僧去试一试。

三藏走上前去,三下五除二很快就办好了。这下心里更纳闷了,为什么没人在这排队呢?

转身离开的时候,三藏感觉到队伍中的人们投来异样的目光,还隐约听到有人说“Chinese”。三藏心道不妙!三十六计走为上,于是乎口中哼起日本民歌《樱花》,脚底板抹油开溜。

转过天来,三藏和一个相熟的德国朋友喝茶时提及此事,方才得知这番邦人头脑一根筋,排队也只排一列。到得机器前面再分开。朋友建议三藏,不管在哪排队,站到最长的那个队伍后面就准没错啦。

这位朋友虽然在德国生在德国长大,其实是个意大利后裔。性格热情开朗,尤其是他的幽默感,与三藏很合拍。虽然是个土生土长的德国人,这厮还是继承了意大利人的强大基因,又懒又迷糊又好色。这不,还跟三藏讨论着佛法呢,旁边每经过一个美女他就停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看,还大方地上下打量。看那样子恨不得要用眼神把人家美女扒光。

虽然有些小缺点,办事不靠谱,三藏还是很喜欢这个朋友的。因为经过这几天跟德国人的接触,三藏明白了德国人虽然表面上热情有礼貌,内心里其实冷漠得紧。想跟谁喝个茶处处感情都得提前预约。到了约好的时间,对方多半没到,这让三藏对德国人守时的传说很感到疑惑。有急事去找人帮忙,只要是打扰了对方手头的事,多半会甩给你个嫌弃的脸子。

换好了通关文牒,还得在客栈等那诊所的账单。忽一日小二招呼三藏,说有客官两封信。三藏拆开一看,其中一封是诊所账单没错。另一封就看不明白了,请教小二才知道是电视费广播费的账单。三藏心说这倒奇了,第一次遇见住客栈还要自己付电视费的。难不成八戒那呆子半夜点播了什么付费节目?

小二看三藏面有疑惑,热情地解释道:“这德国的电视费是全民强制的。只要你换了通关文牒,让官家知道了你的住处,就要缴纳。咱们也对它恨之入骨,却没法子。”

电视费的事暂且搁一边,好歹先把郎中看诊的诊费交上。账单打开,别的看不懂,名字还是能看懂的:Frau Wuneng Zhu.

三藏多少识得几个德文,知道这Frau是女士的意思,不禁对德国人传说中的严谨直皱眉头,不得已派悟空带着账单重回诊所。那女菩萨倒也痛快,提笔把Frau划掉,写上个Herr,还直接收了现金。直把个悟空看得目瞪口呆:爷爷回天朝还要报销呢,这样子行不行哦。

啪![惊堂木]

欲知报销究竟行是不行,且听下回分解~

---------------------------------------------------------------------

阅读理解标准答案:本文的中心思想,是表达了作者对劳动人民的尊敬,对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惊叹,和对美好生活的讴歌对德国的大吐槽。


给这篇稿打赏,让译者更有动力 !
支付宝打赏 [x]
您的大名: 打赏金额:
已打赏蛋友(2): petrolhead · Herr
3.5
赞一个 (31)

24H最赞